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真酒他在警察厅领两份工资 完结+番外[BL同人]——BY:苏木曰

Tip:[综漫]弹幕都说我是剧本组:2022-11-13完结51258 108012 从看得到半空中的那些弹幕开始,有着一张厌世脸的清原淳就过上了被误认为剧本组的日子。参加港口Mafia新任首领上任仪式:作为准干部的清原淳在无聊的仪式上忍不住看半空中的弹幕打发时间
  题名:真酒他在警察厅领两份工资
  作者:苏木曰
  文案
  【全文已完结(叉腰.jpg)】
  身为从小就被组织压榨的计算机天才,若松竹一的日常生活除了打代码就是打代码。
  简而言之就是——在酒厂这个高危组织里,他是个武力值和生活常识都为零的弱鸡工具人。
  最近他接到了一个新的任务:
  去警校读书。
  于是从小在组织长大,一点都不通晓人情世故,组织其他人眼里最顺手的机器人若松竹一成了警校传说,还没毕业就被警察厅特招进入信息技术部门,成了警界最为炙手可热的新星。
  风平浪静,十分和谐,至少表面上是。
  直到受召回组织处理事物的若松竹一见到了那两个人——
  波本和苏格兰。
  是他珍藏的相册中一模一样的好友。

  「至于苏兹酒?他将会是我创造出最成功最顺手的机器——」
  “你不是机器人。”
  「你不需要感情。」
  “没有为什么,因为喜欢。”
  「你体内流淌的是罪恶的血脉,双手沾满着无辜人的鲜血,不要妄想做梦拥有别的东西。」
  ……我才不是。
  “把我交还给组织。”若松竹一掏出对面人身上的枪口对准自己,金黄色灿烂的瞳孔紧紧盯着紫灰色的眼睛。
  “——波本。”
  如果能用这种方式帮助你们,我乐意至极,哪怕最后将付出我的生命。
  1.万人迷苏爽文,cp是某个金发黑皮波本酒,逻辑死,为了和警校组贴贴以及满足自己战损爱好写来爽爽的!(超大声
  2.本文贯彻中心思想:美强惨。如果没有那就是我写崩了(这种事情不要啊
  3.真酒跳反,虽然想写高智商但是作者智商有限,所以千万不要纠结逻辑这个东西爽就完事(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少年漫 爽文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若松竹一 ┃ 配角:警校组酒厂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论真酒如何全自动掺水
  立意:友谊的力量!


第1章 在警校贴贴的日子
  【苏兹:任务完成,中心摩天轮边上的监控记得处理。 ——Gin】
  若松竹一原本在电脑前面无表情地敲着代码,进行对组织系统的日常维护,他挺直着自己的腰背坐在统一的办公室用椅上,窗外已经进入夜晚,而屋内也并没有开灯。
  屏幕上快速跳动的命令程序所映射的流光在若松竹一的眼前跳过,长长的睫毛轻微地在眨眼时擦过无框的眼镜片,白皙修长的手指十分熟练地敲击键盘。
  看到琴酒的消息跳出来,若松竹一也只是淡淡地拉开窗口,娴熟地操纵监控视频,将改动后的录像替换了黑衣人原本在监控下进行的交易。
  还没等若松竹一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他专属办公室的门就从外面被拉开。
  “啪嗒。”清脆的开灯声。
  若松竹一被突然亮起的灯光不适应地皱了下眉。
  坐在椅子上的少年姿势很是标准,在长时间的工作之后连椅背都没有靠上。金色的发丝微卷拢在脑后,还有几根不太安分地落在眉骨边上,同样是金色的瞳孔被灯光刺激地在眼尾泛了些许红色,显得肤色更白了一些,很像是某些不出世的贵族小公子。
  “贝尔摩德,”若松竹一捂了一会眼睛,眼神凌厉地斜眼看着靠在门框上的女人,“进办公室前记得敲门。”
  “还有,不要随便开我的灯。”
  贝尔摩德绕着自己的发丝,慵懒地开口:“苏兹,我可是好心给你感受一下光亮,就组织的天才技术人员整天在办公室里——我们可不雇佣童工啊?”
  贝尔摩德看了一眼正开着的电脑,那上面是组织安全防护系统以及统筹通信的内部网络,随随便便从里拿出一个消息就足以轰动日本警察厅。
  而这些的缔造者之一,来自眼前这个从小在组织里长大的少年。
  若松竹一,代号,苏兹。
  外表可真是纯良……贝尔摩德把指尖贴在唇下,玩味地想着。
  “可别这么看我,你可是有一项重大的任务呢?”
  若松竹一听完放下自己的手,沉默地看着眼前的贝尔摩德。
  没错。
  重大任务。
  若松竹一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棒站在树荫之下。指尖紧紧地压着帽檐,试图遮盖住自己的脸部。
  什么正经组织会让技术人员去干卧底的活,而且还是警校!
  太过分了吧!
  若松竹一捏捏自己的肚子,很好,就算是多年办公室生涯,他身上还有一块腹肌。
  “唉——”若松竹一拎着自己全身上下仅剩的背包在超市门口低头叹气。
  里面是一张被扔过来的录取通知书,还有两套警校训练的换洗衣物手机电脑银行卡,然后没有剩余的东西了。
  真是糟糕……银行卡密码他早就忘记了,毕竟在组织里他基本不出门也不需要购物。
  至于吃穿住行,他的办公室就能解决所有的生理需要。
  因此若松竹一也没来过超市,甚至不清楚到底该如何购买东西。
  如果说从零到一百是每个人在不同事情上的天赋的话,那对理科计算机数字推理等等的敏感度大概能点满。
  但是相应代价就是,生活常识和人情世故方面大概连一也加不上去。
  正如一向在国外执行任务的贝尔摩德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回到国内,交接任务也是直接由贝尔摩德向他说明。
  组织在警界的卧底为什么又由一个,对组织来说十分重要的技术人员去执行等等事情——他都不关心。
  就好像若松竹一从来没想过自己为何从小生活在组织、自己的父母又是谁、自己经手的任务和系统相关内容究竟是些什么东西一样。
  他只知道,他需要去做,然后完成,结束,开始下一个。
  就仿佛他需要在一天之内摄入足够多的能量,所以他必须要进行吃饭一样自然。
  这也许就是若松竹一能够年纪轻轻就能在酒厂里拥有代号的原因吧。
  /
  真是糟糕的任务。
  警校的大门就在眼前,周边建筑都透露着一种肃穆的氛围,不过大概由于新生的入学,倒是在严肃之中添了几分生机。
  ……就算如此,和黑衣黑裤全员谜语人的酒厂也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呢。
  虽然说起来若松竹一是组织的研发人才,在黑暗的酒厂中闯不下什么威名才对,但某个生活白痴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研发部排挤,被扔去负责了某些代号成员的任务后续处理……
  成功一举成为组织谜语人之一。
  若松竹一对此评价十分不满意,毕竟真谜语人是知道但就是不说。
  但是他是真的不知道!表面上装出来的正经和谜语人有什么关系。
  被组织成员传的最广为流传的就是他负责的内网系统。
  他所负责的每日检修,在系统后台固然能看到各成员信息,但这些信息在他看来完全无用,连一点痕迹都不会在记忆宫殿里面留下。
  再者,就算他确确实实在从小在组织长大,系统的维护从来不会是他一人进行,而是在研发部里抽随机多人共同进行,一旦与事先规定好的方向不同就会触发系统警告,扭头就把高高在上的技术人员送到审讯室里去。
  这些污名早先若松竹一也试图澄清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越描越黑,不管是不是有人在推波助澜,若松竹一被这些事情烦的更加不想从办公室里出去接触其他组织成员。
  他可以和计算机过一辈子。
  若松竹一点头。
  若松竹一肤色很白,但并非是像珍珠那般晶莹健康的润白,反而是呆在长久不见光的房间里闷出来的苍白,那一顶黑色的棒球棒更显得人十分瘦弱,手中攥着通知书,仰头看着不远处三三两两结群的新生,萦绕着说不清楚的迷茫感觉。
  刚好和自己幼驯染一同走过来的诸伏景光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他……也是今年的新生吗?”诸伏景光注意到少年手中的和自己同样的录取通知书。
  好像……确实是比常人要瘦弱呢。
  被幼驯染扯了下衣服的降谷零从远处的樱花树看过来。
  被两人注视着的若松竹一的视线实际上注意着校门口处接待新生的教官。
  小麦色微黑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更有气色,充满了力量感。严肃正经的表情在面对新生时也会稍微放松一些露出一个微笑来。
  这块头!能打十个我吧!
  这学还是不上了吧!!
  若松竹一蚊圈眼。
  --------------------
  作者有话要说:
  等转组后随榜更新,如果能入v的话日更=v=
  自割腿肉满足xp之作,放心不坑~


第2章 在警校贴贴的日子
  “啊,是你啊!”在校门口负责接待新生的老师笑着和若松竹一打招呼。
  若松竹一递过自己的文件,背着包含糊地应了一声,接过教官递过来的钥匙和衣物。
  看起来好像是认识自己的人,不知道组织走了什么程序把他打包送进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虽然警察厅内部一定有组织的人,但警校没有。
  若松竹一随手翻开自己的学员证件,正好将它抬起来对着阳光看上面拍好的照片,上面的少年金发金瞳没有带着什么表情,目光直直地看着镜头,是很端正很标准的证件照。
  ……呃好吧,现在警校应该也算是有组织的人了。
  身边的女教官用手用肘部敲了一下身边的人:“你认识这个新生?”
  长得挺好看,但看着不太像是本国人啊。
  难不成又是和今年入学首席一样的混血吗?
  “哈哈哈,他可是早就已经被公安盯上了啊!”教官爽朗的笑声。
  若松竹一僵住。
  欸?!没想到组织已经快要步入倒闭,所以决定把自己上交投诚了吗!
  “是我们紧缺的信息技术型人才!之前都一直在国外留学读书,今年才被特招回来呢。”
  ……他还以为组织会给他编个假的身份信息,没想到竟然全是真的吗。
  至于进入警界需要的国家公务员的考试,那他什么时候做了来着?
  若松竹一从自己的记忆宫殿里试图扒拉出一点有关于这件事前情的记忆残余。
  贝尔摩德……考试……计算机……特招……
  灯泡在脑海中闪过,啊,好像,前段时间确实是被带出去写过什么东西!
  这样看来,除了隐瞒了一些和组织有关的不太重要的消息,自己竟然真的是参与过考试以合法合规的角度进了警校吗!
  真不愧是你呢,安分守己的好酒厂。
  若松竹一半月眼。
  “哇,公安特招吗?”女教官看着若松竹一远去的背影,“看起来是真的很瘦弱的少年嘛!”
  “那这样说起来,这一届学生可真的算是——那个成语怎么说来着,卧虎藏龙?”
  教官仔细想了一下本届新生名单以及上面给下来的要求,然后把手放在太阳穴上无声沉默。
  “看来以后的日子要有事干了……”
  教官的预言确实非常准确,以至于未来和这一届十分令人头痛的六个人斗智斗勇后,警校教官们对付各大“刺头”的看管简直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从量变进化成质变。
  至于为什么?
  教官他们只会端坐,喝茶,作高深莫测状,然后轻呷一口茶,微笑:“这个嘛,你知道警界现在最出名的那几个人吗?想当年他们翻墙和教官做对的时候你们还没入学呢!”
  “所以这次翻墙出去的事情别以为没抓到!都给我去罚扫一个月澡堂!一个都别想跑!”
  这是后话。
  至于未来传说中的警察厅智脑若松竹一,现在手中还拿着警校地图寻找自己的宿舍楼位置。
  “宿舍……”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少年松松垮垮地背着一个大背包,另一边的肩带早就从肩膀上滑落下来,在三三两两的人群之中时不时抬头,挺显眼的。
  若松竹一懒得重新整理背包,双手捧着大地图仔细对着地形,十分迷茫地看一眼平面地图,再抬头对照从2D突变成3D的大楼。
  真是糟糕啊,他还没自己一个人出过门。
  啊,这是可以说的吗?
  “小心啊——”
  “喂,前面的,快躲开!”
  耳边好像传过来几声急切的呼声,若松竹一还没将注意力从手上的地图上转移过来,身体就下意识地抓头看向声音的源头。
  细碎的光线从帽檐的遮蔽下闯进眼睛里,若松竹一十分不适地眯眼,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推力就把他撞击到地上。
  手上的东西没有拿稳,都被突如其来的撞击摔在了边上。
  若松竹一匆忙之中只来得及勉强借助背包当作垫子,往后很狼狈地滑了一段距离。
  “嘶,好痛——”若松竹一把手撑在地上,试图借着背包的力气重新站起来。
  但很明显,他失败了。
  少年撑了一会手臂就脱力松开,原本头上戴得严严实实的帽子也要掉不掉,漏了几丝金色的发丝出来。
  “你没事吧?”
  啊,有热心同学冲过来帮忙了呢。
  听音色好像是之前让他躲开的人,若松竹一闭着眼睛痛苦地睁开一只眼睛,头上的帽子终于在挣扎之中掉了下去,微卷的半长头发也很自然地散下来,柔顺地贴着此刻因为疼痛而泛白的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