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半血族混饭日常[BL同人]——BY:律画卿

[综漫]cos暗堕刀剑后我人没:-2021-07-28完结816 7921cos社普通社员陆迟,漫展上去卫生间补了个妆,出来就发现换了个地图。开局一只溯行军,砍完和一期尼正面相对的陆·太刀药研·迟:打扰了,我人没了。看到审神者是斑爷的那一刻,
  《半血族混饭日常》作者:律画卿
  文案:
  当审神者破坏了历史被惩罚到地狱级别难度的综世界时。
  当不同危险的力量交织,拯救世界之人又该如何艰难应对?
  ——艰难?不存在的。
  “拯救世界?地狱难度?不是早就解决了吗?”
  “还不如努力囤积小血袋……”
  “欸欸欸等等我并不是……啊啊啊救命我不乱咬了我发誓自己绝不再乱咬了!!!”
  ——不吃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也就只有勾搭更多的美味猎物才能生存的样子。
  #拯救世界之人今天也在努力混饭吃#
  总之,就是一个半血族审神者瞎瘠薄觅食的生存故事。
  前期运筹帷幄成年霸道总裁【黑历史】,后期指挥若定少年可爱甜心【小可爱】
  [第十七章分界]
  #越活越年轻[不是#
  种族天赋,另有不同形态惊喜掉落。
  武力值高,小嘴恰蜜,可爱嘴馋。苏爽甜,无CP。
  内容标签: 综漫 家教 血族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椎名悠生/理查德·莱顿 ┃ 配角:预收《脆皮精灵的BUFF套路[星际]》,求收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们都是我可爱的小血袋!
  立意: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第1章
  #文名:《[综]今天的半血族审神者也想混口饭吃》
  #作者:律画卿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2020.4.6/18:00]
  致我亲爱的老朋友:
  相识七年,想必我们之间也称得上是一对忘年交的老朋友了。
  您作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为组织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无论是在处理工作还是与人相交方面都让人尊敬,心生亲近与喜爱之意。无论外人如何评价,在我的心中,您都是一位合格的首领、成熟且富有魅力的男人。
  收到您的上封邮件乍然间听闻您的身体大不如前,在下简直不敢相信命运竟如此残酷,对此甚为心痛。岁月不该在您这样的伟大首领身上留下任何衰败的痕迹。如您所言,永葆青春才是属于您的正确未来,在下对此无比认同,并决定近日处理好意大利这边的生意之后,立即动身前往横滨,与您交易永生之血。
  全款一百亿日元,订金折半。永生之事不可遇不可求,愿合作愉快。
  您永远的挚友,理查德·莱顿。
  xxxx年3月x日
  ——
  夕阳暖色的霞光落在第勒尼安海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像是那不勒斯海湾的一场醉梦。
  海风拂过沿海的公路与绿植,搅动了红白玫瑰花海的波涛。
  那花海属于一栋望海的庄园别墅。
  二楼的落日观景阳台上,躺在洒满了红蔷薇花瓣的瓷白浴缸之中的青年阖眸享受着日光的沐浴与海风的爱抚,黑色羊毛卷似的披肩发湿漉漉的搭在肩头,水面之上的肌肤紧实匀称,苍白到有几分透明,在阳光之下折射着温柔的微光,与透射着虹色光晕的水珠一起,映着娇嫩的花瓣与那仿佛被上帝所亲吻过的、堪称完美的脸庞来。
  浴缸的旁边是喝了一半的红酒,以及一位穿着白色西装、金发绿眸、身量笔挺的少年管家。
  管家抱着平板电脑,莫得感情的将上述邮件复述了出来,而后将平板界面转向黑发青年:“以上。如果没问题就可以直接发送了。”
  “嗯?”黑发青年睁开了那双流溢着霞光、晕染着无限诱人深情的红色眸子,而后露出了一个让人沉溺的笑容来,“被被写得这么完美,当然不需要有任何修改。”
  哗啦。
  青年从水里伸出白玉般无暇、有着堪称古典内敛弧度的单薄肌肉轮廓的手臂来,玫瑰花瓣儿自光滑的肌肤上与水珠一同洒落,那白净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整齐圆润、任何手控都要为之倾心的手指向着平板界面上的邮件发送键摁去——
  然后,戳到了管家的白手套上。
  闪闪发光般的水中美人脸上的笑容与美丽如宝石般的双眸都开始变得茫然。
  “诶?被被……”
  金发少年管家干脆利索的收起平板摁下了发送键,而后笑容核善的盯着自己的主人,扯下浴缸旁边的白毛巾糊到了那张表情蠢到难以直视的帅脸上。
  “虽然不介意主上您给在下起绰号,但是身为您的初始刀与本丸的大管家,还是希望您能称呼在下为山姥切国广。”
  “呜……被被你太严格啦qwq”白毛巾下青年的嘴巴动了动,发出了撒娇的声音,“而且那是爱称啦爱称,纪念还未极化时每天都裹着被被的被被!”
  “因为主上您实在是太过随心所欲了。”山姥切国广放弃称呼的问题,走向宽大阳台的一侧,将那厚重的深棕色环形窗帘拉开,为青年挡住了直射浴缸的阳光,“身为吸血鬼却在享受日光浴,这又不是本丸的模拟太阳,即使您身上只有一半吸血鬼的血统也会受到影响。只是以您的实力还会感到全身乏力……您这是在水里泡了几个小时?”
  “从中午就……”
  金发绿眸的少年管家眉眼一寒:“五个小时?”
  在阴影中缓过劲儿来的半血族青年躲在白毛巾下,心虚气短:“这不是今天可爱的纲吉会来嘛,当然是要洗得白白净净香喷喷的……”
  山姥切国广掀起了那条白色的毛巾。
  昏暗的阴影中,青年那双血色的眸子里流淌着的光彩,是属于绝对上位猎食者的虚假温柔与真实冷酷。
  “那是对食物的尊敬,以及对我重要友人的爱意哦,被被。”
  哗——
  青年站起身,用那湿漉漉的双手捧起了金发少年那冷漠的小脸,凑上去轻轻亲吻。
  只是片刻时间便在阴影中完全恢复了活力的青年唇角含着危险到让人战栗的笑容,手指如爱抚着最珍贵的艺术品那般摩挲着少年的脸颊与侧颈,温热的呼吸扑打在少年的耳畔,如热恋的情人般吐露着低沉性感缠绵悱恻的邀请:“还是说,要先犒劳我日理万机忠心可爱的大管家、山姥切国广殿下呢?”
  舌尖麻痹着猎物柔软的颈侧皮肤,尖锐可爱的獠牙在阴影中闪烁着危险的寒芒,即将触碰那肌肤的一瞬间,青年的身后传来一声温和有礼相当核善的呼唤:“椎名先生,下午好——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黑发青年的动作僵住了。
  而后在水花四溅玫瑰飞舞的哗啦声中面带灿烂的微笑,华丽转身:“纲吉君——”
  身着笔挺黑西装的银发青年迅速抬手遮住了身边稍矮一些的棕发青年的眼睛,对着黑发美青年愤怒呵斥:
  “喂,你这家伙!还不快在十代目面前穿好衣服!真是恬不知耻!”
  “有什么关系嘛,纲吉又不是没见过。”黑发青年弯起唇角踏出浴池,而后完全没把西西里岛如今的掌权者、彭格列十代目身边的忠犬左右手愤怒的目光放在心上,反而欣赏着那微红的脸颊慵懒的抬起双臂,任由身后的大管家为自己擦拭身体穿上浴袍,“狱寺先生不也看得目不转睛吗?怎样,是无论哪里都挑不出毛病的完美身材吧?”
  银发绿眸的青年几乎烧红了双颊,咬牙切齿的别过脸去!
  “你……你这没节操的吸血鬼!!!”
  半血族青年反而洋洋得意了起来。
  他赤脚踩过地上的玫瑰花瓣,留下一路湿漉漉的痕迹,而后凑到了不敢直视他的狱寺隼人身前,抬起左手抚摸着对方的下巴,像是在逗弄一只猫咪似的,慢慢覆上了银发青年滚烫的脸颊。
  椎名悠生的右臂在狱寺隼人看不到的地方,环住了两人之间的沢田纲吉的腰际,将虽然长高了不少但是比起他一米八五的身高还是像个小孩子的彭格列十代目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下一瞬,为了猎食根本就毫无底线可言、本身性格也有几分小恶劣的半血族青年便吻上了银发忠犬的脸颊,声音含笑,带着麻痹猎物的磁性酥麻:“怎么,狱寺先生也想品尝一下吸血鬼的美味之处吗?”
  “……!”狱寺隼人猛地推开了语言上将自己放在下方、却全身都散发着上位猎食者让人头皮发麻全身汗毛倒竖冷汗直冒的危险气息的黑发青年,“不需要,离我远点儿!”
  然而,棕发青年也被椎名悠生给轻松的抢走了。
  “十代目!”
  “为了自身的安危而忘记主人的安全了吗,忠犬先生还要更理智一些才行啊。”椎名悠生后退几步,带着棕发青年一起,顺势坐在了浴缸边缘,“纲吉,你怎么看?”
  棕发青年叹了口气,轻松的扒掉了自己身上的咸猪手,直起身来,抬手就毫不客气的拍在了黑发青年湿漉漉的脑袋上。
  “不要随便欺负狱寺君啊,悠生。”
  沢田纲吉垂下头,两人之间的阴影之中,乖巧坐在下方的半血族青年微微抬首,那双血红色的眸子里流溢着熟悉到让身体瞬间发烫的渴血微光。
  在狱寺隼人看不到的、被自家十代目背影所遮挡着的视角里,山姥切国广清楚的瞥见了自家被意大利风情浸染得愈加没下限的主人那好看的手指落在彭格列教父胸口的动作。
  没眼看。
  好想拔刀。
  ——忍住,这是自家唯一的审神者,养了这么多年,不能说宰就宰。
  #今天的山姥切国广也在弑主的边缘保持理智#
  #虽然也不一定能杀掉#
  “嘛,好吧,我亲爱的挚友,是我的错。”
  黑发青年站起身,像是什么都没做过一样,笑容清爽且正经。
  “欢迎来到莱顿庄园,Vongola Decimo,以及彭格列十世的岚之守护者,狱寺先生。”椎名悠生执起沢田纲吉的右手,躬身亲吻着这位年轻的西西里教父的手背。
  然后,即使只穿着不得体的浴衣,青年也像是晚宴衣冠考究的男主人一样,优雅的安排着自己最重要的客人。
  “从巴勒莫到那不勒斯的海路还顺利吗?舟车劳顿,先在客厅休息片刻吧。”
  棕发青年无奈的笑了:“巴勒莫到那不勒斯的航线是你的,当然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想,没人会对表面上是全球连锁的莱顿糖果和莱顿珠宝两大品牌的老总、背地里却是底细不明身份神秘交际网深不可测的武器商理查德发起挑战。”
  “只要纲吉想知道,我的一切秘密都愿与你共享,我亲爱的挚友。”半血族青年言辞恳切真挚,句句撩人心弦,“山姥切,麻烦你准备一下红茶。无酱,麻烦你去把公司新出的巧克力糖拿来。”
  站在阳台落地窗帘幕之后阴影处的黑发女仆睁着那双冷漠而怨毒的血红色蛇瞳,恭谨有礼、像是机械般鞠了一躬,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这个无酱……无论看几次都觉得好诡异。”狱寺隼人咂舌,“那是叫……血仆?虽然长得确实不错,但总觉得是个很危险的家伙。”
  “无酱以前杀死过很多人和鬼,为了避免他继续伤害别人,我就让他成为了我的奴隶,并且封上了他的嘴巴和饥饿感,不得言语,不得进食。他的内心应该是憎恨我的,不过我已经让他达成了活在阳光下的千年夙愿,就当扯平了吧。”
  狱寺隼人呆立当场:“他?”
  “对哦,无酱原本是个男人——不如说他能拟态为任何年龄性别,很厉害吧。”椎名悠生敛起笑容,“虽然我对他下了绝对不能袭击你们的命令,但以他的坏心眼能不能找到迂回的方式就不得而知了。死亡是无法逆转的人类终焉,纲吉,狱寺,我们已经认识五年了,抛开生意上的立场,就私交而言,我希望你们能在人类短暂的时光中好好的、永远炫目的活着。”
  气氛一时间像是被某种沉重的悲伤所浸染了。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而后抬手扯松了自己的领带:“黑手党哪有什么炫目……不过和彭格列的伙伴们还有悠生你相处起来倒是难得能让我轻松一会儿喘口气儿。”
  “哇,居然把我和守护者们视为同等,这可真让人受宠若惊。”椎名悠生牵着沢田纲吉坐在沙发上,而后穿着浴袍的半血族青年又骚了起来。
  他剥开一颗巧克力坐在沙发扶手上,弯腰将彭格列的年轻首领笼罩在自己的怀里,眉眼波光流转:“我来喂您吃怎样,教父大人?”
  银发忠犬原地抓狂:“喂喂喂你这……!”
  金发绿眸的大管家终于忍无可忍的拿出本体刀,用刀鞘给自家审神者的脑袋狠狠来了一下!
  “主上!!!”
  “嗷——唔!咳咳咳——”
  为了保持形象不把巧克力喷到重要食物啊不、挚友的脸上而强行咽下去差点儿原地呛死的椎名·优雅半血族·悠生:……
  #被被我错了!#
  #下次还敢嘻嘻嘻#


第2章
  莱顿庄园占地面积挺大,周边只有一所科学博物馆。望海的空旷海岸线上,在月光之下反射着优美银线的道路中线仿佛城市的生命线,玫瑰庄园伫立于温柔的海风之中,算得上美好安逸。
  吃了巧克力糖和精致的日式晚餐,由连通本丸的传送阵而来的烛台切光忠与压切长谷部顺便为山姥切国广带来了一堆大管家要处理的工作文件。
  椎名悠生作为合格的甩手掌柜,理所当然的接过了带领彭格列的贵客前往武器仓库介绍新武器工作——当然,他只负责介绍武器成品的性能,具体的条款要由山姥切国广、博多藤四郎和狱寺隼人进行洽谈,双方的BOSS只负责最后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