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难再诺/却难以表我心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BY:久许许久

Tip:父皇驾崩前给朕娶的男妻 完:长佩VIP2023-01-13完结收藏:48,102评论:9,391海星:18,369清冷美人受强迫“傻子”攻交公粮父皇驾崩了,驾崩前留了道圣旨,朕没拿稳,掉进火盆里,满满当当一整张烧得只剩一句话:“立后当立忠臣顾潋。”太傅当场振臂高
  《君难再诺》作者:久许许久
  文案:
  【原名:《却难以表我心》】
  古耽,君臣文,主爱情日常,双向暗恋,双向奔赴。
  啊……
  臣欲拐君反被拐,只要攻君套路深,定能拐得受君回!
  哎,听说了没?
  那个不想当君的君,把那个只想当臣的臣给拐走了!
  那个君小心藏(cang)情,却又各种不要脸坑蒙拐骗;
  那个臣小心藏(zang)情,却又不争气的被君给拐了!
  嗯……真的拐走……
  还拐到床上之后……
  “我好像越来越馋你的身子了!”
  “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你睡我了?”
  死缠烂打温柔腹黑妖孽攻VS偏执阴郁禁欲天真傲娇受
  1V1,HE,HE,HE!
  PS:
  主甜微虐,偏治愈向,略微慢热;
  完全幻想,求不计较,欢迎指错;
  有副CP,算是支线,描写不多。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天作之合阴差阳错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裕(攻),君衍(受)┃配角:夜星觅,齐念霖,江放,楚渡┃其它:等待,守护,却难以表我心
  一句话简介:主攻追受,双向暗恋,双向奔赴
  立意:只要愿意,那就值得。


第1章 萧裕
  “太子殿下登基了!!”
  皇上萧瑾突然宣布退位,朝堂上的众人还未接受这一事实,另一件事情就紧接着发生了。太子萧裕当日便登上了皇位,成为了这北漓的新一任皇帝,然后便真正的君临天下。
  只当日,太子登基为帝之事,京城就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次日,整个北漓,便更是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一时之间,无论是朝廷官员,又或是普通百姓,人人都在小心议论此事。
  对于此事,谁有谁的看法,众人看法皆是不一,却也各有各的道理。
  暂且不提那官员们的看法,就说这京城百姓们的看法。
  “听说皇上退位了,太子殿下登基了,真的假的啊!什么时候的事,快同我讲讲。”
  “当然是真的了,我昨日去那城南买酒喝,那掌柜的亲口告诉我的,如今这整个北漓怕是,都不曾有人不知了!”
  “这太子殿下如今才九岁,还未满十六岁呢,怎就登基做了皇帝?而且咱们皇上也不过二十八岁,难不成就要退位做那太上皇了?”
  “呵呵,这位兄台不是京城人吧,竟然如此吃惊,连太子殿下都不知道。”
  “这太子殿下,怎么说呢,就是个奇人。”
  这男子话音刚落,另一男子的话音就起了:“咱们太子殿下虽说才九岁,可其二岁便已开蒙,三岁习字成诗,四岁举十知九,六岁博古通今。而且啊,咱们皇上与皇后仅有一子,便是这太子殿下。其一出生,皇上就给了其太子之位,还是特意亲自教导呢。”
  “可这皇上怎就无缘无故的退位了,莫不是这太子殿下逼宫?!”
  “逼宫”二字猛然一出,说话的众人皆是一愣,像是在想着什么一般。但是也只是转瞬,人们便又说了起来。
  “太子殿下逼宫?你可别瞎说,小心没命!”
  “自云氏一族消失,萧氏一族掌权后,这北漓历任皇帝,都是立长不立幼。至于那嫡庶,帝后伉俪情深,就算没有见过,也是听闻过的,根本就不会有庶子的!咱们太子可是既嫡又长,皇位本就是囊中之物,又何须逼宫!”
  “可是这历任皇帝均是十六岁继位,待其嫡长子年满十六岁时退位,这太子殿下可还未满十六岁,怎得就登了这帝位啊?实在是怪的很呢。”
  “怪哉,怪哉啊!”
  “那又怎么样,要真说这怪,哪能和两年前的那事相比。两年前的事情才叫怪呢,不过就是一夜之间,就被人给灭了门,连谁做的都查不出来!”
  谈到了这里,说话的众人,突然沉默了下来,像是在害怕什么。只是短短片刻,话题猛然突转,一阵议论声再次响起。
  “两年前?莫不是说那件灭门之事?”
  “就是那灭门之事啊。”
  “那摄政王府的灭门之案也真是诡异,不过仅仅一夜之间,府内就再无任何活人,连那小公子都失了踪迹。”
  “而且啊,听说皇上也有下旨彻查,却也查不到丝毫消息呢。”
  “想当年,那摄政王也是才兼文武,可谓是文武全才,而那摄政王妃也当真是个秒人,可真是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
  片刻之后,一男子低声慨叹道:“何止是这些啊,那摄政王娶亲时的场面,十里红妆、八抬大轿、凤冠霞帔,不知惹得多少女子羡慕呢。现如今……哎……”
  “那摄政王妃,云家大小姐,当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啊。”
  “美人儿又怎么样,到了现在,也不过是个人死灯灭罢了。”
  “是啊,人死都死了,谁还记得啊。”
  ……
  不管是皇上萧瑾退位,还是太子萧裕登基,还是民间种种谣传,还是什么别的事情,都是来也快去也快。
  这些事情都是大同小异,偶尔有其他微弱的议论声,也都被他人立刻压了下去。
  只是有些像那昙花一现,的确是被压了下去,可每人心里的话还在。
  登基之后,萧裕处事越发果断狠厉,为人也越发性格冷清。也只不过才为帝五六个月,萧裕便彻底变了个人。
  这五六个月的确不长,却也足以让无忧无虑变成冷血暴戾,以至于成长为一个冷血暴戾的君。
  此后,萧裕冷血暴戾的传言突现,世人对其则是褒贬不一。
  有人觉得萧裕的变化极好,为君者必当冷血暴戾;也有人觉得萧裕的变化极差,为君者应当热心仁慈。
  但是,传言毕竟是传言,终究是不可信的。毕竟,皇上就算再有什么不是,却也让百姓们丰衣足食、安居乐业。
  百姓们都没有什么怨言,大臣们又有理由说什么不是呢?
  ……
  承化十二年,萧裕已在位十二年了。
  他是北漓第九任皇帝萧裕,也是为了那人为帝的萧裕。
  其实萧裕这人,只要那人出现,他就满心欢喜。哪怕那人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事情都不做,他就像是新生一般。
  只是到了现在,这万里河山,仍是他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架空,完全幻想,求不计较!
  对于萧裕这个人,我是给了他不俗,什么地方都不俗,九岁就可以登基,然后就稳坐皇位。
  希望大家不要细究啦,萧裕既然能登基为帝,肯定是付出了什么代价的。至于他付出了什么代价,就需要大家自己去看了。
  请大家信我,我既然敢这么写,就一定能解释的。
  * * * * * *
  宝贝儿们,看文愉快。


第2章 念着
  承化十二年,十二月十九日。
  是夜,皇宫中。
  整个皇宫均是一片冷寂,御书房内更是冷清至极。一阵微寒的冷风吹来,吹动了屋内的烛火,给御书房平添了些压抑之感。
  御书房内。
  萧裕懒懒的坐在桌边,很是认真的抚摸着桌上的画像,像是对待难得的奇珍异宝一般。
  借着窗外透过来的那些微淡月光,隐约可以看出他那十分精致的侧脸,可当真是翩翩公子、绝世无双。
  像是察觉到了来人,萧裕眼眸轻闪,淡淡问道:“暗一,如何?”
  “回主子,还是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暗一想了想,随后又小心试探着说道:“不过属下探听到了一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萧裕微微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了暗一。他的神色确实已经稍暖,但是身上却没有稍暖,依旧散发着凛冽的气息。
  “丞相大人带了位小公子回京,应是不久就要到京了。恰巧的是,这位小公子便名唤君衍。更重要的是,这位小公子的容貌,与原先的摄政王君忱很像,年纪也是相仿的……”暗一有些忐忑的回答,心里还有了些慌乱。
  “哦!这么巧啊!”萧裕似乎并不意外,依旧抚摸着手里的画像,还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笑容,似乎真的非常高兴一般。
  过了片刻……
  萧裕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手下的画像,幽幽的调笑着道:“既如此,朕若不去见见这位,又如何对得起那一番苦心呢。”
  愣在原地的暗一:“……”
  他的心里只剩下两个字,那就是“完了”,肯定是真的完了。
  “此外,可还有其他?”萧裕看出了暗一的突然失态,但却没有开口说出来,或者说不值得说出来。
  “这、这小公子查不出什么不妥之处,一切似乎最为正常不过了,只是此人可是丞相带来的。属下有些怀疑这事与丞相有关,可又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暗一认真的回道。
  “去派人盯着这个小公子,多注意一下丞相府的动作。”萧裕只是微微偏头看向了暗一,目光中突然多了些狠戾和危险,淡淡的道:“另外,继续找,一丝一毫都不能放过。”
  萧裕的语气很淡,淡的像没有语气,但暗一却心口猛颤了一下,随后恭敬的回道:“是。”
  他的主子从来不会开玩笑的,说出的任何话都像陈述事实,却又更像是必须执行的命令。
  他好似发现了什么事情,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试图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可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得到了暗一的回答,萧裕没有再开口说话,暗一却也的确是懂了。
  他是知道他主子的习惯的,现在的意思明显就是要让他离开,他便极为识相的小心离开了。
  暗一离开后,御书房内仿佛从未来过他这个人一般,依旧是说不出的冷清至极……
  萧裕还是那么坐在桌边,还是那么抚摸着桌上的画像,然后就如往常一般想着什么。
  那时候,他才六岁,君衍才四岁。
  他很喜欢习文,也经常会作画。君衍老是缠着他,让他亲自去买笔买墨,还让他把笔墨送给君衍,甚至还要他陪着一起作画。
  他觉得,君衍这个孩子,真的很听话的,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不会惹他生气。
  只是,君衍好像有些笨,不太会作画,却总是极为骄傲,认为自己画的很好,甚至还极为自信的说道:“裕哥哥,你快看我的画。等我学好以后,我要画下这山水和风景,我要画下父母夫妻恩爱,还要画下我和哥哥的样子。”
  他好像在很久之前,就被君衍摆到了那里,和家人等同的位置。
  可是到了现在,只有他画下了君衍的样子,还是那个五岁时候的样子。
  其实……
  他只是拿君衍当弟弟看的,可是后来被夜星觅点醒了,真的意识到君衍于他是什么了。
  他十六岁的时候,去了一次南疆,也去寻了夜星觅,还向夜星觅问了君衍的消息,却还是像从前一般失望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失望,夜星觅直接冷声骂道:“都这么久了,你还要找,根本就找不到的,他怕是早就死了。我帮你找,齐叔叔帮你找,念霖帮你找,暗阁帮你找,都已经这么多人帮你找了,连个影子都找不到!萧裕,你究竟还在想些什么,就不能现实一点啊!”
  他并没有回答夜星觅,只是更加确认了一点,那就是他还要继续找下去。
  他们萧家人是有蛊佩的,而他的蛊佩就在君衍身上,还是他送去给君衍开心的。
  他知道君衍没有死,若是君衍死了,他会感觉到的,可是他没有感觉到。
  似乎看出了他的沉默,夜星觅继续冷声骂道:“你还要骗谁啊,其实都知道的,找不到他了。你身边的人,除了你父母,都知道你喜欢他,只是没有点明罢了。我真的很想说,你就不能换个人喜欢啊,非要喜欢君衍一人吗?”
  听到夜星觅的话,他的心猛然颤了颤,冷声怒道:“我不喜欢他,而是很爱他。从前的我没那么想过,但是现在的我想透了,我也大胆的承认了,还非要喜欢他一人!”
  他真的大胆承认了,最初可能是想让君衍陪着,可是到了后来,这些年的分开,让他想要的陪着变了。
  夜星觅真的很聪明,一下就看透了他的心,比他自己看得还要透。
  只是,如果,如果七岁的他,稍稍主动一点,看到他的内心,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失去君衍了。
  或许他们两个人,不用再分开十四年,哪怕只是他看着君衍。
  想到了这里,他突然闭上了眼,还靠坐在桌子旁,像是在寻求什么安慰。
  他觉得,这些过去的事情,真的缠了他好久了。他老是想到这些,怎么也摆脱不了,可是也甘愿被缠。
  只是,久而久之,他的思念越来越深,恐惧却也越来越深,因为他猛然发现,他好像记不清……那两年发生的事情了。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那两年发生的事情,似乎渐渐清晰起来了,他的恐惧和害怕也在变少。
  突然……
  萧裕像是被什么惊醒了,然后快速的睁开了双眼,身上也带上了些肆意的戾气。
  他不再继续靠坐在那里,反而起身走到了窗边,他就那么稳稳的站在窗前,还抬头看向了空中的明月。
  就那么看了片刻……
  他猛然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下躁动的情绪,极为平静的开口温柔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