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绫辻家的屑老板[BL同人]——BY:风月蚕

Tip:[柯南]真酒他在警察厅领两:2022-11-10完结892 9297身为从小就被组织压榨的计算机天才,若松竹一的日常生活除了打代码就是打代码。简而言之就是——在酒厂这个高危组织里,他是个武力值和生活常识都为零的弱鸡工具人。最近他接到了一
  题名:绫辻家的屑老板
  作者:风月蚕
  文案:
  身为世界第一幻术师六道骸的大弟子
  可惜是个半桶水幻术师
  一手打造出日本大财阀黑曜财团
  可惜是个杠精屑老板
  不仅天天被师弟嫌弃
  还被师父喊着赶出师门
  隔壁云雀家支持他弃暗投明
  深感这日子没法儿过
  于是离家出走
  并给自己找了一个名字好听的仆人
  米迦: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主人,还不快叩头谢恩!
  然后他被仆人大逆不道的按在地上摩擦
  CP:米迦X绫辻,幻术半桶水却体术最强的幻术师X抖S的人偶癖杀人侦探,九岁年龄差的年下。
  主攻
  内容标签: 综漫家教少年漫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米迦 ┃ 配角:绫辻、六道凤梨、云雀、弗兰、安吾、港口Mafia等 ┃ 其它:文豪野犬、七的三次方、K等
  一句话简介:杀人侦探vs杠精幻术师
  立意:天作犹可活,自作泪成河


第1章
  米迦第一次见到自家师父的时候,是八岁。
  那时他是个无家可归的英国流浪儿童,因为顺手帮了当时还是个少年的师父一把,被收为大弟子,开始学习幻术。
  作为师父的六道骸当时说,是看重了米迦在幻术方面的天赋,性格乖巧惹人怜爱。
  然后在第五天怀里被塞了一个顶着红苹果玩偶套的法国佬师弟。
  之后米迦摸索出了真相,去他什么幻术天赋什么乖巧怜爱,其实就是看他脾气好,欺负老实人,忽悠他来带孩子的吧!
  证据就是,身为大弟子的他花了十年还只是个没出师的半桶水幻术师,而小他两岁的师弟弗兰早在几年前出师,如今在里世界人怕鬼愁的巴利安暗杀部队担任干部,每次任务入手酬劳以万美刀为单位,堪称走上人生巅峰!
  可他呢!黑曜乐园普普通通的一名社畜,997不够往007发展,每个月工资就够吃个泡面!
  “不要阻止我,我对这个地方已经绝望了。决定了,我要离家出走!这种没有休息日整天加班,还薪水低廉的贫穷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这是米迦在离开黑曜乐园的那天,对阻止他的部下的说辞。
  部下们抱着他的大腿哭得撕心裂肺。
  “您不能走啊,米迦大人!明天还有三个会议,六个合作项目等着您亲自处理啊!”
  “这可是事关我们公司下季度收益能否增超4个百分点的重要事项!”
  “海外新开的三个分公司,派遣的高管人选还需要您定夺!”
  有名部下闭着眼睛,豁出去的大声吼道:“您之所以那么穷还天天加班难道不是因为经常炸办公室拆办公大楼吗?!”
  被语言的利刃狠狠刺穿心胸的米迦,用加密渠道联系了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摸鱼的自家师父,电话一接通就忍不住泪水哗啦流,哭得像个八岁的宝宝。
  “师父我真的不行了啦,求求您快点回来吧,我已经加班一个月了,再不赶回来您就要蓝发人送白发人了!!”
  那边的六道骸在沉默了两分钟后,发过来一个视频邀请,一秒后米迦的手机上出现师父那标志性极强的凤梨头,足以迷倒众生的邪魅俊美的脸上浮现着条条青筋,并附赠一个中指。
  【亲手把我用来暗杀黑手党组织起来的团队,扩张成日本上市大财阀的不就是你这个混小子吗?!】
  “哈?要不是我拼命的赚钱,你以为自己身上穿的高定制服装、住的豪宅开的豪车、吃的珍馐美味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
  【我们是为了除掉世界所有黑手党才建立起来的组织啊!】
  “正义之士也是要恰饭的!再说了你现在不也是彭格列的守护者吗,你也是个黑手党啊!!!”
  【kufufu,很好,几天不打皮痒了是吧,你等着今晚老子进你的梦收拾你吧!】
  “来啊,你个体术渣渣,看我几拳把你打得哭咩咩喊爸爸!”
  【哦呀哦呀,幻术练得稀巴烂,体术倒是学得不错啊,你就这么自豪吗?简直丢我们所有幻术师的脸!】
  最终被六道骸以他不懂管理公司为由拒绝了此无理要求,哭诉无门的米迦拨打了自家师弟的电话。
  师弟那边很快接通了,还没听他说话,一道仿佛从耳边穿梭而过的气流声和爆炸声响差点没把米迦的耳朵震聋。
  他掏了掏耳朵,生硬的说:“你那边,挺热闹的啊哈哈哈……”
  【没事me挂了。】
  “好歹也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的师兄,弗兰你对我也太冷酷了吧!”
  【哦。】
  “不是,一个哦就没了吗?这时候不应该狠狠反驳我你不是吃屎尿长大,你师兄才是脑子里装满了哔——吗?”
  【嗯。】
  “给我多说两个字啊!”
  吼完后,米迦捂着头,深吸一口气,放低嗓音讨好的道:“我亲爱的可爱的宇宙第一聪明的弗兰兰哟,暗杀那种危险的工作不要做了,回家继承黑曜乐园吧,这可是我们师父亲手创立起来的组织。”
  【你是大师兄。】
  “我幻术啥样儿你不清楚吗?师父天天喊着要把我赶出师门!”
  【me认识的黑曜乐园,和现在的黑曜财团没有半毛钱关系,死了这条心去当你铜钱臭味的商人吧,你个幻术师界的叛徒。】
  电话被无情的挂断,米迦一脸绝望的看着手里的手机,心如死灰。
  很好,一师一弟,没一个有人情味的。他每天辛辛苦苦工作到底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两个家伙!!
  暴怒掀桌.gif
  门外,为了防止老板跑路而守在办公室外面的十来名名保安加一群公司高管,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打赌这次修理费要上亿,昨天装修时里面的电脑换成了新科技的全息触屏式。”
  “有钱人的兴趣难道就是吃着泡面烧钱吗?希望这次别又把大楼承重墙打穿了。”
  “打个电话给骸大人吧,这样下去不只是米迦大人受不了,我们也…我一个学渣为什么要去美国进修经济学位,还得学管理公司呀。”
  “说起来我们原先都是黑曜中学的混混渣滓吧……现在却天天陪着米迦大人加班,上下班打卡,这跟说好的非法组织不一样!”
  “你可以不加班,米迦大人会让你当场逝世。”
  此话一出,所有人沉默。
  半个小时后,秘书A小心翼翼的打开没有传出声响的办公室门,迎接他的却是一屋子的狼藉,坍塌的天花板、稀巴烂的家具、报废的高科技电脑和成了碎条条的地毯等等,他连地板瓷砖都掀空了。
  然而他们黑曜财团表面上是继承人,实际上是真老板的米迦,已经消失无踪。
  一道风从破个大洞的墙壁吹进来,吹飞了秘书A的假发,露出毛发稀疏的脑壳。他怜惜的用手摸了摸头,指尖多出几根黑中泛白的发丝。
  和米迦大人纯天然的银发不一样,发中带的白是无数个社畜的夜晚熬出来的。
  年方25长得却像35的秘书A咽下了几颗胃药,虚弱的拉着旁边已经躺在地上装死的同事的裤脚。
  “去……去给云雀大人打电话……”
  如今只能指望米迦大人的二师父出手了。
  那位手把手将温顺懂事的米迦大人培养成暴躁杠精的大人,还把他领向屑老板不归路的云雀恭弥,才能拯救这个因老板离家出走而岌岌可危的公司。
  “我们公司要是倒闭了,日本的经济得倒退十年吧!!”
  秘书A绝望的捂头痛哭。
  *
  刚离开黑曜大楼的米迦很快活,他呼吸着周围带着浓浓车尾气的空气,和一群人在大街上挤挤挨挨,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黑曜财团还未做大的时光,是熟悉又陌生的日常,是无忧无虑没有通宵加班的天堂。
  也是天天吃便当一天只能喝两瓶牛奶的拮据日常。
  十年前,为了长高一天要喝十瓶牛奶的米迦,下定决心要赚大钱,从此牛奶喝一瓶倒一瓶,于是瞒着六道骸去请教云雀恭弥,以成为对方的陪练对象为代价,每日头悬梁锥刺股的偷师,成为一名金融大师开始发展黑曜乐园。
  兢兢业业努力十年,这个愿望还无法实现。
  他饿着肚子站在便利店门口,身上摸不出一个钢蹦,体会着残酷社会的辛酸。
  为了能够彻底摆脱社畜生活,手机、钱包还有装门面的衬衫和西装外套都被他留在办公室,上身是从网上买的三千元一件促销t恤,下身是没得换的高级定制西裤,踩着室内廉价人字拖,介于非常有钱与穷鬼之间的矛盾形象。
  摸着冒出点点胡渣的下巴,才十八岁身高破一米九的米迦蹲在东京逢魔之时的某条僻静小巷,听着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在等待。
  从路灯倒影中判断出过路人的身高体重性别和大致来历。
  第一个是牵着小女孩的年轻妈妈。
  第二个是扶着拐杖颤巍巍的老人。
  第三个是兜比脸干净的流浪汉。
  ……
  月光都升到顶空了,他饿得两眼翻白,在心里默默下了决心。
  “接下来不管是谁,都要打劫!没钱就把他吃了!!”
  饿疯了的米迦觉得自己现在能够生吃两个大汉!
  似乎是老天终于眷恋这个可怜的孩子,一个身形纤细手里抱着装了长条面包纸袋的男性影子,出现在他所注视的巷口的地面上。
  如紫水晶般的瞳孔反射出阴鸷幽暗的冷光,在对方一只脚刚进入视野时,仿若疯狂的野兽般扑了过去。
  刺啦——
  噗通——
  饥饿带来的虚弱、加班一个月的虚脱,和蹲了大半宿猛然起身的头晕目眩,让他本要按住对方的肩膀拖入小巷并来个过肩摔的前奏,变成了手一低扯住人家的裤子。
  和布料撕裂的声响一起响起的是,他被人一手抓住后脑勺,用力的脸贴地按在地上,和毫不留情的踢踹殴打。
  “别打了别打了,大哥我错了——”
  “不就是一条裤子嘛,我的赔给你好啦——”
  “一个大男人这么讲究干啥,光着屁股都不会有人看你——”
  然后,被殴打得更惨了。


第2章
  午夜的僻静小巷,传来啊呜啊呜的咀嚼声,鼻青脸肿身上无一块好肉的高大外国人,抱着纸袋啃着面包,津津有味。
  嘴里塞满了食物还口齿清晰的说着话。
  “好几年没吃到刚出炉的面包了,就是有点腻。”
  “怎么全都是面包啊,还都是没馅儿的,干巴巴的。”
  “加多根香肠也不至于这么寡淡。”
  被用撕成条的布料绑在金属水管上的男人,沉着脸看着这个喋喋不休的人。
  “你说够了没?我很忙,把我放了。”
  长得像混血儿的金发男人看上去要比浑身脏兮兮,t恤还缺了一半露出结实腹肌的米迦要体面得多。也就是左边裤管从大腿到小腿被撕开了大洞,稍不注意就会露出点黑色的底裤布料。
  他身上脸上没有多出什么伤口。刚才他抱着面包路过小巷,一路都很平静,直到经过小巷的时候猛然窜出一道身影,毫无预兆的袭击让没有防备的他中了招。
  看出这个人的外强中干,秉着将人先制服的心态一顿暴揍,一开始很顺利,直到这个外国人在挣扎时抓到了一根法国棍,以快到让人傻眼的速度吃完了一整根面包,他就失去了前面的优势。
  这个人没有伤人的意思,只是将破破烂烂的t恤撕了条将他绑了起来,没有施行报复,反而更加专注于消灭他方才在常去的面包店购买的新鲜出炉的面包。
  损失点面包不算事儿,虽然那是他一个星期的用量。
  只是嘴巴太贱了,不知客气为何物,一边吃一边嫌,像几百只蚊子在耳边嗡嗡嗡,脑壳疼,还手痒。
  吃饱饭原地复活的米迦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将空纸袋丢进小巷深处的垃圾桶,回来时他抓住的金发男人还好好的待在原地。
  “哎,抱歉我忘记了。”米迦只要没有压力,脾气都会很好,上前一步将绑着男人的布条像撕棉花一样轻易的扯断,嘴里说着,“啊,虽然布料不结实,这种绑法就算经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很难挣脱的。”
  双手获得自由的金发男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米迦不仅没有被他那冻死人的眼神给吓到,还歪了歪头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傻笑。
  “让开。”
  狠狠的撞了一下这个外国人的肩膀,金发男人的脑里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作为被异能科管制的他,半夜甩开了一堆监视人偷跑出来买面包,本来时间充裕还足够让他慢悠悠的散步回事务所,现在耽误了这么些时间,就算那些狙击官再蠢也难免会察觉出问题。
  他并不惧怕会因此被秘密处刑,他活着的作用远比死去要大得多,只是应付监察员和写报告让他觉得厌烦。
  不想和这个外国人纠缠,他加快了脚步,却被扯住了手。
  对方的身手和速度非常快,毫无反应时机就被握住了手。
  金发男人冷冷的看着这个外国人。
  “你裤子被我弄坏了,至少让我赔偿吧。”
  米迦如此说着,在身上摸索了半天,翻出空空如也的裤兜袋,场面顿时十分尴尬。
  “啊哈哈哈~~”干笑了一会,在对方越来越冰冷的气息和染上阴霾的视线下,米迦单手摸着后脑勺,眼神漂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