天生灾星(穿越时空)————来自远方

      序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在我九次撞墙,十九次吞安眠药,二十九次上吊,三十九次满怀信心的冲向肯定超速的万吨卡车之后,终于如愿以偿的被撞飞之后,我万分确定我已经死了!
      可,当我第一百九十九次面对着那张铜镜中的绝色面孔时,我不禁狂吼:"这TMD到底怎么回事?!"
      第一章
      我是扫把星。这是经过我十九年悲惨人生检验所得出的绝对真理。
      我亲爱的爹娘在经过从出生时一见相厌到轰轰烈烈斗争二十年后,在某个早上突然发现几十亿人口中基本只有彼此比较入得了法眼,本着无鱼肉也好的原则和时间就是金钱的原理,立马冲进街道办事处开了证明于当天下午正式凑成了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是我爷爷奶奶说的,而我的外公外婆在知道后冒出一句破锅配烂盖就再没别的了。
      咳,总之,在我爹娘婚后8个月,某日当我亲爱的爹娘正拿平地锅和扫把互殴时,我娘一不留神坐到了地上,我爹蹭的抱起我娘撒丫子奔到医院后,我就不幸降临人间开始了我为害世人的罪恶人生。
      我一落地,我娘见到我的花容月貌不禁仰天狂笑,小样,到底是我和狗剩子的种!兴奋过度一没留神,一口气憋在气管里就上了天堂;我四岁时,我爹终于摆脱失去我娘的阴影有了第二春。结果在和我温柔的后娘去外婆家接我的时候,大晴天一道炸雷就去见了我娘;我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四位老人家统统去找我爹娘聊天喝茶之后终于以10岁的高龄进入了没家孩子的集中营--孤儿院。
      你说邪门不,我进去第一天就有两帮据说是院里两大势力的傻小子为了和我玩而火拼。胜利者在弄清我是公非母后统统进了医院。打输的早就进去了。第二天我就被一对中了六合彩的夫妇收养了。结果两个月后他们就因为炒股破产双双跳楼成仙去了;
      在我回孤儿院不到三天,又被一个养鸡大户收养。两个月后他就被煮鸡蛋噎死了;
      此后我就以每三天被人领走,然后在两个月后被送回孤儿院的频率循回往返。
      终于在我十八岁那年孤儿院因缺少援助而宣告玩完。
      从此,我开始了艰难的就业历程。事实证明我真的是命中带衰,无论效益多好,资本多雄厚的公司都会在录取我后宣告破产。(- -)
      天无绝人之路!我改混黑帮!结果我入帮第二天老大就被砍成破布,一众弟兄全被拷了起来。就在要拷我时那个开警车的认出我娘是他七姑的姐夫的舅舅的儿子的同学的干姨。因此我一百八十度大翻身,成了打入敌人内部的英雄,从此光荣的被道上的兄弟们追杀!
      在吃完最后一个过期面包后,我决定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为了广大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决不能再留在世上!
      于是,我撞墙,可在撞塌了九栋违章建筑而被表彰为光荣市民后我还活着;我十九吞安眠药后使"XX打假行动"异常成功后而被授予‘打假英雄'后我呆呆捧着锦旗想着我怎么还没死;就在我三十八次冲向超速卡车把司机吓到时速决不过25后几乎要心灰意冷之际,神终于听到了我的呼声,然后,一辆绝对超速、绝对英勇的卡车呼啸着撞飞了我!
      然后,我就幸福的闭上了双眼,再然后--一堆小鸟在我头顶开会,在我终于忍受不了睁开眼后,一个穿着古装的美女冲着我叫‘王爷'!当看到铜镜中那张漂亮到让人想狠狠扁一顿的小白脸时,我终于--晕了!
      第二章
      在我本着虱子多了不怕咬的顽强精神,充分运用我现在的花容月貌--虽说不如我原来的皮相,弄明白了我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见过上帝了,因为我的灵魂意识在我的身体去见我爹娘的一刹那穿越了时空,来到这历史上没记载的劳什子金龙皇朝,成功附在了这个没啥势力还挺自闭的九王爷龙雨情的身上。(PS:虽然没怎么上学,但遗传自我爹娘号称IQ180的头脑使我掌握的东西绝不少于那些精英)。
      你也衰来我也衰,大家都来衰!
      天生我衰,就该我衰,你没我衰,他没我衰,人这动物里我最衰!
      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不怕丢人,就怕没钱;不怕丢命,就怕穷命......
      一个月来,九王府每日午后准时传出这种恐怖的鬼嚎,导致现在都城的百姓是谈九王府而色变,望九王府而旋走。也带起了一股流行风潮,那就是:
      现在京城百姓见了面,第一句话准是"你昨个听到了没?""听到了,我孩子现在练得狼嚎跟猫叫似的不惧!"
      大臣们见了面,准是对话如下"啊,X兄,阁下昨日可曾听否?""然!吾儿之耳现如铜墙,虽狼嚎而不畏!自 由 自 在
      不久,这股流行风传进了皇宫,妃子们嘘寒问暖前必先说"呦,我说X妃啊,你昨儿听到那声儿了没?"
      外邦的来使见到这种情形,忙不迭修书给国王:诶呀俺地天老爷大王!俺给你说,这噶耷的人贼邪门,见面唠嗑都有暗号!俺建议,往后咱也得改进!见面就说‘你昨拉了没?'‘我拉了!'
      终于,这声音怪谈传到了金龙皇朝的大哥大也就是龙雨情的大哥皇帝龙浩的耳中"什么?!这等奇事朕竟然到现在才知道!那个谁谁,你去把龙雨情那个闷小子给朕宣进宫来,朕要亲自问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这样,正在九王爷府吊嗓子的龙雨情被传进了宫。
      这不打紧,往日持续两个时辰的鬼号今儿半个时辰就没了,都城的百姓全跟霜打的茄子似的那个蔫啊!"王头,你哪去啊?""哦,今实在没精神,回家帮老婆看孩子去。"
      如此这般,龙雨情进宫去了,都城的百姓也都回家有孩子的看孩子,没孩子的帮别人看孩子。零丁来一嗓子"下雨了,收衣服了!"
      第三章
      帅哥!
      美男!!
      天仙!!!!!!!!
      TNND不是人!!!!!!!!!!!!!!!!!!!
      这是我和右边这个据说是这个历史上被无形抹杀掉的劳什子金龙皇朝的皇帝兼我大哥龙浩,还有左边这个据说赫赫有名文韬武略天纵奇才皇帝他娘的姐姐的孩子兼丞相宇文渊深情款款对视一个半时辰后锝出的结论。
      "九弟,你TMD看够了没?你来了之后就在那死着瞪朕,对朕不满啊!朕问你府里的怪声哪来的?快说!"
      我死盯着那张白嫩嫩、水泡泡的娃娃脸,几乎没流口水。这是金龙皇朝的皇帝兼我大哥?有了10个孩子?你能想象母猪上树的盛况吗?告诉你,不怕不知道,就怕吓一跳!看到这个据说是金龙皇朝迄今为止最圣贤君主的娃娃脸,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世界是意识构成的!
      也,这个娃娃脸先忽略不计,旁边那个男生女相眼神冷飕飕笑容阴沉沉的狐狸脸才真的让我发憷。你一大老爷们长那么白能看吗?白就算了,还漂亮的对不起人民就太不象话了!怎么着?冲我抛媚眼!?你以为我看自己的脸十九年是看假的啊?我抛回去!!喝,你还来!还、还撩头发!?怕你啊!我也撩!也?忘了,我那几根毛来的时候让府里的丫头给薅头顶上扎起来了,所以,我输了!
      你赢了就拽啊,还来一句‘坦白从宽,沉默挨砍!'我好歹堂堂一九王爷谁敢砍我?!叹气?可怜?老兄你在发什么神经?!什么?身后?
      "啊?啊!妈呀!!!!刀下留人!!!!!!!!!!!"你问我干吗喊这句?废话,那个娃娃脸不晓得从哪摸出把西瓜刀黑着脸气势汹汹的要砍我,我能不喊吗我!
      "别,伟大的尊敬的亲爱的光芒万丈的世人景仰的永垂不朽的~不是,您不是问我府里那声吗?小人这就喊给您听!"虽然我前阵子极度求死,可我不想被个古代皇帝砍死,那太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了!于是我扯开嗓子使出我撞墙的力气狂吼"床前明月光,城里闹饥荒。老鼠抢大米,老猫来送礼。......我是一个菠萝,萝萝萝萝萝萝......刮风下雨不得了,寡妇满街跑......"
      我唱得那个欢啊,吼的那个尽兴啊!我活这么长时间头一回发现我有歌王的潜力。
      那两位听我唱着唱着,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黑,由黑到紫,那叫一个精彩!
      终于,被我感动到不行的皇帝手中的砍刀当啷一声掉到了地上,摔在龙椅上颤抖的伸出一根白泡泡的手指指着我"给、给朕拖下去砍了!!!!"
      第四章
      你问我被砍了吗?当然没有!
      话说当日皇帝没啥气势的喊出那句‘给、给朕拖下去砍了'从门外立马蹭的蹿出两棵大树!不,是两个高比那个谁谁,壮比那个谁谁,黑得绝对超过张非塞过李逵的彪型大汉!
      英雄啊!!!!我双眼冒出无数爱心。
      不过大概是皇帝没什么钱,发不出工资,那两位竟然穷得只在腰间围了块破布,八成穿上就没换过,还发出阵阵腥味。
      我这人天生心肠软,看不得别人受苦,见这二位穷成这样,立马掏出口袋里的铜板(皇帝都穷成这样,我敢掏银子吗我)。那两个黑柱子十有八九天生脑袋冒氢气要不得人家对他好,在我捏着鼻子将铜板塞进他们鞋里时(手太高,我够不着(-
      -))齐刷刷晕了过去。
      乖乖个不得了,当时都城里的人喊的震天响"地震了!!!"
      两棵大树倒下去,无数棵大树冲进来!蹭蹭蹭把我围的连个缝都不剩。一只不信邪的苍蝇强行突破的结果是英勇的被那堆大树的肌肉夹成了肉干,壮烈成仁,呜呼!
      我当时心里面那个急啊,脱口而出:"别、别啊,我今儿没带那么多铜板!"
      又一人晕倒了,万幸啊!他晕我就得救了。你问谁?废话!娃娃脸啊!他晕后我最大,谁还敢砍我!于是我大摇大摆走出了门。我那个得意啊,走路有风!以至没发现身后白狐狸那一对冷飕飕的贼眼。
      就这样我平平安安没病没灾的在我的府里过了两个月!
      我那个感动啊!活了十九年,头一回活的这么滋润。出门不担心被兄弟砍,吃饭喝水不用担心被噎死......除了踩断了府里望财小蜜的尾巴,结果望财没咬赢它大老婆圈窝里三天没出来。等它想通了小蜜早跟它二舅跑了。它一气之下上天庭告状就再没个信!
      望财,我对不起你!
      可老人说的对,天上掉馅饼--准没好事!
      那娃娃脸说他小儿子过生日硬要我进宫送礼祝寿。这是人话吗?!难不成要我对着一个月的奶娃娃说‘祝您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于是我豪气万丈的说"我去!!一定去!"
      你说我没骨气?人家大哥大大下令我这小弟小小不去就得挨砍,要你你去不去?!
      这礼也送了寿也拜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干吗还蹿出一黑衣人抓着那娃娃脸的娃娃活跃气氛?!在这紧急关头不晓得哪个缺德绊我一脚,在和大地亲密接触之前我不慎‘刷'一声扯下条裤子。
      喝!大哥你别瞪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喝!你举刀干吗?!告诉你杀人是要坐牢的1什么?你就是杀人专业户,还连续十年获得业界最优秀杀手称号?!
      啊!啊!啊!别砍我!去砍那个绊我的去!!
      行!砍我没关系,你能不能穿上裤子先?
      ......
      等皇帝那些没衣服穿的大树逮住那个没穿裤子的杀人专业户时,我已经被他追得剩半条命了。啥,你问我咋没给砍死?实话告诉你,被兄弟抄家伙追着砍给砍出经验了!
      我光荣的完成了被追杀的任务终于倒在了一个香喷喷的怀抱里。咦这不是那个狐狸似的宇文渊吗?
      管他的,睡了再说!
      第五章
      我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就像当年百来号兄弟挥舞着砍刀在我破屋子外喊到破嗓我仍照睡不误鼾声如雷就能看出。可我今天就算数光外太空的星星也甭想睡得着。
      为什么?如果泰山压着你你睡的着吗?除了那个被女娲骗的够戗的傻龟,答案是绝对不能!我是那个被女娲骗的够戗的傻龟吗?不是。所以我的上下眼皮马上藕断丝连的分居。
      我醒了,真的醒了,然后千真万确的看到一群五彩斑斓的水鸭子和一张白的吓人的狐狸脸--宇文渊!
      "你醒了?"
      "我醒了。"
      "你确定?"
      "......"
      "哦,我知道了。"
      然后那个狐狸修长的白爪子就继续恬不知耻的在我身上东摸摸西摸摸。自 由 自 在
      行!为了你借我床睡,我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