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攻是个病娇嘤嘤怪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BY:棉花糖软软

我的老婆是反派鲛皇 完结+:简介:(入库时间2022-06-24) 晋江VIP2022.6.23完结总书评数:4017 当前被收藏数:19409 :江潮生穿书了,男主是重生皇子,气运绝佳,而他是注定宫斗失败的炮灰王爷,即将被发配到极南之地的荒凉海岛,封地子民不
  《重生之老攻是个病娇嘤嘤怪》作者:棉花糖软软
  简介:
  [攻是真嘤嘤怪,是真病娇,一边嘤嘤嘤一边嘿嘿受,一边嘤嘤嘤一边解刨丧尸的病娇]
  [受是真狠人,就爱打老攻,但是别的丧尸多看老攻一眼,都会把其砍得稀巴烂的狼灭]
  [年下攻!苏甜爽!沙雕搞笑!双皮奶组合!]
  ——
  星潮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不应该在末世爆发前,为了省外卖的一块二毛钱,不让老攻喝双皮奶。
  他家老攻肤白貌美八块腹肌大长腿,就是爱嘤嘤嘤,这回也嘤嘤嘤的离家出走了,然后被人咬了一口嗝屁了。
  老攻一时不幸去世,自己却只能在末世里苟活着,终于有一天,在他快要狗带的时候,一个系统绑定了他,他重生了。
  系统全称为:拯救老攻加老攻爱干啥干啥系统。
  星潮:“……行叭。”
  ——
  前面出现一波丧尸。
  老攻一边嘤嘤嘤一边拿出大斧头准备冲了上去砍头头。
  星潮抢过他的斧头就义无反顾的冲进丧尸群:“亲爱的别怕!放着我来!”
  老攻:“……”
  ——
  可是后来,星潮发现他家老攻好像不是像他想象中那么温油弱小。
  趁着对象不在,就把丧尸大卸八块研究的祁沭河被星潮看了个正着。
  他用自己沾满血的手抚弄着星潮的脸颊,似笑非笑,“后悔了?”
  “不,我只是很惊讶,亲爱的竟然出息了!”人生第一次,星潮被感动哭了。
  老攻:“……”


第1章 老攻爱干啥干啥
  我是……死了吗?
  身处于纯白空间,星潮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垂着眼,暗叹,终于死了啊。
  他死前的世界早已经变成了一片炼狱,因为早已经失去了信仰,让他内心充满了痛苦。但是因为末世爆发时就获得了强大异能,和周围的拖油瓶还需要护着,让他一直下不了决心自杀。
  直到他杀死了丧尸王,自己当然也受了不小的伤,正混混沌沌时,身边原本听话粘人的孩子们却突然撕破了面具。
  “星潮哥哥,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自己感染了丧尸病毒吧。”
  “要是星潮哥哥你变成了丧尸,我们可打不过你。”
  “你那么照顾我们,一路护着我们,总不会让我们死在你的手下吧。”
  义正言辞的说完,就捅星潮的腹部一刀,毫不留情的将他丢下了车。
  星潮无所谓他们的态度变化,但还是有些想骂娘。
  过去星潮哥哥星潮哥哥叫得那么亲热,现在哥哥准备带你们去阴间采灵芝去不去啊?
  操,一群臭弟弟。
  最后他还是丧尸咬死了。
  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星潮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很久都不敢回忆起的老攻。
  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器大活好的老攻,就是死得早,末世刚刚爆发的时候,就因为嘤嘤嘤的跑出门被丧尸咬死了。
  他跑出门的原因啊……
  好像就是因为星潮点外卖的时候为了省那一块二毛钱,不让他喝双皮奶。
  老攻有点爱嘤嘤嘤,被他抽了一顿,就哭唧唧的离家出走了。
  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星潮别说双皮奶了,就是芋圆珍珠西米露豪华套餐奶茶都给他买。
  怎么说也是好不容易把到手的对象,虽然谈了才小半年,可护得紧实,宠得很。
  星潮在心里叹了口气,有点想抽烟。
  空中适时出现一根烟,星潮才塞到嘴里,烟头就被点燃了,像是有人在帮他点烟。
  他下意识的道:“谢谢。”
  “宿主无需客气。”脑海中传来一道严肃正经的声音。
  星潮挑了挑长眉,饶有兴味的笑道:“什么东西,也敢躲我脑子里。”
  他这话可真不是开玩笑,怎么说他在末世的异能者里实力也是顶级的那批,精神力自是强横。
  对方却镇定自若,“宿主想重来一次吗?”
  星潮来了兴趣,翘着二郎腿,脚尖晃了晃,“你是说你能?”
  那系统一样的东西道:“能,不过需要宿主你的精神力做为铺助。”
  若是真能重生再次见到他,便是精神力短暂的虚弱一段时间又怎么样,星潮翘着红唇继续问:“仅此而已?”
  系统严肃道:“当然不是,你重生后必须要完成一项重要的任务。”
  果然还是有目的的,不过星潮已经不在意这点事了,“说说看,让我看看值不值得。”
  “肯定值得。”系统肯定的说:“本统全称为:老攻拯救加老攻爱干啥干啥系统。顾名思义,你需要保护你老攻一辈子,而且不能阻止他的任何举动,直到他研究出疫苗。”
  星潮垂下眼睫,有些想笑,觉得讽刺,难怪会找上他,竟然是打算让祁沐河来做救世主。
  不过——
  “我答应你。”
  他低低的笑出声。
  ——我很想你了,亲爱的祁。
  ——你是我的信仰啊。


第2章 社会和谐价值观
  “小星星,好热……给我嘛,我都冒汗了。”
  男人宽大的外衫铺散在床,像是为了应证他的话,白皙紧实的大腿上冒着细细的薄汗,透着一层光。
  星潮虽是在末世中摸爬打滚了几年,但是现在一朝穿回就看见这种场景,也忍不住吸了一口气,来缓解眼前带来的视觉冲击力。
  嗯,不过身上闻着还挺香的。
  见他走神,祁沐河微微蹙了下眉,有些怀疑自己对他的吸引力了,伸手轻轻按住他的手背,指尖非常心机的在上面磨蹭着,带带轻微的酥麻感,“你在想什么?不会是别的男人吧……”
  星潮还没从美色中缓过神来,下意识的道:“想你喘的时候。”
  那么多年没听这个男人浪了吧唧的说话,还挺想念。
  祁沐河只愣了一瞬,便低低的笑出声,无比暧昧缠绵,“我听你的,那你也得顺着我,我要喝什么,你都不能拒绝。”
  此时星潮才意识到,这个时间段,不就是他拒绝老攻喝双皮奶的时候吗?!
  于是他沉着冷静的将手机递给对象,冷冷道:“随便刷。”反正你也不知道密码。
  祁沐河漂亮的眸亮了起来,刷刷刷买了一大堆夜宵,然后在付款密码上,果断打上527725。
  星潮心里有点小震惊,“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
  “猜的。”祁沐河抿着薄唇,矜持且羞涩的笑了,“因为我的也差不多。”
  527725=我爱祁祁爱我
  星潮其实是个闷骚的家伙,但是他不承认,他觉得他和祁沐河这种明着骚的家伙有本质上的区别。
  刚想到这,祁沐河就将星潮搂进自己的怀抱,嘴唇贴在他的耳边,故意拖长调子,“你还有半个小时,可以听我慢慢来~”
  简直下流又变态。
  但是星潮他喜欢。
  祁沐河冰凉的唇含住了他的耳垂,手指尖伸进他的衣服里一路下滑摩挲,呼吸一点点的变得急促起来。
  就在星潮放弃治疗准备干柴烈火先滚个床单再说的时候,脖颈里突然落进了滚烫的泪。
  星潮一抬头,就看见老攻那张美得不像话的脸蛋上详细的泪痕,黑眼眸雾蒙蒙的含着水汽。
  他冷冷的问:“怎么又哭了?”
  老攻嘤嘤嘤的牵着他的手往下摸,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星潮,“那里硬……疼疼的,想要。”
  星潮往下瞅了一眼,也硬了。
  拳头硬了,想打人。
  然后祁沐河就听见星潮毫无感情的对他说:“你走。”
  “小星星。”他压低了身子,死死地抱住星潮,用低哑性感的嗓子像孩子一样的跟星潮撒娇,“小星星,你好无情啊。”
  小星星不想理他,并且翻了个白眼,他刚刚从末世过来,身心俱疲着呢。
  祁沐河揉了揉星潮柔软的发,低低的笑出了声,唇角微微露出的白牙在夜里的灯光下泛着冷光。
  他埋首在星潮的颈窝,恬不知耻道:“小星星别怕,我就蹭蹭不进去。”
  这件事简直可以列入“男人最不可能做到的事”中的前三,星潮心不在焉的想着。


第3章 敬业的丧尸先生
  想着外卖小哥还有三十分钟才来,星潮就任由祁沐河压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反正一会儿,哭的也不是他。
  “小星星……小星星……”
  祁沐河将星潮抵在门板上,嘴唇贴在他的耳边用哭腔喃喃着他的名字。
  “我好爱你……”他说。
  星潮却面不改色,揪住他的衣领一把扯过来,尖牙狠狠地咬了他的嘴唇一口,哑着嗓子道:“别浪,一会就要出事了。”
  他说不出什么腻腻歪歪的情话,若是真有什么感情想要表达,往往都是做出实际行动来的。
  祁沐河巴不得等会出事,看着他清俊秀气的脸,呵气如兰道:“小星星,你先疼疼我。”
  “你想要我怎么疼你?”星潮面无表情的用手掌心拍了拍他滑溜溜的脸蛋,“亲爱的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确定还要疼吗?”
  祁沐河没说话了,或许是因为刚才哭了,他的眼尾带着微红,平添一股艳色,此时半眯着眸看着星潮,低下头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脖颈,炽热的呼吸洒在他的皮肤上。
  他跟故意勾人似的道:“我们第一次的时候,你可没有亲身上阵,而是让我跪在这里,玩了我一个晚上呢,第二天腿都是软的。”
  想到这茬,星潮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道:“这不是年少不懂事。”
  可脑海中,总是闪过男人跪在地上,细腻的脸蛋和身体被他用鞭子抽得红红的,从头到尾却除了哼哼唧唧,乖乖的任由他欺负的场景。
  操,有点刺激。
  星潮面不改色的用手捂了一下温热的鼻尖。
  “所以啊,我都是你的,那就是打我打得再疼,又怎么样?”祁沐河在星潮耳边低低的笑着,“我心甘情愿。”
  星潮有些焦躁都舔了舔唇角,或许他身边真的太久没有这么亲密的人了,此时招架不住,面无表情的将他塞进床上的被窝里,冷冷道:“安分点。”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闻言祁沐河的眸色一暗,乌黑的眸子里藏着凌厉的冷光,但很快他就眨了眨眼,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泪说来就来。
  他嘤嘤嘤的咬着小被角,“你今天是怎么了,对我这么冷淡。”
  星潮看着他眼中泛起的水光,安慰什么的不存在,反而有些想欺负人,将他摁床板上亲,然后凑到他的耳畔,嗓音低哑:“闭嘴,吻我。”
  祁沐河被凶了一下,反而笑了起来,乖乖的舔他的嘴唇。
  这下可是真干柴,一点就着,门铃却突然被按响了, 床上的两个人没管,继续吧唧吧唧吧唧的亲着。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个没完,星潮烦躁的用拳头捶了一下床角,狠狠的用牙咬在对象肩膀上一口,“等会回来收拾你。”
  祁沐河小媳妇似的点点头,没办法,有个强势有保护欲的媳妇儿,他只能弱气一点。
  星潮面无表情的走出去开门。
  一个穿着黄色衣服,脑袋被开了一个大洞,脑浆流了一脸,脖子上的肉也被咬了一大口的男人站着了门口,手臂上挂着随时有可能掉落的外卖。
  这副尊容星潮再熟悉不过了,末世天天见。
  这个时候的丧尸完全凭本能做事,也不知道死前的执念多深,都变成丧尸了,还要把外卖送过来。
  见外卖小哥没有攻击人的意思,星潮面不改色的将他的手臂掰断,拿下外卖,认真的说了声:“谢谢。”
  然后“砰”得一下把门关上,留下一个新生丧尸懵逼在原地看着自己扭曲的手臂。


第4章 我选择抽你一顿
  等丧尸先生反应过来,就要开始挠门了,长指甲划在门板上的声音,混合在它的怒吼声,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星潮毫无感觉,甚至还想笑,将奶茶杯上沾到的血擦得干干净净,才面无表情的递给祁沐河,“赶紧喝,喝完准备跑路。”
  然后就拿出行李箱开始打包东西。
  祁沐河眨了眨漂亮的丹凤眼,笑了一下,“为什么表情这么严肃?”
  星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思考这个男人听到后会不会趴在他的怀里嘤嘤嘤,想想还有点小激动,于是拿出平板滑出最近有关“人咬人”的新闻给他看,接着道:“门口就有那么个玩意。”
  “丧尸?”祁沐河眼睛一亮,好奇的在页面划了划去的,各种没打马赛克的血腥视频,并没有让他出现什么不好的感觉。
  星潮蹙着眉,冷淡道:“你看起来并不害怕,应该不需要我保护。”
  “……嘤。”祁沐河只愣了一下,立刻扑到强壮的媳妇怀里,嘤唧唧的道:“毕竟人家是研究院的院长嘛,对这种东西当然好奇的想要切开来看看嘛。”
  那你倒是别激动的脸红啊,还有,禁止手去摸床底下的斧头。
  对他说的话,星潮一个字都不信,奈何抵抗不住他的嘤击,硬邦邦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起来收拾东西,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祁沐河努力憋红眼眶,但是他太兴奋了做不到,于是继续假哭,一开口便是熟练的白莲花口吻:“我……我是不是连累你了?我没事的,你骂我我也不会怎么样的。”
穿成A后商业对手变成了O 完:简介:(入库时间2022-06-25) 晋江VIP2022-04-27完结总书评数:429 当前被收藏数:3277不知ABO为何物却偏偏穿到ABO世界的攻/暗搓搓主动追求老攻的受封绰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八岁,九月份正好上大学。他以为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