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邪神[玄幻仙侠]——BY:小柚一

Tip:有灵[玄幻仙侠]——BY:烟:豆瓣VIP2022-09-26完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棵树。这山上荒无人烟,只有一户人家,家里只得一个女儿,名唤“有灵”。这山上寸草不生,也只得这一棵树,有个神仙喝醉了,打山头上过,硬要给有灵指个婚配
  饲养邪神
  作者:小柚一
  文案:
  社畜阮梨在手机app里养了一只小章鱼。
  小章鱼整天睡在黑暗的海底,等待阮梨投喂食物。
  她又氪又肝,终于将小章鱼养成大章鱼。
  结果有一天手机掉进水池,再打开就发现里面的小章鱼不见了。
  阮梨伤心了一整天,醒来发现自己身穿了星际时代,还被人类高层送给了异种邪神?!
  高层告诉阮梨,她的任务是想办法杀死邪神。
  人生二十几年连条鱼都没杀过的阮梨:QAQ
  趁着护送自己前往邪神阵营的帅哥不注意,阮梨开溜了。
  可是她发现,无论自己躲到哪里,那个帅哥总能找到她……
  阮梨:你就放过我吧。
  伪装成人类的邪神:不。
  他找了好久的新娘终于出现,他怎么可能把她放走?
  后来过了很久,被章鱼触手盘住的阮梨才知道,当初她又氪又肝养的小章鱼,就是现在天天黏她的这一只。
  软怂萌社畜女主×黑心肝人外男主
  2022.2.27留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情有独钟星际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梨┃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养成一只小章鱼
  立意:不要物种歧视


第1章 (修)
  阮梨拎着包子豆浆急匆匆地走在街道上,转进一栋大楼拐角时,她将空掉的食品包装袋丢进垃圾桶,朝上拉了拉围巾推开旋转玻璃门。
  她所在的教育机构位于这栋建筑物的十九层,负责各个年级的科目辅导与学习,在不久前的一个月,阮梨通过应聘成为了这里的一名授课老师,每□□九晚六。
  搓了搓被寒风冻得微红的手指,阮梨带着一身寒气打完卡,推开办公室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在她前面的工位,是一个圆圆脸颊总是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女老师李琼,她今天穿了一件浅粉色的毛衣,显得气色很好,正饶有兴致地同旁边工位上的男同事说着话。
  注意到阮梨进来,她的笑意顿了片刻,便重新聚集起来朝阮梨打了个招呼:“早啊!”
  女孩儿回了个微笑。
  李琼目光在阮梨身上扫了一圈,似乎十分热情地提议:“听说南泰路重开了一排店,人气很火爆,明天假期小阮要一起去逛逛吗?”
  见阮梨视线投射过来,她伸出手指指向旁边的男同事,“杜科老师明天也一起去。”
  阮梨抿了抿唇,想到明天还要去医院复查,便摇了摇头,遗憾地表示:“不好意思,我明天还有事。”
  “哦,那好吧。”李琼说着耸了耸肩,朝旁边的男老师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年轻女孩是上个月才来这里工作的毕业生,凭借姣好的面容和出色的简历,顺利地拿下了这份在当地算是有名的教育机构的工作,因为沉稳安静的性格,与身上恬淡的气质,刚来就受到了机构里其他单身男老师的注目。
  这个月,杜科老师终于决定出击,只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意向……
  女孩白皙的面容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看上去十分通透,柔顺的黑发别在耳后,显得耳廓很是小巧,此刻她微垂着眼眸,很是专心地看着桌上的教案。
  感受到注视着自己的目光,阮梨抬眼看过去,对上对方迅速移开的眼神。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听说这位杜老师月底就要调走到其他城市了,也就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平时的表现也不会给她带来困扰。
  讲到困扰……
  阮梨看着手机界面上的陌生邮件,忍不住眉头微皱:给她发送匿名邮件的人想要表达什么?
  【你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只有我清楚来龙去脉。】
  她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只有这个人清楚来龙去脉?
  阮梨的眉头皱紧,她并不记得自己有从这副身体里获取到什么秘密一样的存在,更何况,就算是秘密,这副身体的记忆中也并不存在她不知道的事情。
  但奇怪的是,这封匿名邮件在之前就发送给她一次。阮梨看了时间,刚好是她刚穿过来还躺在医院治疗之前一段时间,原主还没有发生意外的时候。
  这就值得深思了。
  “阮老师,你的课提前了,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你赶紧准备一下。”
  同事的声音将阮梨拉回现实,她应了个“好”,便专心致志地看起手中的教案来。
  -
  阮梨自认为自己已经继承了原主全部的记忆:父母很早就因为意外事件去世了,据说是死于一场车祸,当时原主还处于被监护阶段,双亲因为没有其他亲人,后事是由他们所在单位帮忙处理的,并且单位还帮助原主获取了联邦政府的救济和补助,一路护送到她读了大学。
  原主因为家庭和性格影响,生活中并没有什么朋友,日常的生活也都是往返于宿舍、食堂和图书馆之间,直到大学毕业才搬到自己父母留下的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里。
  但就在她找工作前,因为赴的一场约,被可怖的异生物袭击,当场死亡。
  后来又活了过来是因为阮梨穿到了这副身体里,她当时醒来听见身边一堆人的惊呼——“病人的心电图又恢复了”。
  醒来后支付了一大笔账单的阮梨住了一个月的院才离开,并在今天进行她最后一次复诊。
  又是一笔支出。
  吐出口气,阮梨捏紧包的肩带,走进了医院。
  ……
  “恭喜你,阮小姐,你已经全部恢复了。”主治医师面容温和地朝她道。
  阮梨并不是很开心,她勉力扯出一个笑容,随后抛出自己这段时间的困扰和昨晚疯狂搜集到的资料而发现的问题:“请问医生,被异生物袭击后会导致部分记忆的缺失吗?”
  见医生有些愕然地看向她,阮梨比划着补充:“就是异生物造成的精神污染可能会导致的……失忆情况?”
  描述完问题,阮梨听见主治医师的回答:“是会发生这种情况……只是阮小姐之前似乎并没有这种表现?”
  阮梨抿了抿唇:“我也是最近才发现的这个问题,”她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最近遇到了一些事情,我发现自己以前应该知道怎么处理的,现在好像遗忘了一样,却又觉得很熟悉。”
  模糊了自己的信息,阮梨说着自己的“失忆”情况。
  “这样啊。”医生手指摩挲着下巴,随后低头在键盘上敲打了一番,将打印出来的单子递给阮梨,“我帮你开了一个精神污染程度检查,你去查一下。”
  不久,阮梨带着她的检查结果回来,看着上面的数字,主治医师面容严肃。
  看着对方的神情,阮梨想,或许那封内容与出现都很莫名的邮件真实情况就藏在被精神污染致使缺失的那部分记忆中?
  “是这样的阮小姐,”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针对精神污染,我们有研发专门的app来辅助药物治疗,阮小姐可以在应用商店下载治愈类app。”
  “任一种都可以吗?”
  “任一种都可以。”
  “也可以同时下载好几个,效果会更好。”医生补充道。
  这种放在二十一世纪会被阮梨皱紧眉头问“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的诊疗方案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尽管它打破了她从小就因为身体问题泡在医院接受科学医疗手段治疗的认知,但穿到这个存在异生物的世界,这个联邦政府带头呼吁公民下载治愈类app恢复因为异生物精神污染所掉san值的世界,这种治疗手段也变得正常起来。
  略作犹豫,阮梨便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地接受了——毕竟除了这个办法,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走出医院大门,阮梨包里放着刚在医院拿的相关治疗药物,手机里,则是躺着各类图标可爱程度不同的治愈类app。呼出口气,阮梨向上拉了拉围巾盖住冻得发凉的鼻子和嘴唇,只露出水光发亮的、清澈的眼睛。
  老实说,她前世并没有什么与社会接触的经验,像这样在这个世界上班、独自往返医院、一个人生活……都还是第一次,她因为从小就有的身体问题,一直被家人精养在家中,之前的校园生活也在一次偶然触发的就医经历中停止了,由聘请的老师上门授课。
  一直到她突发急症死亡的那一刻,阮梨都还生活在家人精心编造的水晶花园中……
  “喂,此处禁止通行!”
  路口的喧哗声吸引了阮梨的注意力,她看见一排穿着统一蓝色制服的人从长车上下来,在警局相关工作人员的协助下,迅速将该路段封锁,留给过往行人一个大大的“禁止”标志。
  阮梨看向被他们包围起来的那栋楼,折射着冬日阳光泛着金属色的楼体从中间冒出乌黑的浓烟,门口由那些自称为“异生物管理局”的人对大楼内的恐慌人群进行疏散管理,整个过道都散发着叫人不安的气息,而更加让阮梨心思不宁的是从那栋建筑物中隐约透出的奇诡气息,散发着恶意与暴力,似乎就要冲出来抓住了她一般……
  一瞬间,阮梨脑海中冒出了原主死亡之前看到的那个异生物的样子:凸出的完全不是人类的眼球,蠕动鼓起的肉块,沾着粘液和血水的触手……
  “小姐你没事吧?”其中一位穿着蓝色制服的异生物管理局人员似乎注意到了她的异常,走过来询问。
  而阮梨则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似的盯着大楼的漆黑深处,脸上惊慌不定,就在刚才,她很清晰地感觉到那股追着自己出来的气息被什么东西惊退了回去。
  “……小姐?”
  听到旁边工作人员的询问,阮梨回过神,白着脸朝对方摇了摇头:“我没事。”
  “哦。”但是看着眼前这个瘦弱娇小的女生一脸苍白的面容和惊魂未定的神情,怎么看也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工作人员心里想道。他指了指不远处医院的方向,“前方不远处左转就是这里最好的医院,如果感觉不舒服,可以去做个检查。”
  阮梨微笑着点点头,抓住肩带的手指指节泛白,转过身,她精神松懈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月匈前起.伏不定。
  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之她先回家再说。
  握紧包里的手机,终于坐上地铁返回家中的阮梨疲惫地靠在椅背上,然后在地铁的行驶中闭上眼睛小憩。
  耳边,伴随着地铁呼啸的行驶声,似乎还夹杂着一道轻微的叹息声。
  -
  阮梨睁开眼时,地铁已经到站。她顺着人流走出站点,经过两条街道,终于来到自己所住的小区。
  从她的住所到工作的地方单程需要三五十分钟左右,不算近,但也不算远。总之对现在的她来说,住在原身父母留下的房子里,可以减省掉房租这笔开支,有效地帮助存款的增加——在支付住院治疗和今天去医院的诊疗费和药品费,她的存款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了。
  这也是阮梨在出院后还没彻底恢复就立刻寻找工作的原因,她需要养活自己,不能没有收入。
  疲惫地瘫倒在沙发上,阮梨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从包里摸出手机,打开自己今天下载在里面的治愈类app们,选哪一个好呢……倏然,阮梨的目光被一个海水图标似的app吸引住了,色调冰冷的它在一群暖色系app中是如此格格不入,充满着让人一探究竟的谷欠望。
  阮梨点开了它。
  【孤独的深海,你遇到了一只小章鱼。
  因为处于幼崽形态,它时常受到深海中其他怪物们的觊觎,没错,它们都想吃掉它。
  一次奔波逃跑中,它精疲力竭地晕倒在你面前。
  你于心不忍,决定将它带回住所照顾。】
  原来是一个养崽游戏。
  阮梨因为疲惫微掩的眼眸在看到屏幕上的背景文字时微微睁大,停顿了几秒后,屏幕上的文字说明消失,深蓝到近乎黑色的海底布景上,出现了一只灰蓝色的、似乎身上还闪烁着亮光的小章鱼。
  它蜷缩在冰冷的海底,看不到眼睛和面容,只能从大致的轮廓看到细得只有一簇的触手和微圆的脑袋。
  长得有些奇怪。阮梨抿唇想道。
  以蜷缩在海底的小章鱼为中心,屏幕左侧是菜单选项,依次为换水、喂食、住所、探索、收容和商城,在屏幕右上方靠近顶部的位置,则是排列着三行水泡一样的小字:
  纯净度0
  生长长度0
  饥饿状态90
  阮梨皱着眉挨个点了点这三行小字,前两者没有反应,在点到第三行“饥饿状态”时,屏幕上跳出提示:【请注意章鱼幼崽的饥饿情况,当此栏数值归为一百时,会有难以挽回的结果发生。】
  “难以挽回的结果?”思维简单的女生喃喃自语,“是说它会被饿死吗?”
  注视着与提示中数值一百只相差了十的饥饿状态数值,阮梨目光移到屏幕左边的选项上,摁下“喂食”选项——
  【很遗憾,你当前并没有可以喂养幼崽的食物,请自行去深海猎取或是到商城购买。】
  阮梨:……
  嗅到这个游戏一毛不拔的气息。
  自行去深海猎取或是到商城购买……已经被游戏整个醒神的阮梨聚精会神地思考着,她摩挲着白皙的下巴,确信自己并没有在目前游戏给出的信息中找到前者“自行去深海猎取”的详细说明,或许它指的是探索那个按键,但……它的颜色是灰的,和“收容”选项一起,都是未解锁的灰色。
  阮梨点击这两个灰色选项,果然,弹出的是【你当前没有达到开启条件】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