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盗了死对头的墓[玄幻科幻]——BY:壹小七

Tip:我怀了星际大佬的崽 完结+:寒武纪年VIP2023-01-16完结A区大佬季挺,在一次暗杀中,灵魂附身在一台手机,恰好被穿越而来的崇宁捡到。一人一机相处愉快,但季挺渐渐发现崇宁貌似怀了崽,醋意大发,自己的宝贝被人捷足先登?……绿帽
  意外盗了死对头的墓
  作者: 壹小七
  简介:
  司遇是个爱财又惜命的小天师,有一天他窥视天命,发现自己将来会惨死在一只鬼王手上。
  于是他想先把鬼王鲨了。
  要想杀死鬼王,必须毁坏其肉身。
  他辛辛苦苦找到鬼王墓穴。
  却发现棺材里躺的鬼王有点面熟。
  司遇不可置信:害本天师损失几十万的死对头!
  猛地,鬼王睁开眼把他拽进去……(不可描述)
  几天后,司遇从棺材醒来,眼睛红润:给钱
  -
  厉雍寻没想到自己只是回老家睡个觉就被人掀了棺材盖,这个人前段时间还开车撞过他。
  厉雍寻:???我会对你负责的。
  厉雍寻:我把我的家产给你。
  阅读指南:
  1.双洁,双向奔赴
  2.部分驱鬼方法和道术属于私设,不要过多纠结(咬手绢)
  3.前期一边盗墓,一边撩老攻;后期被老攻撩得腿软
  4.甜文,鬼都不可怕,可爱
  5.作者不是写文新手,放心入


第1章 撞车了
  正午,天气溽热,东胜大楼门口停着四辆黑车,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烈阳下,不停用纸巾擦汗。
  “沉渡天师什么时候出来啊,他都去2个小时了,不会出事了吧?”
  “不会的,出事的只会是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东胜办公大楼近年闹鬼厉害,24层的大楼现在只有四家租户,还都在闹解约。
  为减少损失,大楼老板请过很多天师来抓鬼。
  但鬼还是闹的凶。
  后来有人引荐沉渡天师,但他的要价高于同行几倍。
  无计可施之后,老板妥协了,亲自去请沉渡天师出山。
  大楼内。
  破裂的水管滴落水珠,“滴滴哒哒”的声音清晰可闻。
  司遇,也就是外人口中的沉渡天师。
  站在阴暗的走道上,垂眸看地上黑色的水滩。
  “居然还漏了一个。”
  司遇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声音虽然听着温润,却吓跑了躲在水管的小鬼。
  镶嵌在墙沿上的水管,一节节的断落,砸在地板上。
  “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他的声音懒洋洋的。
  小鬼从断截的水管跑出来,在空中刷出黑色的影子。
  遇到一个拐角。
  他双腿蹬在对角的玻璃上,玻璃很快印出两个黑色的脚印。
  小鬼悠荡的声音从另一个走道里传来。
  “但是你会让我投胎,我不想投胎。”
  正跑着,一把黑色红梅伞迎面飘来。
  小鬼愣了。
  是一把老式的骨伞,是由竹篾、黑油纸组成,伞把挂着两颗指头大小的黑色铃铛。
  这把黑色红梅伞是沉渡天师的法器,称“渡血梅”,铃铛叫罄铃,铃响邪祟收。
  黑伞上开一朵红梅就意味着收服一只鬼,现在黑伞已经开了几十朵。
  而他有可能是最后一朵红梅。
  小鬼慌了。
  “还跑吗?”小鬼身后响起沉渡天师特有的温润嗓音。
  小鬼回过头,跪在地上,影化成人,是一个约莫15、16岁的男孩。
  “天师饶命,我什么坏事都没干,我是好鬼。”
  司遇长身玉立,站在走道上,挡住了光,“我说了帮你离开,但你偏要跑,害得我追。”
  “很累。”
  小鬼抬头。
  外面传言沉渡天师是个极懒的人,果不其然,但是天师长得美,一身懒骨反倒让他多了慵雅的风韵。
  “但是,我、我不想投胎。”
  “为什么?”
  司遇很头疼,这栋楼的鬼怪都不愿意投胎。
  想了想,司遇道:“你放心,我看你生前没害过人,无功无过,所以我助你投人胎,下世继续做人。”
  “不要!”小鬼急声道:“求天师不要让我投人胎,我宁可投畜生道。”
  “啊?”还有这种自虐请求,司遇无言以对。
  小鬼几乎要哭了,“听说现在的人活得比畜生还惨,网络上都管人叫‘社畜’,还是一把绿油油的韭菜,随便资本家割。”
  “天师啊,我不想做人,人有996、007,我一个都不想,你让我做畜生吧,最好做猫猫,听说猫猫是主子,放个屁铲屎官都觉得是香的。”
  “求天师让我做猫猫,要不然狗狗也行。”
  司遇:……
  “我看你还是做人吧,不做人哪里来的韭菜割。”
  话音一落,罄铃响了。
  小鬼化作一缕黑烟被渡血梅收了。
  霎时,黑色的伞面又盛开了一朵小梅花。
  司遇伸出手,黑色的袖口微微往上卷,露出一截苍白的皮肤。
  渡血梅飞来,落在司遇细长的手内,随后伞自动关合,一朵朵红梅成了曲折的褶皱。
  司遇拿伞离开。
  “阴阳自引,六道轮回,不是谁能改变的。”
  大楼外。
  两个男人望着大热天却阴森森的东胜大楼聊天。
  他们是这栋楼的物业经理,老板不敢来这里,所以,派他们来守沉渡天师抓鬼。
  “要我说这个天师也是奇怪,人家抓鬼都是在晚上抓,沉渡天师偏偏反正来,在正午抓鬼,到底行不行啊?哎呀!”
  “你嘀咕什么呢?”那人话音未落,有人从后面拍他肩膀,他被吓了一跳。
  回头,是沉渡天师的助理——冯小章
  冯小章18、19的年纪,长得清秀,但是行事却有意仿老大人。
  冯小章背着手,眯眼看大楼。
  “你懂什么,正午抓鬼才是最合适的,你知道什么叫物极必反吗?也就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就会转阴,就容易撞鬼。”
  冯小章跟着他家天师也学了点阴阳协调的皮毛,还能糊弄人。
  他的话让物业经理起了鸡皮疙瘩,吓得离大楼更远了。
  冯小章拍他的肩膀,笑道:“有我家天师在,你们这栋楼的小鬼都别想逃,你们放心吧,但是啊,钱别忘了……”
  “自然,自然,尾款肯定会到,肯定会到。”那人赔笑。
  心里琢磨着,最好沉渡天师不是江湖骗子,否则打断他的狗腿。
  正在说话间,一楼的玻璃门自动打开,有一个身材颀长的青年慢步而来。
  他半绾长发,皮肤冷白,长相昳丽,眼睛有股邪魅,又透着几分轻慢,穿一身黑长衣,领口和袖口用红线挖成的血梅,给人一种清贵高雅的气质。
  沉渡天师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门口等待的人还以为是哪个大明星来了。
  主要是他们见过的神算子都不长这样,大多数都是花白发,老掉牙,神神道道的。
  就是……这么热的天穿一身黑不热吗?
  正在纳闷间,沉渡天师从他们身旁走过,带来一阵阴寒的冷风,但他们没有感觉到凉爽,反而感头皮发麻。
  因为,那股冷风不像是刺激体表的凉,而是刺骨透魂的阴风。
  众人忙避之不及,生怕沾染了阴气。
  物业的人远远问着。
  “沉渡天师,请问,里面的东西收了吗?”
  司遇瞥了众人一眼,然后抬头看刺目的太阳,幽暗的眸子闪过一丝烦躁。
  “收了。”
  那人又问:“收干净了吗?”
  “肯定。”司遇道。
  他走到小助理面前,清瘦的手递出一把黑色描红梅的骨伞。
  冯小章看到开满血梅的黑伞,他咽了咽口水,“老板,要不您拿着吧,我,我有点怕。”
  司遇瞄他一眼,“鬼已经收了,不会吃你。”
  “但是,但是还是觉得可怕的。”冯小章小声道。
  司遇把伞随意扔在车上。
  冯小章呼吸一滞,真怕里面的鬼跑出来。
  正要上车,司遇回过头来,对助理道:“叫他们在今晚午夜前把尾款结清,否则再闹鬼,我不负责。”
  这次的声音很严肃。
  冯小章默默点头,他家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对金钱有执着的追求,简单来说就是好财。
  一旦他下业了,必须要在当天00点前把钱结清,否则……老板晚上睡不着
  冯小章以前以为修道之人都是视金钱如粪土,追求精神超脱,没有世俗的欲念,清心寡欲……
  但是他家老板是个俗人,不喜欢上班,喜欢豪车豪宅。前段时间老板刚买了一套房,所以手头紧张,不得不出来打工赚钱。
  车缓缓驶入主道,两旁的风景往后退去,司遇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没多久,那血淋淋的画面又进入梦中。
  那是一个男人挖他心脏的梦,男人的眼睛好像是紫色的,脖子和脸布满了紫色的纹……
  其实这不是梦,而是天命。
  前段时间,他窥视天机,看到了自己未来会被一个男人挖心而死。
  自那天后,就经常梦到自己死的画面,死状千奇百怪,十分惨烈。
  正这时,眉眼抽了一下,心头悸动,他瞥了一眼窗外。
  明亮的天浮有淡淡的血色,像是一种预兆。
  司遇幽幽叹了声气,道:“冯小章,换一条路走。”
  冯小章全程在用后脑勺感受老板的情绪,听到跟自己说话,愣了一下,道:“这条路是我们平时回去最近的路,为什么要换路啊,老板?”
  “可能……有车祸。”
  另一边。
  一辆迈巴赫汇入主路。
  车上的厉雍寻坐在后座,面无表情地听助理汇报。
  岳文卓坐在副驾驶上,扭过头来,“老板,查出来了,小少爷是被人抓了。”
  厉雍寻语气阴沉,“谁干的?”
  岳文卓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和资料,递给厉雍寻。
  “此人司遇,老板您应该见过,去年那个晚会。”
  厉雍寻看着照片冷笑,“又是他。”
  去年的一个晚会,司遇破坏了他一个亿的生意。
  他本来是要把手里的地皮转让给一个外国人,但是司遇跟那人说那块地以前是坟场,地下埋有很多死人,用H国的话来说,就是不吉利。
  后来,那个老外就放弃那块地皮,另寻其他。
  司遇说的没错,那里以前确实是坟场。
  但是那个外国人不是好人,打着投资的名义做伤天害理的事。
  厉雍寻故意整他的。
  不过他和司遇的恩怨可以追溯再早一些。
  前年,他在拍卖会上抢了司遇的古董莲花灯托。
  想到当时司遇痛失珍宝的表情,厉雍寻觉得有些痛快。
  “务必把厉可安救出来,至于那个天师,给他点颜色瞧瞧。”
  岳文卓踟躇道:“……这……司遇虽然才二十五六岁,但是实力不可小觑,他手上有一把叫渡血梅的伞,听闻是看守六道轮回的阎魔鬼王赠送的,是让他渡众生,降妖魔。
  小鬼见他都是绕道而行,我们派小鬼去救小少爷但是都被他收了。”
  厉雍寻冷笑,“我还会怕他?”
  岳文卓讷然,不再说话。
  厉雍寻不是人,是一只千年鬼王。
  他的前身在历史书上赫赫有名——苍央王朝天泓年间的摄政王。
  岳文卓默默祝福沉渡天师好自为之,谁叫他眼瞎在鬼王坟头上蹦迪。
  天气由晴转阴,没多久雷声响起了。
  雨刷刷落下拍打车窗,刮水操纵杆才将玻璃刮得透明,雨雾又蒙上了,好像在互相追逐。
  厉雍寻很讨厌下雨天,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有莫名的情绪,脑子里会浮现过去七零八碎的记忆。
  忽然间,一辆车从另一个方向驶来,速度不减,司机急忙打喇叭。
  但,只听见“嘭”的一声,两车相撞了。
  另一辆车里的人就是司遇。
  他晕倒前,喃喃道:“是祸躲不过。”


第2章 你有医保吗?
  医院。
  司遇被剜心的梦再次被放大,痛苦传至四肢百骸,突然,醒了。
  是被医疗费吓醒的。
  冯小章躺在另一张病床上,他早就醒了,正在和护士说医药费的事。
  司遇脸色惨白,额头上搭了一根发梢,“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冯小章被老板突然说话吓了一跳,呆呆望着他。
  司遇眨眨眼,“医疗费。”
  冯小章看了一眼手头的账单,咽了口水,“……嗯,就就6千多。”
  “这么贵!”司遇掀开被子,想取账单来看,但是受伤的大腿让他又躺回床上了。
  他伸出手,“给我看看,怎么会那么多钱?”
  账单上出现三个陌生的名字,而且这三个人没有用医保,是全额付款。
  司遇将账单甩在被子上,发呆了一会。
  见护士快要离开病房,他急忙道:“你好,护士小姐姐。”
  护士回头。
  司遇露出温柔的笑容,“另外三个受伤者在哪个病房呀?你可以带我去看看他们吗?”
  又道:“我很担心他们。”
  不知道护士信没信,反正冯小章是不信。
  司遇想去见另外三个受害者,肯定是因为医疗费。
  护士:“他们已经出院了。”
  司遇:“什么时候的事?”
  护士:“就刚刚,大约十分钟前办的出院手续。”
  司遇急得差点起床。
  “护士小姐姐,可不可以帮我把他们请过来,你就说我想他们道个歉,还有,你把我的名片拿过去,就说我是沉渡天师,将来能帮助他们很多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