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热衷于给我捧场[玄幻仙侠]——BY:睡神再世

Tip:专业撒花两百年/天庭需要我:2022-09-21完结409 1527 狗腿怂包小仙女x心狠手辣真鬼王宋衿符是鬼王宋斐身边的咸鱼小喽啰,负责在宋斐每次闪亮登场的时候,给他撒花撑排场。两百年里,他走到哪她挎着花篮跟到哪,他一抬手她就知道他要什么,他一个
  夫君热衷于给我捧场
  作者: 睡神再世
  简介:
  何相知是剑宗的一朵奇葩。
  身为亲传弟子,别人闭关时她吃喝享受,别人历练时她游山逛水,仿佛从来没把修行当件事。
  面对各种疑惑,她煞有介事道:“我不能太厉害,太厉害了容易天崩地裂。”
  众人:……可你似乎才筑基?
  ***
  大家都认为这是天赋不行的借口。
  甚至怀疑她能稳坐剑宗亲传弟子位置,当中必有某些见不得光的猫腻。
  直到某次危机来袭,何相知在关键时刻出手,以区区筑基之境将敌人杀得片甲不留。
  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还没惊完,突然一阵地动山摇。
  蛛网般的裂痕迅速爬遍脚下大地,天空传来令人不安的破碎声响,似乎有某种极其恐怖的异变正在发生。
  一红衣男人凭空出现。
  只见他得意洋洋扑到何相知身边,语气颇有邀功那味儿:“娘子娘子,效果如何,够天崩地裂了么?”
  众人:“……”
  待看清来者模样,他们倍感惊悚:这不是那位喜怒无常强大逆天的魔君殿下么!??
  ◆乐观积极自强不息时而戏瘾大发的女主x因为无敌随心所欲你不知道他会想干啥的男主
  ◆女主确实有修行障碍,但不妨碍她能打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甜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相知 ┃ 配角:落千重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那些年我和夫君吓过的人
  立意:遭遇任何艰难险阻都不要放弃希望


第一章
  碧桃找来的时候,何相知正在喂鸟。
  每年的这个时节,都会有成群结队的凤尾鹤光临剑宗后山,在湖泊溪涧短暂歇息,而后奔赴下一段旅程。
  它们姿态优雅,身披华翎,尤其是那过分美丽的尾羽,同传说中百鸟之首的凤凰有几分相似之处,因此民间有种说法,看到这些灵鸟就代表着将有喜事发生。
  何相知是修行者,按理来说是不该信这些的。
  凤尾鹤就算长得再怎么与神鸟形似,也只是非常普通的灵兽,甚至不存在成功觉醒踏上修炼之途的个体,也就比凡人圈养的猪牛羊多几分灵性。
  不过反正她也没什么事情,想到过几天要下山碰运气,便索性来这里讨个好意头。
  “这是我找二师兄要到的好东西,平日里都是拿去供奉山神的,寻常鸟兽可尝不着。”
  何相知一边喂食一边说着,“倘若你们真有什么种族天赋,看在我给你们送吃的份儿上,记得保佑一下我啊!”
  一只凤尾鹤就着她的掌心吃了几口,又侧着脑袋轻轻蹭了蹭她的小臂,另有几只发出清脆悦耳的啼鸣声,相互之间起伏配合,婉转悠扬,仿佛在专门为她合唱一曲。
  何相知愉快地弯起嘴角,就当这些漂亮的小家伙是真听懂了。
  然而碧桃的出现,却带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何相知诧异。
  碧桃急道:“当然不是开玩笑,我亲耳听见的,如有半句谎言,我愿受天打雷劈……”
  “哎哎哎,也不用发这么毒的誓,万一老天没眼误伤了可怎么办?”
  何相知瞧着自己这位小师妹,有些忍俊不禁,“眼下要被退亲的人是我,我都还没着急呢,桃桃你急啥?”
  碧桃一脸不高兴:“自然是被气的,当初提亲的是他们,如今不肯又是他们,这算什么事儿呢!咱们剑宗虽然比不上太衍仙门,但好歹有万年底蕴,师姐你又是亲传弟子,他们却完全不顾及你的感受,实在欺人太甚!”
  这话说到了何相知的心坎上。
  “确实不能轻易遂了他们的心意。”她将手里仅剩的那些灵谷全都洒了出去,问道,“那些人是在大殿吗?”
  碧桃点头:“莫师叔在接待他们。”
  何相知想了想,又问:“唐世誉有来吗?”
  “没见到,十有八九是没脸过来吧。”碧桃哼道,“要是他真敢出现在咱们的地界范围,我绝对会叫山门上下所有兄弟姐妹,一人一句把他喷得无地自容!”
  何相知扑哧一笑:“那我先提前谢谢你了。”
  碧桃扬眉:“师姐不用客气。”
  不过两人其实都心知肚明,这话只能是说说罢了。
  究其原因也不难理解,剑宗虽然祖上曾经辉煌过,但近千年间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已经没落到了二流水平,比不上拥有渡劫期大能的太衍仙门、流云派和越神谷,甚至就连某些崛起的二流新秀也逐渐赶超在前。
  唐世誉所在的沧海派还算不上是二流新秀,可他们的掌门两年前成功从寂界深层带回一件仙阶法器,有了这样传奇法宝加持,底气自然会硬上不少。
  剑宗在与其交涉时,要考虑的事情也就更多,最起码门面上的礼数必须周到。
  除此以外,碧桃的人缘或许很不错,可若是为了何相知,也不见得会有多少人站出来替她说话。
  毕竟在绝大多数弟子眼中,一名停留在筑基期三十年未有寸进的真传弟子,也就只值得见面时出于礼貌喊一声师姐了。
  ——甚至在那些削尖了头想要成为门派真传的少年少女看来,她的存在还是一个极大的阻碍。
  不过何相知就算再怎么修为停滞,也不妨碍她稳坐门派第四真传的位置。
  除了坐得稳,性子也很稳。
  正如当前碧桃满脸忧色,觉得自家师姐跑去与沧海派对峙的结果可能是受一肚子气,何相知却相当从容淡定,还对碧桃说:“就算我不主动去,莫师叔也肯定要叫我去的。”
  果不其然,片刻后,符纸折成的纸鹤落在了她的头顶。
  低沉的中年男声从里面传出,只有一句话——
  “速来议事大殿。”
  *****
  大殿之内,沧海派的几名长老正不动声色坐在客席上。
  另有一人与剑宗事务长老莫从山交谈着,那是沧海派的首席客卿杨无烟,曾经在剑宗门下短暂修行。实际上何相知与唐世誉的亲事之所以能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她在做中间人。
  何相知在踏进殿门的那一刻看见了她,于是心中又稳了几分。
  莫从山也发现了何相知的到来,招呼到自己身边,神色复杂道:“沧海派的长老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然而沧海派的几人似乎也觉得不好启齿,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望望你,最终不约而同把视线投向了柳无烟。
  柳无烟无声叹息,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却见何相知微微一颤,那双灵动的双眸中浮现出几分惊慌。
  “莫非是誉哥出了什么意外!?”
  柳无烟连忙道:“你误会了,世誉好着呢,前些天才刚历练归来。”
  何相知闻言松了口气,笑道:“我见您沉默许久,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糟糕的状况,一时不知该怎么告诉我。”
  这确实猜得八九不离十了,柳无烟越发感到心情无奈。实话说要不是当初唐世誉苦苦求她牵桥引线,她也不会从旁撮合。
  原本想着两人确实郎才女貌,也勉强算是门当户对,哪知道曾经口口声声说自己倾慕何相知的唐世誉,才几年过去就变了心意,死活不肯与何相知结为道侣。
  她刚得知的那会儿,就只想把这臭小子狠狠一顿抽,完全没想过要帮忙退亲。
  不过毕竟立场在那里,连掌门都亲自交代这件事情, 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剑宗。
  “相知,其实是这样……”
  柳无烟刚开了个头,对面的何相知就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要把内脏都咳出来般,白皙的脸庞迅速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你怎么了?!”
  莫从山也吓了一跳,赶紧去到何相知身边,一缕神识已在指尖就绪,准备进入到她的内府之中探查。
  何相知制止了他。
  “师叔不必担忧,我这是前些天尝试强行突破时受到的反噬,过几日便会好。”
  话是这么说,然而经过方才的猛咳以后,何相知的气色明显虚弱了不少。
  莫从山听得眉头直皱:“好端端的干什么要尝试突破?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修行最讲究水到渠成,你这般强行为之……”
  大概是瞧着何相知有些精神不振,又考虑到周围有外人在场,他忍住了已经到嘴边的训话,只不过神色依然不善。
  何相知垂着眉眼,低声解释说:“我只是希望自己能更配得上誉哥。”
  众人:“……”
  何相知悄悄催动体内真元,好让脸色看起来更像是结丹失败的后遗症发作,同时五官表情也迅速到位,充分演绎出内心隐忍的痛苦和不甘。
  “虽然誉哥不介意我的修为境界,可在世人眼中,这终究是有不同的。”
  “倘若我们结成道侣,便越发难以避免各种流言蜚语,我实在不愿见到誉哥为此烦心……还有五年的时间,我真的很想再拼一把!”
  话到最后,何相知又激动地咳嗽起来。
  莫从山赶紧让人倒了一杯水,眼里的责备与不赞同被心疼所取代。
  “师叔理解你的想法,只不过修行一事强求不来,而且唐世誉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又哪里需要你为他这般着想……”
  反观沧海派那边,几名长老神色各异,都清楚意识到这件事越发难办了。
  当年他们为了避免剑宗反悔,专门提出要结缔天道誓约,除非双方当事人在所有见证者见证之下同意解除关系,不然就必须要按照约定在十年后结为道侣。
  他们并未预想得到,唐世誉居然能与越神谷的少谷主结好,那可是三大仙门之一,比剑宗强多了。
  如今只要何相知点头,他们就可以通过唐世誉攀上越神谷,有这一层姻亲关系在,肯定极大有利于门派将来的发展。
  柳无烟修的是柔情道,看到何相知这样,她内心也涌起无限怜惜。
  然而沧海派掌门的话还回响在耳边,她必须得做些什么,何况男方的心已经不在女方身上,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不如早断早好。
  “其实莫长老说得很对,你没必要为了世誉改变自己。”顿了顿,柳无烟试探性道,“退一万步讲,世上优秀的青年才俊又不止他一人……”
  “我只要誉哥。”何相知语气坚定。
  沧海派几人面露难色。
  其中一长老忍不住开口:“你俩本就认识没几年,常言道人心易变,更何况是情爱之事?倘若他遇到了更合适的对象,莫非你还要强抓着不放么!”
  何相知瞪大了眼:“您、您的意思是……”
  她的嗓音有些发颤,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极其难看。
  柳无烟与那长老对视一眼,叹息道:“我们这番前来,其实是希望能够商量退亲的事情。”
  何相知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她似乎难以接受这一事实,步履踉跄着后退,呼吸越发不稳,突然之间唇角溢血,整个人摇摇欲坠。
  这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柳无烟最先反应过来,沉声道:“应该是结丹失败后身体受创,加之情绪激动引起的真元紊乱!”
  几乎是同一时间,莫从山挥手带起清风,将即将要跌倒的何相知稳稳接住。
  他握住何相知的手腕,神识顺着灵脉迅速游走一圈,果然发现无数真元在其中躁动不停,横冲直撞,看着很像是紊乱的征兆。
  但他潜意识里觉得有哪里不对。
  还没等他进一步探查,何相知气若游丝道:“前辈,您刚才说的退亲……”
  “那件事往后再说。”柳无烟直接打断,神色严肃,“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沧海派的长老有些不乐意,然而眼下的状况也确实不好再刺激何相知。
  无论此女修为境界如何,毕竟是剑宗的七名真传弟子之一,而且从方才的言辞表现来看,应是对唐世誉情根深种。
  倘若何相知因为退亲的事情大受刺激,加剧真元紊乱又或者导致其他更严重的症状,他们显然就会得罪剑宗——对目前的沧海派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念及此,几人用眼神达成共识,决定再等等也无妨。
  *****
  谁曾想这一等就是好几天。
  何相知的住处大门紧闭,不接见任何外人,沧海派一行多番询问,得到的消息都是还卧病在床,身体情况时好时坏。
  他们有别的要事,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先行告辞离开。
  而就在他们离山后的翌日,何相知的万灵水镜突然泛起银色涟漪,代表有人通过另一件光影传送法器发起定向通讯请求。
  何相知早有预料,接通后也不出意外见到了唐世誉的脸。
  男人的眉宇之间还残留有一丝未曾散去的烦躁,不似往常那般露出温柔体贴的笑容,而是冷冷盯着何相知:“你要怎样才肯同意退亲?”
  既然唐世誉不绕圈子,何相知也坦然开价:“三百万灵石。”
  唐世誉顿时瞪圆了眼:“你有病吧!?”
  何相知没有反驳,甚至点点头道:“当然有病呀。”
  她微微垂下眼帘,睫毛似鸦羽轻颤,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是被你这个喜新厌旧的负心汉害出来的心病呀。”
  唐世誉:“……”


第二章
  空气陷入一阵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