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单线恋爱为何总是陷入修罗场 完结+番外[青春同人]——BY:九枝猫

Tip:[综英美]哥谭吃瓜日记[青春:晋江2022-8-23完结2073 2328温馨蝙蝠家,友爱你我他女主混沌邪恶以人情绪为食,乐子人,恶魔小羊,半血恶魔,和韦恩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正文主要吃瓜和看蝙蝠家的兄友弟恭日常。番外走CP线(股市主要针对的是蝙蝠家成
  《单线恋爱为何总是陷入修罗场》作者:九枝猫
  文案:
  【这本被砍纲严重,写的不好】
  无论是千年前,还是现如今,纱织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男人——他有一头白色的发,有如母亲所珍爱的那颗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
  可仅仅只是想嫁给五条大人而已,为何总有那么多阻碍。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少年漫 咒回
  搜索关键字:主角:纱织 ┃ 配角:5t5,夏油,冰系诅咒师,娜娜明,灰原,硝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纯爱无敌
  立意:为了爱情至死不渝,才是她


第1章 001
  我幼年时代,母亲常常抚摸我的头发,露出期冀渴盼的目光:
  “我的英一郎啊,你一定要想尽办法吸引你父亲的注意。只有让他赏识你,咱们母子才有被接回去的可能。”
  英一郎。
  我那个短命的同胞哥哥。
  自打他死后,我这个本就因被父亲赶出本家而发癫的母亲,就彻底失心疯了。
  每当父亲府上宴客,母亲便将哥哥的衣服从紧封的木盒里扒出来,一件件往我身上比划。都太大了,我根本穿不牢,每走一步,无论是直衣还是红袴都在往下掉。还有乌帽,如果不用手扶住,就一定会遮挡住视线。
  我穿得如此滑稽、可笑。
  母亲却露出欣慰,拉着我的手走到家门口,把我往外推,目光恳切期望,“英一郎,母亲的希望可全倾注在你身上了。”
  顶着那样的注视,我不得不往前走。
  母亲的身影,随着我越走越远,而被不断拉小、直至消失。
  没再被盯着了。
  我轻呼出口气,微微绷紧的面颊放松下来。
  傍晚时分,天空是介于靛蓝和玄黑之间。我才不想去本家找难堪,所以寻了个小巷口蹲坐着发呆,直到身后的巷子里传来非比寻常的动静。
  我才惊觉时间过去如此快。
  天已经全黑下来了。乌黑乌黑的,仿若站在屋顶上,一伸胳膊就能将手塞入黑水似的天空。
  街市也亮起。
  行人人手一个地拿着肖似鬼火球的灯笼,在夜幕里飘荡。
  配着身后传来的尖叫声,令人胆寒发竖。
  这是地狱吗?
  我转过头,望向漆黑的巷子深处。
  “怪物啊——!”
  四个成年男子眼泪鼻涕横流,因为恐惧而扭曲到狰狞的面容,使他们显得像恶鬼。但这四只恶鬼很快就被杀死了。
  四只肖似野兽爪子般的手,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分别贯穿了他们的肺腑。
  他们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挛缩。
  与此同时,
  杀死他们的人也显露出身形。
  是个个子矮矮的怪物,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却拥有非人的四只手、两张脸。
  它的脸好恶心。
  就像一块肤色的树皮贴在右半边脸上,而树皮上长出了眼睛眉毛。
  让人光是看一眼,就胆寒发怵地想要逃跑。
  好丑陋的脸。
  好令人皱眉的四只手。
  我感到反胃,忍不住掩唇干呕起来。
  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怪物。他朝我飞速奔来,四只猩红的眼珠子直直瞪向我,里面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他冲过来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他快要接近我时,我甚至能感觉到翻滚着血腥味的风猛猛刮过我的面门。
  我没有一丝逃跑的想法。
  就这样死吧。
  我早已受够了整日像只狗在‘啊啊’叫着的母亲,也受够了哥哥宽大到随时想掉下来的衣服。
  我主动仰起脖子。
  哥哥的乌帽往下坠,遮住我的眼。
  利爪刺破我喉咙处的皮肤,却没法更进一步。
  我微诧。
  隔着哥哥的乌帽纱网,能看到我身侧不知何时多了个人,他的手正紧紧钳制着怪物的手,随即不知施展了什么,怪物就被击退四五米远。
  他挪动一步,挡我身前,游刃有余地跟怪物缠斗。
  怪物敌不过,但脑子并不蠢,抓住时机就逃了,中途还恶狠狠地回头瞪我一眼。
  “你没事吧?”身侧那人出声。
  我将乌帽往上推了推,露出眼睛,抬头往上看。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一双天蓝色的眼眸。好好看,好好看,像极了母亲极为珍视的那颗父亲送与的蓝宝石。
  他似乎早已习惯别人这样惊艳的凝视,并未觉得冒犯,而是伸手,将我从地上拉起来。
  他也不欲跟我多说话。
  随意交代个武士装的女子,就将我塞她怀里。
  “这孩子你负责照顾。”
  “是,大人。”
  我被提溜上了马,宽大的衣服使我不得不左拽右拉,避免它们被风吹得飘散下来,露出肩膀,或者是更过分的部位。
  马颠簸了许久。
  终于在一座府门前停下。
  我又被提溜下马。
  有仆役围出来恭迎,不多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也出了来,父亲冲将才救过我的少年点头哈腰地说着恭维话。
  直到他目光微偏,落在了我身上。
  那充满讨好的脸上,霎时间便显露出狐疑,“你怎么在这。”
  我向来惧怕这个没见过几面的父亲,露出了怯。
  “刚在路上救了她,怕身上有伤,才带过来的。”似疲劳,年纪尚不大的少年揉了揉眉心,将怀中的白布取出,蒙住眼。
  我的父亲恍然大悟后,便是大喜。他一把将我扯过去,取下我的乌帽,倾泻出到腰部的长发,声音狂热,“这是小女纱织,多谢五条大人相救——!”
  五条大人?
  我抬头看一眼他。
  却没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
  因为那双好看的眼睛被蒙了白布,窥见不得。
  他似烦了般随意挥挥手,略过我和父亲,往府上走。我的父亲连忙牵着我,继续点头哈腰跟在五条大人身后。
  父亲的手,宽大炙热。
  这是我第一次被他牵住。
  尽管知道他不过是因为利欲,但我还是不免心动。
  虽然母亲也牵过我的手,但那不过是把我当做哥哥的替代品,但父亲不一样,父亲明确知晓眼前这人不是英一郎,而是我。
  我被父亲牵至宴会厅屋。
  同父不同母的兄长姊姊们见了我,皆是一脸惊讶不解。
  我落座在父亲旁边。
  父亲哈哈笑着:
  “哎呀哎呀,纱织是我最宠爱的女儿。”
  “她今年应该也有十一岁了,是可以议亲事的年纪了。”
  “纱织性格调皮,方才又偷溜出去玩,却没想到能得五条大人相救,真是没想到。”
  ……
  我始终规矩坐着。
  从旁人的言语中,我知道一些以往从未了解过的事情。
  例如诅咒、咒术师,五条大人就是出自咒术界御三家之一的五条家。至于我的父亲虽然不是咒术界的人,却是源氏的分支,在京中还算有些势力。这场宴席,就是以两家结亲为目的的。
  五条大人在宴席期间,止不住地打哈欠,一副百无聊赖的闲散模样。
  直至最后,宴席尾声。
  他随手一指,点上我。也不知眼睛被蒙住,是如何辨认我在哪里的,还是说真就是随手一点,反正他最终指着我,说:“就她了。”
  五条大人走后。
  父亲哈哈哈长笑不止。
  把我举起来,紧紧搂住。他声音激动,带着难以言喻的疯狂感:
  “……呵呵呵。”
  “纱织啊,我的纱织,今天可都多亏了你。”
  *
  因为被五条大人看中。
  我和母亲都被父亲接回了本家。
  对于母亲止不住喊我‘英一郎’的事,父亲厌烦不已,将母亲撵出家门,说疯病没好之前不准回来。
  彼时,我正站在父亲身侧。
  看着母亲不断往前爬,想要抱住父亲的腿。却被父亲一脚踹开。
  我心里竟没多少波澜。
  平日趾高气昂的兄长大人、姐姐大人们,没了以往看我的嫌恶,全都想方设法地讨好我。父亲对我也是百依百顺。
  但我并未自大。
  因为我知晓还有一个人需要我冷静观察。
  那就是五条大人。
  五条大人很忙,不大爱来看我。偶尔来,也是深夜时刻,他站在院中敲响我的窗户,等我打开,他就一点也不拘于男女之别的翻窗进来,递给我礼物。
  那些礼物,或是他途径哪里采的花,又或是他看中觉得不错就买下来的各地特产。
  很少有女孩子喜爱的胭脂水粉和首饰。
  他很随性,想到哪儿觉得好看可爱,就送来。还有一次送了只活兔子,我手忙脚乱地接住,他罕见笑了声,也第一次凑我那么近,很轻地摸了下我的脑袋:
  “兔子可不能整日缩在房间里,要带它多出去溜溜弯儿,否则会长不大的。……嗯,就像你这样。”
  好恶劣的话。
  但我还是低眉顺眼地应声:“是。”
  此后,我便养成了晚睡的习惯,生怕五条大人来的时候我睡着了,没能接待。时间一日日过去,我正在屋里逗弄兔子,窗户响了几声。
  我去推开。
  便瞧见了五条大人。
  他一向爱穿蓝白色的和服。
  双手揣在怀里,斜斜地倚在窗栏上,双眼被白布蒙着,也不知他看不看得见。
  我有些疑惑他怎么不翻窗进来,便听他问:“你今年多大了。”
  我老老实实回答:“十五。”
  再过一月,就是裳着了。
  再过半年,就要嫁给他了。
  “四年了啊。”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个盒子,递给我。
  我一诧,打开。
  便见木盒里躺着条手链,手链上挂着许多细碎的蓝色宝石,略微一动,还有蓝宝石们相互碰撞的清脆声响。
  见我乖巧戴上,五条大人满意地颔颔首,“我待会就要去大泉蜘蛛山了,那边有个蛮难缠的诅咒师,御三家其他两家都想争夺,所以短时间内回不来。你的裳着我就不去了。”
  我嗓音温和,“愿五条大人武运昌隆。”
  “嗯。”
  他摆摆手。
  等我再抬头,窗前早已不见五条大人的身影。
  我将窗户关上,抱着兔子躺在床上,抬起手腕,盯着那条手链看。
  真好看。
  颜色像五条大人的眼睛。
  不可否认,我对这个给予了我新生机会的大人很有好感,对于见到他这件事,内心也是充满了甜腻期待的。
  如果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不会落得跟母亲一样的下场。


第2章 002
  事与愿违。
  我裳着那日,老管家急匆匆跑进来,因为慌忙还在地上滚了一圈,但他顾不上疼,声音急切:“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啊!五条家除了五条大人和五条大人带出去的术师外,全都没了!”
  “什么?!”父亲立马拍案站起来,“何人所为!”
  不等老管家回话,厅屋外的院墙上就传来了一阵嗤笑。
  我抬头去看。
  便见院墙上,正站着位穿着白色女式和服的高大男子,利落的粉色短发后梳,侧脸的黑色纹身延至下颚,眼下也有两道很特别的狭长纹身。他双手环胸,歪着头居然也在看我。
  我们对视几秒,男人露出随心所欲的笑:“你那个六眼未婚夫呢?”
  六眼……?
  我眉心微蹙,听父亲说过,五条大人的眼睛很特殊,是五条家四百年才出现一次的六眼。
  这人是谁,找五条大人做什么。
  见我没有开口的欲望,男人也不在意,他从屋檐上跳下来。有六七个家仆想上去阻拦这个一看就来者非善的家伙,却被轻而易举削掉了脑袋。
  没有人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个男人好像只是闲散地抬了下手,那些家仆就尽数没了气息。
  刚才还表面其乐融融的府内,霎时间便充斥了鲜血、恐慌、尖叫。混乱中,父亲牵着我的手往后躲,然后把我交给一个侍女,让侍女带我去找五条大人。
  侍女哆哆嗦嗦应下来,拉着我就跑。
  期间,我没有回头,却也知道父亲死了。因为他大声逼问那名男子为何这么做,就不怕得罪五条大人吗?随之父亲便传来痛苦难耐的惨叫声,生命垂危之际,男人也无所谓般地说了句:
  “真不爽,你的嗓门也太大了。”
  父亲死了。
  府里更乱了。
  侍女带着我往角门跑。
  因为过度奔逃,我的鞋子中途掉了一只,为了不耽误速度,我把另一只脚上的鞋子也蹬掉了。
  等来到府外,街道上的集市还未散去,看到人来人往那么多人,侍女有些松懈,停下狂奔。
  可下一秒。
  她的胸腔就被一只手贯穿了。
  心脏被掏出来。
  鲜血直流。
  侍女眼睛瞪得大大的,口吐鲜血,身体晃动两下就倒地不起了。
  周围传来行人惊恐的大叫声,全都慌张地四下逃跑。我眼睛却不受控制地落在倒地不起的侍女身上,双腿也如同被灌了铅般难以挪动,我明知道这种时候叫出来会比较好,但尖叫却卡在喉咙里,喊叫不出。
  短短一会的功夫,就看到了那么多的尸体,我承认自己的视觉和嗅觉都有些麻木了,满目都是鲜血,我有些发晕,嗅到的都是腥味,有些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