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每天抽卡超能力 完结+番外[青春同人]——BY:甘木凛

Tip:[综漫]单线恋爱为何总是陷:2022.12.31完结3133 7084【这本被砍纲严重,写的不好】无论是千年前,还是现如今,纱织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男人——他有一头白色的发,有如母亲所珍爱的那颗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可仅仅只是想嫁给五条
  《每天抽卡超能力》作者:甘木凛
  文案:
  我的名字叫做影山真桃,转生到二次元之后成为了一个超能力者。
  上辈子靠运气玩抽卡游戏,这辈子用个超能力都要靠运气。
  我的超能力可以称作:“超能力抽卡机”。
  每天抽出一个超能力,想要不想要都会硬塞给我,抽出什么全靠运气。
  有的能力相当有用,比如说可以防止迟到的[瞬间移动]、可以用来补作业的[时间暂停]、可以去参加大胃王比赛的[怎么吃都不会撑不会胖]、能听见别人在想什么的[读心]、能做出各种发光料理的[超级厨艺]……
  听起来很棒,但是当我见到了那个超能力多到数不清的二次元之神,就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厉害的了。
  这个世界的超能力者也不少,我的堂弟还是个爆发时能毁天灭地的超能力者呢……我只是能力的种类和花样比较多罢了。
  有时候抽出的能力还相当给我添麻烦,屁用都没有。
  今天抽到的是[灵视],对着充满各种奇怪“生物”的世界我陷入沉默。
  今天抽到了[万人迷属性],出个门就遭人“追星”式围堵的我一脸懵逼。
  今天抽出来了[穿越时空],被迫穿越之后能力陷入冷却穿不回去,也没持有任何攻击能力的我,只能在高危的异世界瑟瑟发抖了。
  我是真的会谢!求求了,欧皇在上,明天给我个攻击能力,不然就让我抽出[召唤术]吧!我有很多外挂天花板朋友可以召唤的!
  ——
  *日常向沙雕爽文,偶尔开个副本去冒险、救救人
  *正文第三人称,cp未定
  *女主苏苏苏,天然渣属性,单箭头多。抽卡是欧洲人,能力原因时强时沙雕
  内容标签: 齐神 文野 咒回 柯南
  搜索关键字:主角:影山真桃 ┃ 配角:超能力者,小野犬,咒术师,jo漫画家,柯学剧组等等(想到啥写啥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希望每天都是有用的超能力
  立意:要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人
  作品简评:
  转生到二次元的真桃成为了超能力者,每天都会抽卡获得一个新的超能力。因为超能力她被卷入各种事件,结识了很多朋友,也用超能力拯救了很多人,在和二次元人物相处的过程中发生一系列搞笑的日常趣事,乐于助人心地善良的她也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本文设定新颖,文风轻松欢快,笑点十足,感情描写细腻温柔。二次元不同的片场之间展开的各种梦幻联动、神奇的超能力和温馨愉快的日常进行完美结合,让文章读起来更加有趣。


第1章
  “姓名?”
  “影山真桃。”
  “年龄?”
  “16岁。”
  “家庭住址?”
  “东京左胁腹町……”
  对面打断了她。
  “等等,东京甚至整个日本根本没有你说的町……”
  “是啊,因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嘛。”
  影山真桃无所谓地回答道。
  这甚至不是一个作品来着。
  另外一边的世界的日本也没有米花町这个地址啊。
  她是十分理直气壮的,对着执着的认为她是犯了中二病离家出走的警官先生说道:
  “所以刚刚都跟你说了我是突然穿越过来的。不然谁离家出走会穿着一身睡衣出现在被安装了炸弹,即将要爆炸的大楼里啊。脑子有问题吗,一不小心可是会死无全尸的啊。”
  口吻认真、理所当然、有理有据。
  偏偏说出来的内容如此令人难以置信。
  面前的少女披散着的黑发还有点凌乱,头顶呆毛翘着。
  身上穿着画着卡通猫咪图案的睡衣,脚上是一双同款的猫咪造型的棉拖鞋,非常居家的打扮,显然是早上刚起床的状态。
  此时,正撇着嘴角,看表情是一脸“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爱信不信”的模样。
  她甚至抬起手遮着嘴,悠悠哉哉地打了个哈欠。
  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话多么奇怪的自觉性。
  说真的,这种,真的不是中二病吗。
  松田阵平不理解。
  这种展开不论怎么看都有点超现实的荒谬了。
  但最荒谬的是——她的说法居然是最可信的。
  就在刚刚,松田阵平那幸免于难的好友萩原研二还在用那种让他以为对方的脑子确实是坏掉的兴奋语气对他说着:
  “所以说是小真桃救了我们,嗖的一下她出现了,然后嗖的一下,她就带着炸弹瞬间移动消失了,之后如小阵平你所见,那个倒计时的炸弹在远处的高空中爆炸了。”
  ——那时候,他还是不信的。
  毕竟萩原研二脑子已经傻到拆弹都能理直气壮地不穿防爆服了。松田阵平还能对好友那刚刚劫后余生的大脑表达什么信任呢?
  结果问了另外几个在场的爆炸//物处理班的同事,他们也都是差不多的说辞,虽说在那种性命攸关的危急时刻大脑一片空白很正常,倒是没人注意到具体状况,但是在他们看来那个少女确实是走了个: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流程的。
  于是,萩原研二的说法听上去居然变得非常真实可信了。
  少女能出现在这里的前提条件很不正常,如果不是突然穿越过来的,难道要承认警方拆弹之前疏散居民的工作做的有问题吗?
  而且那个突然开始倒计时的炸弹确实是凭空消失不见了。
  刚刚在外面,远处的高空中确实发生了浓烟滚滚的爆炸。
  不是瞬间移动的话,又怎么可能做到在几秒间挪走炸弹呢?
  可就算如此,也不能承认“穿越”或者“瞬间移动”这种只会出现在小说动画里的离谱设定会发生在现实好吗?
  因为面前的少女还是个未成年。
  作为警察,松田阵平首先想到的是去联络对方的家长。
  ——但据调查,少女既不是这栋被安装了炸弹的高层公寓的原住户,所报出的联系人的手机号全是空号不说,说出的家庭地址也是完全不存在于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地点。
  看上去也根本不像在说谎。
  松田阵平本来是很坚定的。
  现在也逐渐不坚定了。
  “所以说都
  说了嘛。”他旁边的萩原研二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过,这也不怪小阵平,如果不是当事人的话,他也不会那么轻易相信这种事啊。
  如果让作为当事人的他回忆一下,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他最接近死亡的六秒钟时间。
  萩原研二在准备拆除那个已经停止计时的炸弹的时候,那个停止的炸弹突然又开始倒计时了。
  这种突发事件是谁也没想到的。如果不是那个少女的突然出现,那他和其他同事毫无疑问都会命丧黄泉。
  那生死之间的六秒钟如同被无限拉长了一样。
  第一秒的时候,萩原研二大喊着让处理班的其他同事快跑。
  第二秒就看见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她真的是突然出现,毫无预兆的那种。
  如果这是动画,上一帧还没有对方的存在,下一帧就突然刷新出了新的画面。
  突然出现在他身旁的少女,在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连带着正在倒计时的炸弹一起,就像莫名其妙冒出来那样,突然就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剩下的几秒他以为自己是濒临死亡所以出现了幻觉。然而最后一秒,公寓外的高空中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跑过去看了,乌黑可怖的浓烟在远处的空气中翻滚,这样的场面,也彻底把他拉回了现实。
  萩原研二下意识的开始寻找少女的踪影。
  少女不知道何时又回到了他的视线范围内,正堵着自己的耳朵,没什么表情地站在原地。
  见对方安然无恙。
  萩原研二大大地松了口气。
  劫后余生的放松、不明真相的疑惑以及对于刚刚自己所见一切的不可思议填满了心头。
  他缓了一下,就去和救了他们的少女搭话了。他问她是怎么把炸弹挪到外面的。
  少女眨了眨眼,干脆利落地说道:“很简单啊。瞬间移动嘛。”
  哦,瞬间移动啊。那没事了——
  等、等等……!!
  瞬间移动——?!是超能力吗?!
  不过,除了超能力,也没有人能解释这种过分不科学的场面是如何发生的了吧?
  炸弹那么短的倒计时,再怎么超人的速度,也不可能拎着炸弹,跑到窗边,扔到外面和大楼有一定距离的高空中,让炸弹自由地爆炸,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松田阵平显然也很清楚这点。
  “或许她能跑到窗边……扔出去……”
  松田阵平扶额,他还在努力相信科学,但是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听着都没有底气了。
  “那是什么,世界纪录都没那么吹的,而且不只是跑步速度的问题吧,这个投掷的高度也不可能的。”萩原研二露出半月眼,调侃道,“接受现实吧,小阵平,你的想法也完全不科学。”
  “超现实地打破世界纪录也比超能力要科学一点好吧!”松田阵平不太服气。
  但是,他看了眼少女的细胳膊细腿,也知道自己的这种说法有多么扯淡了。
  不,这不科学,但很柯学。
  影山真桃则是有点无奈的默默吐槽。
  在几秒之内把炸弹扔到高空听上去比能踢爆卫星的足球要科学很多。
  能踢爆卫星的足球难道不比瞬间移动还要扯淡吗?!
  但是,在这个时间段里,这种离谱的设定应该还没出现。
  所以目前这个世界还没被柯学侵占,应该还算属于比较科学的领域吧……?
  是的,她知道自己不该在这种没有超能力设定的世界,和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的角色大谈超能力的。
  但是,她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科学的解释。
  她确实是凭空出现,嗖的一下把倒计时的炸弹搞到空中爆炸的。
  没有任何科学的说法可以说得通她刚刚做到的一切。
  然后,她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归这边的警察管。如果他们费心调查一下她,就会发现完全查无此人。
  影山真桃很快就会回到自己的世界,不需要考虑自己在普通警察面前暴露超能力会如何,自然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最诚实的解释了。
  所以说——都已经那么认真地说了,要是别人再不信,她就有点不爽了。
  “啧,大不了让你们切身实际体会一下瞬间移动的感觉吧。”
  影山真桃也懒得再解释什么了。她干脆利落地起身走了过去,在两个人惊讶的目光中,抬起手把手搭在他们的肩头上。
  下一秒。
  穿着睡衣的女孩子,两个穿着西装正装正在上班的警察先生,直接就在川流不息的东京街头的某一条隐蔽的小巷子内,站稳了脚,一脸懵逼地面面相觑了。
  松田阵平:瞳孔地震。我是谁我在哪。
  萩原研二:啊,果然如此。但是亲身体验还是好震惊。
  不过,影山真桃也没来得及欣赏一下两个人灵魂出窍的表情,或是观赏一下不同世界的东京周边的环境,就感觉一阵冷空气袭击了她。
  刚刚扔炸弹的时候其实也感觉到了这边的气温和她那边的世界不一样,应该不是处于一个季节。——可是,当时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人在外面。身体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而现在,她明确感觉到了这边的温度不是她现在这身装扮能承受的,立马打了个喷嚏,倒吸了一口气。
  “你在干什么啊笨蛋——!穿着睡衣突然就瞬移到外面是什么鬼!现在可是冬天啊!”
  回过神的松田阵平顿时无语了,他下意识地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到了抱着肩膀瑟瑟发抖的少女身上。
  然而他的幼驯染,另一边的萩原也进行了一样的动作,两个人几乎是同步了。
  在看见对方动作的时候都停顿了一下,然后没有停住收回。
  肩膀上一前一后被人披上两件外套的真桃左看看右看看:“……”
  嘶,这待遇,她总感觉有点离奇啊。
  不过她还是不客气地拢了拢外套。
  好像稍微暖和点了,但也只暖和了上半身!
  “难得见小阵平会那么体贴地对待女孩子呢。”
  萩原研二打趣地笑了起来,见一旁的松田对他的说法不爽地嘁了一声,他也见怪不怪了。
  毕竟小阵平就是很别扭啊。
  萩原研二转头看向少女,笑着说道:
  “正好对面有家商场,我们去给小真桃买衣服吧……说到超能力,突然穿越到这里难不成也是什么超能力导致的?没立刻回去的话应该是现在暂时回不去?也不能一直这样穿着睡衣。还有……或许你还没吃早饭?我请你去吃饭吧。”
  影山真桃眨了眨眼,她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确实感觉有点饿了。
  早上刚洗漱完,睡衣都没来得及换掉,就突然穿越到了这边,她当然是没吃早饭的。
  她点了点头,又想到什么,迟疑地问:
  “不过你们这样翘班没问题吗?要不我还是先把你们瞬移回去?我无所谓的……”
  “没事没事,放置炸弹的犯人已经被抓到了,现在也没有炸弹需要拆除。”萩原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他拿出手机晃了晃,笑着对她wink了一下,“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哦,是可以请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