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白————雨枫

真相大白
都市爱情肥皂剧
2005年贺岁片
(公元二零零四年,日本,东京--
杨晔拎着自己并不多的行李,走出机场。听着周围熟悉的日文,她倍感亲切。看了看灿烂的太阳,杨晔不由微笑。
我回来了。)
秘书:雷总,律师已经到了。
雷君凡:[一边飞快地翻看着文件,一边沉稳地应声]请他进来。
(不出几秒钟,一个人便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雷君凡:[头也不抬]请坐。
(看完最后一个字,雷君凡呼了一口气,把文件放好,这才坐正身体看到来人。)
雷霸:[微笑]雷先生看东西的速度很快。
雷君凡:[面无表情]我们谈案子吧。
雷霸:好的。
(几天前,雷君凡的公司被以出售假货并进行非法交易而告上法庭,很明显是有人蓄意谄害。他倒并不惊慌,仍像以前一样有条不紊地办事工作,找来雷霸为他代理这件官司。他的镇静平定了员工们紧张的情绪,大家都相信,只要雷君凡还在,公司就不会出事。
雷霸早年成名,在律师界无人不知,虽然接过的案子不多,但都是关系众大的案子。说来奇怪,无论他的当事人处于如何不利的境况,最终总能化险为夷,这使他成为律师界中的不败之将,各大公司企业都想聘请他作顾问律师,却都被他一一婉拒了。)
雷君凡:怎么样?
雷霸:[翻翻材料]应该没问题,我想不会太困难。
雷君凡:那就拜托了。
雷霸:OK,我办事,你放心。
雷君凡:酬劳方面我会马上汇过去。
雷霸:嗯,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到时再联络。
雷君凡:好的。
(送走了雷霸,雷君凡又手交叉,靠在椅背上,就这么静静地闭目养神了几分钟,然后看了看表,他拿出了手机。)
[镜头转](刚刚给别人做完心理检查,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曲希瑞的手机便响了。)
曲希瑞:喂,我是曲希瑞。
雷君凡:希瑞,是我。
曲希瑞:[听到是雷君凡,微笑]君凡啊,有事么?"
雷君凡:一会儿一起吃饭吧。
曲希瑞:[给自己倒了杯水润润喉]唔......[想了想]好啊,去哪?
雷君凡:听说银座附近新开了一家西餐厅,东西满好吃的,去试试看?
曲希瑞:好啊。
雷君凡:那我现在去接你。
曲希瑞:嗯。
(流川枫刚接下的CASE是为一名牌汽水代言,大街上张贴着印着他俊美冷酷面容的海报,他压低了帽子,垂眼在街上慢行。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弄成不掩饰好便引来尖叫和拥抱、追赶、围堵的场面,其实他对自己的魅力相当迟钝,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那未曾露出一丝笑容的模样有哪里吸引人,无论他怎么无情拒绝,FANS们仍不为所动,该追仍追,该叫仍叫。虽然他对别人的崇拜已经很习惯,但总是被一群不知死活的疯子死缠烂找,他也是会烦的。
上个月,以流川枫的形象作为封面封底的杂志月销量位居同类杂志之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这个女性照片占领绝大优势的杂志的现在,除了体育杂志便很难找到以男性为主角的封面了,而流川枫是个例外。他很帅,这无可置疑,但他的帅又和现今的潮流不同。他并不颓废,也不堕落,只是偶尔会打扮得比较视觉系,但除去个人写真集,这样的照片真的很少很少。他的形象一向很健康,透着丝丝凉意。由于他曾在NBA打了六年的球,后因腿伤而退役,他也拥有十分可观的男FANS。这样下来,杂志沾了他的光,销售量自然高了。
不过,再怎么高,也从来没有高过一样东西,那就是他的写真集。流川枫从由体育界转为娱乐圈至今,已经出了三本写真集,每次都是在短期内便被抢购一空,然后不得不再印刷好多次。其实写真集就等于在描写他不为人知的真实的一面,慵懒的、朝气的、兴奋的、抑郁的、专注的、性感的、魅惑人心的......FANS总是疯狂的,这话不假。
流川枫回到公司,迎面遇上同事。)
同事A:哎,流川君,刚刚仙道君有来,看你不在就走了,他把上周拍的相片交给我了。喏,给你。
流川枫:嗯。
同事A:对了,有件事我想流川君是不是还不知道?
流川枫:?
同事A:杨小姐回来了!
流川枫:!
(杨晔家)
杨戬:[放好杨晔的行李,埋怨]姐,你回来也不说一声,我可以去机场接你啊。
杨晔:没关系的,我这么大人了又不能迷路。不过,东京这两年变了很多啊。
杨戬:当然了,是两个年耶!
杨晔:我在澳洲看到了你最新的作品集,写得不错哦!
杨戬:[骄傲]这还用说!
杨晔:事业一帆风顺,感情上又如何?
(杨晔对自己这个弟弟,担心的不是他能不能事业有成,而是能不能找到一个衬心的伴侣。因为感情受过重创,杨戬对自己的爱情总是缺乏信心,正与他表面表现出的自负相反。)
杨戬:你问我?这问题该我问你吧!都29岁了还没男朋友!
杨晔:我不着急。
杨戬:你该急了,姐!女人老了就嫁不出去了哦!
杨晔:[佯装生气]喂!我很老吗!别没事就把我的年龄挂在嘴边,你知不知道这也是你的年纪耶!哎,被你气死了,别转移话题!现在是我在问你!
(杨晔和杨戬其实是龙凤胎,只不过杨晔早出生了一个小时,便成了姐姐,不过杨戬倒很尊重这个有些泼辣但巾帼不让须眉的姐姐,所以只要不是被惹火,他都以"姐"来称呼她。)
杨戬:[沉默]......
杨晔:怎么了,小戬?
杨戬:姐,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不过我不知道这对不对。
(喜欢人有对错之分吗?杨晔有些迷惑。)
杨晔: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戬:他是......男的。
杨晔:啊?
(这可让杨晔真的吃了一惊,但她只是瞪大了几秒的眼睛,便又恢复如常,她明白为什么杨戬会说"对不对"了。)
杨晔:然后呢?我问你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杨戬:[睁大双眼,对姐姐如此平静的反应不解]姐,你不惊讶?
杨晔:当然惊讶了,不过,爱情应该没有那么多限制吧,只要你们相爱,他是个好人就OK了!
(杨晔宠爱地抚了抚弟弟的长发,从小,每当她开导他时,他就会露出现在这样可爱的表情。
杨戬笑了,他不止一次地感谢上苍,让他有个这么优秀的姐姐。)
杨戬:他是个记者,叫黄天化,你听过他的名字吗?
杨晔:唔......好像听过,不过离开日本两年了,不太记得了耶![笑]不如找个时间请他来家里吧,让我亲自"审查"一下。
杨戬:好啊,不过,姐,你可别吓着人家,[表情有些苦涩]你不知道我喜欢他。
杨晔:......哦。
(电影杀青,藏马自然高兴的很。这个被N个美女夹在中间的男一号还真是累啊。电影其实就是生活的缩影,三角恋甚至多角恋屡见不鲜,虽然剧中的人物一般处理得都很好,但现实中呢?藏马爱情戏拍了不少,可在生活中却还没有体会过爱情。他是个万人迷,其人气不亚于流川枫,然而,尽管他每天都笑脸迎人,温文尔雅,但他从来不接受别人的示爱,他与任何人都保留着距离。
藏马长了张很吃香的脸蛋,清秀美丽,但他有个特别的规矩,从不让人拍照作海报、封面、广告之类的。在娱乐杂志、尊恙上露个脸可以,但那种没有任何文字消息说明的单纯POSE,他是不会去做的,就更别说写真集了。这让FANS们十分遗憾,与流川枫的规矩正好相反。
因为藏马是演员,专职演戏;流川枫是模特,专职拍照。)
藏马:[坐在沙发上讲电话]流川么?我是藏马。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嗯,和仙道一起......当然要你找了......唔,还有雷霸......对,我们四个,怎么样?......那就快点和仙道来啊。BYE。
(联系好流川枫和雷霸,藏马系了围裙,绑好头发步入了厨房。)
(灯光摇曳摇滚震天的舞厅,曲希瑞正和仙道彰坐在吧台喝酒。)
曲希瑞:哎,仙道,你的手机在响耶![见他没反应,曲希瑞索性伸手推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发呆的仙道彰]仙道!
仙道彰:[被推醒]啊?[听到手机在响,送给皱眉看他的曲希瑞一个抱歉的笑容,接通电话]喂,仙道彰。
流川枫:[等得不耐烦,马上就要把电话挂断了]白痴!这么久才接电话!
仙道彰:[走到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方便听到流川枫说话]流川君啊,找我有什么事?
流川枫:藏马让我们去他那吃饭,你在哪?我开车去接你。
仙道彰:我在......呃......不用了,我有开车,还是我去接你吧!你在家呢?
流川枫:嗯。
仙道彰:那我马上去。
(仙道彰关了电话,回到吧台。)
曲希瑞:[晃着杯中金黄色的液体]怎么了,有事?
仙道彰:是啊,抱歉了,希瑞。[拍了拍曲希瑞的肩,微微一笑]你也快找个地方去吃饭吧,大医生。BYE-BYE。
曲希瑞:[亦是一笑]嗯,BYE。
(仙道彰和流川枫在高中就认识了,二人都是学校篮球队的皇牌,在球场上结下了不解之缘。
后来,流川枫飞往美国实现自己的梦想,仙道彰却放弃篮球学起了摄影,两人就此失去联系。
直到流川枫退役回国步入娱乐界,他们才再次有了交集。仙道彰名义上是个自由摄影师,但实际上已成了流川枫的专属摄影师。除了仙道彰,流川枫不接受任何人的拍摄,他的写真集,自然全是仙道彰的杰作了。
无论圈里圈外,熟悉的陌生的人,都知道他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杨戬约了黄天化到自己家里,名曰作客,实则让杨晔看看。
门铃响了。)
杨戬:[起身]我去开门。
黄天化:HI!杨戬,我带了礼物来哦![秀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袋子,里面装的是两瓶法国名酒]
杨晔:[站起来,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比自己高二十多公分的俊朗男子]这就是天化君?
黄天化:[大方地笑着,善意地伸出一只手]我就是黄天化,你是杨戬的姐姐吧?请多指教!
(杨晔被他的情绪感染了,看来他是个很阳光的大男孩啊,呃,应该是男人才对。握住他的手,黄天化的手大而干燥温暖。)
杨晔:我叫杨晔,请多指教。
(互相认识过后,杨晔对黄天化展开了有目的的讯问。)
杨晔:天化君是怎么和我们小戬认识的?
黄天化:啊,是由于工作,我来采访他,[不好意思]因为走得太匆忙,连饭都没有吃,就在你家蹭了一顿。我们聊了些与采访无关的话题,发现满投缘的,就这么做了朋友。
(杨戬被杨晔打发到厨房去做饭,所以并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
杨晔:那你觉得小戬是个怎样的人呢?
黄天化:杨戬他啊,很温柔没错,不过也相当自恋耶!(杨晔笑)他做起事来很有魄力,但也确实才华横溢,举止又优雅得体,如果不是太自负的话,应该是个完美的人吧。
杨晔:他从小就是这样的。
黄天化:从小就自恋?
杨晔:呃......嗯,是啊......哈哈......
黄天化:不过,做他的朋友满好的,啊,对了,还有好处哦!和他走在一起,别人都以为他是我女朋友耶!
杨晔:啊,可以理解,小戬很BEAUTIFUL。
黄天化:你也一样啊!
杨晔:谢谢,天化君真是会说话。
黄天化:我说真的,你们不愧是姐弟,长得很像。
杨晔:我们是双胞胎,天化君没有兄弟姐妹吗?
黄天化:有,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
杨晔:天化君今年多大了?
黄天化:已经32岁了。
杨晔:是成熟的男人了,你没有女朋友吗?
黄天化:没有,还没那个打算。
杨晔:没成家的打算还是没恋爱的打算?
黄天化:嗯......没成家的打算,但恋爱嘛......还没合适的人呢。怎么,想找我做男朋友?
杨晔:呵呵,你不怕我们天天吵架?
黄天化:不会吧,我觉得我们相处得很不错啊,哈哈......
杨晔:哈哈......
(流川枫和仙道彰到了藏马家的时候,雷霸已经在了。)
仙道彰:[一进门,阵阵香味扑鼻而来]好香啊!藏马你在做什么?
藏马:[从厨房中传出声音]做晚饭啊!
(流川枫动了动嘴唇,不用想也一定是"白痴",只是不知道他在说谁。)
仙道彰:[跨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椅背上看着沙发上的雷霸]雷霸,你不是在忙一个案子吗?怎么样了?
流川枫:[捧着装满热巧克力的马克杯,两只眼睛闪亮亮的]案子?
雷霸:嗯。[拍拍流川枫的头,被他粗鲁地挥开,笑了笑]是雷氏企业的那个案子,明天开庭,我想应该万事OK吧。
仙道彰:[笑]你还真有自信。
雷霸:说到有自信啊,我可就比不上杨戬了。
(杨戬在记者招待会上一副极度自负的样子让雷霸忘记犹新。)
流川枫:杨戬是谁?
雷霸:是个作家。哎,流川,你应该认识他姐姐的,他姐姐叫杨晔。
(此语一出,流川枫和仙道彰都怔了一下。)
仙道彰:杨晔是他姐姐啊......
流川枫:杨晔回来了。
仙道彰:回来了?你怎么知道?
流川枫:同事说的。
仙道彰:哦......
雷霸:[好奇]你们和她有关系吗?
流川枫:嗯,她是我......
藏马:[在厨房叫]喂,三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快过来帮忙,开饭了!
(四个人在一起吃饭。)
仙道彰:[赞不绝口]藏马,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藏马:[笑]谢谢。你也不差啊,什么时候轮到你请我们?
仙道彰:有时间一定请。
流川枫:[不屑地斜他一眼]有时间就会请?你那么懒!
仙道彰:喂,流川,你这么说话就太伤人心了啊!
流川枫:你有心吗?
仙道彰:你!藏马,雷霸,他那么过分,你们也不帮帮我?
雷霸: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乐在其中嘛!
仙道彰:拜托......
流川枫:白痴。
(那件案子以雷霸绝对性的胜利告终,藏马把朋友聚到一起为他开了个庆功宴。
雷氏企业被证明是清白无辜的,生意自然继续上门,雷君凡一如既往地冷静处理着公司上下的业务。)
秘书:雷总,黄先生刚打电话来,说他马上就到了。
雷君凡:[闭掉座机]好的,我知道了。
曲希瑞:[站起身,微微笑]那我走了,君凡。
雷君凡:[微笑]嗯,再见。
(走出雷君凡的办公室,曲希瑞向电梯走去,他刚走到门口,电梯门正好打开,里面走出一个人,不巧地和他撞在了一起。)
黄天化:啊,抱歉!
(二人对面站着,四目相交的一刹那,愣在了那里。)
黄天化:......希瑞?......
曲希瑞:你是天化......?
(黄天化预约了雷君凡,对他进行采访,不想竟遇上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曲希瑞。
工作结束后,二人在咖啡店约会。)
黄天化:希瑞,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很久啊,可是都联系不到,害得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曲希瑞:那所大学是封闭式的,在校学生不能和外界联系,等我放假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你们搬了家,还改了电话。
黄天化:怪不得......对了,你现在怎么样?
曲希瑞:很好啊,都满顺利的。你呢?做记者很辛苦的吧?
黄天化:是啊,不过也还好,反正我活力充沛嘛!
曲希瑞: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黄天化:你不也是,还是很安静啊。
曲希瑞:因为我现在根本没什么朋友,环境没变,性格又能变到哪去。
黄天化:说的是。......[顿了很长时间]希瑞,你现在......有恋爱吗?
曲希瑞:[意外]啊?......没有。
黄天化:那......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曲希瑞:......是不是太仓促了?我们今天才刚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