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cos暗堕刀剑后我人没了 完结+番外[BL同人]——BY:谦谦意/夏姬捌榭

[文野]真酒中也在酒厂划水:2022-09-27完结845 5657港口mafia的混蛋首领跳楼不干了,接任的二把手劳心劳力维持组织营生。在熬了数个夜晚后,和同样黑眼圈深重的某异能特务科执行官一对眼,两人相顾无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天杀的前首领!眼睛一
  cos暗堕刀剑后我人没了
  作者:谦谦意
  文案:
  cos社普通社员陆迟,漫展上去卫生间补了个妆,出来就发现换了个地图。
  开局一只溯行军,砍完和一期尼正面相对的陆·太刀药研·迟:打扰了,我人没了。
  看到审神者是斑爷的那一刻,陆迟觉得他话说早了,这回没得更彻底了。
  头一回穿越的某戏精coser大胆尝试,在翻车的边缘左右横跳。
  于是,往后的日子里,陆迟扮演着不同的刀剑,在不同世界以不同方式救赎着不同的人。
  ——
  在文野
  陆·暗堕江雪·迟:我是一振讨厌战争的刀子精。
  织田刀之助:我是一个不想杀生的鲨手。
  陆迟内心os:你管正当防卫叫杀生?
  ——
  在咒回
  陆·暗堕鹤丸·迟:哇!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黑色的鹤是不是更像鹤了呢?
  某白毛:这种程度怎么可能吓到我,我可是最强啊。还有,明明白色更像!
  ……
  一个个世界下来,陆迟终于发现,这些他cos的角色都真实存在着。
  不仅如此,他穿越时那些暗堕的分灵和他一个躯壳,就看着他戏精上身各种骚操作!
  陆迟:???
  众暗堕刀剑分灵:请继续你的表演~
  PS:这是一个cos暗堕刀剑穿越不同世界的戏精coser日常助人为乐的治愈系小故事~
  世界一:暗堕药研在斑爷本丸
  世界二:暗堕江雪在文野
  世界三:暗堕三明在火影
  【阅读指南:在其他世界不掉马,鹤丸篇结束前防盗比例100%,结束后90%。原名《cos暗堕刀剑后我穿了》,原笔名夏姬捌榭,首发日期4.25,谢谢小天使的喜欢~】
  内容标签: 火影 综漫 文野 马甲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迟 ┃ 配角:刀剑众,文野众等 ┃ 其它:暗堕刀剑,cos穿,治愈救赎
  一句话简介:戏精coser的助人为乐日常
  立意: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第1章
  嗡嗡——嗡——
  床头柜上,手机的振动声因为和木质柜子的接触被放大好几倍,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突出。
  床上整个脑袋都埋在被子里的男生翻了个身,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朝着振动声传来的方向摸索,半天才摸到手机。
  “喂——”
  “迟君,今天的漫展活动快开始了,你现在到哪里了?大家都到了,就差你了。”
  漫展?
  熟悉的字眼挽救了陆迟本该一败涂地的理智,终于让他被睡意占满的大脑获得了一线清醒。
  “啊,抱歉抱歉,我马上过来。”熟练地说出毫无诚意的道歉,陆迟挂断电话,坐起身来,抓了抓头发。
  陆迟这回cos的是暗堕药研,因为药总气场一米八,他身高一米八,他那一天不发刀浑身难受的室友还给他整了个因为刃体实验变成太刀的暗堕药研的剧本。
  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化好妆,带上暗红色的美瞳,稍微梳理了下头发,陆迟直接出了门。
  顺利和一众coser汇合后,陆迟cos的暗堕药研成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为了保证逼真,cos服上染的血、身上的伤痕都是提前认真准备了很久的。
  逼真的道具加上陆迟那张俊美的脸,社团里一众cos了不同刀剑的婶婶们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舔颜的心和对暗堕药研的心疼。
  “啊啊啊竟敢这么对我们家药研,渣审去死!!”
  “呜呜呜是我的药研没错了~”
  ……
  陆迟:不知名渣审背锅的时候又到了。
  这样想着,陆迟却丝毫不肯收敛,甚至还戏精上身,直接拉住了一期一振的coser。
  压抑着悲伤和愧疚的血色眼眸看着他,“对不起,一期尼,是我没有保护好弟弟们……”
  “……”一期尼coser是刚入社的小学弟,此时此刻满脸懵逼,看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药研”,傻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接。
  不过他也不用接就是了,cos小短刀的婶婶们已经贴过去安慰了,“都是渣审的错怎么能怪药研尼~”
  “呜呜呜药研尼已经很棒啦,我最爱药研尼了!”
  ……
  一期尼coser感觉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为什么没人对他说最爱一期尼呢?
  陆迟一边和可爱的婶婶们贴贴,一边拍照,时间过得飞快。
  虽说是春夏交替的时节,不冷不热,但是太阳底下晒久了还是会出汗,出汗就会脱妆。
  中场休息的时候,陆迟擦了下脸上的汗,看着指尖的白色粉状物,毫不犹豫去卫生间补了妆,出来就发现不对劲。
  漫展虽说有树,但也是适合当拍照背景的樱花树……眼前这一大片的树林是怎么回事!
  回头看看身后,好家伙,卫生间也没了。那么大一个卫生间,没了……
  这怎么不让他跟着一起没了呢?
  而且,他那个暗堕的设定,好像成真了。
  这可真是,cos穿面临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心底快要压不住的暴戾情绪得不到宣泄的感觉实在太过痛苦,陆迟废了好半天功夫才平复下来。
  他抬起右手,手臂上原本只是化妆化出来的伤口随着他的动作崩裂开,鲜血缓缓流下。
  身上的伤口也成真了,但是,就好像习惯了疼痛一样,他竟是不觉得有什么。
  要知道他可是最怕疼了,太宰都没他怕疼。而且身上手机也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丢厕所里了……
  陆迟拔出本体刀,刀身有细碎的裂纹,仿佛下一刻就要碎了似的。
  好了,他现在只想给他亲爱的室友一刀。
  还好,跟太宰待久了,他觉得自己现在淡定了不少,这种时候还能控制住情绪认真思考。
  虽然太宰跟他那室友一样都靠谱不到哪里去,但是就是不靠谱才能锻炼他的情绪控制能力嘛,工作到一半跑去入水什么的都习惯了呢~
  遇到事情不要慌,总之,先找时光机……
  嗯,时光机有没有他不知道,溯行军倒是有一只。
  这只溯行军的实力不算强,轻轻松松砍死他之后,陆迟和追着溯行军过来的一期一振正面相对。
  太阳般的金色眼眸里倒映着暗红色眼眸,陆迟竟有些恍惚,仿佛自己真的成了那个被渣审逼得走投无路的药研。
  “为什么,为什么那时候一期尼一直不在……”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说出这句话后,陆迟才从那种状态中挣脱出来。这句话出口陆迟就觉得,要完。
  对一期一振而言,这原本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出阵罢了,追着侥幸逃脱的溯行军过来的时候,他完全没想到会面对这样一幕。
  看到太刀药研的那一刻,一期一振整个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和那双戾气满满看不出情绪的暗红色眼眸对视的时候,满腔的心疼和不知名的情绪在心里炸开,一期一振几乎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药研……”听到那句低得像是随风飘散了的话,一期一振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被药研突如其来的进攻打断。
  药研的刀毫不犹豫地砍向一期一振,一期一振后退一步,抽刀挡下这一击。
  他练度快满了,可是机动值不如药研,而且怕伤到弟弟不敢出手,左支右绌,打得极其狼狈。
  还好,俩人没打多久,眼看着一期一振追着溯行军一去不复返的审神者带着剩下的几振刀找了过来,配合着一期一振直接将这一振状态不太对的药研打晕了。
  陆·暗堕太刀药研·迟也是松了口气,溯行军刚没了就和一期一振面对面,来不及躲也来不及想怎么演,索性直接打一架。
  化被动为主动,不愧是他。
  一方面知道怎么演,另一方面也是想着发泄一下心底积压的情绪,陆迟方才丝毫没有留手,是真的殊死搏斗。
  审神者再不来,以一期一振这个死不还手的打法,陆迟估计他真的会伤到这家伙。
  还好有人过来阻止了他,陆迟这样想着,放任自己陷入了昏迷。
  一期一振接住晕过去的药研,这才有时间仔细看药研的现状。
  黑色的军装带着暗红色的血迹,几乎看不出来,只能闻到刺鼻的血腥味儿。
  掌心一片黏腻,一期一振顺着看过去,才看到药研胳膊上裂开的伤口……
  “主人……”恳求的目光看向审神者,一期一振心知不该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这振太刀药研明显已经暗堕了,说不定会对主人造成伤害,应当被刀解,应当上交时政……
  可是……他是药研啊,是他沉稳可靠的弟弟……
  黑发黑眸的审神者走到近前看了一眼药研,声音低沉而有力,“带上这振药研,回本丸。”
  他很清楚一期一振以及其他刀剑的顾虑,但是说实话,那些根本都不是问题。
  “你们的实力,还不值得我放在心上。”审神者双手环胸扫视了一圈,傲然开口。哪怕站着不动也足够逼人的气势足以证实他所言非虚。
  嗯,就……很打击刃,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想到曾经在暗堕边缘挣扎的自己和本丸的大家是怎么被教做刃的,一期一振觉得自己的想法确实有些多余。


第2章
  同样是弟控的审神者爱屋及乌,对一期一振的想法十分理解。
  如果不是为了弟弟,他当初压根就不会来时政。时政找到他,许诺让泉奈回到他身边,他才肯在时政当审神者。
  这些刀剑付丧神也好,那些溯行军也好,对他而言,连提起他的战斗欲望都做不到。
  这世间能与他匹敌的,也只有那一人而已。
  不过……不得不说,这些单纯得连戒备都小心翼翼,明明有强大实力却对那些弱鸡俯首称臣的刀剑付丧神,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既已拥有了人身,能吃饭、会思考、有情绪起伏,自然不能再将他们看作单纯的刀剑。
  为了守护爱而孕育恨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光暗双生,因果循环,那些愚蠢的自以为能够利用刀剑付丧神与生俱来的忠诚摧毁他们的弱者,受刀剑反噬,也是理所当然。
  很久没有肃清暗堕本丸了,估计有些人又按捺不住了。
  陆迟醒来之后没有马上睁开眼,甚至呼吸和心跳的频率都没发生变化,托太宰的福,他学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正好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身上一直以来不曾间断的疼痛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心底因为暗堕而不受控的暴戾情绪,他几乎要以为cos穿什么的都是一场梦了。
  趁这个时间,他开始思考接下来咋整。
  直接说自己是coser,没事干cos个暗堕药研然后成真了?
  这么说他们百分百不会信,真信了估计也得揍他,毕竟他前面还假装情绪失控和一期一振打了一架。
  他就没打算自爆身份,一开始的时候能说他也不说,诶,就是玩儿。
  陆迟知道他们会自行脑补,这样可比他开口说这事儿可信度高多了,也省得他去解释。
  ooc了也不用担心,毕竟经历不同性格也不同嘛,只要不是变化大到从药研的性格直接转变成鹤丸国永的性格,被怀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有世界意识打补丁,他身上的伤口啊暗堕情况啊各种设定都补全了,就这样他还能被怀疑那也太对不住他戏精的名号了。
  本来嘛,怀疑药研不是药研什么的,正常也没人会往这方面想。
  看到审神者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被扔那不管,那特喵的他一眼认出!那狷狂的气质,那极具特色的爆炸头,那标志性的团扇……
  呜呜呜为什么这种大佬会当审神者?大佬一个人就能团灭那些溯行军了好嘛,溯行军大本营都能给他整没了。
  这一个幻术下来他还能在?只能希望世界意识给点力,设定补全了如果幻术能看到他过去记忆他岂不是白演了?
  而且,如果他不肯说出渣审本丸编号,搞不好真的会被探查记忆。
  所以……曲线救国了解一下?
  陆迟这样想着,睁开了眼。
  猩红双眼中原本的种种糟糕情绪被刚醒来的茫然中和,倒是少了几分戾气,显得温和了些许。
  悄悄走进来的五虎退和乱发现他醒了,纷纷惊喜的叫喊起来。
  “药,药研尼!”
  “药研尼醒了!”
  呼啦啦一群小短刀跑了进来,短刀的超高机动值在此刻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药研尼!”
  “药研尼你终于醒了!”
  ……
  药研面上的茫然慢慢消失,他撑起身体,没有说话,血色的眼眸紧紧盯着五虎退。
  五虎退本来有些害怕,他没见过这样的药研尼,可是注意到药研尼的眼神,他心里的那几分害怕直接被他丢到了爪哇国。
  该怎样形容那个眼神呢,沉重压抑到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悲伤到单单是看着就让他想哭。这个药研尼,到底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会用这样悲伤的眼神看着他,难道那个本丸的五虎退……想到这点,五虎退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了眼前这个药研尼。
  药研的身子一僵,良久,他缓缓伸出手,回抱住了五虎退。怀中的孩子真实存在着,不是梦,也不是幻觉……药研越抱越紧,像是生怕怀中人消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