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叶落大人+番外——凌吟挽心

文案:

“叶落大人,我想在这朝阳东升,光芒耀眼,被覆盖上一层金色的校园前,我们相遇的大树下,抱着树枝说:我爱你!”

“可是,我喜欢蓝色啊!”

然后,莫小白的告白就在一句“我喜欢蓝色下,宣告失败了”

01.相遇神马的

夜晚:凌五点

耐洛大学的校门口,威严肃静的校门旁耸立着两棵参天大树,夜深人静的校园中的嚎啕大哭的声音诡异地蔓延着。(ps:放心,这不是灵异文)

在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校门旁左边的大树下有个身穿校服醉醺醺的男生抱着大树咬词不清地大哭中!“呜~为,为……咯,什么。我把你们当,咯……朋友,你们却在利用我!要不是你,咯,们喝醉了才说真话,我还傻乎乎的把你们当朋友,原来你们就是把我当呆子耍,我莫小白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咚”的一声,莫小白终于放开大树,四脚朝天的醉睡过去!放眼天下,全球另类的例子不少,如:百万富婆与海豚结婚,跟墙结婚的女人,和枕头结婚的男人,一个娶了自己的男人,而莫小白却是个从小到大交不到朋友的男生!

凌晨六点半,一身运动装的叶落从校外晨练慢跑回学,就算是宽松的运动装也掩盖不住他修长的身材,帅气到完美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虽然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但学校还是没有什么学生。叶落跑到校门口就很明显的看到一具尸体趴在哪里(某小白翻了个身)邋遢的着装浑身还散发着酒臭。有严重洁癖的叶落虽然脸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很明显的看到他眼角狠狠地抽了几下,叶落无语地抬头问天(这是神马情况,著名的耐洛学院的门口居然有流浪汉)就在叶落自白的时候,某尸体朝他的方向挪动了一下。

向来敏感的叶落眼神立马射了过来,某尸体停住。“难道看错了”叶落向来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他直接走过去,从尸体上跨过去,刚走几步,尸体又动了,叶落立马转头盯着,接下来的情况就是“我动,我盯,我又动,我又盯,我盯,我盯,我盯盯”就在尸体靠近叶落一米的时候,叶落终于忍受不了这酒气而破口大驾了“喂,大叔,你丫的滚不滚啊,学人家小学生玩什么一、二、三木头人啊!”你不和他玩,他一个人怎么玩得起来!

叶落的声音很好听,用像诱惑天使坠落般好听也为过,不过这语气,呵呵呵呵……

莫小白凌乱了“大叔,哈!?神马的大叔,唔才十九岁好不好”莫小白噌地跳起来扑在叶落身上,却被叶落一脚扫来后就只能抱着脚。“放开,你他妈的给我放开,滚远点,你臭死了”“不,呜~呜~我才不放,你和他们一样都欺负我,你白长那么好看了,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我才不是大叔,我才十九岁,真的,不骗,这是我的身份证,而且我还穿着校服。”有你这样像尸体一样还乱爬的,不吓死人就算了,谁敢跟你交朋友啊。叶落拿着莫白硬过来的身份证还有莫小白一脸“看吧看吧,我没骗你的表情下”

无语了

02.给我把鲤鱼放开

莫小白和叶落的狗血相遇已经是一个星期前的事了。后来莫小白才知道叶落是耐洛的风云人物,学姐学妹的梦中情人,学长学弟的偶像!当莫小白向班里的同学打听叶落的时候,同学们一个个你是不是耐洛的学生的表情,无疑,莫小白中刀了。

叶落,十九岁,直接从高二跳到大三,每每成绩都以满分完胜,老师们的好门生,学校的未来星。

又是一个新的周一,夏天是个恋爱的季节,但莫小白却不这么认为,今年的夏天炎热无比,只要徽小跑几步就汗流如雨,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无疑这时候上体育课的莫小白最惨了,顶着太阳跑步,二十分钟下来,莫小白无已开始迷糊了,幸好这天气连老师也受不了就宣布自由活动。

莫小白浑浑噩噩地坐在二十平方米的人工水池边,中间耸立着鲤鱼形的喷泉,水中还有鲤鱼游动,译释着鲤鱼跳龙门的精神!坐在池边莫小白视线模糊,然后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了,在摔入水池中莫小白最后的反应就是顺手一抓,感觉到有个滑溜溜的有点凉又有刺手的东西后就彻底的没感觉了。但是出于人的本能,他的手死死地抓住手中的东西。本来没有意识的莫小白突然隐约感到有人抽自己耳光,又有湿热的物体履上自己的唇,莫小白突然人中一疼,马上咳醒过来,微眯着的双眼依稀看到人影晃动,耳边断断续续听到什么“老、放、鱼、物的就又晕过去了。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叶落坐在水池边,树道底下的长椅上看书,莫小白恍头愣脑地从他面前走过,他就认出这个平凡到傻里傻气的小子就是那天那位脏兮兮的大叔,怪不得怎么都交不到朋友,他那样子分明是脱光衣服浑身上下写着“我是白痴,你们来欺负我吧”,然后就见他坐在池边,大约一分钟后就扑嗵一声就跳进池。(从叶落大人那个角度里小白自己跳进去的,不能怪叶落大人误会)叶落看着这个奇葩帅气的脸上布满黑线“这白痴要是想自杀这水也淹不死他,难道他想游泳,果然,奇葩的世界,你不懂”

叶落听见莫小白扑通,扑通的拍着水两次后就没声了。叶落好奇走向池边一看,刹时抽搐,莫小白双眼紧闭,嘴巴大张,手里还死死拿着一条鲤鱼。

叶落把捞起平躺着放在长椅,叶落死命地抽了几个耳光,“不醒”,人工呼吸,“还不醒”,按人中,“眼睛微睁”,叶落大人发飙了,狂吼“你他妈的给老子放开手上的鲤鱼,你要抓到什么时候啊!它都快被你掐死了,破坏工物要处分的!”在叶落的冰山世界中遇到你莫小白,他的山崩溃了。

03.任君虐我千百遍

莫小白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蓝色,床是蓝色的,被子也是,衣柜,窗帘,桌子,椅子都是蓝色,连地板都是透明瓷璃上带着蓝色水滴,每隔一厘米就颗蓝色的水滴,墙壁也是,美得无法言语。(后来莫小白才知道水滴在晚上可以发光的,当然这是后话)莫小白走出卧室,大厅落地窗旁,有个一米高的台子,大约十五平方米,一架蓝色精致钢琴优雅地放在上面,大厅很宽扩,一套欧式沙发放在正中央,被精致处理过的大理石桌几却并不凸出,反而有贵雅之感,七彩琉璃的花瓶上绽放着妖艳却不知名的花。

莫小白被惊呆了,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么?!

“喂,看够了没”

“啊?”“啊什么啊,问你话呢!”

叶落靠在门边,黑色的裤子上是一件白色只扣了一个扣子的衬衫,而且还被雨淋湿了,半透明地贴在身上,把他修长的身材更加完美的体现出来。叶落大人并不是肌肉男,也不魁梧,他是刚刚好,接近完美的体形,像漫画里的人物般。

莫小白一转头就看到这幅美景!(如果忽略叶落大人脸上不耐烦的表情的话)

“啊~”

莫小白一手捂着鼻子,飞一般冲进卧室,“碰”的一声,门关住了。靠在门上的莫小白脸颊上带着不明的红晕心扑通扑通小鹿般乱撞。

“好帅哦”

“真他妈的帅惨了,那时候还没酒醒就耍白痴,没那么仔细看过。”

“咦,我又不是女生,我跑什么,丢死人了,~啊~”

咚咚!“喂,白痴,出来,有话跟你说”

莫小白慢吞吞地走来,站在叶落对面,弯腰九十度鞠躬“叶落学,学长,谢谢你,救,救了我,非常感谢”然后鞠了三躬。坐在沙发上的叶落被雷住了,冷冷地说“我还没死呢!不用赶早敬礼”

然而莫小白那货还特么二地问“那你啥时候死啊”

叶落……

“你不要死好不好,我不要你死,我们是朋友对不对,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那我又剩一个人了,呜~,呜~”

叶落……

“呜~呜~哇啊~~呼,啊啊~~扑~~啾啾~呜”

“喂,你哭什么哭啊,你白痴到脱线啊,大老爷们的,一个人自说自话还乱哭,搞得我欺负你似的”

莫小白还真是哭鬼转世,泪腺发达的很,哭起来没完没了,双眼红红的像小白兔样,眼泪鼻涕满脸的,可怜极了,让叶落居然有种罪恶感,看着他胸口闷闷的,有点难受。

叶落一扯过莫小白抱在怀里,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动作虽粗鲁生硬,但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被叶落突然抱住莫小白愣了一下,在叶落怀里蹭了蹭就接着小声哭了起来!

“喂,白痴,别哭了,别得寸进尺啊!”

“哇啊~呜呜~哇~~哇~咳咳、哦咳咳咳”越哭越大声呛住了+_+。

叶落手忙脚乱,不知轻重地拍着莫小白的背,差点让莫小白辉煌升天了!(哒鸽,内害顾已滴嘛)

“喂,白痴,如果真的那么舍不得我死的话,你一起不就得了”说出这话叶落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莫小白愣了一秒,然后飞快地点头。笑嘻嘻地望着叶落,笑容真实纯涩。

不得不说,这小白痴笑起来挺可爱的,好像自己有什么被他拿走了似的。(这姿势好暧昧哦,正常学长与学弟之间这样正常么?!)

莫小白把头靠在叶落的颈间,心紧紧地想抓住什么似的。却剪不断,礼还乱。

一分钟后“死白痴,你到底要拿着这条鲤鱼到什么时候,你要吃啊你”

“啊!叶落,我手里怎么会有条鱼”声音单纯无辜

后来把这条鲤放到鱼缸里的时候,它还活着!这不科学,太不科学了

04.男厕所里的告白

耐洛院内

大二B班,晚自习。此时数学老师郑明正火冒丈地瞪着此刻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莫小白,怒火攻那个心呐,快步走到莫小白身旁,拿在手上的数学课本就往莫小白身上砸。莫小白蹭得坐直身子,可怜兮兮地说

“老师,反对暴力”

“莫小白,你还敢说,俗话说事不过三,你已经在我的这堂课上睡了三次了,就算我的课再无聊也就几十分钟而已,你是来上课的还是睡觉的。”

其实莫小白没有睡着,他纳闷啊!本以为上次叶落救了自己,已经把自己当朋友了。

“原来是只有我这样想么!他从自己的班级经过的时候自己对他笑,他都不理不睬的。自己是不是那里惹他生气了,一想到他不理自己,心里就好难受好难受,好像被什么东西拧着似的,让自己都没法上课,整颗心都想看他。”

“喂,莫小白,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两眼放空做出一幅自白的模样是怎样。”

“老师,我可以去洗把脸么?”

“怎么,你还没有睡醒么?”

“老师,是你说话老喷口水,我现在感觉好像被臭水沟里的水喷一样,好恶心好难受哦。”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

刹那间数学老师的脸上火烧般火红,教室的学生笑成一片。从教室外路过的叶落差点摔倒,想到那数学老师的口水喷到莫小白脸上,就觉得火大,特想把那数学老师揍一顿。而造成这一切的莫小白,还一脸你们在笑什么的表情。

“你,你,你,你给我出去罚站去”数学老师气得话都说不清了。

“是的,老师”然后飞快得往厕所跑去。

莫小白刚洗完脸就听到女生的说话声与脚步声。

“这怎么回事,女生厕所不是在东边嘛,这里怎么会听到女生的说话声?难道有鬼?”莫小白一脸惨白地跑到门后躲着。

“哎,莉怡,真的要进去吗?我总感觉不好意思耶”女生A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没听过在爱情面前,一切困难都是浮云,不过是个男厕而已嘛!”女生B

“真的吗?”

“当然,这可是绝佳的机会啊!我刚刚得到情报,他刚一个人出来了,在男厕所里。放心,这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天赐良机啊!上帝正在看着我们呐”

(上帝说:“你们知道我看着你们,你们还进去,你们这是在犯罪,七宗之罪中的“氵壬色”)

“可是……”女生A清涩的俏脸微,咬着嘴唇

“别可是了,放心吧!”女生B拍胸保证,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

而在男厕所里的莫小白崩溃了,“还以为是鬼咧,现在的女生真是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男厕所都敢闯,看来这时代该变了,唉!想想我们当年啊!”(你这半岁黄昏样感叹个嘛呀!还想当年,你还是想想明年怎么过吧!)

两女生猛地冲进男厕所,脸都没敢抬。女生A就冲莫小白说:“那、那……、那……、纳个……”(你到底想说啥啊!妹纸)

女生B听不下去了,扯扯女生A的袖。“小雪,你快说啊!”

女生A真是紧张坏了,居然憋出一句:“我怀孕了。”女生B石化了……

而莫小白还真不负他的白痴+二货的称号,不负众人的期待。眨着一双单纯明亮的眼睛,用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不明就理,自然反应的回了句:“可是,我还要写论文啊!”(特么的莫小白,你这样不是承认你让她怀孕了么!你们压根没见过面,难道你梦里意氵壬的)

当乌龙结束,女生走后,掉落下了一张这样的告白稿,如下:“亲爱的叶落大人,我知道你不认识我这样的小人物,但我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喜欢你,我一步一步地向你靠近着,努力学习,只要能站在你旁边就满足了,叶落大人,我真的好喜欢你,当你从我的身边走过,我看着你的帅气的侧脸,我,我,我……,我留鼻血了啦~?_?~人家真的好爱你,你和我交往吧!我会你看“鼻血喷泉哦!”么么哒!亲爱的叶落大人”

叶落刚从厕所里的隔间里出来就看见这可疑的粉红色的纸张,他低头一看,他沉默了。

叶落:……

05.叶落大人是吃货

周五,六点正,夕阳西下。此时此刻,莫小白站在叶落家的门口,酝酿着心情。事情是这样的莫小白的老妈周五早上的时候打电话来,要莫小白明天回一趟学!莫小白慌了,莫小白特别抗拒回家。莫小白原本是单亲家庭,莫父在莫小白还没出生就出车祸去世,保险公司和车主赔了几十万块后,莫妈就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莫小白拉扯长大,在莫小白十二岁的时候,莫妈和一个也是离婚的男人结婚了,男人有一家电子小公司,经营得还不错,糊口有余。

男人叫程刚,四十岁,大自己妈妈五岁,男人相貌平平,但妈妈说他很温柔。莫小白很怕男人,因为国中的时候有一次莫小白的作业忘记拿了,中午就回去拿。

“啊哈~~啊~轻点,~嗯~讨厌~”莫小白刚进门就听见了呻吟声,脸噌的红了,莫小白对这些可不陌生,在国中往往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在宿舍里的同学抱黄片看的可不少,单纯的莫小白深受毒害。

莫小白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春色。客厅里,男人正压着他的男秘书在做!莫小白傻了,课本哗啦啦地向下掉,惊醒了沉迷在色欲的两人,男秘书尴尬地看着莫小白而男人却不以为然。事后,男人拿着水果刀指着莫小白脖子。严声道:“你这个小免崽子要是敢告诉你妈,我就杀了你,听到没有。”

莫小白当场吓傻了,只能拼命的点头。

那事没过多久,原本成绩中等的莫小白拼命的学习,成绩飞快地进步着。莫小白之所以这么拼命是有原因的。最近莫小白周六周日在家的时候,男人老是盯着自己看,眼神让自己很不舒服,老妈不在的时候就经常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莫小白真的吓惨了,才拼命的学习,想考到离家里最远的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