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是彭格列十代目 完结+番外[青春同人]——BY:陶嘉月

Tip:[红楼]黛玉义姐不好当 强推:2022-03-24完结4294 12845【重要提醒:女主CP小狼狗,姐弟,感情戏很少后半段才有,不影响女主事业,正式在一起时男主将近18岁,远超古言女主平均年龄,不能接受慎入】穿到红楼世界,林棠发现她居然是那个眉眼有几分
  男朋友是彭格列十代目
  作者:陶嘉月
  文案:
  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我穿越了。
  我爱上了一个除了心地善良之外其他方面都十分废柴的少年,看着对方澄澈单纯的棕色眼眸,我感觉我的良心在隐隐作痛。
  结果有一天,我的男朋友期期艾艾地对我说,“小葵,如果我隐瞒了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呵呵,连穿越这种不科学的事情我都经历了,我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结果后来我才发现,这厮是意大利最大的mafia家族的继承人,不仅如此,他全家,他老师,他周围的伙伴也全都是蛤蜊家族的!
  我:“……”
  我明明只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于是到了最后,我也变成合格的mafia啦,安详躺平jpg.
  内容标签: 家教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神谷葵 ┃ 配角:纲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和童年男神谈恋爱
  立意:真爱能够战胜困难,让生活更加美好。


第1章 纲吉真的是个好人
  晚上十点,便利店内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顾客了,我站在收银台后面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拨弄着锅里的店内特售关东煮。
  “很高兴为您服务,盛惠152日元。”
  “神……神谷同学?!”
  似乎是有些耳熟的声音啊。
  我用袋子将顾客购买的物品装好,递给对方的时候抬眼便看到了那棕发男生惊讶的表情。
  啊,似乎跟我是同班的,叫啥来着?
  “真是有缘在这里看到你,出来替妈妈买东西么,沢井同学?”
  “……是沢田啦,都开学一个月了还能记错邻座的名字真的好过分……”他抽着嘴角小声吐槽,“不,该说我是有多废柴和没有存在感才能让邻座同学都无视我啊,话说回来神谷同学真的不是故意的么?这已经是我这周第三次提醒你了,我是沢田!沢田纲吉啦。”
  我摸着下巴严肃地打量他,这家伙,似乎比在学校的时候活泼些,居然还是个爱好吐槽的话唠体质么?
  “唔,真是看不出来呢,沢田同学居然是这种人。”
  “……噫!?”
  沢田被我的视线盯得后退两步,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拿着购物袋的手都在慌忙地左右摇摆,结结巴巴道,“神……神谷同学又在开玩笑说些让人误会的话了哈哈……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今天就先告辞……”
  “沢田同学请留步!”
  他被我突然提高的声音吓到,停住脚步,僵硬地扭过头来,脸色微微发白,似乎在他眼中,此时的我跟平时那些欺负他的不良少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月黑风高夜,此刻我打工的这家便利店里除了他和我两个人之外一个人都没有,我直勾勾地看着他腰间可怜的零钱包,这一幕真像是勒索的犯罪现场。
  我从收银台后面出来,在他惊恐的目光中慢慢走近他,双手牢牢放到他肩上,紧盯着对方不安又害怕的棕色眼睛,深沉地开口,“沢田同学,现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拜托你!”
  他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死死捂着钱包,“……什、什么?”
  我歪着头朝他微微一笑,“你饿了么?要不要来点关东煮?”
  “……诶????!!!”
  就是这么点小事,有必要这样惊讶么?
  他欲哭无泪地看着被我掏空的钱包,拿着关东煮和购物袋站在店门口等我下班,我和接班的杏子小姐打了个招呼,在她揶揄的目光中拿着自己的包淡定走出店门,自来熟地从沢田手中接过关东煮,从里面取出豆皮串和海带丝,慢条斯理地放到口中咀嚼着,然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旁边的少年感叹道,“沢田同学能够请我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可真是热心肠的好人啊!”
  他用控诉的眼神看了看我,小声抱怨道,“这明明是强买强卖吧……而且我也没说过要请神谷同学吃……”
  我又从他手中拿出一串鸡脆骨,一边吃一边说,“没有办法呀,十二点之前不把关东煮卖出去的话,明天我一定会被店长骂的,说不定还会被克扣工资,再严重一点说不定我会被辞退回家,那我的生活费就无法得到保障,我上有四十老母需要赡养,下有未竞学业尚未完成,大好人生刚刚开始,就为了一碗小小的关东煮,沢田同学,你于心何忍啊?”
  他被我驴唇不对马嘴的话绕得晕头转向,磕磕巴巴开口,“居然是……是这样严重的事情吗?”
  他这个反应远远超出我的预料。
  我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银色的月光之下,那棕发少年的表情还是那样软软糯糯的,似乎还有些担心我的样子。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心理年龄一大把,披着萝莉的皮骗小孩子零用钱真的是够无耻了,如果不是口袋里空空如也,而我到现在还没吃一口热乎的晚饭,我也不至于这样欺负一个小孩子……
  结果这个沢田纲吉居然完全不责备我还替我担心吗?他这种烂好人的性格是圣父转世么?我感觉我为数不多的某些所谓愧疚和良心全都回来了,我这样欺负一个古道热肠的好人简直辜负我上辈子在正红旗下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啊!
  我将吃了一半的鸡脆骨塞到他嘴里,叹气开口,“沢田同学,如果心里不愿意或者愤怒的话,最好还是要将明确的拒绝说出口的,就是因为你不懂得反抗,所以才会一直被人欺负。”
  他艰难地将食物咽下去,面红耳赤地咳嗽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刚刚说的话,随即似乎是有些困惑地说,“可是神谷同学的境况,是真的很为难吧。”
  我愣了一下。
  他在我沉默的目光中似乎有些窘迫,眼神左右乱漂,然后迟疑地低声开口,“我能感觉到,神谷同学和那些平时以取笑我为乐的人是不一样的。”
  “女孩子这么晚还要辛苦地在便利店打工,我觉得非常的不容易和了不起,”他尴尬的伸出手挠了挠脸,“就是……该怎么说呢,或许神谷同学觉得我太自大了吧,如果这种方式能够稍微缓解你的压力,帮助到你的话,那我大概会很高兴,我是这样觉得的。”
  随即他冲我展开一个温和的,没有任何攻击性的笑容,昏暗的夜色中,只有月光和几盏摇曳的灯光在不断闪烁,可是一切却都仿佛被那甚至有些羞涩的笑容点亮了。
  “太耀眼了啊。”我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喃喃自语。
  “神谷同学在说什么?”沢田疑惑地问我。
  我面无表情地伸出爪子,一把揉向少年棕色的头发,将那发丝揉成了一团鸡窝。
  “神……神谷同学到底在做什么呀?!”沢田捂着自己的脑袋,控诉般地看向我。
  我嫌弃地将手放到他的校服外套边角擦了又擦,“噫……沢田同学到底有几天没有洗头了?”
  “好过分!我明明每天都有好好洗澡!”他吸了吸鼻子,欲哭无泪。
  “虽然沢田同学是个好孩子,但是也不要随便瞎撩拨无知少女的心,我这样是在提醒你,学生就是要以学习为重,不要乱想一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根本就不明白神谷同学在说些什么……而且话说回来,明明神谷同学比我还小几个月,你才更像小孩子吧……”
  我不理会沢田的碎碎念,思考没一会便开口,“所以大家既然都没什么意见,那就这样决定了,为了答谢沢田同学的帮助,以后我就负责替你补习功课了,当然,便当由沢田同学准备。”
  “诶???等等,什么时候决定的?话说回来你根本就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吧?为什么话题就突然跑到补习功课的地方去了啊?补习功课是地狱,我不要啊!”
  我皱了皱眉头,“因为我很讨厌欠人人情不还,”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沢田同学,你以前是没有体会过填鸭式应试教育的美妙,相信我,所谓熟能生巧,区区国中的知识,我还是有把握能教会你的。”
  “……你这家伙根本就是自说自话啊喂!……”
  作者有话说:
  开个新坑


第2章 万分艰难的开局
  沢田坚持要送我回家。
  “神谷同学作为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去未免也太不安全了。”
  他如果不脸色发白还害怕得抖得不行的话,他强装出来的男子力大概还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和沢田同学道过再见,进入那被称为“家”的和式住宅以后,我便如有所感身体灵活地躲过迎面飞来的啤酒瓶。
  “你这死丫头又这么晚才回家!你可知你妈妈在家多么担惊受怕啊!都跟你说过了我们还有积蓄,你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然后安心嫁人,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了,为什么你就是不听话呢!呜呜呜呜女儿养大了就和妈妈离心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和彦呀你怎么忍心就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先走了啊……”
  我早已习惯神谷芽衣女士每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做派,淡定地收拾好家里散落在地上的啤酒瓶碎片,将垃圾一样一样分类归置好,不一会芽衣便推着轮椅摇摇晃晃地到我身边了。
  女人有些期期艾艾地开口,和刚才那发疯扔酒瓶子的似乎判若两人,“……小葵啊,妈妈不是故意要对你这么凶的,妈妈只是担心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做出这样凶残的举动了,你不要记恨妈妈,妈妈只有你了,你说你爸爸怎么就这么狠心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就这样撒手而去了呢呜呜呜呜……”
  我被芽衣女士狠狠地抱在她怀里,双手借力支撑着轮椅扶手,感受着母亲滚烫的眼泪划过我的脖颈。
  这样的情景从我三个月之前在医院醒来之后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上辈子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知道在我上辈子按部就班活到二十多岁之后,便因为某次入室抢劫事件命丧当场,再睁开眼睛就成为了这个只有十三岁名叫神谷葵的小姑娘。
  神谷一家三口是因为大型车祸进的医院,父亲神谷和彦为了保护妻子和女儿失去了生命,而母亲神谷芽衣则失去了双腿,还因为过于悲痛而一直喜怒无常。
  神谷葵本应该也死在那场车祸中,但是我却来了,接手了她的一切,她年轻的生命,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也当然包括目前神谷家负债累累的账目。
  我叹了口气,芽衣女士总说家里还有积蓄,可是加上肇事司机给予的巨额赔偿款,在缴纳完母女两个人的手术费和住院费之后已经所剩无几了,之前办理入学手续缴纳的学费以及这几个月的生活费还都是朝亲戚们借的,我一个成年人尚且觉得活着吃力,更何况如果是真的十三岁的小姑娘,该如何面对这个烂摊子呢?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要挣钱,挣好多好多的钱,一直靠在便利店打工是解决不了困境的。
  第二天早上来到并盛中学时,风纪委员正尽职尽责地守在校门口,我混在学生中间,听着同学们面如菜色地互相催促,“快点快点!趁云雀学长来之前赶紧进学校!”
  看着将头型梳成飞机头的风纪委员,我不禁再次对云雀学长的高人气发出感慨,他以一己之力扫除了并盛町这座小镇的黑暗犯罪团伙,为构建和谐社会献出了热忱的努力,让我这个并盛町的住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多少个安居乐业的家庭想要为云雀学长献上锦旗,他可真是感天动地催人泪下的人民好委员长啊!
  到了教室之后我依旧没有停下对云雀学长的夸赞,沢田纲吉一直抽搐着嘴角欲言又止地看着我,在我感到口渴拿起水杯咕嘟咕嘟灌了几口热水后,他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神谷同学是认真的么?你难道不觉得云雀学长那个人……额……超级可怕的么?……”
  我向他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摆摆手道,“你要知道,拥有特殊才能的人,往往都会有一些所谓的怪癖,我对心怀正义的除暴安良人士一向心怀敬畏之心,况且云雀学长那怎么能叫凶残呢,外表秀丽清隽的和风美人,却有着孤高如浮云般的性格,即使被人误解为凶兽,也依旧对小动物和小孩子心怀善意……”我捂着滚烫的脸颊,双眼似乎都散发出爱心,“这明明就是傲娇和反差萌,啊,真想把云雀学长也写到我的故事里……”
  我说得十分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课间时分教室内却并不喧闹反而寂静得可怕,沢田在旁边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哆哆嗦嗦地拽我的袖子,我一愣,迎着某道无法忽视的视线朝教室门口望去,被我大肆谈论的云雀学长正披着那条仿佛永不会掉下来的黑色校服外套,淡淡地看着我,他应该是刚打完人,手中提着的浮萍拐还滴滴答答地向下滴血。
  我:“……”
  云雀学长那狭长微挑的凤眼只是淡淡看了我几眼,丢下一句“草履虫”便扬长而去,他大概是不屑于咬杀我,这让我有些遗憾,草壁学长用我是个神人这样的眼光注视我半晌,随即丢给我一个纸袋。
  “喂神谷,你的包裹怎么会寄到风纪委员室来?”
  草壁学长问的这个问题我没法接,索性他好像也不在乎我的回答,嘴里叼着根草根啧了一声便离开了。
  我困惑地挠了挠脑袋,打开袋子一看,兴奋地抓起旁边沢田的手左摇右摆,“是新潮社赠给我的样刊!”
  沢田纲吉被我摇得头昏眼花,待我终于冷静下来后,他白着脸用好奇的目光朝那本花花绿绿的书看过去,《不可思议的女王和她的三千美男》这个闪瞎眼的巨大标题瞬间跃进了他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