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著]攻略之神穿成潘金莲[BL同人]——BY:洗衣粉

[综漫]文豪标志物拟人系统:2022.9.7完结14896 40894 江渡寻英车祸死翘翘了,醒来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个叫做“文豪标志物拟人”的系统,说是要变作文豪们拟人化形后的标志物,再得到文豪们的认可,就能收集能量,最终复活江渡寻英:道理我都懂,但
  攻略之神穿成潘金莲
  洗衣粉
  简介:
  攻略之神付臻红,穿成男版潘金莲。
  剧情里,潘金莲貌美艳丽,原是大户人家男扮女装的婢女。
  因被主家父子同时看上,而被盛怒的主家夫人许给丑陋的武大郎。
  婚后,潘金莲不仅对武大郎的弟弟起了心思,还与西门庆勾搭到一起,与西门庆一起毒害了武大郎。
  付臻红穿过来的时间,正是坐在花轿上即将嫁给武大郎之时。
  当天夜里,捕捉到武大郎眼中杀意的付臻红,发现对方似乎与懦弱老实、善良质朴这些词不太相符。
  很快,付臻红就知道了,原来这偏执阴郁的武植,是气运之子,拿的是重生复仇剧本。
  而除了武植之外,气运之子还有两个,也都和他这个身份存在着关联,分别是———剧情里将潘金莲打死、为大哥报仇的土著居民武松。
  从现代穿越而来,知道剧情、拒绝被炮灰、被美色套路的西门庆。
  ……最开始,三个气运之子对潘金莲的想法是这样的————武植:要求多、难伺候,还见异思迁!
  武松:招蜂引蝶,肆意妄为!
  西门庆:不能靠近的夺命花!
  ……到后面————武植:夫人,多爱我一点武松:爱而不得,永远都不可越界的存在西门庆:命给你ps1:受万人迷,艳丽大美人,撩心满级,人人都爱他ps2:开局已婚副本,原配大郎即是本文cpps3:二郎武松与主角叔嫂关系期间,不存在任何越界行为。
  ps3:作者颜控,重要角色就没有丑的ps4:半架空的衍生世界,本质上是万人迷苏爽文,切勿过分解读、上升高度ps5:感情流,所有剧情皆为感情发展服务。
  外貌描写较多,互动的细节刻画较多ps6:快穿系列文,这篇为单一世界,没看过前两部不影响阅读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传奇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臻红 ┃ 配角:弱鸡系统 ┃ 其它:万人迷、穿书、水浒、攻略、
  一句话简介: 他那么撩,谁都爱他
  立意:努力追求爱与救赎的过程


第1章
  临近黄昏。
  清河县内,正进行着一桩特殊的喜事。
  说它特殊,是因为这结亲的队伍里没有新郎,本该是八个人抬的花轿,也只有四个人抬。
  不过,队伍里负责吹锣打鼓的人却格外多。
  他们走在花轿的前方,一路吹吹打打,阵势很大。喇叭声、铜锣声格外响亮,就像是生怕旁人注意不到一般。
  在结亲队行至一家面点铺的时候,前方路面出现了一点意外,因为几个小男童打翻了一家水果铺,所以整个队伍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面点铺搭的棚子下方,有几桌零散的客人。
  其中最靠近外围路段的一桌,坐着两个模样不凡的年轻男子。
  一个身着青衣,头发用白色发带束成了高马尾,看起来阳光洒脱。
  另一个一袭玄衣,头发用玉冠束起,通身透着一种沉稳不俗的贵气。
  青衣男子看向停在正前方一米远的花轿,有些好奇的问店小二:“这结亲阵势浩大,却不是八抬大轿,而且还没有新郎,是怎么一回事?”
  店小二抬眼道:“因为这桩婚事有些特殊。”
  青衣男子来了些兴趣:“怎么个特殊法?”
  店小二闻言,顺着青衣男子的视线看去,视线落到花轿处:“那轿子里新娘是个男人。”
  青衣男子听得瞳孔瑟缩了一下,有些惊讶的说道:“男人怎么会做男人的新娘?”
  与青衣男子的震惊相比,玄衣男子则显得十分平静。
  他半垂眼眸,用手随意的摇晃着茶杯,面色如常的看着这茶水,在自己的动作下泛出淡淡的涟漪,显然对于青衣男子与店小二的谈话并不在意。
  直到邻桌的一个壮汉接过店小二的话,回了青衣男子一句:“当然是因为长得好看啊!”
  男子这才抬了抬眸,漫不经心的开口:“有多好看?”
  壮汉并没有立刻回答玄衣男子这话,他似乎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又似乎是找形容词。
  过了好几秒,壮汉才说道:“就这么跟你们说吧,我刘舟活了三十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男子,简直比女子还要漂亮!”
  “可不是嘛!”坐在刘舟旁边的矮个子,也紧接着说道:“那潘金莲如果不好看,男扮女装的身份被识破之后,主家父子也不会还对他喜欢不已!”
  两个汉子这么一言一语,让青衣男子更好奇了:“既然主家喜欢,那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刘舟没有回答,神色顿时变得有些复杂,像是有些惋惜,又像是夹杂着其他情绪。
  矮个子说道:“主家喜欢,但是主家夫人对潘金莲可是记恨得很,说他是一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玄衣男子听到后半句这夸张的形容,有些失笑:“男狐狸精?”
  矮个子道:“在主家夫人眼里,潘金莲可不就是个男狐狸精,毕竟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可都看上了同一个人,还是个男子。也难怪主家夫人要将他配给武大郎……”
  被时空管理局传送到这里的付臻红,正好就听到了这一番话。
  外面的议论声、大红的喜轿、以及身上的嫁衣,这让付臻红迅速判断出了自身的处境。
  他垂下眼眸看向手中攥紧的红盖头,这应该是原主因为不安而取下来的。
  剧情里,潘金莲原本是清河县内,一大户人家的婢女,因被主家父子同时看上,而被主家夫人记恨。
  主家夫人为羞辱和惩罚潘金莲男扮女装、还引诱主家父子,就将潘金莲许给了丑陋、且还有些腿瘸的武大郎,故意让潘金莲以男子之身成为男人的新娘。
  眼下,毫无疑问的,他所穿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正是潘金莲坐上花轿嫁给武大郎之时。
  这个世界,于付臻红而言算是度假世界,时空管理局那边并不强制付臻红攻略。
  不过,因为付臻红对于攻略的完成度一向讲究完美,所以还是开启了攻略天选之子的任务。
  至于攻略方式,就全凭心情了。
  毕竟崩了人设也无所谓。
  就当是度假了。
  整理好思绪之后,付臻红把红盖头放在了一边。为了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他斜倾身体、手肘撑着扶手,靠在了左手边。
  这时,右侧吹来了一阵风,恰好将轿子的帘幕吹得掀了起来。轿内坐着的付臻红,便暴露在了面点铺众人的视线当中。
  坐在最外面的玄衣男子和青衣男子,也十分清楚的看到了轿子里、这位被称为狐狸精的潘金莲。
  红衣、墨发,肤白胜雪。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是线条轮廓却十分完美,介于男子的硬朗和女子的柔美之间,可以说是毫无瑕疵。
  玄衣男子挑了挑眉。
  就算是见惯了美人的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潘金莲确实是好看到了极致。
  即便只是半张脸,也不难想象他完整的容颜定然是极其的绝色和姝丽。甚至或许很难有比他更漂亮的存在。
  不过,也就那样了。
  他并不是会被美色轻易诱惑的人,对于一个人的外表,也并没有那般看重和在意。
  正当玄衣男子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察觉到众人视线的付臻红,侧过头朝着右侧的面点铺看了过来。
  付臻红的神情慵懒,微微抬眸之间,一个斜睨的眼神,轻飘飘的朝着男子这边投去,漫不经心中,透出了一种冷漠而又艳丽的美。
  这一刹那间,他漆黑冷然的桃花眼,似乎为这幅昳丽的容颜注入了灵魂。像是一副尘封已久的美人图,突然活了过来。
  那眉眼里散发着一种淡漠,散漫的状态让他看起来似游离于尘世之外,永远高高在上。
  他像是注定被人凝视、被人喜欢的。
  但是他的眼底深处,却像是并未真正映入任何人。
  他只是随意的往他们这边扫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不曾停留半分。
  然而就是在这个瞬间,玄衣男子的心跳却猛的快了半拍。对方这不经意间的淡淡眼神,就像是一根针一般,在他的心尖扎了一下。
  玄衣男子还没来得及捕捉心底那一刹那间的心悸,被风掀起的帘幕,就落了下来。
  这时,前方的道路也清理完毕,结亲队伍继续往前。
  玄衣男子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敛下眉目的同时,也掩盖了心底那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
  至于青衣男子,则是有些愣愣的,过了好几秒,回过神的他,才把目光转向了刘舟:“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们说他是狐狸精了。”
  这花轿里的男子,有着极富冲击力的艳丽容颜,和冷漠中透着慵懒的气质。这两者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吸引人的同时,会让人产生一种想在他眼底留下痕迹的征服欲。
  青衣男子完全没有想到,在这小小的清河县内,竟然有着这么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
  坐在邻桌的刘舟,并没有理会青衣男子的言语,因为此刻他的内心,正处于极度震惊中。
  刘舟把头缓慢的转向了身旁的矮个子,喃喃道:“潘金莲他……有这么漂亮吗?”
  他这话是在问矮个子,也是在问自己。
  明明之前他是见过潘金莲的。
  但是刘舟很确定,他之前所见的潘金莲并没有方才所见的那般好看。好看到多看一眼,都让他心跳加速,就像是快被勾了魂一样。
  以前的潘金莲虽然漂亮,但是并不会让他有这种反应。
  潘金莲在清河县的名声不太好,关于他的传言也有很多。
  明明只是一个身份低下的婢女,却因为长得好看,就心比天高,平日里总是趾高气扬的,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么脏东西一样。
  对于这样的潘金莲,他们自然谈不上多喜欢。
  甚至刘舟还知道,他周围的一部分人,都对潘金莲的这一桩婚事幸灾乐祸。
  毕竟潘金莲是一个男人,眼下却要嫁给另一个男人,而且所嫁之人,还是清河县内最丑的武大郎———武植。
  想到这,刘舟看向越来越远的花轿,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复杂。
  在一阵阵敲锣打鼓声中,站在街道两旁看热闹的男男女女,议论声也越发的肆无忌惮。
  “那武大郎的脸小时候被火烧伤了,据说那面具下的模样,狰狞恐怖,丑得很!”
  “不只丑,还有些腿瘸!”
  “他弟弟多英俊啊,可惜了哥哥这么丑!”
  “最美之人嫁给最丑的人,你们说,是不是应了那一句话,鲜花插在牛粪上哟。”
  “什么鲜花!那潘金莲算哪门子的鲜花,他就是个勾引人的狐狸精!”
  “对,狐媚子!”
  “男扮女装的婢女,谁知道安的什么心!”
  “主家夫人做得好!”
  “我还听说那武大郎今早突然昏迷,估计现在都还躺在床上,这还当真是一出好戏。”
  说话的这些人,语气里的恶意很大,言语之间尽是嘲笑和轻蔑。好似侮辱潘金莲,诋毁这个长得过分好看、性格却不怎么讨喜的男子,就能让他们感到畅快舒坦,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般。
  不过,尽管有些人的话里恶意满满,作为被众人议论的当事人,坐在花轿上的付臻红,神情却并未有什么变化。
  潘金莲的形象和名声等,在清河县并不是一夕之间就能改变的。
  毕竟有些成见已经根深蒂固。
  而至于事实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这些人并不会去在意。
  更何况,这其中定然有很大一部分,是主家那位夫人的手笔。
  比起外面这些人说得那些侮辱性的言语,反而是武大郎今早突然昏迷这事,稍微让付臻红在意一些。
  在潘金莲嫁给武大郎的原本剧情里,可没有写到武大郎突然昏迷这一茬。
  突然昏迷,还躺在床上。
  看来一会儿到了武大郎家,大概需要他独自进去。
  而事实,果然如付臻红所预料的那般。
  武植是卖烧饼的,不算穷,也不算富裕。住的房子共有两层,一楼是专门用来卖烧饼的,二楼用来住人。是清河县内常见的楼式。
  结亲队伍来到武大郎的家门口,一楼的大门虽然是敞开的,却空无一人。
  付臻红盖上红绸巾,走下了花轿。
  与此同时,烧饼铺的斜对面,站在两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一个青衣,一个玄衣,正是方才那两个坐在在面点铺的男子。
  青衣男子伸长脖子,凭借着优越的身高,他的视线越过看热闹的众人,往烧饼铺望去:“果然没有看到新郎。”他的语气似感叹,又似夹杂了某种微妙的情绪。
  玄衣男子并未言语,而是在看了一眼红衣新娘往门内迈进的背影之后,才收回视线,不急不慢的说道:“走了,别再做这么无聊的事。”
  青衣男子道:“你敢说在看了那潘金莲的长相之后,会对这桩婚事不好奇?”
  玄衣男子抬了抬眼皮:“好奇又如何,不好奇又如何?于我们并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语气很随意,却透出了一种身处于高位的冷漠。
  青衣男子看向玄衣男子,回忆起不久前对潘金莲的惊鸿一瞥,他想了想,还是说道:“那我们在清河县多留几天再走?”
  青衣男子问完,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身旁这人很少会改变原定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