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黛玉义姐不好当 强推完结+番外[青春同人]——BY:巫朝尘

Tip:[综武侠]我那柔弱纯良的教:2022-12-03完结1305 9707晏鸿音救了一个人。他虽脾性纯良却病体孱弱,时有咳血。不过晏鸿音不介意。地位、武功、钱财,她都不缺。她的夫君只要够好看,够无害,不是那些平日里惹是生非的武林人士就够了。她的夫君也不
  [红楼]黛玉义姐不好当
  作者:巫朝尘
  文案
  【重要提醒:女主CP小狼狗,姐弟,感情戏很少后半段才有,不影响女主事业,正式在一起时男主将近18岁,远超古言女主平均年龄,不能接受慎入】
  穿到红楼世界,林棠发现她居然是那个眉眼有几分像林妹妹,担了狐媚子虚名结局凄惨的晴雯,赶紧揣好她的功德系统,远离所有色狼到了林妹妹身边。
  只要她能救活林如海,还愁没好日子过?
  但满脑子清闲安稳日子的林棠和林黛玉到了姑苏,才发现她竟然也是林家女儿……?
  这回清闲是不可能清闲,安稳也不可能安稳了。
  看着体弱多病,政敌环伺的义父和义妹,林棠无奈开始用功德系统开放的功能大搞科技,建功立业。
  后来,昔日从荣国公府出去的丫头成了国朝第一位女伯爵,再踏入荣国公府,她端坐上首,对贾母遗憾道:“我们玉儿是国公义女,伯爵之妹,名满京华得圣上亲口夸赞的才女,宝玉么,据我所知,他连学还没正经上过。两人实在是不相配。”
  林棠笑笑,问:“老太太,您觉得呢?”
  阅读提示:
  ·女主有系统,系统不会说话存在感很低,女主和黛玉成长文。
  ·世界观有一定程度的架空和私设,女主身世私设,时间线部分私设,基本都会在作话和文中说明。
  ·女性角色谁也不黑。
  内容标签: 红楼梦 平步青云 穿越时空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棠,林黛玉 ┃ 配角:林如海,贾母,贾府众人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和黛玉功成名就
  立意:面对困难,人要灵活变通,想尽办法博得生机。
  vip强推奖章
  再世为人,成了红楼梦里结局凄惨的貌美丫鬟,林棠本来只想赎身过平安日子,谁知身份揭明,她竟然是林黛玉的堂姐!林家政敌环伺,处境危险,被林如海认为义女后,林棠运用金手指,和林黛玉一起搞科技做事业,在屡建功勋提升身份的同时,她们不但帮助百姓生活得更好,也在寻找自身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本文行文流畅,描写生动,以林棠和林黛玉的成长和事业为主线,间或穿插亲情友情的温馨,又着眼于红楼里的众生,描绘他们在林家姊妹的影响下,内心的挣扎与改变。林家姐妹一直勇于前进,克服一个又一个的难关,故事积极向上又不失乐趣。


第1章 青梅
  “青梅——”
  “哎!”
  堂屋里,听见叫她,林棠几不可见的一皱眉,才笑应了一声,赶着把手上绣到一半儿的黑缎子底儿满绣梨花珍珠抹额放下,整整衣襟,三两步走到里屋:“老太太,您叫我?”
  都快两个月了,她还是觉得“青梅”这名字让人恶心。
  没等“老太太”说话,坐在“老太太”身边儿的一个穿着半旧艳黄缎子薄棉衣,下边是半旧藤黄棉裤的十四五岁丫头先笑了:“老太太是有好事儿找你。”
  丫头的话音落地,半眯着眼睛坐在临窗大炕上的赖老太太才笑说:“你穿件外头衣裳,今儿和我往西府里去见老太太。”
  赖老太太头发白了大半,穿一件葡萄紫银鼠对襟织锦缎褂子,下身穿酱色灰鼠皮裙,手里抱着小铜雕花手炉,身下是秋香色的锦褥,身后靠着佛手黄绣缠枝花样的软枕,旁边给她捶腿那丫头只得个褥子边儿坐着。
  丫头笑道:“她倒是有福气,才来没两个月,老太太就这么喜欢她。学了几日的规矩,直接就让进屋里侍候了还不算,今儿就要往西府里带了。”
  她话里分明带酸,赖老太太只一笑,并不恼:“青梅模样好,针线也好,还是你说她规矩学得快,人也懂事,我才叫她进来的。你这会子怎么倒吃起这没用的醋了?”
  那丫头笑说:“我是喜欢,老太太得了顺眼的人高兴,笑口常开,我们服侍的人不但安心,老爷太太和大爷瞧见我们服侍得好,说不定还能得赏呢。
  “你这丫头!我看你是故意说这话装乖!”赖老太太指着她笑。
  等赖老太太和服侍的大丫头说笑完,林棠才把眉眼扬起来,答应一声:“老太太,那我去了。”就要往自己屋里去换衣裳。
  赖老太太叫住林棠:“我忘了,你来的时候浅,还没给你好的出门衣裳,彩雀,你……”
  彩雀迅速瞥林棠一眼,嘴唇暗地一撇,笑和赖老太太道:“我知道,我这就和她一起去,把我从前的衣裳找两件好的出来给她穿,绝不让她在西府丢了老太太的人。”
  赖老太太笑呵呵道:“去罢,再把你王婶子叫进来。”
  王婶子是老太太的心腹,平素管着老太太院里的大小事,老太太但要赏人什么东西,十有八·九要让王婶子翻找出来。
  彩雀心情更坏了。
  她下了炕,示意林棠跟着她走。
  两人走到堂屋,彩雀看到脚踏上搁着的针线筐子,里头放着一个虽才绣了一半儿,却已见得极精致的满绣抹额,又回头看林棠一眼:“你手倒快,我昨儿看了绣的还没有现在的一半多。”
  彩雀想听什么,林棠一清二楚。
  她轻声笑道:“我自知年纪小,别的都不通,只有针线能拿得出手,能这么快到老太太屋里服侍,多亏了姐姐提拔,所以想勤谨些,别叫老太太生气,连累了姐姐。我还想早些得老太太赏,好报还姐姐在老太太跟前儿提拔我的恩情呢。”
  在莫名其妙闭眼之前,林棠一路做到销售总监,见过的各样人多得是,她认真要哄起人,说出的话能让人熨帖到十分。
  彩雀看“青梅”虽说生得格外精致,小小年纪眉眼间一股风流态度,到底才十岁,身条未抽,孩气未消,一两年间对她算不得什么威胁,心里尚能平和。
  只是……一想到青梅的名字是大爷翻了半日的书亲自取的,取完了名字还大晚上特意到老太太屋里说一声,彩雀又觉窝火。
  小狐狸精!还没长开就勾得大爷这样,等长开了还不知要怎么!
  大爷都说了年后会和老太太要她,这小狐狸精一来,大爷就再不提这事!
  彩雀对林棠更冷淡了:“你也别太过谦了,我看你就很会说话,你有这份儿好口齿,怎么不在老太太跟前儿多说些好听的,让老太太高兴?”
  好没意思的话。
  人在屋檐下,对方虽只有十四岁,也是个丫头,却能压她一头,林棠心里不耐烦,面上低了头:“我是真心这么想的,才和姐姐这么说。老太太最喜欢姐姐说笑凑趣儿,我只管做我的针线就是了。”
  彩雀又打量林棠两眼,轻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赖老太太住的是前后两进大院。前边是三间大正房带抱厦和两边厢耳的宽敞院子,供赖老太太起居、会客、存放东西,耳房还置了一间茶房。
  沿着抄手游廊行过穿堂,往北后边是一排七间后罩房,让她们这些服侍的丫头、婆子们居住。
  彩雀的屋子就在从东往西数的第二间,门关着。她开了门进去,向后瞥林棠一眼:“进来,别乱动乱摸。”
  林棠随彩雀进屋,安静立在门口不动。
  这屋子是个开间。进门一打眼,临北墙从东到西砌了不到一丈长的炕,炕上两个行李卷儿,临东墙挨着放着两个炕柜,正中一个小窗,窗台上有一个细白瓷的花瓶,瓶里插·着新开的梅花。
  炕地下靠墙竖着个炕桌,炕桌旁边堆着几个衣箱,临南窗一张四五尺长的窄桌,桌上放着妆匣胭脂水粉,地下挨排放着两个凳子,再旁边是一个带着盖子的水桶,脸盆架子上放着脸盆,这便是屋里的全部家什。
  彩雀脱鞋上炕,从怀里摸出个小钥匙。
  她开了靠窗一边炕柜的锁,在柜子最底下找出一身衣服,锁柜下炕,在林棠身前比了比:“这身给你正合适,你快些换上,别误了老太太出门儿。”
  关上门,林棠就着窗子里透进来的昏暗的光,迅速把衣裳换了。
  彩雀给的这身衣裳有七八成新,上身是艾绿的缎子棉衣,下身是石青色的缎面棉裤,一看便知道是舍不得穿,好生存放起来的。
  赖家是荣国公府的奴才,国公府的奴才吃香喝辣买房子置地,奴才的奴才日子当然不比头层奴才。虽然是赖老太太的吩咐,可彩雀能把这身衣裳给她,也算不容易。
  只是十几岁的女孩子,认真算起来,目前彩雀并没害过她,还都是在帮她。
  现在都是奴才丫头,身家性命在主子手里,何必计较这些小事。何况她头上悬着的刀并不是彩雀挂上去的。
  林棠整理衣襟,深呼吸,抿出一个笑。
  彩雀也穿好衣服,两人收拾了往外走,一路上,彩雀和林棠说:“我告诉你,今儿老太太要带你去的可是荣国公府上!你去了千万守着规矩,不许乱走乱说话,不许得罪了西府里老太太!若国公夫人和那府里姑娘们不高兴了,别说我了,就是老太太都救不了你!”
  “多谢姐姐。到了西府里,我只跟着姐姐就是了。”林棠说。
  赖家的宅子颇大,足有前后四进,旁边还有跨院花园。想也知道京城的宅院价格不会低,而且是越靠近城内越贵。因此赖宅并不在宁荣二府附近,坐车过去足要一两刻钟。
  这是来到这里两个月后,林棠第一次坐车出门。
  她先看彩雀扶赖老太太上了车,又看彩雀自己上去,才要学彩雀上车,只是身量不够高,只恐得爬上去,便见车门边彩雀露出脸,对她伸出一只手:“快上来。”
  林棠借着彩雀的力上去,坐在车门处,又被彩雀拽到里面:“你陪老太太,我看着路。”
  赖老太太端坐车上靠着靠枕,闭目养神,一路只要了一次茶和一次帕子,林棠虽还没学如何贴身服侍,也能安排得过来。
  及至到了,彩雀让林棠先下去,她在上边扶着赖老太太,让林棠在下边搀着。赖老太太今年六十有四,年高发福,林棠身小体弱,扶她险些没撑住。
  等赖老太太松开手,林棠跟在后头,悄悄揉了揉手腕。
  守在荣国公府角门处的男仆都赶着对赖老太太躬身赔笑问好:“赖嬷嬷,是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
  赖嬷嬷笑道:“来给老太太请安。”
  林棠低头跟在赖嬷嬷和彩雀身后,才进个角门的功夫,就感觉到好几束目光在她脸上身上扫过,虽没有赖家大爷赖尚荣看她的眼神那么恶心,却也让她不甚舒服。
  她不作声,跟着赖嬷嬷行了一射之地,并没从原书中林黛玉走过的垂花门入,而是又过了一处偏门,又转过小小的三间厅,便是正房大院,视野豁然开朗。
  这就是贾母的正院了。
  赖嬷嬷在荣国公府不似在赖家那般是个享清福的老太太,她连声音都带上小心,问:“不知老太太可得闲儿?来给老太太请安。”
  贾母院里的丫头去了,不一时回来笑道:“老太太正缺人说话呢,您快进来罢。”
  赖嬷嬷笑着点头,沿抄手游廊往正房里走。
  林棠呼吸微微急促,她在袖中用力攥了一下拳。
  若她的身份真是原书里的晴雯,不知赖嬷嬷是这次就把她送给了贾母,还是会再过几次?
  那赖尚荣连十二三的丫头都上手,她若不早些离开赖家,只怕就难了。
  贾母的正房高阔,林棠跨过门槛,见彩雀一直扶着赖嬷嬷往前,便也跟着进去。她余光看到画栋雕梁,金饰银瓶,屋内的丫鬟都浑身绫罗,珠玉为饰,比赖家不知富贵多少。
  但她也知道,若说赖家是泥坑,荣国公府就是泥潭。她如能侥幸早早离了赖家,便要再想办法从荣国公府早日脱身才好。
  来至侧间,赖嬷嬷撒开彩雀的手,笑道:“给老太太请安,林姑娘好。”
  林棠听见贾母笑呵呵的说:“快起来,别闪着腰了。”
  赖嬷嬷笑道:“给老太太请安不怕累。”又说:“林姑娘这几日可好?”
  一个小女孩儿细声细气说:“赖嬷嬷好,多谢嬷嬷记挂,我一向都好。”
  是黛玉吗?
  想抬头去看的念头在心里只闪过一瞬,林棠仍旧低着头,和彩雀各行了礼。
  贾母命赖嬷嬷坐了,彩雀林棠便侍立在赖嬷嬷身侧。
  “老太太,那我找姐妹们去了。”林姑娘说。
  “去罢。”贾母嘱咐,“若上课累了只管歇着,不必勉强。”
  林棠的视角只能看见人的裙角。她看见数个丫头婆子围随一个小女孩儿转出去,那小女孩儿的裙子是月白色绣竹叶的,还镶着白毛边儿。
  现是冬末春初,姑娘们很该穿些暖色,应是她还在孝中,所以才这么穿。
  就在林棠一晃神的功夫,贾母已在笑问赖嬷嬷:“这小丫头我没见过,她是你新买的?”


第2章 系统
  听见贾母正在问她,林棠迅速回神。
  原书里晴雯得贾母喜欢,让赖嬷嬷把她送给贾母,不代表她也一定能这样离开赖家。
  她微微抬头,抿嘴把心里的紧张表现出来些许。
  赖嬷嬷笑回贾母:“正是呢,是年前家里买了几个丫头,她着实出挑,所以今儿才敢带到老太太跟前儿。”
  贾母说:“既这样,过来让我看看。”
  赖嬷嬷偏头对林棠笑道:“老太太叫你,还不快去?”
  彩雀轻轻推林棠,眼中难掩羡慕,已有贾母房里的丫头在地上摆了拜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