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撒花两百年/天庭需要我这样的人才[玄幻仙侠]——BY:洋洋兮与

Tip:我真的是只普通喵 [强推][:2022-09-20完结8395 12316 上市集团CEO,百强争霸厨神,妙手回春老神医,高冷影帝,奶甜歌王,酷帅超模,科技大佬,宅舞up主,知名编剧作家……以上↑全都是京有匪的…铲屎官!“喵~” 他是只
  《专业撒花两百年》作者:洋洋兮与
  文案:
  狗腿怂包小仙女x心狠手辣真鬼王
  宋衿符是鬼王宋斐身边的咸鱼小喽啰,负责在宋斐每次闪亮登场的时候,给他撒花撑排场。
  两百年里,他走到哪她挎着花篮跟到哪,他一抬手她就知道他要什么,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在鄙夷谁。
  两百年后,因为她过于突出的业绩(bushi),宋斐直接一言不合,把她送上了天。
  两个月后,从天界偷跑下来的宋衿符死活抱着鬼王殿里的石柱不肯撒手:“我不走,我要做鬼,不要做仙!”
  宋斐黑着脸,没有理她。
  宋衿符又嚷:“天庭无聊透顶,没有人愿意跟我一只鬼玩,我死也不要回去!”
  宋斐黑着脸,依旧没有理她。
  宋衿符继续逼逼赖赖:“我从未觉得鬼界是如此逍遥自在,你看,你这么强大,既有鬼符护着我,又有灵力罩着我,我可以一辈子都当一条咸鱼,无忧无虑……”
  宋斐持续黑着脸,已经开始打算把她扔出去。
  宋衿符觑一眼他的脸色,正色道:“当然,我是说,如果你能给你面前的小仙女再施舍一点灵力和鬼符,那天庭也不是不能待的……”
  最后,她被宋斐无情拎出万爻宫,并且收回了她身上最后一丝属于鬼界的灵气。
  #呜呜呜天庭修炼好难,我只会撒花,宋斐又不肯给我灵力,反正我已经长命百岁了,练了好像也没什么用,要不我还是摆烂吧
  #什么,天庭居然不允许摆烂?帝君要我下凡出差!
  #呜呜呜凡间好可怕,妖魔鬼怪怎么什么都有?你们别过来啊,别过来啊,我有东海龙王的兵器库,我还会招鬼,我在鬼界有的是人!
  #宋斐死鬼,等我修炼成真神的那一天,一定叫你也尝尝……哇塞,宋斐你简直是天神下凡,打爆他,打爆他的狗头!他刚才踹了我一脚!!!
  最后的最后,宋·碰巧路过/好心出手/见义勇为·鬼王·斐:松手,我还有事,你不是我鬼界的人了,记得保持距离。
  宋衿符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明天我还要去趟黄雀山,你知道吧?就是那个老鼠精的地盘,明天早上卯时!
  宋斐:不想知道。
  翌日,卯时,黄雀山
  鬼王:碰巧路过……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衿符 ┃ 配角:求收藏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她就送她上天~
  立意: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第一章
  宋衿符确定自己是升天了。
  她跟在一群仙气飘飘的人身后,腾云驾雾,跨过重重天宫,穿过巍峨的升天门,向着金碧辉煌的云霄宝殿飞去。
  云霄殿上,天帝正坐上首,文武百官朝列左右,宋衿符随使者入内,心下颇为忐忑。
  方才在奈何桥上,天使大致说了一通,说是能将奈何桥压垮的,都是功德无量之人,天帝允许其升仙,再不用入轮回。
  功德无量之人,说的自然不会是她。
  只是好巧不巧,奈何桥塌的那一刻,她就站在桥上。
  她想同天使解释,只是想要开口的那一刻,才发现自己的嘴巴居然张不开了!
  她眼睁睁看着天使走到自己面前,大手一挥,便将她带上了云层,喜提天庭一日游——
  为人为鬼数百载,上天庭游玩,还是第一次。宋衿符按耐住隐隐的兴奋,尽量不叫自己露怯,顺便心想,从前都是跟在宋斐身后混日子,没成想有朝一日,她竟独自能闯到天界来了。
  宋斐那死鬼,定还没体会过天界的快乐。
  回去定要好好同他炫耀炫耀。
  云霄殿上的天帝慈眉善目,长髯灰白,先将她身前几位老者一一问候,赐下仙号。
  待到诸仙君一一入列,云霄殿的正中,只剩下一个她。
  天帝蹙起长眉,神色不解:“怎么还多出一个来?”
  带她上来的天使忙道:“回天帝,桥塌时,这位姑娘也正在其上。”
  “好浓的鬼气!”
  不知哪位仙君说了这么一句,左右两路神仙全都大惊失色,退了一步,连天帝也是靠着他金灿灿的宝座,战术性后仰。
  “不是不是,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些误会!”
  宋衿符嘴巴下意识开开合合,自己也是大惊——
  可以说话了?
  她可以说话了?!
  她急急忙忙,将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
  原来她是鬼界三王之一,七绝城鬼王宋斐身边的撒花女鬼,平日里受宋斐颇多照顾,时常在一些大人物过奈何桥之时前去送行,吸收其轮回时飘散出来的一点灵气,增加修为。
  这回也是一样,宋斐道今日过奈何桥的是他几位旧识,喊她前去相送。她屁颠屁颠地就去了。
  只是送几位老者过奈何桥之时,谁也不曾想到,轰隆一声,这桥竟然塌了!
  而后天庭就来了使者,这般那般解释一通,不由分说就将桥上之人全都打包带上了天宫。
  “就是这样,当时我正跨了两步在桥上,也就被带来了。”
  宋衿符像模像样地提着裙摆,跨了两步,模拟当时的场景。
  似是为了验证此事的真实性,天帝将目光投向了今日升仙的三位老者。
  老者全部颔首:“我等在阳界之时,的确受过一位名叫宋斐的青年的恩惠,这位姑娘,也的确可能是受了他的命来与我等相送。”
  那事情可就难办了。
  奈何桥上升仙之人,上天庭只有一个通道,那就是升天门。眼前这小鬼是跟着另几人一起上的天庭,想必也是过了升天门的,说不定,仙骨都已经有了。
  这姓宋的鬼王,居然在这玩阴的,把自己身边之人,哦不,之鬼,强行送上天庭!
  天帝捏紧了扶手:“既如此,也是你与我天界有缘,那便留在天庭,做个神仙吧。”
  十分咬牙切齿的语气。
  是被算计之后的不甘。
  满殿神仙都听出来了,只有宋衿符,沉浸在了那一句,“做个神仙吧”,久久没有回神。
  做个神仙吧?
  做个神仙吧!!!
  可她明明一个时辰前,还是只鬼啊!
  “您,您不把我送回鬼界?”宋衿符大皱眉头。
  让你带着仙骨回鬼界,这算怎么回事!
  天帝无端吃了这哑巴亏,心下郁闷,面上却还得安抚她:“既来之,则安之,你就好好留在天界,做个神仙吧。”
  仔细打量一番她眉清目秀的模样,又道:“瞧你虽出身鬼界,但也是一身白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我这便赐你白璧元君的称号。”
  “至于府邸,正好天宫尽处有座群玉殿空闲,你且去那里,自行安顿,往后你在天宫的职责,就如同你在鬼界一般,下界但凡有人飞升,你便负责在升天门处,为其撒花相迎。”
  天庭也好这种华而不实,没有一点用处的排场?
  宋衿符不解,被这接二连三的变数砸的有点晕,懵懵懂懂地点头:“多谢天帝,只是……”
  “没有只是。”天帝简单粗暴地打断她的话,“天庭诸事繁琐,赶紧叫司命星君带你下去吧。”
  嫌弃的十分明显,宋衿符再单纯也该明白了。
  “行叭。”
  随后,天庭散会,一位手握卷轴、丰神俊逸的年轻仙官向她走来:“敢问元君,在下界时姓甚名谁?我这里好将你计入天庭籍册,勾去过往。”
  鬼界掌管籍册的是判官,天界便是传说中的司命星君了。
  宋衿符与这位手握众神命途的星君道:“姓宋,名衿符。”
  “送金福?好名字。”
  司命星君不消片刻便找到有关她的记载,提笔正想勾去她在下界的一切,不想只是往她的命簿上多看了一眼,手便顿在了半空。
  “宋衿符?”他迟疑,“宝木宋,子衿的衿,符咒的符,宋衿符?”
  “是。”宋衿符见他神色不对,“敢问司命星君,我的命簿有何问题?”
  “无事,没有问题。”司命星君咻的一声合上卷轴,“元君且先在殿外等候,我与天帝还有些事要商议,马上回来。”
  “哦。”宋衿符慢悠悠走到殿外,百无聊赖地坐下等候。
  身边来来去去的皆是一身仙风道骨,瞧着都是正经路子上来的,自她面前过,连个正眼都不愿给她。
  行叭。
  她其实也觉得自己上天庭的方式有些荒唐。
  怪不讲武德的。
  什么时候见到宋斐,得好好盘问他才是。
  奈何桥上突然变哑一事,绝不是巧合。
  —
  司命星君在云霄殿又待了许久才出来,宋衿符坐着直打瞌睡,被他笑眯眯一把拎起,眨眼扔到了群玉殿。
  “从今往后这便是元君你的住所了,诸般事宜,皆已安排妥当,身在天宫,需得切记自己是天庭的白壁元君,下界之事,切不可再提。”
  为仙就不能再提做鬼的事了?
  这神仙做的也不是很畅快嘛。
  宋衿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心里头却还是暗暗打着主意,什么时候非得回下界找宋斐问个清楚才行。
  一声不吭就把她扔到天庭,这算怎么回事嘛!
  可是接下来这整整一个月,她都没有机会偷溜下界去往七绝城。
  倒不是她有多忙,只是因为她的身份实在太过瞩目,不少神仙听说鬼王居然敢胆大包天塞了个小鬼上天庭,有事没事就要来群玉殿远远旁观一下。
  她不敢被人发现离开,整日就像个吉祥物般,在群玉殿里吃了睡,睡了吃,种花钓鱼,供人远观,咸鱼地十分无所事事。
  终于这日,一群只晓得远观的神仙中,出现了第一位上门来拜访的。
  宋衿符抱以十二万分的热情,迎接这位掌着一方财运的财神爷,青阳君。
  “青阳君到此,有何贵干?”
  “贵干不敢当,就是顺道路过元君这群玉殿,好奇进来看一眼。”
  青阳君一身青衣青冠,仪表不凡,掌的是九路财神中的东路,亦是财帛星君座下最得意的弟子。
  宋衿符为他备下茶水点心,见他环顾自己这座群玉殿,并感慨着:“元君上天庭只月余,便将这群玉殿收拾的如此花团锦簇,落英缤纷,不愧是当年在宋斐手底下当差的。”
  欸?你们做神仙的,不是不能提鬼吗?
  宋衿符眨眨眼,又听他道:“近来鬼界大乱,元君可曾知晓?”
  上天后便跟鬼界彻底失去了联系的宋衿符自然什么都不知晓。
  青阳君瞧她的迷糊样,不禁蹙眉:“什么都不知晓?”
  宋衿符摆摆首:“什么都不知晓。”
  “啧。”青阳君似有不满,“天界再忙,也不能忘了本啊,这做了神仙,时不时也得回自己老巢看看,关心关心自己以前的同类,元君此举,可是欠妥。”
  宋衿符悉心受教:“那依青阳君之见?”
  “你该下界回去看看了。”青阳君吃一口花茶,“本君适才从紫宸殿出来,乾坤镜中现出鬼界情形,本君瞧着,很是不妙,三个鬼王大打出手,底下无数小鬼遭殃,不是好苗头。”
  “居然如此?”宋衿符大惊,“莫非是遥无寂推牌九又输了?”
  “……什么?”
  鬼界不是只有一个鬼王,而是三王鼎立,且地盘划分明确。其中宋斐坐拥七绝城,黄鹤关和玉容关,则分别是另外两位鬼王遥无寂和鹤汀州的天下。
  “他们三个鬼王,虽说岁数加起来都几千几万岁了,但平日里牌九打的不如意都能当场大打出手,性子比三岁毛孩还不如,青阳君适才在乾坤镜中看到的景象,极有可能就是如此。”
  “那,那元君也该回去看看!”青阳君咳了两嗓,义正言辞,“且不说你是宋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送上来的,便是嫁出去的女儿,过两三天也得回一趟娘家的门,元君可不能做这忘恩负义之人!”
  这青阳君怎么张口闭口就是要她回鬼界?
  她倒是想回,那也得你们这群八卦的神仙给个机会啊!
  再说了,这天庭是她自己想升上来的吗?明明是宋斐他不打招呼,直接把她给扔上来的!什么嫁出去的女儿,宋斐于她,顶多算脾气差劲长的倒是还行的老东家!
  宋衿符长了个心眼,打量这一脸正派的青阳君,突然脑门跟开过光似的,恍然大悟:“青阳君如此催促小仙下界,可是自己也想去一趟鬼界?”
  作者有话说:
  仙女(搓手手期待):快说你想去,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跟着去!
  —
  预收《瑜珠(火葬场)》求收藏~
  初进周府那年,瑜珠十四岁,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周家念着与她祖辈的一点情分,只将她当表姑娘养。
  可是某日,她遭人算计,被发现与周家嫡长子同卧一张席榻。
  二人只能成婚。
  婚后,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的女人,包括她的丈夫。
  她在整个周家,受尽冷眼与奚落,没有人替她说话,没有人听她辩解。
  她日复一日,将自己封闭在那方小院,直至某日,有人带她窥得世外天地,窥得另一方自在的景象。
  她终于起了离开的心思。
  周家不欢迎她,她也不想要继续留在周家。
  登上北去路途的那一刻,她终于觉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