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师尊和他的反派徒弟[古代架空]——BY:鸣鸠拂羽

Tip:[ABO]殿下们都要标记合欢宗:青梨阅读完结新上任的合欢宗宗主沈常乐,是百年难遇的极品omega,众人神魂颠倒,为他争风吃醋。 清冷仙师、沙雕王爷、病娇影卫、深情将军,四个顶级alpha,究竟哪一位殿下才是他的神秘未婚夫?哪一位殿下…&he
  人渣师尊和他的反派徒弟
  作者:鸣鸠拂羽
  简介
  穿越过来后,顾锦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未来的大反派花无欢给扑倒了 反派声娇体软,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黑化后,会把他挫骨扬灰 顾锦顿悟了,只要好好教育反派,让他成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少年,黑化就不会找上门来 可后来顾锦躺在床上,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为什么教着教着就???
  花无欢轻笑:师尊,夜还长着呢,有什么话我们慢慢说
  彩虹 · 甜宠 · 养成 · 穿越 · 夏季征文 · 古代


第一章 扑倒了反派
  顾锦现在遇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关乎他未来命运的问题。
  他穿越了,穿越成了书中大反派花无欢的人渣师尊——君落衣。
  这是一本黑深残的小说,故事的主线很简单,说的是主角一路打怪升级,不断破坏反派一统修真界的计划,并最终打败反派的故事。
  故事的内容很套路,但耐不住作者文笔绝佳,硬是把这么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写的让人心潮澎湃,欲罢不能。
  但现在,顾锦的心像死水一样,他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正昏迷不醒的反派,心已经凉了半截。
  按照目前的场景来看,应该就是君落衣发现花无欢是世间少有的纯阴炉鼎体质后,便借机迷晕了他,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借其体内至阴至纯的阴气,阴阳调和,使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
  想到这,顾锦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如果要深究起花无欢黑化的原因,那这一天对花无欢来说绝对是个不愿记起却又无法泯灭的日子。
  书中说的清楚,从这一天起,在他人渣师尊的日日残害下,花无欢也从一个人畜无害的合欢派弟子,一步步黑化成日后杀人不眨眼的大反派。
  而他,就是被花无欢拿来祭天的第一人。
  顾锦:“牢房的中间趴着一个已经看不出人形的物体,四肢早已被锯断,只留下残破的躯干,上面还有蚊虫叮咬,但他却没有死,而是被留住了一口气,日日夜夜被折磨,却发不出一丝哀嚎。”
  这是小说中对君落衣最终下场的描写,他越想越觉得后怕。
  望着昏睡中的花无欢,顾锦忽然灵机一动,趁着他现在还没有醒,赶紧把他回住处,等明天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就能避免他的黑化了吗?
  顾锦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随后便将花无欢轻轻抱起,但很快,他的动作便顿住了。
  按照日子来算,花无欢如今才十三四岁,但身形却比同龄人瘦小许多,抱起来的时候一点重量感也没有,隔着薄薄的布料,那些瘦到凸起的骨头硌的他胳膊生疼。
  顾锦:“……这么瘦,他平日里都吃些什么东西?”
  顾锦心里十分愧疚,虽说这些事和他无关,但总归和他现在的身体脱不了关系。
  顾锦:罢了,君落衣造的孽,以后也只能由他慢慢补偿了。
  就在顾锦思考该如何补救他和花无欢的关系时,却没有注意到怀中的少年睫毛轻颤,细长的眼睛缓缓舒展,不知何时已经苏醒。
  少年迷茫的看向周围陌生的环境,等他注意到皱着眉头,一脸不悦的君落衣时,眼中的迷茫立刻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不安。
  花无欢:“师……师尊……”
  这颤抖的声音落进顾锦的耳朵里,让他身子一僵。
  顾锦:夭寿啊,这个小祖宗怎么现在就醒了。
  顾锦:“你……你醒了啊无欢。”
  顾锦努力的挤出一个自认为慈祥和蔼的笑容,试图刷一波好感度。
  但他不知道的是,由于君落衣常年板着个脸,所以脸上的肌肉早已僵硬,这样硬挤出来的笑容落在花无欢眼中,不但不友好,甚至有些狰狞。
  花无欢眼中的惧意更多了几分,他立即从顾锦的怀里挣脱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与地面相碰,发出沉闷的响声。
  花无欢:“师尊息怒,弟子不该半夜三更跑进师尊的房间,扰到师尊清修,还请师尊恕罪。”
  顾锦无措的看着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花无欢,不免有些心疼。
  要经历过多少事,才能让这么小的孩子变得如此敏感和不安。
  顾锦轻叹一声,缓缓弯下身子,巨大的阴影笼罩在花无欢身上,让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等着师尊的责罚。
  顾锦:“地上凉,快起来吧。”
  花无欢一愣,不等他反应过来,纤细而有力的手指已经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量,将他扶起。
  他虽然站了起来,却仍是低着头,不敢和顾锦对视。
  师尊的脾气喜怒无常,他怕自己哪里没有表现好,又要被师尊“教育”一顿。
  顾锦看着花无欢瑟瑟发抖的样子,像极了一只不安的小白兔。
  顾锦:“别怕,我……师尊不罚你,是师尊把你带进屋里的。”
  笑是笑不成了,但他稍稍放缓些语速,放柔些声音,让花无欢先冷静下来。
  这个办法有些用处,轻柔平和的声音如悠扬的一般,让花无欢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一些,人也抖的不像之前那样厉害了。
  花无欢:“弟子愚笨,不知师尊叫弟子来所谓何事,还请师尊明示。”
  见师尊今天心情还不错,花无欢便壮着胆子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顾锦:“也没什么大事。”
  顾锦一边努力回忆着书中的剧情,一边找着借口
  顾锦:“前两日我听其他弟子说,你近日夜夜为梦魇所扰,精神不佳。所以我便为你做了些安神助眠的熏香,想着能让你睡个好觉。”
  顾锦说着,还不忘偷偷观察着花无欢的反应。
  只是他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皎白如玉的面庞被墨发挡住了大半,只见他狭长妩媚的凤眸微微低垂,纤长的睫毛掩盖住了他眼中所有的情绪。
  顾锦心中有些没底,但一时间也想不到其他理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着
  顾锦:“不过太久没有炼药,手有些生疏了,熏香中的安眠草放的多了些,倒不是安神向香,反而成了迷药,哈哈……”
  为了缓和这尴尬到让人窒息的气氛,顾锦故意说的轻快些,但花无欢却没有什么反应。顾锦也只能干笑了两声,在愈发僵硬的空气中,乖乖闭上了嘴巴。
  顾锦:完了,这么蹩脚的借口,一听就漏洞百出,现在花无欢肯定开始怀疑他的用意了。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顾锦心里一片悲凉。
  顾锦:终究还是躲不过花无欢黑化的命运吗?
  顾锦:要死哦,还是赶紧收拾东西跑路吧,这地方他是待不下去了,早晚会死人的啊!
  顾锦:“也没其他事了,你早些回去吧,早点休息比什么药都强。”
  顾锦现在只想赶紧把这个不定时炸弹打发走,好开始他的跑路计划。


第二章 参见各位大佬
  花无欢当然没有走,在原地踌躇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试探的问道
  花无欢:“师尊真的为弟子准备了安眠香?”
  顾锦:“自然。”
  顾锦颔首,凭借着记忆在屋内翻箱倒柜大半天,终于找到了安眠香,递到花无欢面前
  顾锦:“红莲香味的,可喜欢?”
  花无欢:“喜欢!”
  花无欢喜出望外,没想到师尊这次真的不是为了“教育”他,而是知道了他最近失眠多梦,特意为他做了安眠香,还是他最爱的红莲的香气。
  他把安眠香紧紧的抱在胸口,这是他来到合欢派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还是他最尊敬的师尊所送,只是单单问着安眠香上红莲清幽的香气,他的嘴角都忍不住的往上翘起。
  见到花无欢脸上露出了高兴的表情,顾锦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花无欢没有发现君落衣的真正目的,那他后期黑化并变成反派的结局也就可以避免了吧。
  但顾锦也不敢松懈太早,君落衣作孽太多,给花无欢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太多的阴影,保不齐哪一天他想到了以前的事情,一个激动之下又开始了黑化,最终走向了原先的结局。
  顾锦:打铁要趁热,趁着这会花无欢的心情好,还要努力一把,再刷上一波好感度。哪怕以后花无欢无可避免的走向了黑化的路子,说不定能念着他现在好,留他一命。
  顾锦十分清楚,自己未来命运的好坏,是和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祖宗息息相关的,所以花无欢好,顾锦就好;花无欢黑化,顾锦就完了。
  看着眼前这个抱着安眠香,笑的一脸欢欣的未来反派,在夜明珠的光线下,他细腻白皙的脸庞染上一层浅白色的柔光,细长的眼睛里尽是勾魂夺魄的流光,但此时花无欢却少有日后魅惑众生的风情,更多的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饶是如此,顾锦现在也是看的如痴如醉。
  顾锦:徒弟长得这么好看,他都舍不得把视线移开了。
  “叮——”
  清脆悠扬的声音从风铃花紧闭的花瓣中传出,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不知何时天空边际处已经泛起了一抹淡淡的橘红色。
  风铃花在晨风中缓缓舒展腰肢,铃声更加悦耳动听,在合欢派的个各个角落间回响。
  晨曦已至。
  强烈的疲惫感涌上顾锦的心头,从他穿越过来到现在,心弦一直紧绷着,早已疲惫不堪。
  花无欢:“师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让弟子扶你上床歇息吧。”
  花无欢见顾锦的脸色有些难看,担忧道。
  顾锦:“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时间不早了,你也快些回去吧,今日的早课就不必来了。”
  花无欢:“……是。”
  听师尊这么说了,花无欢也不好坚持下去,只能一步三回头,带着一脸明显担忧的表情,依依不舍的离去。
  等彻底感知不到花无欢的气息后,顾锦立刻像死了一样瘫在床上,一想起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还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他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立刻疼的“嗷”了一声,眼里还有一些晶莹闪烁。
  顾锦:“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顾锦:“算了,先睡觉吧,睡醒以后再好好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香炉上青烟袅袅,温润淡雅的檀香让他焦躁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意识渐渐远离。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瞬间将顾锦从睡梦中惊醒。
  顾锦:“谁?”
  顾锦的起床气大得很,声音里的怒气让门外敲门的弟子一个激灵,大气都不敢出。
  弟子:“回……回掌门,今日是每月一次五峰聚首的日子,几位长老已经在栖鸾殿等候多时了……”
  弟子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清楚说了什么。
  顾锦崩溃的捂着头。
  顾锦:这什么狗屁聚首,早不开始晚不开始,偏偏挑着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贼老天果然想玩死他。
  弟子在门外等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个回应,可他仅存的勇气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敲门一次,只能急的满头大汗,在外面来回踱步。
  “吱呀——”
  木门忽然被打开,顾锦穿着一袭白衣从屋内走出,淡青的腰带随着他的步伐如水般流动,倾泻的墨发仅用一条同色的丝带随意的挽住,几缕碎发散落在耳畔,将整个人的严肃冷漠之意削弱不少,多了几分温润和随意。
  顾锦:“愣着做甚?还不快带路。”
  起床气还没有消的顾锦冷淡道。
  弟子:“是。”
  被顾锦这么一瞪,正诧异于掌门今天换风格这件事的弟子立刻回了神,规规矩矩的在前面带着路去。
  等到了栖鸾殿的时候,顾锦的起床气已经消的差不多了。
  他客气的向弟子点头致谢时,弟子又再一次打了个寒噤,对掌门的喜怒无常有了全新的认识。
  富丽堂皇的栖鸾殿内,一男一女坐在左边,右边同样的位置处也放了两张雕花木椅,却只有一人坐着,另一个年级轻些的少年只是不卑不亢的站在空的椅子后面,脸上始终挂着春风般和熙的笑容,一见就让人心生好感。
  殿内十分安静,只有几人饮茶的轻响。
  灵茶饮罢,北月雪放下茶盏,看着站的笔直如松柏的季青临,笑道
  北月雪:“你师尊下山之前特意交代了,以后云雾峰的大小事都由你这个亲传弟子代为管理,你也不必拘束的站在那,随我们一同坐吧。”
  季青临闻言,微微一笑,对着北月雪一拱手,恭敬道
  季青临:“云雾峰只是暂时交由弟子打理而已,弟子不敢僭越。”
  北月雪闻言,还想继续说什么,就看凰清影凤眸一眯,妩媚中带着三分英气,抢在北月雪开口前道
  凰清影:“青临都说了不能僭越,怎么?你这做长辈的难不成想趁着人家师尊容云鹤不在,替他管教起徒弟来了?”
  北月雪:“怎么会呢?”
  北月雪优雅的端起茶盏,放在唇边,看着不像个出尘的修仙者,反而处处流露出优雅从容的贵气。
  北月雪:“只是怕青临站累了而已。”
  凰清影冷冷一笑,这话连三岁小孩子都不会信,亏他还好意思说。
  季青临感激的以眼神致谢,凰清影微微颔首,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小动作。
  几人各怀心事,只有风无尘缩在椅子上,认真的研究着手上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