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殿下们都要标记合欢宗主[古代架空]——BY:小刀鱼

Tip:入蛊[古代架空]——BY:煤:废文2023-01-18完结收藏2.4万 回复2.4万攻想给心上人下蛊,阴差阳错下错人了,下给了受大白话古风文关键词:狗血、微虐、年下、火葬场一句话简介:段忌尘想给心上人下蛊,阴差阳错下错人了,下给了邵凡安。名门小公子
  【ABO】殿下们都要标记合欢宗主
  作者:小刀鱼
  文案
  新上任的合欢宗宗主沈常乐,是百年难遇的极品omega,众人神魂颠倒,为他争风吃醋。
  清冷仙师、沙雕王爷、病娇影卫、深情将军,四个顶级alpha,究竟哪一位殿下才是他的神秘未婚夫?哪一位殿下……又是杀死他义父的真凶呢?
  乾元=alpha 中庸=beta 坤洚=omega 信引=信息素 受受超级美,是看似软咩咩,实则小野猫的酷崽崽性格(〃?〃)
  本文轻松甜宠沙雕,修罗场欢乐多多,放心食用!
  彩虹 · ABO · 古代 · 团宠 · 甜宠 · 夏季征文


第1章 被强制标记了
  这是沈常乐作为商品,被锁在笼子里的第451天,也是他初次迎来雨露期的时候。
  沈常乐蜷缩在笼子中,像只炸了毛的猫儿一样缩成了球形,尽可能地不让更多的肌肤暴露在外。
  沈常乐:“呼、呼……”
  雨露期的坤泽身体十分易感,而沈常乐比一般坤泽要易感十倍,毕竟他是新上任的合欢宗宗主。
  历代合欢宗宗主都是极品坤泽,能单凭信引的味道,就让全天下的乾元为之着迷。
  十五岁的时候,他那尚未发育成熟的腺体所散发出来的信香,一下子迷倒了十个乾元,他们为他疯狂,沦为丧失理智的野兽,直接将他扑倒在水泽里,压在身下,相互争夺,险些将他撕裂成碎片。
  所幸,有位过路的仙人及时出手,救下了沈常乐。
  沈常乐被凌虐得意识涣散,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想要记住救命恩人的模样,然而,坤泽的身体除了在“受孕”方面强势,其他时候总是不争气。
  他没有力气睁开眼睛,更没有力气做出选择,只能将软绵绵的身体交给了怀抱着自己的仙人,任由此人处置。
  身体被此人掌股,肌肤上处处流淌过此人的温度,沈常乐陷入温柔的海洋中沉沦,身体随着那人起起伏伏。
  然而,一切温暖仿佛只是一场美好的幻境,后脖颈传来措不及防的刺痛,将一切打破——
  腺体被咬破,作为坤泽的沈常乐,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乾元强制标记了!
  这相当于直接与一个陌生人,定下了婚约!
  事后,仙人挥了挥衣袖,留下了一地水渍和一枝孔雀翎当作定情信物,不知所踪。
  合欢宗屋内,沈常乐回味着指尖残留的余温,把玩着孔雀翎发呆,依稀想起,他似乎听到仆从们称呼救命恩人为“殿下”。
  沈常乐痴痴念道:
  沈常乐:“殿下……”
  义父·沈长月:“唔……竟然是‘殿下’吗?”
  他的自言自语被身后人听了去,那人忧心地接过话,感慨道:
  义父·沈长月:“小常乐,你的未婚夫说不定是一位很厉害的大角色。”
  沈常乐:“义父,您来啦!”
  沈常乐寻声转身,欢喜地扑进了来人的怀里,一边用头蹭着,一边撒娇道:
  沈常乐:“我不想要未婚夫,我只想永远留在义父的身边。”
  义父·沈长月:“傻孩子,义父与你都是坤泽,我们终将要依附乾元生活的。义父现在最大的期盼,便是你能有个好归宿。”
  义父告诉沈常乐,标记他的乾元如果被称为“殿下”的话,那么只有可能是“圣殿六执政”中的一位,只有他们才有资格被世人尊称一声“殿下”。
  义父摇头,轻声叹息道:
  义父·沈长月:“你的未婚夫就在他们六人之中,至于是哪一位殿下,就不得而知了。”
  义父为了验证这个猜想的正确性,不远万里叩响圣殿求证,不久后,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沈常乐的天塌了下来,只因为他收到了义父的死讯。
  年仅十六岁的沈常乐接替了义父的位置,在万众瞩目中,成为新上任的合欢宗宗主,也成为了所有乾元虎视眈眈、垂涎着的香饽饽。
  他为了查清义父死亡的真相,为义父报仇雪恨,而四处奔波打听,终于打探到一个有用的小道消息——
  沈常乐:“杀死义父的凶手是‘圣殿六执政’中的一位殿下。如今看来,这六位殿下里,有一位是我的未婚夫,有一位是杀死义父的真凶。”
  沈常乐眸光渐凝,缓缓道:
  沈常乐:“或者说……我的未婚夫就是杀死义父的真凶。”
  沈常乐:“要想办法接近‘圣殿六执政’,查清楚义父死亡的真相,揪出真凶报仇雪恨!”
  沈常乐这样想着,然而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就在他打探到消息的同时,随着店门关闭,黑色的幕布缓缓落下,他已经变成了笼中鸟,被贪婪之人拐进了地下卖场,沦为了囚牢中的商品。
  这是沈常乐作为商品,被锁在笼子里的第451天,也是他初次迎来雨露期的时候。
  雨露期的他,单是肌肤接触到空气,身体都能产生酥麻的快意。衣料摩挲的触感,都能让他的理智处于崩溃的边缘,仅剩的尊严随时都将会丧失,被脑海中喋喋不休的“想要、想要……”的声音吞噬。
  黑衣侍者走了过来,打开了囚门,粗鲁地扯住沈常乐脖颈上的锁链,像是牵狗一样,牵着沈常乐前行,抱怨的语气里沾着欣喜,嘴里碎碎念道:
  黑衣侍者:“白吃白喝养了你四百多天,终于等到你迎来初次雨露期了。”
  他贪婪地嗅了嗅周遭馥郁的信香,如痴如醉地感慨道:
  黑衣侍者:“好香啊,我一个中庸都快要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这时候的你,一定能卖出史无前例的最高价!发财了发财了,哈哈哈!”
  沈常乐被捆住了四肢摆在拍卖台上,白皙的身体上盖着一块红布,面朝着台下的乾元买主们。
  下面的买主形色各异,有些衣着奢华,举止端雅,单看打扮便知是有财有权有地位的贵人,头戴着面具,显然害怕被人认出了身份;有些不修边幅,直接以真实样貌示人,一看便知其武艺高强,无所畏惧;更有甚者……连人都不是,是鬼怪化成的妖人,想要买下一个坤泽,与之生子,来提高自己的种族地位。
  黑衣侍者:“各位买主老爷们请看,这件商品是本卖场推出的重磅极品,样貌绝佳,味道更绝佳,合欢宗新上任的坤泽宗主——沈常乐!”
  此言一出,随着覆身的红布高高扬起,台下一片哗然,大部分人都欣喜若狂地站起身来,忍不住赶快一睹沈常乐的绝姿风采。台下的买主们嗅到了沈常乐的信香,各个如同被点燃的炸药桶,面红耳赤,体内热流膨胀,激动不已,疯狂高举着加价牌,场面顿时失控,一片混乱。
  沈常乐:……
  此时的沈常乐身上仅有一小块遮羞布,这是他最后的尊严,黑衣侍者高声呐喊道:
  黑衣侍者:“想一睹遮羞布下的可爱,这个权利唯有买主老爷才能享用,起价1000万两白银,各位老爷,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刀鱼碎碎念~
  作者·小刀鱼:谢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刀鱼开新书啦!顺便推一下刚刚完结的老书《仙尊每天都在修罗场里厮杀》,填坑有保障,请放心入坑!
  作者·小刀鱼:下面将会依次出场四位帅攻,都会为我们的宗主大人倾倒!现在评论发弹幕的都将是老粉啦!
  作者·小刀鱼:大家可以猜猜看,清冷仙师、沙雕王爷、病娇影卫、深情将军,哪一个攻,才是官攻呢?(这次真的不好猜!)


第2章 地下拍卖场
  很快,沈常乐被拍到了一个2100万两白银的天价,很多加不起价的买主只能感受“望洋兴叹”的悲哀,他们不情愿地接受了现实,报复性地释放欲望,对着沈常乐年轻雪白的身体聊以自娱,享受着这天赐而不可求的欢愉。
  有几个身强体健的乾元,蠢蠢欲动,叫嚣着“极品坤泽是属于我的”,竟直接砸起了场子,想要通过蛮力,直接抢走沈常乐。
  所有人都知道,地下卖场的幕后大老板后台很硬,是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买主们各个非富即贵,这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哪怕联起手来,也不能撼动幕后大老板一根头发。在这般恐怖实力的威慑下,无论台上的商品多么诱人,台下的乾元们都循规蹈矩,不敢惹出一丝乱子。
  但是,今天,所有的秩序被打破了。沈常乐的存在,他独特的合欢香气,令所有乾元为之疯狂,疯狂到连后果都不去顾忌。
  这足以证明沈常乐作为商品,是多么的成功与优秀。
  不过,这种捣乱分子,很快被其他乾元联手,扔出了卖场。
  似乎被卖场内的粗鄙之人感染,一些道貌岸然之辈,也纷纷撕下了伪装,露出了龌龊的真容。他们仗着头戴面具、身份不被知晓,便急不可耐地行使了“主人”的权力,直接一把拽住铁链,将刚刚拍下的坤泽拉到身下,撕衣掰腿,腰肢挺动,毫无顾忌地释放着欲望。
  买主老爷:“哈……哈……好爽……”
  嘈杂、污浊、秽乱……一切因沈常乐而起,繁华下的所有丑陋,皆倒映在他剔透的粉色眼眸中,情迷意乱。空气中处处弥散着刺鼻的腥味,沈常乐闻着恶心想吐,更让他感到厌恶的是——
  沈常乐:“可恶……我的身体,居然还在发痒,迫切的……想要。”
  沈常乐:“拜托,谁来救救我啊……”
  众人狂躁不安,台下议论纷纷:
  买主:“这气味错不了!居然真的是合欢宗新上任的坤泽宗主,居然真有这等好事!”
  富贾:“是啊,今日我算是开了眼了,真有这等好事!可惜好事也轮不到你我头上。”
  富贾:“以往的合欢宗弟子落入卖场,都能卖出一座城池的高价,今日台上的是宗主大人,不知将卖出多高的天价!是你我倾家荡产也买不起的天价!”
  一人不解问道:
  小买主:“这合欢宗的坤泽,怎就这么宝贝?”
  买主:“你这就孤陋寡闻了,普通的坤泽只能繁衍后代,而合欢宗的坤泽,不仅能繁衍后代,还能在享受交结的过程中,与其双修,提升自己的修为!用过的都说好!”
  富贾:“啧啧啧,这宗主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坤泽只能被一个乾元永久标记,但是……据说,作为合欢宗宗主的坤泽,可以被好几个乾元同时标记,为不同的乾元生子,与极品坤泽结合,诞下极品乾元的几率极高!”
  买主:“听你这么一说,我甚至心动,不禁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你我虽倾家荡产也买不起,但可以多拉着几位老爷一起出钱买,到时候一起快活,一起享用!”
  这个想法刚一提出,立马得到了十余人的响应,他们振臂欢呼:
  买主老爷们:“妙哉妙哉,可以可以!”
  此举虽不耻,却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他们享用到沈常乐的唯一办法。
  很快,二十三人达成协议,集资了3000万两白银,重新挥舞起加价牌,想要拍下沈常乐,赢得最后的胜利。
  这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天价了。
  黑衣侍者扯开了嗓子,振臂欢呼,用激动到颤抖的声音主持道:
  黑衣侍者:“三千万两白银,还有没有比三千万更高的?!三千万一次!三千万两次——”
  话音迟迟未落下,直觉告诉他,一定还会有更高的价钱冒出来。
  卖场的空中楼阁雅室内,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正姿势慵懒的坐着,兴致勃勃地把玩着耳鬓的红发。一旁的侍者毕恭毕敬道:
  黑衣贴身侍者:“殿下……”
  男人眉头微蹙,不悦开口:
  司徒煜:“在外面,不要称呼我为‘殿下’,要称呼我为‘主人’。这是告诫你的第二遍,事不过三,后果你知道的。”
  侍者匆忙下跪认错,连连点头道:
  黑衣贴身侍者:“是是是,主人……我想问您——差不多可以了吧?是时候轮到我们出手,拿下宗主了吧?”
  男人放下翘着的腿,身体前倾,下颌抵在交叉的十指上,笑吟吟道:
  司徒煜:“无妨,再等等,沈常乐是我看上的猎物,注定属于我。再此之前,我不妨慷慨地让世人,多欣赏欣赏他的美。”
  说到这里,男人的脸上满是骄傲。
  司徒煜:“啧……就是这种忍不住想炫耀的感觉,你能理解吗?”
  侍者默默低下了头,没有回答,腹诽道:
  黑衣贴身侍者:“我不仅不能理解,还觉得主人你是个变态。”
  忽然间,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卖场,地下卖场的天花板居然直接被人用风暴力摧毁!
  四殿下·皇凌枫:……
  万丈光芒顺着偌大的窟窿倾泻直下,让掩埋地底所有丑恶,一一现形。微风扬起白色的长发,淡蓝色的衣袂飘然,一个谪仙般圣洁的身影逆光而立,清冷的目光掠过人群,最终,落在沈常乐的身上。
  沈常乐忍不住伸出了手,想要抓住久违的光,喃喃恳求道:
  沈常乐:“拜托您,救救我……”
  四殿下·皇凌枫:“(蹙眉)……”
  没有人可以拒绝沈常乐羊羔般无辜可怜的眼神,白发男人不由心头一紧,下一秒,他御风来到了沈常乐的身边,脱下外衣披在了沈常乐身上。
  沈常乐:“谢谢您……”
  沈常乐裹紧了衣裳,久违的温暖令他鼻尖一酸,耳朵也随之抖了抖——他听到了轻微的喘息声,声音的主人似乎就是身前这位仙人。他悄悄抬头望了一眼,只见仙人面色绯红,眼神炽热,显然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