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玄幻仙侠]——BY:丛晓暮

饲养邪神[玄幻仙侠]——BY:2022-09-25完结942 4258 社畜阮梨在手机app里养了一只小章鱼。小章鱼整天睡在黑暗的海底,等待阮梨投喂食物。她又氪又肝,终于将小章鱼养成大章鱼。结果有一天手机掉进水池,再打开就发现里面的小章鱼不见了。阮梨伤
  《灵》作者:丛晓暮
  【本书简介】
  颜沐凡已经很久都没见到那个世界的景象了。
  久到她以为自己和其他人其实是一样的,
  可在高三那晚发生的诡异事件,唤醒她的能力,把她又拖回到泥潭之中。
  昏黄摇曳的灯光,
  如泣如诉的低吟,
  从幽暗角落伸出的手臂,
  怪事接踵而至。
  观看提示:
  1.旧坑重填,全文推翻重写。
  2.整体恐怖向,情节描写完全是为了满足恐怖效果,请酌情忽略逻辑问题。
  3.文中涉及到怨灵咒术法决等内容,和道教等现实宗教无关,虚拟架空。
  4.男女主前期不太对付,会逞口舌之便时不时互相阴阳怪气1v1HE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情有独钟欢喜冤家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沐凡,边舒阳┃配角:┃其它:灵异
  一句话简介:别听,别看,别回头
  立意:总会有属于你的光


第1章
  时钟指向晚上九点半,教室里极为安静。
  只能听到笔和纸张相互接触时,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吱呀——”
  偶然响起的几声因椅子挪动而发出的噪音,在此时显得极为突兀。
  不过这时没人关心噪声源来自何处。
  还有半个小时,每个人都在奋笔疾书,心里想的是多写点,在打铃交卷之前尽量多写点。
  作为安通市的省实验高中,这里的学生都很有自觉性。
  虽然只是二模前的一次摸底测试,高三(1)班的全体学生也按照老师说的,把这次小考当成是一次正式考试来对待。
  “铃——”
  半个小时转瞬即逝,铃声准时响起,到了交卷的时间。
  梁蕾是高三(1)班的班主任,正一边准备教案,一边监考。
  她的手机也很不巧地跟铃声同步响起来。
  看了眼来电人名字,她转头对全班同学说道:“好了,停笔了同学们。按照秩序把考卷放到讲台上,就可以放学了啊。”
  还有一些想要抓紧最后一秒,再在卷子上多补几笔的同学,被梁老师眼神扫过去,他们也只能依依不舍地把笔放下。
  梁老师接起电话,从前门走出教室。
  以往井然有序的交卷过程,这一天不知怎么变得稍微有些混乱。
  也许是今天学校的暖气不足,大家在答卷的时候就有些焦躁,此刻更是急着回家或者回宿舍。讲台前交卷的学生挤作一团。
  “啊!!!!”
  一道尖锐刺耳的叫声打断了交卷的过程。
  有个男生不耐烦地开口:“叫什么?不就是踩了你一下?至于吗?”
  然而那道叫喊声却像是一个引子,接二连三地,又在教室中响起其他人的惊叫声。
  那个男生好不容易挤到人群最前方,正要把自己的卷子从人堆里扔到讲台上,听到这些突如其来的却又持续不断的惊叫声,把手伸出去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他循着声音望过去,当看到引发骚乱的根源时,眼睛骤然睁大,身子僵住,口中也控制不住地低喊出声。
  教室的灯光忽然由明转暗。这突如其来的光线变化又引发了一阵惊呼。
  从窗户照进来的月光下,一大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教室正中的天花板垂下来。
  明明教室里没有风,却在兀自摆动着。
  看上去依稀是个人形。
  有人被吊在那里!
  那个吊着的人身形模糊,像是被一层黑色雾气包裹着,让人无法看清。
  奇怪的是,在一团模糊的黑暗中,头发的轮廓却异常清晰。极长的头发从三米多高的天花板附近,直直地垂落到地上。
  身子摆动,头发也随之摇曳飘荡。
  也顾不得考卷了,学生们一边尖叫着,一边往教室的前门冲过去。
  慌乱的脚步声,桌椅被撞翻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交结在一起。
  没人去管是否撞到了其他人,只想着跑,快跑!
  哪怕脚软得挪不动一步,也要往出口的地方跑!
  在门口接电话的梁老师隐约听到教室里的骚动,她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拉开教室的前门,皱着眉想查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还没来得及抓住一个人询问情况,就被从教室里冲出来的学生撞了个趔趄。
  好不容易捞到一个步履踉跄的女生,她疾声问道:“慌慌张张地,这是干嘛?”
  被抓住的女生面色苍白,嘴唇哆嗦着,没办法把话说完整,她咬咬牙,反手抓着梁老师只管继续往前跑。
  “跑……呼……呼……,老师……我们……得……快……”
  梁蕾一头雾水地被自己的学生抓着跑出了教学楼。那个女生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周围还有几个人也和她一起,停下脚步,扶膝弯腰开始换气。
  梁蕾看着这一圈她的学生,迷惑不解道:“你们跑什么啊?”
  那个把她带离教学楼的女生气都喘不匀:“老师……”
  她望向那个黑漆漆的教学楼。他们班教室的灯光似乎又亮了起来。
  整个教学楼里其他教室都是一片黑暗,本来也只有他们班要上晚自习小考,拖到这个时间。
  但经历了方才发生的诡异事件,独独那间教室亮着的灯光也给整个班级染上一层诡异的色彩。
  梁老师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周围的学生又说不清楚,她转身就往教学楼方向走去,打算回去看看是怎么了。
  还没迈出一步,就听到后面几个女生一起急急地喊住她:“呼……老师,老师别去!”
  “教室,教室闹鬼了!”
  “呜……”
  有的人甚至害怕地哭出了声。
  梁蕾骤然听到这种话也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反问道:“什么?闹鬼?!”
  随即她想起自己老师的身份,立刻斥责道:“别胡说八道!”
  有女生抽噎着说:“老师,我们都看到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
  梁蕾本来要说她们是背题背糊涂了,但周围这么多学生,一个个都信誓旦旦的,不像是要跟她恶作剧。她内心也咯噔了一下。
  她抬头往教室的方向望了望。透过窗户,从楼下看不出什么异常。
  梁蕾还是强自镇定道:“老师得去核实一下。万一大家是看错了呢。”
  话音刚落,原本还亮着灯的教室,一下子又暗了下来。
  周围的女生因为这个变故又发出一声尖叫。
  梁蕾已经转身往回走了几步,看到这个景象心中也打了个突。她暗自给自己鼓了鼓劲,刚才已经在学生面前把话放出去了,事到如今,只能壮着胆子回一趟教室。
  那几个女生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她们应不应该跟着老师上去看情况。
  打头跑出去的几个男生腿脚比较快,有的跑到学校门口,有的看到女生和班主任围成一团,也停下脚步,慢慢往这群女生这边过来,询问梁老师怎么往教学楼的那边过去了。
  梁蕾其实心里也在打怵,那几个女生平时很安静,表现也不错,不像是会捉弄人的孩子。说得那么笃定,让她对她们说的事情,也信了有七八分。
  她走到教学楼门口,看到大门旁边放着一把扫帚,走过去拿起来。
  把扫帚举在身前,好像可以把它当做武器保护自己。
  门口大堂一片漆黑,本来应该有些光亮的门卫室也没开灯,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守夜的保安不应该睡着。
  种种异状似乎都说明着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梁蕾举着扫把推开了教学楼大门。
  从大堂要比外面黑得多,从一个亮处到暗处,人眼需要适应。梁蕾看不清前方有什么东西,但能清晰地听到“嗒嗒”地脚步声从前面传来,离她越来越近!


第2章
  “梁老师?您这是干嘛呢?”
  来人自暗处出现,身着学校发的制服,这人梁蕾认识,就是这栋教学楼的门卫保安大爷。
  见是熟人,她放松下来,有些不满道:“学生非说什么教室里面有……”
  她的话没说完,显然是感觉这鬼神之说,不适合她这个人民教师说出口。梁蕾顿了下继续道:“学生搞恶作剧,把自己吓着了。”
  保安呵呵笑了两声,见怪不怪。
  “现在学生压力大,就会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折腾老师,自己还挺得意的呢。”
  梁蕾像是找到了共鸣。
  她放下扫帚:“可不是吗,诶,我稀里糊涂地就被那些学生拉下来,还有东西在上面呢。”
  保安让开了一条路:“那您去吧,这扫帚给我就行。”
  话是这么说,让梁蕾自己上楼,她还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于是同保安说:“我那群学生一股脑冲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门弄坏,要不你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吧。”
  保安点点头同意了。
  两人一同上楼,来到高三(1)班教室门口。
  门是锁着的。
  这就有点奇怪了。
  按理来说,那些人一股脑冲出来,没人会有时间锁门,可现在教室门的的确确是反锁着的。
  梁蕾压下心中疑惑,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月光和教学楼外的路灯作为光源,给了教室内部些许光亮。她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教室里的大体情况,似乎没什么异状。
  可她再一眨眼,教室前排的顶灯上,赫然出现吊着的一团黑影,同学生跟她描述的画面不谋而合。
  梁蕾吓得低呼一声。
  保安跟在她后面,被她的身体挡住,完全没看到教室内的情况,在后面拍了一下梁蕾的肩膀:“梁老师?”
  这个动作又把梁蕾吓了一跳。她忘记自己身后还跟着保安,那突然在自己肩上的手冰凉且厚重,让梁蕾的心脏“突”地一跳。
  她压抑不住自己的惊慌,转过身来,朝门相反的方向迅速后退,还忍不住尖叫出声。
  门口的保安不明所以,立刻拍开门口的开关,一时间教室内灯光都被点亮。他不小心还碰到了投影幕布开关。
  黑板前方传来嗡嗡的响声,幕布从天花板处缓缓下降。
  除了这些,教室里再无其他动静。
  梁蕾这时才看清,门口站着的是跟她一道上楼的保安,她松了一口气。
  她尴尬地笑了一下:“哎呦,学生神神叨叨的,把我也带得精神紧张了。”
  似乎是在解释她方才的尖叫声。
  保安并没在意:“梁老师您不是要拿东西?”
  梁蕾:“对对。”
  她转身准备去拿放在讲桌上的包。
  回过身来,整个教室的情况都呈现在视野之中。
  教室和往日没什么区别,方才黑暗里看到的那团阴影像是她臆想出来的东西。
  只有前排桌椅大多七零八落地摆放着,想来就是那些学生们蜂拥着往门口挤过去造成的。本应该上交的试卷,也好好地摞成一摞,放在前面讲台上。
  梁蕾两步走到讲台前,拿起她的包准备走人。
  临走时,她莫名生出一种违和感。
  那些学生奔出去非常匆忙,为何试卷却整齐地像是被人静心整理过的?这个疑惑在梁蕾脑海中一闪而过。
  但被愚弄的愤怒情绪在她心中占了上风,那点小小的不解迅速被压制了下去。
  那些学生煞有其事的样子让她都信了,还以为这里真的出现什么异常。
  她一定要狠狠地批评他们!
  高三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还搞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梁蕾跟保安在教学楼一楼分开,此时教学楼前,却不见了那几个孩子的身影。想来应该是害怕被她训斥,早早跑走了吧。
  这让她更确信了,晚自习这一出就是那些学生搞出来的恶作剧。
  翌日。
  天气晴好,冬日的气温有点低,但阳光不错。
  “早啊。王叔!”
  “啊呀,颜同学,今天身体好啦?”
  “嗯!满血复活!我去开教室门啦!”
  颜沐凡跟保安打了个招呼,快步从保安的房门口走过,往高三(1)班的教室走去。
  她是高三(1)班的学委,平时来得比较早,掌管了班级教室钥匙,负责开门。昨天她身体不舒服,上课上到一半,实在坚持不住,就请假回家了。
  路过保安室时,昨天值班的保安已经上班,看到颜沐凡步履艰难地往外走,还扶着她护送到校门口。
  这保安也不是随便哪个同学都帮忙的。
  还是因为颜沐凡平时为人开朗活泼,和谁都能处得来。平时同学都不会关注的保安,她也能说上两句话。
  这一举动让对方十分熨帖,加上她长得漂亮可爱,是大家都会比较喜欢的那种乖巧懂事的模样,也就让对方记住了颜沐凡。
  教室门一开,一阵寒风直扑面门。
  冬天清晨的风有如刀削,狠厉地穿透了羽绒服,她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颜沐凡微微皱了皱眉,小声道:“昨天谁负责值日啊,怎么窗户都不记得关。”
  她回身想要带上教室门,可过堂风有些大,她的力气不足以把门关上。她只能先把书包先搁到自己座位上,再去关窗户。
  颜沐凡走到窗边,去拉窗户把手。
  因为风力作祟,一时间却有些费力。
  在自她身后传出一个声音:“我来吧。”
  “谢——”她话刚说一半,回头看到来人,直接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