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诱花嫁痞郎》————凌豹姿


第一章
艳阳高照,热烘烘的阳光照得人头昏脑胀;因此,一个人若是坐在狭小的空间里,还走在大太阳底下,那种热

恐怕更是难以忍受。
只是,若是个矜持的人,纵然热得难受,可能还会为了形象而稍微忍耐;可是像耿回雪这种大咧咧的人,在这

种情况下,他没喊爹叫娘的,就绝对不像他。
“我的妈啊,热死我了,我受不了啦,偏偏还得戴这么重的凤冠。我干什么要受这种苦,又不能赚多少银子;

就算赚了银子,也不是我花,哎哟!我干什么这么的受苦受罪?” 
一脸痞样的少年非常夸张的抹着汗,他坐在小小的轿子里,里面的空气又不流通,他热得一滴一滴的汗往下掉

,让他不禁抱怨。
“开什么玩笑!我这样一个聪明绝顶、举世无双的大男人干什么帮人家代嫁,又不是疯了!这么热的天气却要

闷在这里,不干了,老子不干了!”
他实在热得受不了,便用脚去踢轿子,大吼着:“停下来,给我停下来。” 
陪嫁的喜娘被吓得花容失色,从没见过哪个要出嫁的姑娘动作这么粗鲁、说话的口气这么凶恶的。  
她颤声道:“怎么了?新娘子,就快到了啊!” 
“管他到不到,老子不嫁了,热得我连命都快没了。跟对方说去,说我不嫁了,我要回家睡大头觉。” 
哪有人因为太热而不嫁人的,这千百年来也没听过,喜娘吃惊的看着她就要跨出轿子,急道:“新娘子,别出

来,会不吉利的。”  
“不吉利就不吉利,干我什么事?最好煞死了新郎倌,我不用嫁就更妙了。”  
新娘子这样诅咒夫家,喜娘简直是吓呆了。这个新娘子真不象话,谁娶了她只怕会倒霉八辈子。  
但喜娘还是劝道:“新娘子,再等一会儿,真的就快到了啊!”  
耿回雪原本还想臭骂一顿,突然听到远远传来敲锣打鼓声;喜娘知道对方已经带人来迎娶了,想到她终于可以

摆脱新娘子,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安抚着。  
“新娘子,你看人来了,等会儿把你迎进门,你在屋檐下,就不会那么热了。”  
耿回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坐回轿子里,等着人家把他迎娶进门。 
 * * *  
下了轿,耿回雪被迎进了门。他头上盖了块大红布巾,让他看不到四周的景物,只能看得到地上。他热了一整

天,心情十分不好,还被人家硬拖着走,整张脸难看至极;若没盖上红布巾,只会吓跑来恭贺的宾客。 
喜娘将他推至新郎倌身边要让他们拜堂,而耿回雪热得很想把红巾扯掉,这么热的天,旁边的人又靠他那么近

,他的体热好像都传了过来,教他益加不悦;下意识的就要推开新郎倌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新郎倌的脚。
他的脚形状跟一般人其实是一样的,但他却是一跛一跛的走向大厅,这时耿回雪才知道对方原来是个跛子。 

 
他在心里臭骂:混蛋!原来是个瘸子,怪不得要买人来嫁他,不知道是不是长得又老又秃?说不定还是个七、

八十岁的老丑鬼。  
他本想拉起红布巾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下一刻就听到有人大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结果他就被硬推着拜堂,然后被喜娘牵进喜房,根本没机会看到对方的丑样。不过他对男人没兴趣,所以看不

看都无所谓;反正他等会儿就要偷跑了,这个男人长得再丑、再老、再难看,也不关他的事了。 
 * * *  
被人送进洞房,待门被合上后,耿回雪立刻将红帕扯下,接着骂道:“真是热死了,以后再要我代嫁,门都没

有!都是那个老瘸鬼,买人来成亲,才会害我得大老远的从苗疆来中原代嫁。今天晚上最好让我顺利爬墙出去

回苗疆,否则一旦让我看到你的老脸,看我不揍死你这个老色鬼才怪;竟敢娶一个十六岁的姑娘,真是不要脸

!”  
他一直骂到心情舒爽了才住口,不过因为骂太久,肚子也饿了,撇头一望,意外发现桌上摆满了色香味美的小

菜。  
这原本来要让新娘跟新郎喝交杯酒时吃的小菜,通常成亲时新娘子总是羞怯得很,尤其是刚到夫家自然不敢纵

意吃食;但是耿回雪是从苗疆代嫁来到这里,性格跟人品完全不同于中原女子。 
再加上他一路上根本没喝水、没吃饭,早就饿个半死了,现在看到有吃的,当然是毫不客气的坐下来,开始大

吃大喝,哪晓得一般新嫁娘根本是不会吃这些菜。  
因为很饿,所以他一边吃还一边咂嘴,幸好没人看到他的吃相,否则只怕会惊愕不已。
  把桌子上的菜全吃光后,耿回雪摸了摸饱透的肚子,满意的打算离开,却忽然发现空盘子上彩绘的花纹十

分美丽。
他像是发现宝物般的大叫道:“哇,这盘子真好看,一定可以卖到不少钱吧!”  
他先拿起一个来看,上头的花纹绘上银花,一看就知道是难得一见的极品。看得他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他似乎

可以想象这盘子卖出去的价格,绝对会让他口袋里都是银两。 
再看另外一个盘子,只见这个盘子是绘金花的,看起来更是价值不菲。  
他乐得大叫:“这些我全要了,只要把它们全卖出去,回苗疆的路上我还可以吃香喝辣,哈哈哈!我实在是太

聪明了。”  
他说拿就拿,“毫不客气”是他的座右铭,“看到便宜一定要占”则是他人生的一大准则;更何况他从苗疆下

嫁到这里,拿点东西来当盘缠并没有什么不对,他绝对不会良心不安的。
他拿红帕擦拭盘子,把盘子擦干净后就往自己的大袋子里塞,还好盘子小,可以全部塞进去。他塞完后,心情

很好,就贼头贼脑的瞧着这个房间,看看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一起顺手带走的。房间挺大的,用的东西也都很精

致高贵,看来是个富贵人家。  
他看到布巾上绣着美丽的花样,便赶紧拆下来准备带走;再看到用来装饰的古董花瓶,他也急着把它放进袋子

里。直到这个房间所有他觉得有价值的东西全都被放进袋子里,他才满意的溜出房间。  
* * *  
光是想象卖掉这些东西后,自己的口袋中可能会有的银两,就让耿回雪忍不住吹起口哨来。走没多久,他就看

到了墙。  
墙有点高,不过仍难不倒他,他搬了颗石头踩在脚下,先把怀里揣着的花瓶给摆上了墙,然后他手一攀,身子

一跃,就上了墙。正想逃走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墙的另一边竟有个人站在树下,正饶富兴致的看他翻坐在墙

上,像在看什么惊世绝品似的。
 
被发现了!耿回雪一时间被吓呆了,他张大了嘴,脑子用力的运转着,正在想逃脱的借口。对方讪笑了下,脸

上的表情似乎是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有趣,他的声音是不带愤怒的温和说道:“你在干什么?”  
这一句话问得耿回雪直心慌,偏偏一时又想不出任何借口,只好假笑的道:“没干什么,哈哈,真的没干什么

,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对方的笑和他一样和悦。  
耿回雪仍是回答不出来,由于他本来就属于仗势欺人型的,在遇到口头上说不过时,往往会先发制人,因此他

火大的怒道:“关你什么事,大爷我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难道还得跟你报告吗?滚开,我要下去了。”对方

依然笑得很和悦,一点也没有被冒犯的怒气。  
“哎呀!在我看来,你是没干什么,但酒席上有着地方的总捕头,你等一会儿,我去叫他来看看你在干什么?

”  
听到总捕头三个字,耿回雪想起自己偷了这么多东西,如果被总捕头看到,一定马上会把他抓起来的。  
闻言,他随即收起怒脸,笑着大拍墙头,赞美道:“我真的没干什么,只是在欣赏这道墙。你看它多么坚固,

绝对可以防贼。”  
“是吗?原来我家的墙这么好。”  
“这是你家的墙?”像是发现什么惊异的事似的,耿回雪的笑快要挂不住了。 
他该不会是这户人家的人吧?
“这不只是我家的墙,就连你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也很像我今天娶的新娘子所穿的衣服。”  
这下耿回雪终于明白这个人原来是他嫁的那个人,一时间他竟结巴了:“你是说……你是那个又瘸又跛的老色

鬼?”  
夏无尘看了看自己的脚,“我的脚是跛了没错,但我可不是什么老色鬼。”  
下一瞬,耿回雪因惊吓而碰倒了自己放在墙上的花瓶。 
花瓶砰的一声碎裂在夏无尘的脚边,他看着脚边的碎片,语气清晰却缓慢地的提出疑问:“咦?奇怪,这好像

是我家的花瓶?”  
耿回雪干笑,他得快点溜,要不然等会儿恐怕就溜不掉;而且万一被报官捉了起来,一定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

容,他可不想那么惨。 
“呃,不是——那不是你家的,是我家的。”  
“是吗?那为什么你袋子里露出来的盘子,看起来也很像我家的?”  
耿回雪急忙掩住自己袋子里的东西,结巴得更严重:“你太多心了,这……这也是我家的,大概是我们向同一

家商家买的,所以……呃呃……也就是说……应该这么说……总归一句话,那就是四海之内皆什么的,你千万

不能多心,我们都是兄弟,我不会害你的。”  
他说到后来,已经开始语无伦次,更是急着挥手强调自己的清白。  
夏无尘点了个头,顺着他的话说道:“没错,四海之内皆兄弟,既然都是兄弟,你当然不会骗我,只不过……

该怎么说呢?” 
他偏头看着耿回雪衣襟中夹带着的那块布巾,“不过真是很奇怪,怎么连你怀中的那块布巾看起来都那么像我

家的;我记得苏州的悦心布庄告诉我,这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你怎么会有?”  
惨了,他今天要是没被报官捉起来就真是没天理了!  
耿回雪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完全想不出任何理由,只能结巴道:“这个……我想……也就是说……那个…

…”  
“你的意思是悦心布庄骗我是吧?”  
对方给了他一个借口,耿回雪如获大赦般用力的点头,还假装越说越激愤:“对啦!他骗你的,这世上怎么可

能只有这一块,你不要被他骗了。那个老板一定对每个买这块布的人都这么说,无商不奸这句话你总听过吧!

”  
夏无尘的语气依然很柔和,却很犀利:“娘子,想必你也不是夹带着东西要偷跑,只是今儿个夜色太美,你才

想登上墙去,欣赏美丽的月光吧?”  
纵使事实上不是这样,但是耿回雪怎么可能说出来。只见他点头如捣蒜,急忙想解释些什么,还说出跟他的人

生信念相反的理论来。  
“对啦!我的人格这么高尚,怎么可能会偷东西?开玩笑,我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那些手脚不干净的混蛋了;

那些人小心不要被我看到,否则我绝对把他们揍个半死。”  
“所以我也不应该惊动捕头大人对不对?”  
这才是重点,万一惊动捕头他绝对得去坐牢的。所以耿回雪卖力的点着头,“对,你绝对不能去找捕头来,我

绝没有偷东西,我可以发誓。”  
“那就发个誓来听听?”夏无尘依然笑得很和蔼。  
“呃……”他是真的偷了东西,所以他怎么敢真的发誓。耿回雪此时不禁痛恨自己刚才干嘛说什么对天发誓的

话,他的脸上布满冷汗,一滴滴的冒出来,他拼命用袖子去擦,衣襟也因此湿透了。  
“快发誓啊,我在等呢,否则我叫捕头大人过来了。”  
被逼急了,耿回雪只好发誓道:“好,我发誓就是了,我耿回雪若是有偷东西,那我就……就……” 
“就怎样?”看他就了个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夏无尘笑得更温和的接下去问。
耿回雪被逼急了,只好心虚的小声说:“就被……就被从天而降的豆腐给砸死,这样可以吧?”他发这个誓未

免也太没诚意了,一听就知道是鬼扯。  
夏无尘低声笑道:“这个誓似乎不太可能实现,豆腐怎么能砸得死人,你有没有毒一点的誓啊?”  
耿回雪在心里臭骂,你这个跛脚鬼还真要我发毒誓。妈的!心肠这么坏,怪不得没人肯嫁给你,才会买人来当

老婆。  
他虽然在心里直咒骂,但事实上他是真的偷了东西,哪敢冲动的真骂出来,于是他便又支支吾吾的乱扯一通:

“这是我们苗疆最毒、最毒的誓了,我发这个誓已经算是很毒了。”
夏无尘看她冒了满身冷汗,终于不再逗她。他抬起手来,示意耿回雪扶住他的手臂,他的嗓音是一派温柔:“

娘子,让我扶你,小心别摔伤了。”  
“免了,不用你这个跛脚鬼……”  
才开口就骂人家跛脚鬼,耿回雪果然欺善怕恶,一般人不会当面说出人家身体的缺陷,但是他却照说不误,一

点也没顾及他人的自尊心;不过,夏无尘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就是了,还是带着一贯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