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傲天对我跪下了[快穿][穿越重生]——BY:岁既晏兮

狼相公 完结+番外[穿越重生:简介:(入库时间2022-06-29) 晋江VIP2022-06-27完结总书评数:6226 当前被收藏数:24821天生双腿瘫痪的林水时,为救母亲车祸而死,不料穿越成了古代的哥儿,没等他回神,就被五花大绑塞上嘴,村民要抬他去东山“
  龙傲天对我跪下了[快穿] 作者:岁既晏兮
  文案:
  小世界被入侵,原本世界的天命之子遭受危机,方暇被系统拉去做任务,替龙傲天主角扫平这些障碍。
  看过剧情后。
  方暇:“……”
  方暇:躺平吧、放弃吧。
  就我这样的,别说替主角扫平障碍了,连龙傲天的面都不一定见着。
  #当小弟人家都嫌弃#
  #摆烂.jpg#
  系统:亲,放心的呢。
  方暇:?
  *
  被扔进小世界的方暇从天而降,落到一个样式奇怪的高台上。
  底下一片身着甲胄的将士,在短暂的沉寂后,呼啦啦地跪下。
  旁边打扮很有原始部落风范、头上插着羽毛、脸上画着彩纹的巫师也懵了,但很快四肢伏地、涕泗横流念着“@#¥%显灵”……
  一时之间,方暇成了场上唯二站着的人,另一个剑眉星目、气势不凡,一看就很傲天。
  四目相对,对方扯了下嘴角,一撩衣摆、屈膝触地。
  ——手、手……还按在刀柄上!
  系统:亲、放心的呢,我们是定点投放。
  #大军出征前的祭神现场#
  方暇:“……”
  #我看你是想让我死!#
  ↑↑↑快穿,以上第一个世界简介
  一共三个世界:乱世枭雄、冷宫皇子、寒门权相
  ps.耽美向,但是单箭头感情线,主角最后完成任务回到现代
  (推一推预收:《渣攻以为自己是替身[快穿]》)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快穿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暇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救命,我还能活几集?
  立意:不管怎样的逆境下,都不能放弃希望


第1章 乱世01
  一片混沌的空间内,一个短发青年正坐在与这片空间显得格格不入的沙发上翻剧本。
  他的表情随着纸页翻动,时而眉头紧皱,时而眉眼舒展,看到激动之处甚至会忍不住狠拍大.腿……可谓是看得相当投入了。
  混沌空间里没有日升月落、昼夜交替,身处其中的人对时间的感受也变得不明显起来,更何况青年现在的状态也感受不到疲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暇还准备继续往后,可手中这一页翻过之后却是空的了。
  他放下这剧本、颇为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但是很快眉眼就飞扬起来,赞叹:“好书!”
  情节跌宕起伏,文笔凝练流畅。
  主角更是杀伐果断、从头到尾都智商在线,绝对没有为了收妹子强行降智崩角色的行为。
  ……
  作为忙碌工作和学业间的解压方式,方暇纵横书海这么多年,早从一个什么都不挑的小白变成了老白,虽然还是个“白”,但是口味标准上去了,有些东西就食不下咽了。书荒这么久,他真的好久没找到能这么让人欲罢不能的小说了。
  方暇这么嗟叹感慨着,又重新从第一页翻开,正准备再刷第二遍,可旁边一直等着的白色光团坐不住了,它啪叽一下落到方暇手中的剧本上,白乎乎的一片光亮瞬间糊满了视野,虽然奇异地并没有耀眼的感觉,但不耀归不耀,后面的字也看不见了。
  光团:“亲,你考虑的怎么样?我们的协议真的非常合算!!这样的任务,只要你能完成三个,就能重新活过来,非但如此,我们还会给你安排新的身份、新的背景,在允许范围内您可以提出一切要求,就算千亿家产这种也不是不能商量……”
  方·卑微打工人·暇:嘶——!
  千亿?那得多少个零?就算存银行算利息……不、这个就算了、跑不过通胀一样白瞎……
  但是千亿它削一半也是五百亿啊!
  方暇畅想了一会儿到时候的美好生活,表情都变得迷幻起来。
  那一团白色的光团小幅度的跳动了一下,正以为这一波稳了,旋即就看见刚才还一连畅想的青年往后一躺,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咸鱼摊姿势。
  青年叹着气:“算了,你还是送我去投胎吧。”
  光团:???
  #这不对!#
  虽然被预备宿主这超出预料的行为打了个猝不及防,光团还是继续了它的极力劝说,核心思想是“这协议非常合算、特别合算、尤其合算”、“签了不吃亏、签了不上当”、“从此以后发家致富不是梦”……
  宛若一个极力说服客户的保险推销人员。
  不不、不,联系那“千亿”的说法,扣个“传..销”的帽子上去绝对不算是冤枉它。
  要不是方暇这会儿人已经死了,还在这片奇奇怪怪的空间里面,他绝对早已经就报警了……不过死都死了,还看了这么一本难得的好书倒也不亏,大概是老天都看他书荒太久可怜,所以才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因为这个缘故,方暇这会儿心情倒不差,听到耳边那嗡嗡嗡的声音也没有多烦躁,只是听那光团那么又卖力又费劲地说着好处,他还是叹了口气,“你们很缺人吧?”
  光团刚才还滔滔不绝的声音一下子哑了:“……”
  穿过时空壁垒对灵魂质量有相当高要求,就算是万千小世界里,达到这种质量的灵魂也不多,所以……
  ——对、是的。
  它们确实很缺人……
  刚才还明亮的光团一下子暗了不少,显然是陷入了消沉。
  方暇看着,只觉得这届HR不行啊、哪有这种一问就把自己老底儿揭了的?
  正这么想着,那团子浮起来飘到他眼前,整个团子忽明忽暗、一闪一闪的,方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从一个连五官都没有的团子上面看出恳求。
  方暇:“……”
  卖惨也没用。
  这个世界上惨的人多了去了!
  他难道就不惨吗?!大好年华的人没了。
  想想他省吃俭用、在一线拼搏了这么多年,总算攒够了去二线买套房的首付,正准备安个家、换个工作,不再继续007地拿命换钱、结果……一睁眼人没了。
  方暇冷酷无情:“缺人也没用,我干不了。”
  这年头就算是非技术岗也要能力适配,看看这光团的要求,这哪是转行、分明是劈叉!……历史这门课,他真是高中会考过后,就再丁点儿也没碰过。
  方暇这话落,光团一下子又暗了几个度,像是接触不.良随时会灭的灯泡。
  方暇:“……”
  这一个连五官都没有的团子到底怎么表现出可怜来的?!!
  一看就是没遭受过社会的毒打。
  卖惨有用吗?没有用!
  他冷酷无情地想着,但是还是坐了起来,“你刚刚说这个书里的小世界被侵入,天命之子的安全受到威胁,需要我进去保护他,并且还要扫平侵入者造成的障碍、帮助他顺利抵达剧情的终点大结局。”
  光团子一下子亮起来,整个团子上部一颠一颠的、看得出来在非常努力地点头了。
  方暇:“……”
  他但是无语了一会儿,但还是接着,“那你知道这个天命之子是干什么的?他的结局是什么?他身边都有什么人吗?”
  光团子卡顿了一下,又飞快地闪起来、好像在检索资料。
  不过方暇也没等它回答,简明扼要的给了答案,“他是造反的头头、最后当了皇帝。而他身边的那一群、都是以后能写到史书上的文臣武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光团子顿住。
  方暇继续:“这里面有天生神力、和人交手能马上夺戟的猛人,有勇猛无匹、能在敌阵中杀得七进七出的悍将,还有身重数箭、肩上刀口的还在哗啦啦淌血,仍旧能面不改色冲杀的狠人……”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不那么像在看傻.逼,但是语气仍旧满满地质疑。
  “你让我一个跑一千米都气喘、平地绊一跤都可能摔骨折住院,连超过一斤的刀都没拿过的人……在这群狠人里面保护天命之子?”
  ——这TMD到底是谁保护谁啊?!
  光团子像是呆住了。
  方暇再度深深吸气,“如果是先天身体条件限制,走文臣的路子——也就是之前说的‘替天命之子扫平障碍’……”
  “咱们来看看天命之子团队里的文臣谋士,其中有可以放心交托后方、每次主角出征都可以将政事托之的能臣,有杀人不见血、一计可当百万兵的鬼谋……就算最稳扎稳打并不出彩的那一位,在被以城托之的时候,也靠着堪堪二百人的兵力困守孤城一个半月,一直等到了主角引兵来援……”
  方暇发出了更大声的质疑,“——他这样的豪华天团,还需要我来扫平障碍?!!”
  该说这群心眼上开了七窍,脑袋瓜子堪称顶尖的大佬们都解决不了的障碍,找他来有个毛线球用啊?!
  先说好了,他可不是个管理岗。
  别说一个城两个城了,他连几百个人的公司都没管过……技术小组长倒是可以,但是那时候手底下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方向、大部分时间都是技术交流。
  去这个书里的世界,他找谁交流去啊?!
  就算他想在主角手底下发挥特长,那个时代背景下也搞不出一台计算机来让他写软件啊!!
  ……
  ……
  终于大声把槽全都吐完了,方暇往后一瘫,对着那个僵着不动的光团子摆了摆手。
  “你也看到了,情况就是这个情况……这活我干不了。”
  “我过去也没有什么用。”
  ……
  “我确实挺想帮忙的。”
  毕竟千亿家产谁不心动。
  “但是这不是有心无力嘛……”
  这种事听听看看就好,就像是定个一百亿的小目标嘛,反正也都是梦里的事,怎么定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毕竟到底怎么能帮上忙先不论,我就这么过去了,就连天命之子的面都不一定能见到……”
  他这话刚刚落下去,就看见那个光团子闪了两闪,“亲,放心的呢。”
  方暇:???
  他心底陡然生出些不妙的预感,但是还不等他把那句“等等”说出口,身下的沙发陡然消失,短暂的眩晕之后是强烈的失重感,方暇感觉自己在空中飞速地往下落。
  方暇:!!!
  他刚刚想要说点什么,一张嘴就被狠狠的灌了一口风,差点把自己给生生呛死,只能憋屈地闭上了嘴。
  ——靠!
  这TMD不比传.销过分多了?!!
  传.销还有个拉人入伙上套的过程,这TM谈不拢就直接高空抛物、想把人砸死吗?!!
  ……
  并没有出现方暇预想中的把自己摔成一团肉酱的惨烈场面,临近落地的时候,他突然反重力地变轻、坠.落速度骤缓,最后竟然稳稳地落到地上。
  方暇立刻就想开口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四面八方同时投过来的目光让他僵立当场。
  方暇不是没有被人围观过,远到学生时代的演讲、近到辞职之前的技术报告……
  但是还真没有这种围观!!
  一群穿着铠甲、梳着发髻的……活体兵马俑?!!
  #所以这是在报复他之前站在坑上看俑、这会儿要看回来吗?!#
  ……
  …………
  ——这TMD到底是怎么回事?!!!#崩溃.jpg#
  脑海中那道声音终于姗姗来迟——
  [亲,放心的呢,我们是定点投放。]
  方暇:???


第2章 乱世02
  就在方暇以为被这么一群完全数不清数量的活体兵马俑围观已经是他这辈子也没遇到过的窒息巅峰了,但是随之而来的发展惊到他差点原地石化褪色。
  这一群人突然呼啦啦地跪下了……
  当然没有阅兵仪式敬礼那么整齐,但是这么一大群人做出同样一个动作,简直像是黑压压的一片向无尽远处翻涌的海浪,这里当然不是海,于是沙尘扬起、地面都被带的震荡,身下木制的高台也跟着摇摇晃晃……方暇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台子上,这明显是临时搭建的建筑在现下这场仿佛地震一样的震动中,像是下一秒塌了都不奇怪。
  方暇:“……”
  他本来被惊到下意识想往后退,但是眼下的场景让他别说后退了,连多动一下都不敢。
  但是同在台上的另一个人可一点都不能体会方暇现在这站在危楼上的紧张心情,那是一个头上绑着不知道什么鸟类的彩羽、脸上画着奇异花纹,穿着打扮就算在这一群铠甲士兵中也可以说是奇装异服的……巫师(?),他好像陷入了什么尤为激动的情绪,完全没有在意脚下的震动,甚至抬脚跳起舞来。
  方暇:……???
  !!!
  有没有点公德?找死还要拉着别人一起吗?!!!
  在一段方暇完全没有心情欣赏的舞蹈之后,那个巫师咣当一声跪下。
  这一下子叩地极狠,方暇明显听见同时响起的木质结构断裂的声音,他脸都绿了。只是不等他骂出声,那个已经五体伏拜在地的巫师先一步开口,“@#¥%……&&*%……”
  声音很洪亮、中气十足,在这片铠甲相撞的哗啦啦声响中都传出去老远。
  然而……
  方暇:???
  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那个之前在他脑子里出声的光团再一次,[这不对!语言模块应该是自动导入的,宿主你等等!我马上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