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穿成妲己逆袭封神[玄幻仙侠]——BY:砚南归

灵[玄幻仙侠]——BY:丛晓:晋江2022.09.30完结 2533颜沐凡已经很久都没见到那个世界的景象了。 久到她以为自己和其他人其实是一样的, 可在高三那晚发生的诡异事件,唤醒她的能力,把她又拖回到泥潭之中。 昏黄摇曳的灯光, 如泣如诉的低吟,
  《穿成妲己逆袭封神》作者:砚南归
  文案:
  父亲战败,妲己成为纣王点名要的俘虏被送往朝歌城为妃。半路上却遭遇了狐妖夺舍。
  生死关头,她突然沟通了地府的六道轮回,召唤出阴差牛头马面。
  牛头把狐妖锁入幽冥,马面抱着她的腿大喊,“后土娘娘!地府需要你啊!”
  刚刚死里逃生的妲己:???
  *
  自妲己继承地府后,三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七月十五鬼门开,死去多年的祖先们纷纷归来对子孙们耳提面命。
  “今年祭祖不收礼,收礼只收——地府指定香火冥币!”
  子孙后辈:???
  *
  天帝听说地府又有新操作,欲召回之前派遣到地府的卧底问个清楚。
  不料该名卧底严词拒绝了他,并激动地表示,
  “臣生是地府的神,死是地府的鬼神!陛下不要再联系臣了,被举报了会影响臣升职加薪的!!!”
  天帝:???
  *
  小剧场——
  纣王后宫。
  又一次求婚失败的通天教主找上还在批奏折的人王帝辛,
  “把妲己赶出王宫!现在!立刻!马上!”
  “……孤王不敢。”
  帝辛满脸真诚,“圣人可以自己抢的,孤在精神上支持你。”
  通天,“呵……我也不敢。”
  搞事业的妲己x霸道小娇妻通天(bushi)
  【注明】
  1、纣王非暴君,但是有老婆儿子,所以跟女主纯友谊
  3、全文出现的神佛跟正统神话无关,私设较多
  内容标签: 洪荒 历史衍生 古典名著 封神
  搜索关键字:主角:妲己 ┃ 配角:通天;帝辛;女娲 ┃ 其它:封神群众:地府群众
  一句话简介:地府是我家,富强靠大家
  立意:乐观生活,积极向上,不向命运低头


第1章
  烂烂明霞红日暮。艳艳轻云,马嘶人去。
  落日余晖下,飘摇的幡旗笼罩金红。有千余人的队伍打着冀州旗号抵达了恩州驿。
  恩州驿的驿丞领着几个奴隶出来相迎,便听得策马打头的将士吆喝,
  “吾等乃是冀州侯苏护的麾下,往朝歌觐见途径此地,驿丞速速收拾厅堂,安置贵人。”
  “冀州侯……”
  驿丞一听这名号,心中明了。
  而今是殷商年间,诸侯以商为尊。商王朝的疆域分为商王直辖的王畿和诸侯方国的领地。这冀州侯就是商王朝的臣属诸侯之一,近来名声大噪。
  只因半年前,商王帝辛要纳冀州侯苏护之女入宫,苏护不肯献女,回冀州起军反商。帝辛遂以崇侯虎为将,举大军讨伐冀州。
  前不久听说冀州战败,苏护为求得商王宽恕,要献女进王城朝歌。恩州在冀州和朝歌之间,想来眼前这队人马就是了。
  确定了来者身份,驿丞却有些为难。低眉请示道,
  “这驿馆里三年前出现过一次妖怪,恐贵人有失,是否请贵人在行营休息,以保无虞啊?”
  “这……”
  将士听到妖怪出现过,正犹豫时,有一男声从后面传来,
  “三年前的妖怪有何可惧!”
  身披甲胄、盔顶两根赤色雉羽的苏护走过来,眉宇间压抑着几许燥火,恨声道,
  “只管叫它来,老夫让它有来无回!”
  冀州侯苏护年过四十,甲胄加身却是高大挺拔,英姿焕发。他说话时,一甩腰间豹尾鞭,啪地打到地面,好似对驿丞的拖拉十分不满。
  这一鞭把驿丞吓得不轻。腿一软就跪了下去,颤声唤,“贵人息怒。”
  殷商之时阶级分明,人命轻如草芥,随便一场祭祀都要杀几个人。更不要说将军诸侯了。
  驿丞心里骂着败军之将也就对他们逞逞威风,活该献女进宫。面上却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要挨鞭子的模样。
  然而驿丞没等到苏护的鞭子,却等来了一道轻灵悦耳的女声。
  “阿父,您又吓唬人。”
  那女声于驿丞头上响起,字句间断有一种优雅的韵律感,又透出些微小女儿的娇嗔,比之笙乐还要悦耳。
  眼中映入素白的裹腿下一双小巧精致的翘尖鞋,驿丞忍不住抬起了头。
  见一贵族女子穿着交领右衽素长衣配以褚色过膝的百褶裙,领口襟缘绣满回形纹路,青丝及膝编成发辫,宽腰带束得腰肢婀娜。
  她对他伸出手,黛眉下一双杏眼半弯,笑意柔和。道是,“我阿父怜我赶路疲惫,故而急躁了些。你莫要害怕。”
  天上的暮光已经隐没,可眼前的女子却好似冬日的晨曦,明眸善睐,浑身朦胧着珍珠白玉似的温暖而神圣的光晕。只靠近她一些,仿佛身心都被净化。
  驿丞压根不知如何形容那种美好,只觉得神仙也莫过如此了。
  这位贵女正是此行去往朝歌的主角,冀州侯之女妲己。
  看到妲己,苏护眼底的沉怒被愧疚与疼惜取代。转头不满地踢了一脚呆愣的驿丞,呵斥他,“看什么看!还不带路!”
  驿丞被妲己一笑夺了心神,哪怕苏护再凶竟也感觉不到恐惧了。迷迷瞪瞪地引路进了后舍。
  待贵人们各自安置,驿丞退到院子外良久才找回了言语,尤在痴痴惊叹,“世上怎会有那样的淑女,若是我——”
  路旁护卫的家将推了把驿丞,怒斥道,
  “王姬乃是有苏氏的巫女,你胆敢肖想?”
  “啊,巫女!”驿丞面上的倾慕顿时被敬畏取代。
  巫,是人的族群中最神圣也是最神秘的存在,掌握一族的祭祀与传承。在这个神鬼妖魔和凡人并行的世界,神权甚至大过王权。巫的地位不言而喻。
  敬畏归敬畏,驿丞对妲己的好感依旧,忍不住为她打抱不平。
  “既是巫女,怎能以她进献君王?冀州侯就没有别的女儿么?”
  只一个照面的功夫,这驿丞此刻全心全意向妲己,完全不记得自己最初暗骂苏护活该献女的心情。
  原本凶神恶煞的家将听出驿丞对妲己的维护,看他的眼神柔和了些。
  叹道,“谁说不是呢?奈何先夫人早逝,侯爷仅有此一女,没办法啊!”
  家将也是妲己的忠实簇拥,路上憋了许久,忍不住就跟驿丞倾诉起来。
  说妲己出生时祭所的十二块祭祀之石震动,被上一任大巫预言是能重新觉醒血脉之力,庇护有苏氏千年繁荣的神女。
  要知道有苏氏一直流传着远古大巫有着能操纵大地、移山填海,不弱于神仙的血脉之力。但近几百年的历任大巫都没能觉醒这种力量。
  有苏氏族人对妲己寄予厚望,哪怕她说要废除人牲祭祀改用猪牛羊等禽兽这种违背祖宗的决策也顺从了她。
  而相对应的,妲己也自幼显现了不凡之处。她美丽仁慈,仿佛生来就通晓药理,活命无数。
  商王大军压境时,苏护独子苏全忠被俘。本来有苏氏无论如何都不愿意交出巫女,但妲己不忍族人无辜丧命,遂以自己多年未能觉醒血脉为由,自请入朝歌。
  家将感叹,“巫女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驿丞由衷赞同,“是啊是啊,希望大王英明,能够放巫女还乡。”
  两人对视,惺惺相惜。
  家将一拍驿丞的肩膀,“不说这了。倒是这驿馆里不会真的有妖精吧……”
  “真的有,不过是三年前了……”
  屋舍内,正跪坐在茵席上津津有味地听着家将和驿丞吹捧自己的妲己,听到有妖精,吓得倒抽一口凉气。
  她身子一缩,下意识地把青铜短剑抱在怀里。握着剑柄的手微微发颤。
  那模样宛若一只惊弓之鸟,哪里还有人前的端庄优雅?
  待驿丞说妖精是三年前出现过,她才轻舒一口气,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些。捧着砰砰乱跳的心口小声地自我宽慰,
  “三年前出现过,应该已经走了吧……”
  没错,在所有人看来完美无瑕的巫女妲己其实有一个致命弱点。
  ——她怕死。
  苦学医药是因为怕死,废除人牲祭祀是因为怕死,求苏护投降自愿入朝歌还是因为怕死。
  怕自己死,也怕看到别人死。生命的消逝会让她无比难受。
  这种恐惧生来具有,一如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草药知识,镌刻在她的灵魂中,如影随形。
  许是外面提到妖精这一茬,就仿佛一种预兆,让妲己心中莫名多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犹豫了片刻,她从行囊中摸出一巴掌大黄底褐斑的龟甲,用石墨在上面画了个不甚规则的圆圈图案,扔进屋内的火塘里。
  五尺见方的浅坑,四周围上几块砖石,中间点火,就是兼备了取暖、照明、做饭,乃至祭祀功能的火塘。
  商人狂热的崇拜占卜祭祀,几乎无事不占卜。妲己这个巫女更不例外。
  “还是卜算一下才能安心啊。”
  妲己的要求并不高,不死就行。
  橘黄的火光映照有苏氏巫女美丽的脸庞,她跪坐于火塘边,端正肃穆。其色如春华莹露、海棠灼日,却令人生不出丝毫亵渎之意。
  妲己按顺序依次投放下晒干的草木。兰草、桂枝、降真香……屋内回荡着噼里啪啦的烧灼声,白色的烟气氤氲,云雾般模糊了她的脸庞。
  她抽出短剑,用剑锋轻轻割破手指。虽然已经很轻了,但利器割破皮肤的瞬间妲己还是紧张地闭上眼。
  结果等睁开眼一看,只割破了点皮,血没出来。
  但是再补一刀是不可能的。已知失血过多会死,那么血多浪费一滴都是在消磨她的生命。如果不是听说有妖怪,她绝对舍不得用上血来占卜。
  妲己忍痛用力挤了挤,吝啬地挤出了一滴血。
  那滴鲜红的血珠滴入火塘,精准落在龟甲上。肉眼可见的,龟甲上竟浮现了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晕,几乎跟火光融为一体。
  香,能沟通神灵。
  血,是准确召唤祖灵的媒介。
  白烟袅袅,妲己不知不觉半阖眼,神情恍惚。有一种玄奥的感应出现在她体内。
  微弱,却清晰。如大地一般厚重,母亲一般温柔。
  她的意识仿若与时空割裂,听到从远古传来的沉重鼓点。模糊的圆盘为血色雾气覆盖,徐徐转动,似有无数生灵的声音合为一道震颤灵魂的呼唤,
  【后土——轮回——】
  “后土……”
  妲己猛然惊醒,一如过去每一次占卜。
  土黄色的光晕消失了,火中的龟甲呈现一种暖褐色半透明的胶质感。
  妲己挽起袖摆,用短剑挑出火中的龟甲。在旁边凉了一会儿,方捡起来抹去沾上的黑灰。
  龟甲上的裂纹与她先前绘制的图案有部分交叠,宛若一个六格轮/盘,给她隐约的熟悉感。
  用龟甲占卜,裂纹与图案重合视之为吉。
  妲己用指腹摩挲着轮/盘状的裂纹,虽然无法解读出全部的意义。但可以确定的是,她肯定不会死。
  “不死就行了。”
  妲己松了一口气,握住龟甲充当平安符,安然躺下睡觉。
  亥时走三焦经通百脉养生息,不通就会生病,生病了就会损耗后天元气,四舍五入就是在找死。
  所以只要一天不死,就得按时睡觉。今天已经晚睡很久了。
  妲己一心养生,全无杂念,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夜色深沉,恩州城万籁俱寂。
  至子夜,将交三鼓,驿所内忽然一阵怪风吹过,悬在屋檐下的铜铃蓦地摇晃。
  铛——
  淅凛凛一股黑气随风至,顾盼出两只圆溜溜的金色兽瞳,火塘簇腾起幽火,寒意瘆人,热度将息。
  铛铛——
  妖雾裹着一团黑影,从中探出刚钩似的爪,挑开了轻薄的纱帘。
  一双清凌凌的妙目与黑雾中的金瞳相对,意外的平静。
  “竟然醒了?”
  妖精诧异了一瞬,金灯似的兽瞳审视黑暗中坐起身的妲己。
  下一刻,那双兽瞳中迸发诡异的亮光,九条尾巴影在黑雾中交错摇摆,看形状似一只九尾的狐狸。
  它怪笑,“哇呀呀,好一张绝色的人皮啊!”
  绝色的,人皮???
  刚清醒过来的妲己背后刷地出了一层白毛汗,心脏好似砰砰跳到嗓子眼,还在疯狂尖叫。
  啊啊啊啊救命!真的有妖精啊!!!
  妲己浑身僵直,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然而多年来作为巫女装逼的姿态已经刻入骨髓,她直视黑雾里的妖怪,眼睛一眨不眨。反而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凛然庄重。
  莫非她还有什么倚仗?
  狐妖已经探出的利爪迟疑了,用那雌雄莫辨的声音怪笑道,
  “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吗?”
  妲己,“……”
  怕死了!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没有觉醒传说中的血脉,她这个巫女除了精通医药和祭祀占卜,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顶多就是身体素质强一些,耳聪目明。可是这些技能也干不过妖精啊!
  稳住!巫女的逼格不能掉。
  妲己紧抿唇瓣,望着狐妖的眼神放空。以免看得太清楚会吓得哭出来。
  火塘里妖焰幽光晦暗,将黑雾中九条摇晃的长尾映入妲己的眼底。
  在狐妖的视线里,女人那双秋水似明澈而沉静的眼底像藏了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不可名状,埋伏着,窥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