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学院 第二章 黑帮少主————冰如


神话学院第二章 黑帮少主

希望看到穿越时空的大人可能要失望了,既然是"神话学院",那当然重点要讲学校里发生的故事喽!
至于舒灿和雨辰之间的恩怨,那和他们俩的身世有关,而且并不是一个快乐的故事,所以可能要到后面再说了.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有关我们可爱的高大少的故事吧.
------------------------------------------------------------


事情发生在舒灿和雨辰消失的第二天下午。
高大少和齐霖上完课回来,刚进宿舍门,就看到舒灿横躺在齐霖的床上,右脚上裹了厚厚的一层纱布。雨辰则依然文静地半靠在自己床上看书,他看到两名舍友,平静地打了声招呼:"嗨,你们回来了!"
高子崇古怪地看了看两人,问道:"你们......还好吧!"
"好什么?"舒灿一点儿也不开心,"你故意的吗?没看见我腿上缠的纱布吗?我的腿骨折你很高兴吗?"
"你不要搞不清楚重点好不好!"高大少急道,"我是问你们俩昨天到哪里去了?"
"没去哪里啊!"雨辰悠闲地道,"只不过是到一个很黑地地方转了一圈,人家发现弄错了,就又把我们送回来了!"
"人家?什么人家?"齐霖好奇地问。
"当然是那里的主人!"
"......废话嘛!"
"那个附在你身上的鬼呢?"高大少又问。
"走啦!"
"走......走去哪里?"
"哪里来就哪里去嘛!"
齐霖皱着眉头,对雨辰说道:"我和你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第一次发现我们之间交流有问题!"
雨辰笑了笑,不置可否!
高子崇不死心地又问舒灿:"喂,你的腿怎么受伤的?"
舒灿看了雨辰一眼,耸了耸肩:"不小心跌倒弄的!"
"哈哈!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现在我确信你连四肢都不发达了!"高大少趁机报复,"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舒灿悠然地道:"阎王爷用八人大轿把我抬回来的!"
"哈哈哈!真好笑!你的幽默感就不能提高点儿档次吗?"

至此,学院闹鬼事件暂时告一段落,404宿舍的四名成员又开始了正常的学习生活。期间只有几个小插曲。
其一是舒灿和齐霖调床铺的问题。由于舒灿的脚受伤,不方便爬上爬下,所以只好跟齐霖商量着换一下床位。谁知却遭到高大少的极力反对,原因是害怕半夜梦回,突然又会见到某人在对面学和尚打坐,从而导致自己被天父抛弃。但自从经过闹鬼事件后,众人对他的虔诚度都产生了决定性的怀疑,所以都没理会他。高子崇无奈之下只好提出可以让舒灿和雨辰换一下床,谁知舒灿却说:"我不放心雨辰睡在上床!"
"你什么意思?"高大少大怒。
"我的意思是说,我担心他会受到什么伤害!"
"你胡说,两张床隔得那么远,我又能对他做什么!"
众人愕然,舒灿更是眯起眼睛:"我的意思是说,上床离窗户比较近,担心又有什么鬼怪之类的会伤到雨辰。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没......没以为什么!"
其二就是舒灿洗澡的问题。还是由于他那只受伤的脚,在没有痊愈之前不能碰水,所以只能请其他三名舍友帮忙了。因为调床铺的事情,舒灿对齐霖颇有歉意,一直不敢劳他的大驾。至于雨辰嘛,那倒是最佳人选,不过舒灿深明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也不能勉强。结果,这个重担还是只能落在高子崇的身上了!于是,每天晚上在404宿舍的沐浴间里都会上演暴力版的"鸳鸯戏水"
"帮我抬着右脚,我好慢慢地坐到浴盆里去。"
............
"拜托,我说的是右脚,你抱我的头干什么?"
"废话,头朝下,脚不就抬起来了么?"
"............"
过了一会儿......
"我已经泡得差不多了,你帮我把拖鞋拿来放在地上,顺便把香皂也递给我一下。"
............
"喂!你把拖鞋放在我手上干嘛?"
"吧唧"一声,随即有人跌倒。
"喂,你把香皂放在地上干什么?想害死我吗?
............
......
其三,依然是舒灿因为脚受伤的缘故,白天勉强可以照常上课,到了晚上,就只能无聊地呆在宿舍里,不能象其他人那样出去疯狂。于是,404宿舍最近几天的娱乐都是四个人围坐在一起玩拱猪。时间久了,惩罚输家的花样是层出不穷。那日,舒灿提出了一个新点子,要输家给本班女生打一个电话,就说:"有三个字我一直很想对你说,可是我一直不敢说出口,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我怕不说就再没机会了......我是猪。"
第一次是齐霖输了,就由雨辰这个赢家随机选了一个女生的电话号码,齐霖打过去,先报上姓名,然后用机械性的声音复述了一遍,对方哈哈一笑,知道是在开玩笑,也就罢了。
问题是出在高子崇身上。舒灿挑了一个电话号码,叫他打过去。高大少看他贼兮兮的笑,知道一定有什么诡计,无奈愿赌服输,也只好依样儿打了电话。
"哔"的一声,有人接电话了,高子崇皱着眉头道:"你好,我是高子崇。"
对方似乎颇有些意外,只是"哦"了一声。高大少清了清嗓子,又道:"有三个字我一直想对你说,可一直不敢说出口,直到今天,我才鼓起勇气,因为我怕不说就再没机会......"
话并没有说完,因为电话线突然被舒灿拔了!
高子崇眨了眨眼睛,瞪着正奸笑不已的舒灿,好半天,才爆发出一声惊天地的惨叫!
"你你你......"高大少抓住舒灿的衣领,"你这个混蛋!刚才那个电话号码是谁的?"
"好象......是张絮的吧!"
"啊~~~~~~怎么会是那个肥妹!我饶不了你,我要叫人来把你剁成十八块......"
当晚,高大少在404宿舍暴走!


翌日,阳光明媚,只有某人的心情异常灰暗。
高子崇特意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头低低的,生怕被什么人看见。一直到上课铃快响了,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他抬起头来,看到舒灿一脸的贼笑,手指了指门口,心中疑惑,不自禁地就向那边看去,却瞧见张絮正好进教室。
高大少的心"突"的一跳,刚好张絮也朝这边看过来,两人眼光相对,脸上都是一红。
"不行,我一定要跟她说清楚。"高子崇心中暗想,"若是个绝代佳人也就罢了,张絮长得那么三八,我家里的佣人都比她好看得多!更何况,要是她自以为是,到处去宣扬我对她,那个......"
"想我高子崇一表人材,风度翩翩,怎么能被这种女人毁我一世英明,哼!"高子崇忿忿地想,当即决定跟张絮做个了断。可正在上课,不能说话,而且,这种事情,好象也不方便当面说出来,所以......
从笔记本上撕了一页下来,高大少激昂地写下了几句话:"昨晚的事,纯属误会。如果你可以放开,就把这张纸扔到窗外。不然,我们接着再谈。"写完后揉成一团,准确地投向正坐在靠窗位置上的张絮。
舒灿其实一直注意着他的举动,此时发现有好戏可看,更是打起精神。
张絮收到天外飞纸后,看了一会儿,取笔在上面"刷刷"写了几个字,又丢了过去。
高子崇哭丧着脸接收了,看来这个胖女人是认定自己做她的真命天子了,那可如何是好。要是让老爸知道,搞不好会认为我玩弄人家感情,那我岂不是死翘翘。
颤抖着手,高大少心情紧张地打开纸条,只见上面赫然几个大字
抱歉!窗子打不开!
后面顿时传来舒灿的讥笑声。
"怎样,人家还根本看不上你呢,自作多情!"
高子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自尊心受到莫大的打击,他少爷脾气一发作,也不管是在上课,劈头就朝舒灿骂去。
"都是你这个混蛋干的好事,不然我又怎么会去招惹张絮那个胖猪?"
舒灿岂是那种骂不还口的人,当下也吵道:"喂,是你自己想法多多,再说了,大家好歹是同学,你也不能人家像什么你就叫人家什么吧!"
............
当天,计算机系两位有名的帅哥被罚记过处分。


高子崇一直愤恨不已,独自一人外出,直到晚上都还不见踪影。舒灿这个罪魁祸首却毫不内疚地躺在床上看小说,还依然毒舌地道:"都多大年纪了,还闹离家出走?真是幼稚!"
既然少了一个人,也就玩不成拱猪了。齐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便说要到附近的超市去买些零食,拿了点钱就走了。宿舍里便只剩下雨辰和舒灿。
雨辰一直在专心复习功课,突然感觉到舒灿似乎在偷看自己,便抬起头来。
"干什么?"雨辰问。
舒灿可怜兮兮地道:"我想现在洗澡!"
雨辰翻了个白眼儿,继续低头看书。谁知心中怎么也定不下来,对面还不时有哀求的眼波送过来,眼前的文字公式晃来晃去就是进不了脑子。无奈之下,只好叹口气,去拿了毛巾,对舒灿道:"快点儿,还要我扶你进去吗?"
舒灿大乐,一拐一拐地进了沐浴间。第一件事,就是飞快地脱了衣服。雨辰这时也已经把水调好,转过身来,目不斜视地看着他的脸。
"水放好了,你自己坐进去吧。"
舒灿乖乖地坐进浴盆里,由着雨辰轻轻把他的伤腿小心地放好,又拧了毛巾来帮自己擦背。
轻柔的手扶在一边肩膀上,不时还感受到温和的鼻息抚过自己的脊背,舒灿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雨辰,我很高兴!"舒灿的声音非常柔和。
"高兴什么?"
"那个时候,你回来了!没有被他带走。"
"我还不想死,当然不能和他走。"
在雨辰看不见的地方,舒灿笑了,嘴角上扬成完美的弧度。
"那就意味着,我还有机会,是吗?"舒灿悄悄握住搭在肩膀上的手。
身后的人愣了一会儿,擦背的动作也随之停止。
"我们可以在这里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舒灿又试探着道。
雨辰心中一凛,迅速抽回被舒灿握住的手,心中止不住的狂跳,好象有什么东西被戳破了,而且再也补不回来。
舒灿感到有些不对,转过身来,就看见雨辰蹲在地上,胸口起伏不定,忙问道:"怎么了?这里太闷你喘不过气来了吗?那还是......"
话还没有说完,雨辰突然站起身来,飞快地跑了出去。
舒灿泡在热水里愕然半响,方才苦笑着摇头。看来自己还是太急了些,果然这次他受的伤,不是那么容易愈合的,还是要花大力气才行呢。
闭上眼睛,悠然地享受热水按摩全身的舒适,舒灿叹了口气。
自己还要怎么做呢?
雨辰狼狈地从宿舍里跑到外面,一个人走在校园里。看了看刚才被舒灿握住的手,依然可以感到那炙热的温度。
"他为什么还不明白呢?"浓浓的悲哀袭上心头,雨辰自言自语地道,"根本不可能重新开始的。"
时光,是不可能再回到从前的。

雨辰沿着校园里著名的银杏道走了一转,凉凉的风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了不少,心情也不象刚才那么郁闷了。不经意间抬头,发现有个熟悉的背影靠在前方大树旁探头探脑。
雨辰好奇地跑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齐霖,你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什么?"
齐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不远处的球场。雨辰也探头过去一看,竟然是高子崇,还有另外几个黑衣保镖。
齐霖悄声道:"你说高大少会不会气不过,所以找了家里的人来修理舒灿吧?"
"有可能,那他可就惨了!"
"还是先回去叫舒灿快逃吧!"
"为什么要叫舒灿逃?我是说高子崇惨了!"
"......是......是吗?"
雨辰又仔细看了一会儿,却发现高子崇似乎正在和那几个黑衣壮汉争执些什么,倒好象是他要走,那些个保镖却要阻止似的。
"不过奇怪啊!"齐霖也发现不对了,"我怎么觉得他们不是一家人啊,你看,那个保镖开始动手了。"
果然,雨辰也看到两个保镖突然架住了高大少,强行将他往停在旁边的车里塞进去。高子崇双脚用力乱踢,却还是敌不过人家的力量。隐隐传来他大叫的声音,由于距离太远,两人都听不太清楚,似乎是在求救,又好象是在怒骂。
雨辰和齐霖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事件发生的全过程,直到那辆车子绝尘而去,才醒悟过来......
404宿舍最不可一世的大少爷-----高子崇,极有可能被绑架了!

齐霖和雨辰风风火火地跑回宿舍,大声嚷道:"不好了!不好了!高大少被人绑架了!"
舒灿本来是已经上了床的,听见这个消息也惊讶得从床上坐起。
"你们确定?他真的被绑架了?"
齐霖用力点头:"我们亲眼看见的。"
舒灿皱着眉头,似乎觉得非常为难:"如果是真的被绑架了,那可糟了,以后我们就凑不齐四个人打牌了!"
.........

事发后,一直过了三天,高子崇始终不见人影。齐霖和雨辰便商量着是不是要去向学校报告一下。那天下午上完课,两人便到学生科去了一趟。
学生科的老师一听高子崇的名字,便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笔,待听两人说出他可能被绑架了,那一刻,办公室里所有的老师脸都变得比青苹果还绿。
"你们确定他真的是被强行带走,不是自愿的?"
"确定!"
老师们不约而同地都倒吸一口冷气,纷纷议论起来。
"那真是糟糕,我们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啊,高家的生意遍布全球,可谓是家财万贯,难免不会有人觊觎的。"
"我看,还是立刻报警吧!"
"不好,不好,要是绑匪撕票,那我们怎么担待得起。"
"还是先跟高老板联系吧。"
............
雨辰和齐霖看老师们乱作一团,就都乘机溜了出来。看来,高子崇的这件事可让学校着实是头痛呢。
下楼梯的时候齐霖不小心扭了脚,雨辰扶着他漫步在学校的林荫道上,两人心中都有些压抑。虽然高大少平时有些自恋、嚣张兼狂妄,但大家到底在一起住了那么长时间,又一起经历过闹鬼事件,也算是兄弟一场。现在他突然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心里都不免为他担心。
"唉~~~~~"齐霖长叹一口气,"有时候家里太有钱,也不是件好事啊!"
雨辰点点头:"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期待他不要出什么事。"
话音刚落,就听见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这与校园里学生们的细碎脚步不同,两人都直觉感到不好,刚想回头,便被人从后面粗鲁地抓住头,同时一块纸巾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一股强烈的乙醚味传来,雨辰和齐霖无助地挣扎了几下,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而这个时候,舒灿正在宿舍里,躺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看《阳光下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