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美npc想和我贴贴[无限][玄幻仙侠]——BY:棠心淡加酒

我靠减肥打卡环游世界[玄幻:2022-09-12完结725 2243 叶沁加班昏厥被送往医院后,被下了“死亡通知书”翌日,领导正想着该如何跟叶沁父母联系,叶沁出现在公司里提交辞呈。领导:你你你你不是……叶沁:大概是医学奇迹吧。资深社畜叶
  《貌美npc想和我贴贴[无限]》
  作者:棠心淡加酒

  简介:
  意外死亡的吴卿签订了一份协议。按照协议,她将前往无限世界阻止一名NPC崩坏,只要任务成功,她就能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系统:【只要你能保证NPC不再试图毁灭游戏世界,成为一位和善的NPC,我就不会抹杀他。】
  吴卿乐了:“但凡你能抹杀他,那也没有我什么戏份了……”
  尽管吴卿对系统的说法嗤之以鼻,为了复活,她还是选择与虎谋皮。
  经过一番努力,NPC决定和自己的敌人同归于尽。只要NPC心甘情愿地死去,他就不会从人物剧本中觉醒,进而崩坏,成为毁灭游戏世界的恶魔。
  眼见任务即将成功,吴卿欢天喜地,抛下NPC扭头就跑。
  哪里想到,还没有笑完,吴卿就收到了任务失败的提示音。
  系统:【在临死前,NPC的视野遍布了整个游戏世界。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仅剩的一个在意的人,所以他专门看了你一眼。】
  吴卿顿感不妙。
  【他看见你笑了,笑得——】系统斟酌了一下用词,【像一个幕后黑手。】
  【恭喜你宿主,人生奇妙的旅程又续期了呢。】
  吴卿:“……”
  接下来的世界,吴卿发现NPC阴魂不散。哪怕半夜惊醒,也能看见一张漂亮的脸凑在自己的面前。
  他还会一边玩着她的头发,一边婊里婊气道:“真可怜~我不在身边,你连觉都睡不好了。”
  吴卿:“……”那刚刚是谁捏着她的鼻子,把她憋醒的:)
  *
  贫困的童年,黯淡的未来,生命力枯竭的那一霎那,迟于看见了自己身处的世界的真相。代表着过去和未来的黑线将整个世界禁锢在牢笼之中,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都是提线木偶。
  绝望的力量赋予了他挣脱束缚的能力,他获得了新生,成为了世界外来客中的一员。
  无数“矫正者”前仆后继,试图抹抹杀他这个变数。迟于“感激涕零”,赠与他们人手一个游戏人物抹杀大礼包。
  直到一个菜鸟“矫正者”的出现。她给他带来了虚假的温暖、假意的问候,他嗅倒了对方身上的一线生机,像一只饥饿的鬣狗一样紧随其后。
  他们是这个冰冷的世界里的一对居心叵测的爱侣。手里掌握着锋利的匕首,刀尖俱对准了对方的心口。
  但是偶尔,迟于还是会做一个美梦。
  如果她能站在他的这一头......

  内容标签:强强 幻想空间 无限流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卿、迟于┃配角:预收文1:《不存在的金丝雀[悬疑]》┃其它:预收文2:《重生后我飞升发财换男人》
  一句话简介:NPC崩坏游戏,打不过就加入吧
  立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1章 (修)
  摩登都市的高楼鳞次栉比,市中心最高的那一栋标志性建筑更是昼夜不分的灯火通明。这栋建筑独属于一家规模庞大的互联网公司,该公司今年制作的游戏《密封的戏箱》再一次引爆了夏日。游戏采用了最全新的技术,得已让玩家以灵魂出窍的方式沉浸在一个全新的“真实”世界之中。
  在游戏刚面世的时候,激烈的反驳声在网络上沸腾。许多人不信任这种全新的技术,尽管这种技术早早在文学和影视作品中司空见惯了。直到许多知名的专家出来背书作保,直言该公司的技术已臻化境,游戏是百分之一百的安全。
  普罗大众不了解专业的知识,却信奉数字。一直喧嚣着的不信任的声音至此戛然而止。
  “今天又接到了几则投诉邮件。”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将报告拍在了程序员的桌面上,“玩家说自己就快要完成任务了,剧情却突然崩溃了,他甚至差一点无法从登出口登出。”
  她双手撑在桌面上,弯下腰,漂亮的眼底翻腾着怒火:“如果这样的问题接二连三的出现,我们这整个部门都要去喝西北风去!哦,不仅如此,我们可能会去吃牢.饭。你知道后果的。”
  男人后仰了一下,视线从电子屏上移开:“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没看见整个部门的程序员都在加班加点吗?我给你数一数,我们这几天平均睡觉时间不足三小时,眼睛下的黑眼圈已经有拳头大了。今天下午还有一位程序员被救护车拉走。如果继续这样加班,我想就算我们的游戏不停运——我们也该上社会新闻了,新闻的标题大概是‘互联网大厂猝死事件屡见不鲜,该如何整治行业乱象’,随后鬣狗一样贪婪的媒体就会挖出我们加班的真实原因。”
  女人直起身子,胸脯剧烈起伏了两下,冷笑了一声:“我早就说了,这个游戏里面就不该安装什么该死的人工智能!不然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男人用力闭上双眼,克制了一下自己暴躁的情绪,因为连夜改bug,他们脾气都在失控的边缘了,“再次提醒一下,游戏的主系统一直在自我修复,用功程度可比你这个只会动嘴皮子指挥的人厉害多了。”
  女人嘲讽:“有什么效果吗?”
  “有。”男人睁开眼,“今天下午四点半的时候,游戏世界的数据稍微稳定了一点,一个新的变量出现在了游戏之中。我们称这个变量为‘生机’。”
  *
  暴雨天,乌云厚重,不见天光。
  雨来的突兀,天黑的也突然。一辆白色的小车孤零零在爬着盘山公路。吴卿两只手压在方向盘上,眼睛紧紧盯着前方,车顶被雨水打的乒乓作响,车前的两道光柱被暴雨打散了。
  车载的人工智能预报今天是天晴,上午天气还挺好,等到下午却不对劲起来。导航规划了一条山里的“捷径”。等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雨大到吓人,山路上连路灯都看不见,连忙重新选定了目的地,希望回到公路上去。
  但总有一点不对劲。
  终于,感觉不再是上坡路,眼前开阔了——回到了公路!
  吴卿感觉自己好像踩了一脚油门。神经紧绷得久了,就会有这样的反应吗?轰地一声,车子直直向黑茫茫冲去,轮胎却没有落到实处。
  天旋地转,吴卿感觉自己的躯体在钢铁箱子之中来回撞击,最后她的后脑勺撞在了什么东西之上,在死前幸运的失去了知觉。
  *
  吴卿没有死。
  她又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出一个虚无的黑色空间之中,无数蓝色的细线缠绕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躯体从头到脚包裹起来。就像个巨大的蝉茧。
  世界上的科学可能无法解释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的意识漂浮在自己的躯壳之外,用一种旁观者的冷静到了冷漠的视角看着蓝色的蝉茧。
  她深吸一口气,开始平静地消化着自己车祸的事实。
  可偏有人不愿意她得到安息。
  【……不要装作没有听见我讲话。】带着电流的机械声稍显卡顿。
  吴卿闭着双眼摇摇头:“什么声音?不,这些都是幻觉。小轿车从悬崖上自由落体,我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认可你这句话,】蓝色的线团小人从远处瞬移到了吴卿意识体的面前,【你的确已经死了,但是事情还有转机。我以为你会比其他人更容易接受这样的事情。】
  吴卿睁开眼睛,面目呆滞:“因为我在家呆久了,已经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了是吗?”
  蓝色小人摊开手:【因为你本身就是创造故事的人,你是一个小说家。】
  【从某个角度来看,我们是同类,】小人伸出手,示意吴卿和它握手认识一下,【我是虚拟世界的主神,而你是小说世界的主神。】
  吴卿的心理接受能力的确比常人要强。过了一会,她和对方握手:“下一句台词是:你能帮助我复活?”
  【我喜欢和懂行的人聊天。】小人的脸上拉出了一个月牙形的空洞,像在笑。
  【你以后可以称呼我为‘系统’。只需要完成任务,我就能用我的能量帮助你复活,这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的确,”吴卿飞快阅读完凭空出现的交易合同上,在看见“失败代价:死亡”(反正她已经死了)几个字之后,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我要完成什么类型的任务?攻略型的,还是修复型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小人收回合同,扫视一眼,满意地将合同塞进自己的肚子里:【宿主,准备好了吗?】
  “准备——啊啊啊啊好!!!!”话还没有说完,吴卿的脚下就变成了虚无的黑洞。她尖叫着被吸进了黑洞中,那感觉就像被丢进了卷筒洗衣机。
  *
  几番天旋地转,吴卿落地的时候直接吐了出来。身边陌生的面孔都惊疑不定地扭头看向吴卿。吴卿干笑了两声:“没事——低血糖吧哈哈,有一点晕。”说完,她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再睁开眼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建筑是欧洲中世纪的风格,街上走的人却都是“混血”——洋不洋中不中。拿起镜子一照,镜子里倒映着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神态是熟悉的,面目却是陌生的。
  吴卿本来长得漂亮,是那种古典的长相。现在这张脸,眼睛更大一分,山根更高一分,开扇的眼皮变成了利落的平行,圆钝柔和的唇也变得线条分明。
  她有些好奇的摸了摸自己亚麻色的卷发,随后又摸了摸,感叹道:“发质比我自己的还好,手感也太真实了吧。”
  来不及观察屋子里的摆设,木门就被叩响了。女仆长安排她去擦地。
  一连三天,她的任务只有一个——擦地。
  直到第四天的早晨,木门再一次被敲响。吴卿带上假笑,拉开了门,自娱自乐道:“早上好玛丽安。”
  其实她也不知道女仆长叫什么,甚至不确定女仆长是否有名字。城堡里的人都像是设定好的程序,每天都是一板一眼的,不会回应她,也不会干一件设定里没有的事情。每日的问候只不过是她的自娱自乐。
  但是今天,女仆长碧绿色的眼睛转动了以下。视线竟然落在了吴卿的脸上。
  吴卿笑容一僵,吓了一跳。
  谁能想到,有一天,她会因为一个“人”搭理了她的招呼而感到惊骇。
  幸好女仆长并不是要搭理她。
  “很快就要到公主的成人礼了,大人们需要从女仆中选出几个随从,陪伴公主完成盛大的仪式。”女仆长面部表情变得生动,飞快地交代道,“今天先不用擦地了,跟我一起过去。”
  说完,女仆长碧绿的眼睛一转,拎起裙子僵硬地转了个身,带着吴卿往走廊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吴卿试探着跟了两步,发现前两天当在自己面前的空气墙无影无踪,遂放心跟上。
  终于,见识到了这栋巍峨的城堡的内景,晨光从两侧的琉璃窗投射进来,彩色的光落在地面上。吴卿看了一眼,一脚踩上去,立刻遮出了一道阴影。
  真是逼真。
  她忍不住想到。
  吴卿没有打游戏的爱好,但是多少还未与世界脱节。如今的游戏技术进展到了哪一步倒是略有耳闻。全息的、全沉浸的,便是如今的主打。
  这是一个游戏世界。
  但是市面上的游戏不少,这究竟是哪一款游戏,她还是没有头绪。
  这样想着,女仆长带着她转了一个弯,推开了一扇门。
  “来了?都站到右手边去。”一个女人的声音。
  吴卿忍不住探出脑袋,看见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黑发女人站在窗边,逆着光,脸色看不真切。说话的不是她,是她身边站着的那个面目严厉的女仆。
  倚靠在窗边的大概就是公主了。
  这位公主长得真高,身高都超过一米八了。
  像是察觉到她的注视了一眼,公主的目光瞬间锁定了她。吴卿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收回了目光,换了一副规矩老实的假面目。
  她是最后一个进入房间的女仆,跟着女仆长站到了女仆们的最右边。站定,又忍不住去看公主。
  一看便撞进了公主的眼里。
  公主的狐狸眼微微一眯,音色有些过于低沉了:“就她了。”说着,指定了吴卿。
  站在她身旁的女仆看过来,脸色有些复杂,过了好一会才妥协。
  又选了三个人,才解散了女仆。
  公主勾勾手指将吴卿叫了过去,一把将贴身女仆手里的梳子塞进了吴卿的手里,显然是叫吴卿来给她梳头。吴卿愣了一愣,硬着头皮上去。现代人,有几个照顾过别人的头皮,只能希望游戏NPC多多担待,最好是本身就缺乏疼痛的程序。
  公主皮肤白的通透,那双标准的狐狸眼更是勾魂摄魄,在镜子里冷漠地睨着吴卿,竟然让吴卿产生了她是真人的错觉。
  特别是,她竟然会头皮疼。
  真令人惊讶!
  如今的游戏NPC已经逼真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公主捂着头皮,从沙发椅上直接跳了起来。一米八几的高大阴影瞬间将吴卿笼罩。吴卿干笑了几声,将手松开,任由梳子挂在对方的脑袋上。
  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目光呆滞,唯有眼前一公主气得生动活泼。
  “你头发打结。”这种时候大概需要一句诚恳的解释。
  公主的太阳穴一跳,似乎被这诚恳的解释“感动”到了。她一开始像是想要将吴卿退回去,又不知道为什么打消了主意,只把吴卿退到了门外,和另外一个被选中的女仆一起站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