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玄幻仙侠]——BY:丛晓暮

Tip:饲养邪神[玄幻仙侠]——BY:2022-09-25完结942 4258 社畜阮梨在手机app里养了一只小章鱼。小章鱼整天睡在黑暗的海底,等待阮梨投喂食物。她又氪又肝,终于将小章鱼养成大章鱼。结果有一天手机掉进水池,再打开就发现里面的小章鱼不见了。阮梨伤

  那人直接越过她,动手把窗户关上,似乎毫不费力。又接连把剩下几个打开的窗户关上,才转头对她道:“可得把窗户关上,不然我们颜大学委又要生病了。”
  声音清朗好听,语带笑意,听在颜沐凡耳朵里,却像是充满了对她的嘲讽。
  她斜了那人一眼,撇了撇嘴,回他一句:“你不是去参加自主招生考试了?这么快就被淘汰了啊。”
  随后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掏出单词本开始背英语。
  早自习的时间很宝贵,她才不要浪费多余的口舌在那人身上。
  来人名叫边舒阳,在颜沐凡眼里属于为数不多和她关系不太对付的人。
  有几个和颜沐凡要好的,问过她为什么和边舒阳关系这么差。颜沐凡都摇摇头不愿意说,只说是边舒阳这个人人品不好。
  小姐妹不相信颜沐凡说的,在她们眼里,边舒阳只是为人稍微冷了点,完全算不上人品有瑕疵。只当是他们性格就是不合吧,也就没再多追问。
  两人之间虽然没达到天天恶语相向、打起来的程度,也是班里人人都知道“对头”了。
  她不给对方好脸色,而边舒阳也时不时就要这样刺她两句。
  像是没看到颜沐凡的反应,那人毫不在意地挑眉笑笑,也回到自己位置上,把书包放下,没开始背东西或者写卷子,而是掏出早餐开吃。


第3章
  过了好长时间,才有第三个人来到教室。
  来人是个男生,他走到教室门口,探头探脑地没直接进来。直到他看到边舒阳,脸上担忧的表情才褪去几分。
  他大步走到边舒阳的座位旁,书包都没放下,直接反身坐在边舒阳前桌的椅子上,狠狠拍了边舒阳书桌一下。
  “阳仔,这么快就回来了。考试结果咋样?你出手,妥妥的拿到名额了吧。对了,你手机是不是被收了?给你发消息都不回的。”
  边舒阳慢条斯理地把手里的早餐吃完,才发话:“我昨天没看手机,有什么急事找我吗?”
  男生对着边舒阳挤眉弄眼了一番,还往天花板上瞥了一眼,摆摆手示意他离近点。
  边舒阳静静地看着他不为所动,男生只好挪了挪凳子,往他的方向凑了凑。
  男生压低声音道:“昨天班里闹鬼了!”
  边舒阳眼神微变:“嗯?闹鬼?”
  男生绘声绘色地跟他描述了一番他昨天的经历,班级里的同学是如何躁动不安,甚至连梁老师都吓坏了。
  可听故事的人却没什么反应,像是完全不相信男生的话。
  教室前排,颜沐凡正在努力背着诗词名句。当那男生说出“闹鬼”两个字时,颜沐凡的注意力就不由自主地被吸引过去。
  此时班级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哪怕那男生的声音压得再低,在空空如也的教室里,他说话的内容也被颜沐凡一字不落地收听到。
  颜沐凡有心想堵住耳朵不要听到那些吓人的东西,可这样的话动作未免太明显,让边舒阳看到,说不定又成了嘲笑自己的理由,她只能忍着,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击中到面前的书本上去。
  可男生的声音并不受她意志控制,钻进她的脑子里,形成了可怖的画面。
  她不由自主地往男生和边舒阳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巧,边舒阳也抬头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
  视线交汇,颜沐凡立刻又把头扭了回去。
  可她抓着课本的手,不易察觉地紧了紧。
  斜后方,那男生越说越激动,似乎对边舒阳的冷淡反应有些不满。
  “阳仔,你这什么表情?别不信我啊。你看看,都几点了,还这么多人没来,你也不想想为啥啊?要不是我老爹说我再不来上学就要揍我,我也在家躲着了好吗?!”
  回应他的是边舒阳的微笑,对方还对他挑了挑眉毛,朝他身后方向努了努嘴。
  犹如惊雷一般的声音从男生身后响起。
  “常博远!早上来了不学习,干嘛呢?回你座位去!”
  那个男生被熟悉的声音吓得一激灵,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抱着书包溜回自己的座位。
  梁蕾出现在教室门口。
  时钟已经走向七点,她看到教室里人影三两只的样子,狠狠皱起眉头。
  梁蕾掏出手机,在班级家长群里发话,问都是怎么回事,已经到早自习时间了,人怎么都没来。
  有的家长回话,说已经在路上了,这孩子不知道怎么了,一大早,说自己这不舒服,那不舒服,磨磨蹭蹭的不愿意出门。
  其他家长也纷纷应和,有人说自己孩子回来之后,胡说八道什么昨天在学校碰到灵异事件了。这下像是点着了群里的火药,好多家长都纷纷冒头,说自己家孩子也这么说。
  梁蕾看到这种话,气都不打一处来。
  她昨天明明在班级群里说明了,晚自习的事情只是一个恶作剧,她亲自回教室确认过,让学生不要传谣。
  结果呢,这些学生搞恶作剧还不算,今天还明目张胆地以此为借口逃课。
  她就知道,估计是有学生压力大,学不进去了,想要搞个大事,其他人也以此为借口想要在家休息两天。他们可是实验班的学生,怎么心理素质这么差,就一个二模都承受不住,那还怎么面对高考。
  梁蕾苦口婆心地又在家长群里解释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家长一听,纷纷表示老师说的确实有道理,用一片“梁老师辛苦了”刷了屏。还保证自己不会受到孩子的这种借口影响,允许他们不来学校。
  教室里安静异常,只有梁蕾按手机的电子音。
  教室里空空如也,显得怪异极了。
  同桌郝佳也迟迟未到,她趁梁老师没注意时,在课桌下面偷偷给郝佳发了信息。
  等了许久,对方也没有回复她。
  又过了许久,(1)班的学生才陆陆续续进了教室,进门之前,神态都有些畏惧瑟缩,不约而同地往教室中间的天花板上看,确认那里没有异物之后,才敢迈进教室。
  人来得差不多了。早自习也过去大半时间。
  梁蕾拿着黑板擦敲了敲讲台:“昨天的事情,我就当你们是压力太大,就算了。但以后,绝对不允许有人再搞这么无聊的恶作剧!都高三了啊。你们自己数数,倒计时还剩几天?要知道,高考那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别以为你们是实验班的就稳了。你们这还没上桥呢,就想着邪门歪道,打算做逃兵了?都给我打起精神,好好学!”
  底下有人嘀咕着:“可是昨天那不像有人恶作剧啊。”
  “对啊,也太真了吧。”
  梁蕾不是没听到下面的声音,她冷着一张脸道:“不管是谁,别再搞这种小动作。别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大家的学习。好了,一会儿数学课,大家都把昨天发的卷子拿出来,我们直接讲题!”
  除了身为班主任,梁蕾也身兼(1)班和(2)班的数学老师。这两个班都属于实验班,汇聚了实验中学最好的生源。
  她的目标就是把这些孩子稳稳地送到全国最好的学府。不管是为了她的教学成绩,还是为了这些孩子的将来,半点都马虎不得。
  下面的学生听了一顿训,再有什么异议也压回到肚子里。努力清空自己脑子里对于昨天晚上的记忆,把思绪拉回到课堂上来。
  梁蕾拿出她的那份卷子,准备开始给学生讲解。她往台下一扫,发现还有个空位,她走下讲台来到颜沐凡旁边,问她:“郝佳呢?去卫生间了吗?”


第4章
  颜沐凡刚把卷子铺平放在桌子上,闻言抬头,咬了下嘴唇:“郝佳还没来。”
  梁蕾听到颜沐凡的回答,眉头微皱:“还没来?我知道了。”
  她说完,就又站回到讲台上,敲了敲黑板吸引班级同学的注意,开始讲卷子。
  颜沐凡心里生出了点不太好的猜想,她小心翼翼地把手机摸出来,放在课桌下面偷偷给郝佳发信息,问她今天怎么回事,是不是睡过头了。
  捏着手机等了半节课,颜沐凡也没等到郝佳的回信。
  下课铃声响起,梁蕾语速加快:“都别着急下课啊。我稍微多占用两分钟,还剩一道题我们把它讲完。”
  (1)班同学已经习惯这种操作,没人发出异议。等老师把她要讲的都讲完了,课间休息就已经过去六分钟。梁蕾刚宣布下课,第二节 的任课老师就推门进来了。
第二节是英语课,任课老师是隔壁(2)班的班主任,叫许文斌。
  许文斌把东西放到讲台上,慢慢悠悠地说道:“同学们,昨天的试卷都做完了吧?内容有点多啊,我们提前点上课。”
  底下的学生忍不住发出哀嚎。
  许文斌不是本地人,说话带着点南方口音:“怎么了嘛。就稍微多占用你们五分钟,这么大反应呢。”
  梁蕾这时候替学生说了句话:“许老师,我刚下课。也让他们稍微活动活动,去上个厕所。”
  “哦哟。”许文斌刚想说什么,抬眼看了下面的学生,改口道,“行吧行吧。你们要去的赶快去哦。我先开始,有问题的下课互相问一下哈。”
  颜沐凡把英语课需要的东西换上来,又看了一眼她的手机。
  还是没有消息。
  一直到中午休息,她都没接到郝佳的回复。
  班级里已经没剩什么人了。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生物,生物老师没什么拖堂的习惯,看着午休时间要到了,跑得比他们还快。
  同班同学有去学校食堂的,也有到门口小摊贩买点麻辣烫之类的当午饭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商量吃什么,也有不少人趁此机会讨论昨天晚上的那件事。
  “沐凡,走啊?去吃饭了。”
  有人热情地招呼颜沐凡一起,她朝对方挥了挥手:“你们先去吧,我有点事儿要打个电话。”
  对方应道:“那你打完电话到食堂找我们啦!”随后先行出了教室。
  颜沐凡起身离开座位,同时也把手机打开,翻到郝佳那一条,给她拨了个电话过去。
  响铃响了六声,没人接。
  怎么回事?
  信息可能是没看到,可电话总不能一直听不到吧。
  颜沐凡怀着担心和其他同学一起吃了午饭。刚吃过午饭,她就主动去办公室找梁老师。
  教师办公室此时人不多,有几个老师比较拼命,中午午休时间也要利用起来,批卷子改卷子,总之就不闲着。
  梁老师就是其中一员。
  颜沐凡的敲门声吸引了办公室大部分老师的注意力。
  作为一个品学兼优性格还很好的学生,大多数老师对这个学生都很有印象。梁蕾看到颜沐凡,停下了手中的笔:“找我?”
  颜沐凡点了点头,走到梁蕾面前:“梁老师,郝佳一直没来,联系她也联系不上,我想去看看她。”
  梁蕾听到这话好像不是很高兴,她脸色变差,眉头微皱,打量了颜沐凡几眼,沉声道:“嗯,我记得你和郝佳关系一直挺好的。你知道她住哪吗?”
  颜沐凡看出梁老师心情不太好了,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嗯。知道。”
  她家离郝佳她们家的小区不远。
  两人是上了高中之后熟识起来的,约着到彼此家里玩,才知道两人住得很近,于是关系愈发亲近起来。
  梁蕾表情仍很严肃:“行吧。我联系过郝佳的家长了。说郝佳是身体不舒服,所以今天请假。”
  她眉头微皱,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估计是昨天闹恶作剧,被我在群里说了,所以今天不好意思来。你既然要去看她,那顺便把今天发下来的卷子都给她带过去。”
  “高三时间多紧张啊。怎么还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请一天假。这孩子,平时闹腾得厉害,临到被批评了就受不住了。”梁蕾继又叮嘱颜沐凡,“你去了跟郝佳说,课还是要来上的。”
  颜沐凡本以为梁蕾是同意她现在就过去,没想到对方又补了一句:“现在过去耽误下午上课,等放学你再去吧。”
  等到放学,那就要晚上十点多了。
  但梁老师已经发话,颜沐凡也只能同意。
  梁蕾摆摆手:“行了,你回教室吧。”
  回到座位,她把郝佳桌子上那些今天发的卷子都整理好放在一起,又不死心地给郝佳发了条信息过去。
  依旧是泥牛入海,毫无回音。
  其他人正忙着做今天的作业,没人注意颜沐凡。只有边舒阳若有所觉地抬起头,他转了下笔,看了她一眼,复又低下头去继续写自己的东西。
  晚自习结束,班里的同学早早收拾好东西,一窝蜂地往外跑。
  其实天刚擦黑时,颜沐凡他们班就有点躁动。
  大家对昨晚的事情仍有些阴影,不少人静不下心来做模拟试卷。直到梁老师回来维持了一段时间秩序,班里才慢慢安静下来。
  忍了许久才到放学时间,那些同学自然是要越快离开这里越好。
  颜沐凡本来早早收拾好东西,想早点冲出去。
  她还得给郝佳送作业呢。
  只是她没想到周围的同学,一个比一个积极,飞速从她身边跑过去,有人撞到了她甚至来不及说一声抱歉就跑远了。
  颜沐凡被这一下撞得失去平衡,直往前方扑过去,险些趴在地上,多亏了后面有人拉着她的书包,把她拽了回来。
  她站直身子回过头来:“谢——”
  话说到一半,就住了口。
  怎么偏偏又是边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