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女骑士[西幻] 完结+番外[玄幻仙侠]——BY:夜LR

亡灵法师的裁缝店 完结+番:2022.06.29完结424 1605亡灵法师莉莉丝发现自己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紧接着又发现,自己对毁灭生物失去了兴趣。带着召唤出来的簪花小骷髅,莉莉丝进入了人类村庄。对全员灰色系装扮很是看不过眼的莉莉丝,找到了自己想
  末日女骑士[西幻]
  作者:夜LR
  简介:
  孤女爱丽丝选择没有信徒的末日之神作为自己的守护神,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
  成为女骑士,用矛尖挑动整个世界。
  巨剑女骑士x末日之神。
  剧情向西幻大女主文。
  内容标签: 骑士与剑 西幻 逆袭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爱丽丝,瑟西 ┃ 配角:埃蒂安 ┃ 其它:神明,她选择灭世
  一句话简介:陷入与神明的恋爱中。
  立意:自立自强,走出精彩人生。


第1章 chapter 1
  今天是爱丽丝去圣殿的日子。
  房东太太特许她不用做家务,还一早就派女佣格丽齐来帮她打理衣裙,按房东太太的话说,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大事,即使是没有父母的女孩子,也应该有人帮忙打理,否则就太可怜了。
  女佣格丽齐为人相当刻薄,平时指导爱丽丝干活的时候总是吹毛求疵,还总在休息时间喊她帮忙。真要让爱丽丝选的话,其实她宁可自己准备。不过格丽齐这次的态度还不错,没像平常那么讨厌,她甚至还比预定好的时间早来了好一会儿,替爱丽丝弄好头发,拉平衣服后面的皱褶。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格丽齐的语气甚至可以称得上温柔,与她平常的表现大相径庭,“再在这里工作几年,你就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女佣人,到了那时候,太太会帮你介绍一个年轻有为的结婚对象。你有了在这里的学习和训练,到那时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主妇,就像我和玛莱娜一样。”
  玛莱娜是房东太太的上一个女佣,长得漂亮又爱笑,嫁给了法院的书记员。她也是这条暗河街上出身的女孩子,能找到这样一门亲事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相当幸运。不过格丽齐的丈夫却只是布店的伙计,以至于她结婚之后还不得不继续做女佣的工作补贴家用。尽管如此,从格丽齐的说话的语气来看,显然她对自己成就感到非常骄矜。
  嘛,考虑到格丽齐脾气又坏,长相又不好看,她能嫁给布店的伙计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格丽齐不知道爱丽丝在想什么,她替爱丽丝整理好裙子后面的蝴蝶结,又把她按在镜子前面,用手稍微调整了一下绑好的头发,看着自己的手艺,满意地说出了结语:
  “你也算是个漂亮姑娘,总而言之,有弗格娜保佑,你会得到幸福的。”
  格丽齐大概是真心祝福,可爱丽丝听到这句话,却只觉得可笑。
  如果弗格娜的保佑有用的话,她也不至于沦落于此。
  弗格娜是主管家庭与生殖的女神,包括爱丽丝的母亲在内,绝大多数女性都会选择她作为自己的守护神。爱丽丝的母亲靠替人洗衣服为生,半年前染上肺炎病死了。爱丽丝现今才只有十二岁,找不到正式的工作,只能在房东太太家里干杂活、照顾孩子,以换取每日的食宿。她时常要想,倘若弗格娜女神能对她那虔诚的母亲的母亲稍有关照,她和她的母亲如今总该是另一种情形。
  今天爱丽丝去圣殿,就是为了参加选择神明的仪式,或者按照一般的说法:“被神明拣选”。无论是房东太太还是格丽齐,大家都认为爱丽丝一定会选择弗格娜,甚至没问过她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不过这也很正常,女孩子,尤其是像她这样的贫民女孩没有多少选择余地,大家都认为正经人家的女孩儿就应该选弗格娜,只有处于弗格娜庇护下的女孩子才能成为一个好妻子。
  不过无论如何,爱丽丝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绝对不选弗格娜做自己的守护神。
  但她没说什么多余的话,格丽齐讨厌爱顶嘴的小孩子,况且和格丽齐争论这些事也没用,她只是点点头。
  “时间快到了。”格丽齐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对爱丽丝说,“我陪你一起出去吧。”
  按照一般的习惯,满了十二岁需要前往神殿的孩子要在早晨站在街口的固定位置等待圣职者的接引。圣职者来的时间不会很确定,也许需要等很长时间。通常情况下,父母会在街口陪着孩子一起等,有时候还会加上一大堆亲戚,但爱丽丝没有父母和亲戚,今天这条街上也没有其他孩子要去神殿,要是让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等,未免也显得太可怜了。
  不过对爱丽丝来说,由格丽齐陪着,还不如她自己一个人等呢。
  所以她婉言谢绝了格丽齐的好意,独自站在了街口。
  在波兹塔城,十月的早晨已经开始显得冷,她的口中呼出白气,跺跺脚保持温暖,茫然地向四下张望。天色还很暗,现在什么也看不到。爱丽丝只能看见旁边布拉德师傅的糕饼铺子后门透出的一点灯光,看来面包师们已经在忙活了。
  糕饼铺里飘出一阵阵香味,爱丽丝咽了一下口水。她曾听几个月前参加圣殿仪式的伯克说过,在仪式结束后的众神宴上,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块布拉德糕饼铺出品的蛋糕。生活在暗河街的住家,没有任何人能买得起这家店里的点心,对爱丽丝来说,这或许是她这辈子唯一吃到布拉德蛋糕的机会,需要好好珍惜。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摇铃声。爱丽丝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大群人向这边走过来,为首的那一个个子挺高,身材纤细,穿着显眼的白色法袍,淡金色的头发在朝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除了前来接引的圣职者,谁都不可能这么早出门。爱丽丝赶紧跑过去,按照从格丽齐那里学来的方法,向着圣职者行了个屈膝礼,低头看着他的袍角。
  “姓名,年龄,生日。”
  圣职者并不看她,只是专注地盯着手里的笔记,颁下简短的指令。他的声音特别年轻,让爱丽丝倍感意外——她本来还以为圣职者都是老头子呢。
  她抬起头,尽可能简短地回答圣职者的问话:
  “爱丽丝,十二岁,十月十七日生。”
  “姓什么?”
  爱丽丝知道她肯定会被问到这个问题,但她还是瑟缩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说:
  “我没有姓。”
  所有人都知道,只有私生子才没有姓,这是一个耻辱的标记。就算爱丽丝年纪还小,也能明白这一点。她说服自己不去在乎别人的眼色,但这往往很难做到。
  年轻的圣职者看了她一眼,眼神平静无波。
  他只是公事公办地点一下头,在本子上记录下她的信息。在他低垂着头记录的时候,爱丽丝借着熹微的晨光看清了他的面容。他确实特别年轻,皮肤细腻,嘴唇红得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点温柔,并不含笑的嘴角却显出坚毅的态度,让他的面孔显得圣洁而又有威严。
  爱丽丝从未近距离看过这样的人,这让她稍微有点看呆了。
  圣职者记完资料,用眼神示意爱丽丝站到排尾去。可爱丽丝还呆立着不动。他轻咳了一声,她才总算醒过神来,红着脸跑到后面去了。
  队伍继续前进,绕过附近的每一个街口往神殿去。迫于一种神圣的气氛,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爱丽丝忍不住盯着圣职者的头发看个不停。
  她没见过这种淡金色的头发,在爱丽丝的认知之中,只有童话中的王子才有这样的发色。在爱丽丝住着的这条街上,包括她自己的母亲在内,绝大多数人的头发都是普通的棕褐色。但爱丽丝本人却有一头显眼的红发,和整条街的氛围格格不入。很明显,她头发的颜色继承自她那个从来没露过面的父亲。
  关于爱丽丝的父亲,她所知道的差不多也只有这些。她母亲还活着的时候,从未对她吐露过半句有关她父亲的消息。只是有一次在病中,曾失口说她父亲的守护神是路德尼尔。当爱丽丝想要问更多的时候,母亲就闭上了嘴巴,从此缄默不言。
  爱丽丝曾偷偷向人打听过有关路德尼尔的事情,但住在暗河街上的人只知道自己信奉的神名,对其他神明的名字并无太多了解,爱丽丝偷偷问了好多人,才终于打听出,原来路德尼尔是暗夜之神,也就是魔法师的保护神。
  她父亲是个魔法师吗?
  在爱丽丝的印象里,魔法师总是穿着丝绸制的华美法袍,高昂着头,样子十分傲慢。在他们开的药店里,魔药比金子还要贵重,即使把她卖掉也买不起。在贫困中长大的爱丽丝很难想象,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是那些魔法师中的一员。一般的平民多少都有点害怕魔法师,得到这样的信息,爱丽丝并不感到欣喜,只觉得不快:
  说不定她母亲是被强迫才生下她的。
  不过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想,并没有切实的证据。而在她打听路德尼尔的那段时间里,爱丽丝的父亲说不定是魔法师这种事,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从那以后,街上的小孩有时会奚落她,管她叫“红发巫婆”。
  小孩子真可恶,倘若真有一个女魔法师出现在这条街上,他们是绝对不敢这么叫的。爱丽丝明白自己被欺负最根本的理由是因为她没有父亲。但她对着镜子梳头发的时候,总忍不住要想,如果她的头发是普通的棕褐色就好了……或者是黑色的也行啊。
  大多数魔法师的头发都是黑色。街上的小孩可以嘲笑她的红头发,却未必敢嘲笑黑头发。爱丽丝曾经想象过,倘若她也是黑头发,妈妈生病的时候,她说不定就会有勇气到那些魔法师开的药店去请求赊账。那样的话,她母亲或许就不会死了。
  要想这样的事,永远也没个尽头。爱丽丝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即将到来的仪式上。她不想选弗格娜做自己的守护神,却不知道到底该选谁。她对神明所知甚少,只知道这一选择将会对她未来的职业产生极大影响。像这样的问题她没法问别人,因为成年人会让她直接选弗格娜,而绝大多数孩子都只会选择与父母相同的守护神,他们的意见全无参考价值。
  爱丽丝边走边想着这些,并不觉得累。这时他们终于走到了神殿的侧门,这时候带他们来的圣职者让所有准备参加仪式的孩子坐在门廊里的长凳子上休息,命令侧门的守卫照看他们一会儿,独自一人走进了圣殿。
  作者有话要说:
  本书每晚六点更新,欢迎大家届时前来观看。小说前期需要大量收藏数据,也请暂时养肥的朋友不吝点一下收藏,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支持,在下不胜感激。
  每一次开新文,都无异于与读者朋友们一同开始新的旅行,小夜心中非常兴奋激动,若读者朋友们也能从中得到点滴快乐,小夜也就十分心满意足了。


第2章 chapter 2
  圣职者一走,门廊里很快热闹起来。
  圣殿侧门只有一个守卫,他的头发也是棕褐色,看起来不像是圣殿骑士,似乎只是普通的卫兵,样子并不特别严肃,也不令人害怕。圣职者走之后,孩子们迅速恢复了原有的活泼,有些孩子看那个守卫的面相很温柔,胆子也变得大起来,忍不住问他:
  “带我们来的那位圣职者是谁?看起来好年轻。”
  “那是埃蒂安大人,全国最年轻的圣职者。”守卫这样告诉他们,“你们运气真好,他是两个月前才到这里来的,听说去年他在首都举行成年礼的时候,有白鸽落到他的肩上呢。”
  “哇——”孩子们惊叹起来。
  “首都?他是贵族吗?”另一个孩子问,“像城主大人那样的?”
  “血统最最高贵的贵族,就连咱们的城主也比不上。”这个士兵多多少少有点享受孩子们的惊叹,接连不断地抛出圣殿里流行的传闻,“之前他刚到这里来的时候,那高贵的相貌和举止让所有圣殿学徒都看呆了,差点以为是光明之神降临人间——你们也见到了吧,他的头发简直像太阳一样闪着光!”
  孩子们早就注意到埃蒂安大人的头发,都异口同声地表示赞同:
  “啊——”
  听见孩子们的惊叹,守卫挺起胸膛,感到与有荣焉:
  “埃蒂安大人是现今这里身份最高贵、脾气最温柔的圣职者,如果他留在这里,肯定会成为最年轻的主祭……如果他能一直留在这里就好了。”
  “他不会一直留下吗?”
  “听说他被派到波兹塔来,是为了积累一些经验,以便将来回到首都时足以担当重任。大家都认为他过不了几年就会到首都去担任祭司,将来还可能成为一国的大祭司——”
  守卫正讲得津津有味,口沫横飞,通往圣殿内部的门突然打开,埃蒂安大人出现在门口,吓得守卫赶紧噤了声。
  埃蒂安大人什么都没说,但他明显已经听见了他们在说什么。他向守卫投去一个责备的眼神,吓得守卫缩了缩脖子。
  但埃蒂安大人到底是过于年轻又过于温柔,威严也就略显不足。守卫趁着埃蒂安大人不注意,向孩子们眨了眨眼睛。孩子们学着守卫眨眼,都笑起来,但他们不敢大声笑,只能偷偷翘起嘴角。
  埃蒂安大人假装没看见他们的小动作,始终保持着高贵的仪态:
  “准备工作已经结束,我们现在可以进去。”
  刚才还显得很调皮的孩子们从凳子上起来,温柔驯服得像是一群小鸽子。他们自动排成一排,跟随着圣埃蒂安大人离开门廊,从指定路线走进一间较小的圣殿。这里没有神像,只有一座孤零零的祭坛,祭坛前也没有摆放祭品,零散放着一些祈祷用的跪垫。
  “这里是第十三位神明的祭坛,他被称作未来之神。”圣埃蒂安大人告诉他们,“众神曾与他定下契约,给予他在众神之前先行拣选信徒的权力,所以在你们进入大殿被其他神明选择之前,要先在这里向他祈祷。你们应该多少都学过一点祈祷词,但对这位神明的祈祷词与其他神明的祈祷词不同,你们要把它背下来,然后跪在这里的垫子上进行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