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议游戏[无限][玄幻仙侠]——BY:司雨情

日抛型死对头[女A男O][玄幻:2022-09-20完结910 2870 考上军校这一年,当了十几年beta的姜雪,和自己的死对头一起二次分化了。她A起来,对方O了。姜雪:哦豁嘴硬心狠的死对头拥有罕见的日抛型信息素,一天一个味道。姜雪,一个狗鼻子纯情派,三番
  不思议游戏[无限]
  作者: 司雨情
  简介:
  【全文完】
  不思议游戏守则:
  1.每局会有十名玩家进入莫斯特林城堡,并在开局随机获得身份牌,请尽快确定持有相同属性牌的队友,成立阵营。
  莫斯特林城堡中的所有美食佳酿可随意享用,每晚十二点熄灯,熄灯后所有人陷入沉睡。
  2.如果你出生在灵隐阵营,找出隐藏在人群中的恶鬼牌,并将它杀死,即为胜利。
  如果你出生在凶牌阵营,隐藏自己的身份,保护恶鬼顺利在票决中存活,最终凶牌数量大于灵隐牌数量即为胜利。
  3.每局游戏结束后,成功阵营能够顺利离开城堡,并根据本局贡献率获得大量金钱,失败阵营将被扣押接受裁决。
  -
  孟馥悠,细节控逻辑型玩家,带节奏与控场能力一流。
  她和他第一次在游戏里相遇,孟馥悠起初觉得这男的还挺厉害人狠话不多,结果他第二天就给她来了一波骚操作。
  孟馥悠:“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第二次,孟馥悠又碰到了一个人狠话不多的队友,交流中逐渐意识到不对劲:……麻蛋,还是上次那个大病。
  第三次,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找上门来,对她伸出手:“我是破晓公会的南景诚,破晓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专业型凶牌玩家集结处,了解一下?”
  “……”孟馥悠:“谢邀,我独来独往(觉得你有病)惯了。”
  -
  深渊回廊温馨提示:每半层设置有休息区,可以买到你所需要的一切东西,但进入莫斯特林城堡进行不思议游戏是唯一获得金钱的来源方式,请各位玩家理智消费,并在金钱用完之前,再次进入城堡中赚取。
  灵牌:敲钟人、巫师、共情者、占星师、圣女、圣枪、骑士、小偷、守护者、园丁。
  隐牌:失语者、酒鬼、圣徒、医师、发明家。
  凶牌:恶鬼、毒蛇、双面镜、甜点师、替死鬼。
  (其中,灵牌和隐牌为同盟关系,归属好人阵营,凶牌为邪恶阵营)
  【带节奏逻辑型女主vs职业凶牌玩家男主。】
  【血染钟楼真人版,有私设,没玩过的不要紧,文中会慢慢介绍玩法,一起染起来吧~】
  内容标签: 强强 无限流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馥悠 ┃ 配角:若干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无限流智商界的扛把子
  立意:透过现象看本质


第1章 莫斯特林城堡
  迷雾散尽之后,孟馥悠看到了自己掌中显现出的身份牌,大小刚好能藏匿在掌心之中,上面写着‘共情者’三个字,这是她这一局拿到的身份,是一张‘灵牌’。
  卡牌边缘上的红色走过一圈后便消失在了掌中。
  她并不是第一次进入城堡,耐心等待片刻便看见了意料之中的人偶执事。
  人偶执事身穿标准的白衬衣和黑马甲,脸上带着一个笑脸的玩偶面具,对她说:“您是第六位尊贵的客人,请跟我来,我将带您进入莫斯特林城堡。”
  这个人偶执事是游戏里的一个引路NPC,只开了一扇门,便将孟馥悠带进了城堡一楼的大厅中。
  此时厅中已经聚集了四五个人,正围聚攀谈着。
  见孟馥悠进来,其中一个约莫一米六的小个子女生主动凑了过来,对她说:“终于来了一个女生,可太开心了,前面几个进来的全是男生!”
  女生戴着一副浅色的大框眼镜,越发将脸衬得只有巴掌大小,自来熟的挽住孟馥悠的手臂,仰着脑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她说:“你之前进来过吗?这是我第一次进城堡,特别紧张,手心都出汗了。”
  孟馥悠身高有一米七,看她的时候视线是微微俯视的,温声道:“我也是第一次。”
  “哇,那你看起来好淡定,我还以为你是个老手呢。”女生自我介绍道:“我叫庄妮,你叫什么名字?”
  “孟馥悠。”
  庄妮一直挽着她没有松手,整个人贴在她身侧,孟馥悠也没有制止她。
  说话间人偶执事又领进来了三男一女,大厅中一共聚集了十人,人偶执事对所有人说:“各位贵宾远道而来,公爵大人在城堡二楼为各位准备好了休息的房间,房间上的号码对应着你们进入城堡的顺序,请寻找各自的房间入住。城堡所有地方各位可以随意参观,预祝大家未来几天过得愉快。”
  每一局进入的城堡,格局陈设都是相同的,连人偶执事的声音都一样。
  其他人都陆续从两侧的旋转楼梯上楼,庄妮说:“你是六号房对不对?我住四号房,离得还挺近的。”
  “你们两个都是第一次进城堡?”一个高个子男人从旁路过时看了眼两人挽在一起的手臂,提醒道:“一开场最好是不要被人看到你们单独两三个人聚在一起,会被当做怀疑的对象。”
  男人也不敢多停留,左右看了看,说完这句便大步走了。
  “他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庄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孟馥悠,“你知道他这么说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
  二楼的房间是一个围合起来的四方形,顺号相连,一到五号房间离东侧楼梯较近,六到十号房间离西侧楼梯较近,走廊中间大面积的挑空区域可以看到一楼的大厅。
  走到房间之前,庄妮忽然小声问她:“进来之前我看到我手上写了圣女两个字,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孟馥悠看了她一眼,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可以问问其他人。”
  庄妮眉眼一动,表情有些失落:“是哦,我忘记你也是第一次进来了,那我去问问住二号的那个男生吧,他看起来好说话一点。”
  孟馥悠进到六号房间,关门时留了一条小缝隙,看到庄妮从她这里离开后,没有直接进入自己的四号房间,而是去敲了二号房的门。
  孟馥悠将门关好。
  房间里有准备好的纸笔,孟馥悠熟练的画出了十个房间的位置图,并标上序号,在四号的位置上写了备注:自报圣女。
  借由新手的名头到处懵懂的自报灵牌身份,是凶牌惯用的几个招数之一。
  但也正是因为这套路并不高深,大部分也只有新手凶牌会这么做。
  孟馥悠在四号的位置画了一颗五角星,表示为怀疑对象。
  到了晚上十二点,孟馥悠准时进入了沉睡,梦中人偶执事给了她属于‘共情者’身份第一夜的信息:“与你相邻的两个房间中,其中一人持有凶牌。”
  孟馥悠整晚都睡得很沉,第二天早上七点准时被闹钟吵醒。这是进入莫斯特林城堡后的规则特性,所有人在十二点必会睡着,直到第二天七点才会清醒。
  七点三十分,人偶执事敲响了房门:“尊贵的客人,十分抱歉告诉您这个消息,公爵大人刚刚得知消息,恶鬼和他的爪牙们也在昨日乔装混入了城堡,请所有人前往一楼大厅,找出恶鬼。”
  这也是一句流程般的台词,不多时,十个人就都被人偶执事带进了会议厅。
  会议桌是回字形的,和房间的分布形状相同。
  所有人按照对应的房间号入座之后,气氛才真正的开始压抑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这场能够决定生与死的游戏,现在正式开始了。
  这张会议桌非常大,每两人之间都间隔了一米的距离,入座后椅子的扶手处伸出栅栏,会将人固定在椅背中。
  十个带着笑脸面具的人偶执事各自站在十个玩家身后不动了,标准的仪态和看不出表情的面具都让他们身上散发出些许的阴森感。
  “各位贵宾中有许多能人异士,请提供一些追查恶鬼的线索吧。”分不清究竟是从哪个人偶执事嘴里发出的声音。
  坐在一号位置的男人率先开口:“顺位发言,我先来吧,我的身份是敲钟人,昨晚我得到的信息是,二号和七号中间,有一个人拿的是隐牌,圣徒。”
  四号位置的庄妮小心翼翼地举起了手:“不好意思,能不能打断一下,我想请问一下敲钟人是什么意思,隐牌和圣徒又是什么意思?”
  一号男人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怎么都到第三层了还会碰到这种新人,进来之前自己没看过城堡概览手册吗。”
  庄妮被他不善的语气吓到,压低了嗓子小声道:“那个手册太贵了,我没有钱买。”
  坐在庄妮右手边五号位置的男人偏头迅速小声向她解释了一句:“隐牌是属于好人阵营的,圣徒的属性能力是,如果这张牌的拥有者被我们投票处决了,好人阵营就会直接被判定失败,大家就都出不去了。”::
  作者有话说:
第六章的作话有所有身份牌的技能介绍,宝子们不用特意背,跟着看两局就都会啦


第2章 真假圣女
  孟馥悠一手支着侧脸,面无表情的扫了眼,发现这男人就是昨天上楼是提醒她们不要三两聚集的那一个。
  庄妮听的一知半解,还在继续对他发问:“也就是说二号和七号之间有一个好人,那一号是怎么知道的?他会不会说假话呢?”
  其他人对新手并没有那么强的包容心,已经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二号位发言了。
  “我先自报我不是圣徒,我的身份牌是灵牌,巫师,所以昨晚没有得到信息,今天有人被处决后我才能开始有作用,完毕。”二号位的发言多少还是带了些讲解的成分在,算是对那位新人的照顾了。
  轮到三号位发言,这是个纹着花臂的青年男人,健壮的胸肌将T恤撑得饱满,只十分简短地说了一句:“我是张隐牌,失语者,下一位。”
  下一位便是四号位的庄妮,但她还在跑神的向五号问问题,并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轮到自己。
  “也就是说,灵牌和隐牌都是好人,只有凶牌才是坏人阵营的是吗?”庄妮的后脑勺对着三号花臂男的方向,男人不快的用力踹了下椅腿:“到你了,别他妈浪费时间。”
  庄妮被吓了一跳,发现整桌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一时间有些紧张,“啊,那个,我是圣女,我是好人……完毕。”
  庄妮说完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右边的五号位男人,似乎想问这样说可以吗,看到后者快速的点了下头,她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五号位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身材单薄,身上的书卷气息非常浓,“我是张灵牌,我是园丁,我的能力是第一晚能知道有几张凶牌的房间号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是两人连号,我得到的数字就会是一,如果是三张凶牌都连号,我得到的数字就是二。昨晚我得到的数字是一,完毕。”
  在他之后便是轮到孟馥悠了,因是首夜的推理会,许多信息尚未明朗,她的发言也十分精简:“我是灵牌共情者,昨夜得到的信息是与我相连的左右两人之中有一个是凶牌,完毕。”
  七号位是个染了一头红发的女人,尽显风情地靠着座椅扶手,漫不经心道:“我是圣徒,一号给我证过身份了,下一位。”
  “到我了啊。”八号位是个长着鹰钩鼻的男人,坐在庄妮的斜对角,正了正身子,直接指着她的脸说:“我才是圣女牌,四号位在说谎。”
  庄妮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想要站起来被椅子上的横栏给拦住了,只能坐在那尖着嗓子为自己辩解:“我没有说谎,我进来的时候手上写的就是圣女,明明是你在说谎!”
  周围的所有人都以一副淡漠的神色观察着两人的表情,庄妮扫了一圈最后还是将求助的眼神落在了五号位男人的身上,“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人,我连一共有哪些身份都还没有弄清楚,我怎么骗人啊!”
  八号位的鹰钩鼻并不在意的摆摆手,说:“才第一夜,早着呢,现在没必要争辩,继续继续。”
  “我是占星师,昨晚我得到的消息是,三号和十号里,有一个人是恶鬼。”九号位的男人说。
  十号位的男人一挑眉,将笔在手中转动了一圈,说:“那事情就简单了,我是圣枪,我朝三号开一枪,要是九号不是被毒蛇咬了得到了错误信息,那这把就直接结束了?”
  庄妮小声问五号男人:“周哥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圣枪开枪?还有毒蛇是什么意思呀?”
  五号周远一边注意听着场上的拉扯情况,一边尽量给她解释:“圣枪是一张灵牌,整场游戏里只有一次开枪的机会,子弹只对恶鬼起效,如果打中恶鬼,好人阵营就直接胜利了,但如果没有打中恶鬼,不管是好人中枪还是恶鬼之外的其他凶牌中枪,子弹都是无效的。
  然后毒蛇指的是一张凶牌,每晚都能选择咬一个人,被咬的人行话称之为吃毒,吃毒的人得到的信息会是错误的。”
  三号位的花臂男人嗤笑一声:“你说是就是?谁给你证明了吗?我进城堡这么多次,就从没碰见过一把是因为圣枪打中恶鬼胜利的,十枪九假,而且就算你是真的,也有可能是九号吃毒了,咱们两个中间也许根本就没有恶鬼,毕竟就一发子弹,没必要第一晚就把枪浪费掉。”
  二号位的巫师牌附和:“我也觉得,圣枪可以等明晚信息再明朗一些后再试,现在比较明显的几个点,第一点是四号和八号的两个抢圣女,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第二点就是一号位的敲钟人验出来我和七号之间有一个圣徒,我是巫师,七号自认了圣徒,和敲钟人给出的信息就是符合的,那么六号位的共情者验出来五和七中间有张凶牌,七号有一号给她作保,所以我现在比较倾向于五号的身份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