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左岸流年----兰瑶

文案

那一年,他对他说,哥,不要爱上男人。
那一年,他对他说,哥,看到了吧,这就是爱上男人的下场。
那一年,他离开他,带走了一颗琉璃般破碎的心,拖着疲惫的身躯,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消失在人海中。
两年,流水而过的两年,他握着他留下的项链,黯然。
对不起,我违背的约定。
我爱上了他,那个如王者般的男人。
然后,一场刻骨铭心的,背离伦理世俗的爱恋,在空气中弥散,流连......

在那痛苦的流年,你给我的爱太沉重。如今,我希望自己还有资格还给你,那本应该属于你的,左岸的幸福......

主角:金在中,郑允浩

 


Chapter.1.
--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哥,你看那个人,不就是从美国留学回来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哥,我好象总是在想他,我是不是不正常啊?
--哥,我......我喜欢上他了!
--哥,和他在一起,很幸福。我知道世俗不允许,可是,我们会不断争取和努力!
--哥,他要离开了,怎么办......
--哥,不要爱上男人......
--哥,看到了吧,这就是男人爱上男人的下场......
--对不起,我要离开了。
......记忆如潮水般涌如他的梦中,他皱紧了眉,在梦中低沉痛苦地低喃。冷汗滑过他精致细腻的皮肤,如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滑下他的颈项。他薄薄的睡衣被汗水浸湿了,噩梦不断侵蚀着他内心深处的殇。
"俊秀!"
黑夜中,是一个修长的男子猛然直立的身影。空气中弥散着哀伤的气息......
∷∷∷z∷∷y∷∷z∷∷z∷∷∷
露水清晨,长长的回廊里,多彩奇异的花朵竞相开放,却不及凉亭里坐着的男子一丝精致妖异。他所在的地方,一切美丽都显得庸俗,他就如一个花中妖孽,美得不可方物。
"在中哥!"一个修长灵巧的身影蹦到他身边,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在中愣愣地回神,有些错愕地看向来人那灿烂可爱的笑容,心情也不禁欢快起来,"一大早怎么知道来我这?"
"啊?哈哈......"沈昌珉可爱地鼓了鼓脸颊,挠了挠头发,干笑两声,突然严肃地看向在中,"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忽然浑身一颤栗,记忆的阀门又开启,痛苦哀伤的回忆,他曾经说的,他曾经也是这样问的--哥,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哥,怎么了?"昌珉注意到在中的异样,关心地问他。
"没什么。"在中的眼神穿过昌珉,停留在很远的地方,远到昌珉看不透他的所想。"为什么这么问?"
也是一个清晨,他的弟弟,金俊秀也是这样问他,只是那时候的他,单纯天真,不被爱所困扰,幸福而美好。
一切的一切,都在那个男人来的时候变了。
朴有天,那个温柔浪漫的男人,拥有蛊惑人心的温柔笑容,让世间男女迷醉,包括,他的弟弟,俊秀。
痛苦而遗憾地闭上眼,隐隐无奈的叹息,在中收回了伤至心骨的记忆。
"啊呐......哥你回答我啦。"昌珉的童颜中充满了天真可爱和快乐,让他不可阻止地一次又一次想起俊秀。
在中沉默地看着他,语气淡淡地只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啊?怎么不知道!"昌珉鼓起脸撒娇着,"在中哥!"可是见在中仍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他只好垂下脑袋坐到在中身旁,"我好象喜欢上一个人了。"
--哥,我喜欢上他了。
好相似的场景,好相似的对话,俊秀,还好吗?
"女的吗?"在中幽幽的问他,语气遥远而模糊,似乎是沉浸在回忆中的开口,那么缓慢,那么深邃。
他的眼神深深地凝刻在远方的蓝天,有一丝的脆弱,空洞而忧愁。
"哥!"
昌珉错愕地大喊,"你以为我会喜欢男人吗!"
不会喜欢男人吗?在中勾了勾唇角的弧度,眼眸中有一丝戏谑。"哦,那是我问错了啊。"沈昌珉,答应我,不要像俊秀那样,爱得很深很深,却很错很错,让我的心很痛很痛......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弟弟啊......
在中哥......
昌珉想继续说下去,一句话却堵在了心口。从第一次见到在中,他就不能不肯定他胜过女人的美丽,但那美丽中有着淡淡的乡愁,有点遥远,有点模糊,似乎在中早就只活在了自己的记忆中,再也无法回到现实。他,可是昌珉最喜欢的哥哥啊。
"哥,你很想家吗?"
"......"
"每次都不能看到你真心的笑,昌珉不好吗?"
"不......"
"有昌珉这样的弟弟,在中哥不开心吗......"
"昌珉......"
"哥,不能和昌珉说吗?"
"对不起......"
每次都是这样,都是以"对不起"做结尾。金在中!你没有对不起谁,为什么总要表现出一副谦恭忍让的模样,你知不知道这样很讨厌!
咬了咬下唇解气,昌珉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算了,我回前厅了,你也早点过来吧。"第一次没有用敬语,是生气了吗?还是小孩子呢......沈昌珉。在中无奈地摇头低笑。
昌珉,哥不是想家,而是想那在远方的人,金俊秀。
晨露中,忧郁的晶莹从花瓣上滑落,在空气中蒸发。如果记忆能像露水一样,随着阳光而消失,要该多好......只可惜,时光永远不会倒流,不然,他一定会阻止俊秀那疯狂而绝望的爱,阻止所有悲剧展开的源头。
∷∷∷z∷∷y∷∷z∷∷z∷∷∷
一进前厅,就看到昌珉和一个女孩开心地交谈着。
在中的目光盯住那女孩,如蓝天般纯净的装扮,纯白的长裤掩盖不住女孩修长的腿部线条。她的笑容很干净而阳光,不算美丽,却很令人舒服。
"哥,你来了。"一扫先前的不愉快,昌珉的笑容又显得那么的开心和真诚。这个女孩子......在中带着点玩笑的目光在昌珉和女孩之间往返,却见女孩看着自己那呆住的神情。
连发呆都那么可爱啊......在中伸出三根手指在她面前晃晃。她猛地回过神,回视着在中带着笑意的眼睛,脸红了。呀,这就是昌珉喜欢的类型?
"咳咳......"昌珉在一旁假装"重重"地咳嗽。哟?不开心啦......在中收到了昌珉一记凌厉的眼光。
无视他。在中的恶魔抽风细胞又上来了,"你好,我叫金在中,请多指教。"在中伸出右手,停在半空中。
"你,你好,我叫郑海沫,请多关照。"她没有犹豫地握住在中的手,笑得很温柔,"昌珉哥和我提起过您,可没想到真的长得那么......"漂亮。她没有说出口,毕竟说一个男人漂亮似乎有些不太正确。
"漂亮吗?"在中接过她的话,反问,却没有放开她的手。果然,被在中逗了的海沫的脸颊上又染上粉色,"是,是啊......"真是个迷糊的丫头。
"咳咳......"昌珉的咳嗽声更大了。
"昌珉生病了吗?"她转过头问他,没有留意在中还握着她的手。在中无奈地一笑,放开她。
"没事了。"那双凌厉的眼睛恢复正常,又变得无比清澈。紧盯着两只手的视线回到了郑海沫身上。
这小子,吃醋了啊......
海沫似乎没有注意昌珉的反常,很放心地笑笑。"那就好,真担心你又是病着一个人忍耐,那样很辛苦的。"
昌珉望着她,眼睛里透露着一种执拗和......不明的深情。在中笑笑,她很了解昌珉的个性......
"海沫小姐不是韩国人吗?"在中开口询问她,"您韩语的发音有点奇怪,但似乎不是方言。"
郑海沫愣了愣,转瞬就笑了,"是的,我是中国人。小的时候被丢失在全罗道光州,被爸爸妈妈收养。爸爸妈妈不希望我忘记自己的国家,把我送回中国留学了很久。"说这话时,她没有一般人会表现出来的悲伤,只装出来的,还是真心?
"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吗?"她摇摇头。"想知道吗?"她还是摇头。
"我现在很快乐,很幸福,不愿意去想那些不实际的,会令我不开心的事情。"是这样啊,真是乐观的女孩子。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在中对她有些感兴趣,昌珉也在旁边听着。
"家里还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海沫的笑容很温暖,让每个人都愿意和她交谈。"待会允浩哥哥来接我,他是第三个哥哥。"
"噢......"
三个人天南地北地聊天着。郑海沫真的是个很健谈而有魔力的女孩,她能让身边的人都开心快乐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在中在说话的间隙偷偷地瞄了瞄昌珉,他很开心啊,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电铃响起,看来是海沫的哥哥来了。
"我去开门。"昌珉朝两人点点头,向门口玄关处走去。
打开门,肆意的阳光伴着来人射入眼,那人的笑容就似阳光般明媚,似乎天地间只剩下这么一个人,金边只为他环绕。
在他的面前,一向自信是帅哥的昌珉有了一丝丝的自卑。
"允浩哥,来啦。"昌珉很喜欢允浩。和允浩是死党的他就是在郑家与海沫相识的。郑允浩是那种走到哪里都会发光的王者男人,却又是那么的平易近人,与昌珉的交情甚好。
"小子,一大早把我妹妹拐到这里来,你打什么主意呢。"允浩口上是骂着昌珉,脸上却尽是无奈和包容。"这是你朋友家吗?"
"是啊,是在中哥家。"昌珉一边让允浩进门。
在中?郑允浩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信息,似乎自己并不知道昌珉认识这样一个"在中哥"。他顺手把机车帽放在鞋柜上,跟在昌珉后面进入前厅。
"在中哥,允浩哥来了哦!"
听着昌珉的叫唤,原本低着头发呆的在中突然发现面前多了两双脚。他猛然抬起头。
四目对视,似乎在刹那间有一阵酥人的电流通过,击中了他的眼。天啊,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分明是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却有一种天生浑然的王者气质,含笑的眼,阳光般的笑容,这是怎样的一个完美男人!
然在在中抬头的那一刹那,允浩的眼睛似乎强光闪烁了一下,心中有微微涟漪。若不是昌珉叫他"在中哥",他绝对毫无疑问地认为他是个女人!
勾人魂的凤眼,摄人魄的唇瓣,精致无暇的脸,这个美丽得直比女人的男人呵......一瞬间,身体中的魂魄似乎被什么东西抽空了,追随在在中身边,久久不散......
"怎么样?允浩哥很帅吧,在中哥很漂亮吧。"昌珉有些好笑地看着两个愣住的人。
在中?
允浩?
在心中默念着彼此的名字,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Chapter.2.
"那我们走了。"坐在允浩的机车上,海沫朝着在中和昌珉招手,"在中先生,有空可以和昌珉哥一起来我家玩啊。"还是如此明媚的笑容啊,郑家的人都拥有那么可爱的笑容吗?
在中不自觉地又往允浩那望去,却见那深邃的眼眸深深地锁住自己,让自己呼吸困难,动弹不得。一瞬间,他似乎看到那双眼睛中闪过一丝狡猾的笑意。
是眼花了吗?怎么现在又如此正常?
"走了啊。欢迎来家里玩。"郑允浩朝两人点点头,在飞车离去的那一刻,留给了在中一个琢磨不透的眼神......天啊,那个人......
**∷∷∷z∷∷y∷∷z∷∷z∷∷∷*
"哥哥刚才好奇怪。"海沫趴在允浩背后,在他的耳边嘟囔着。
"你说什么?"由于风大,允浩加大了声音问着海沫。这丫头,在自己耳边嘟嘟囔囔些什么鬼主意。
"没什么!"海沫也顶着风流大声回他,偷偷地加大了手臂的力量,紧紧地勒住允浩的腰。"丫头,想勒死我吗?""开你的车去。"
允浩哥,你刚才看在中先生的眼神,我看到了。你......对他感兴趣吗?他再美丽,也是男人啊......
"哥,车开过头了......"
海沫一声提醒将允浩拉回现实。
无言地把车头调转,允浩对自己的失神感到一丝的茫然。
刚才,自己是在想念那仿佛浸入了灵魂却又空洞遥不可及的双眼吗?是在感叹那美丽清纯的美男子的脸吗?是啊......怎么有那么美丽的男人啊......
"哥,你还想上哪去?"
海沫错愕地看着允浩再次错过了家门,"您还认识自己的家吗?"
"......"又在为那萍水相逢的小子失神!该死的。允浩定了定心神,终于停回家门口。
"您不回家吗?"海沫下车脱帽,却见允浩还在驾驶座上沉思发呆。
那双明眸中闪过一丝狡猾和光亮,他转头对着海沫,"你先进去吧,我还要去一个地方。帮我和妈说一声,中午我不在家里吃了。"
海沫点点头,看着他驾车远去的身影,无奈地摇着头。
允浩哥,这不像你......不像......
∷∷∷z∷∷y∷∷z∷∷z∷∷∷*
"妈!我回来了。"
海沫一进门就冲里喊。
"妈不在家!"
玩笑的语调学着郑妈妈的声音,回答她。
"姐--"郑海沫无奈地看着在客厅沙发里笑到抽风的郑智慧。"你又在干吗?"
郑智慧一边吃着薯片一边指着电视机,"喏,你看呐,咱老爸又在假正经了。"
电视里,郑爸爸郑峙义在各家记者的话筒前侃侃而谈。
海沫坐到她旁边,看着电视屏幕里这个威严庄重的男人,也"噗嗤"地笑出声来。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官腔老爸,在孩子们面前完全就没了样子。
"哥哥不是去接你了吗?"智慧把电视调小声,"怎么不见他回来?"
"看美女去了......"海沫一脸促狭地回答。"哟,跟我耍花腔,看我怎么收拾你!"智慧"哈哈"一笑,双手叉腰做"悍妇"状吓唬海沫。
"呀,我哪敢嘛,反正哥哥不是去看美女就是看帅哥去了。"
"好啊小丫头,在背后说哥哥坏话,把他说的和花痴似的。美女就算了,还看帅哥?你要气死他啊......"智慧苦笑不得地趴在沙发上,"枉他平日里那么疼你......"
听智慧叨念着,海沫在心里划上了疑问。
--是去看美女和帅哥的结合体,金在中吧......
"诶,那我们一起出去吃好不好?"
"随你啦。但是姐,你要不要换身衣服。这身娃娃睡衣......"
"......死丫头......"
∷∷∷z∷∷y∷∷z∷∷z∷∷∷
金在中......
真是个漂亮的小子......
郑允浩在路边停下,脱掉车帽,低头摆弄着机车镜。
该死的,心情却被弄乱了。怎么会那么不知所措?不过就是对视了几眼罢了,为什么就好象灵魂出壳,回不来了?
金在中......
怎么会有那么天使般的男人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啊?
允浩嘴角轻勾,眼神里笑意渐深。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昌珉呐。"
--允浩哥?
"嗯......你现在在哪?"
--和在中哥吃午饭啊。
死小子,居然敢和金在中吃午饭?
心中莫名的醋意,允浩突然感觉自己很抗拒有人和那个萍水相逢的金在中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