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美人[无限][玄幻科幻]——BY:蜀七

Tip:豪门弃子靠算卦爆红阴阳两:2022-09-14完结276 4507 苏见深因为八字奇阴,百鬼缠身,被豪门爸妈扔在道观门口。他成了道术奇才,18岁后需要下山去走阴。何为走阴,其中一种就是帮鬼算卦,完成它们生前未了心愿,好安心去地府轮回。无头鬼:“我要
  书名:不死美人
  作者:蜀七
  文案:所有任务者都听说过闲乘月的名字,知道闲乘月是任务世界中的“老人”,无论多难的副本,哪怕死得只剩下他一个人,他都能毫发无损的走出来。
  每个人都希望能在副本里碰到闲乘月,抱上这位的大腿,活着离开副本。
  跟闲乘月组过队的人也都说,闲乘月有一张俊美无匹的脸,又有一双目下无尘的眼睛。
  任务者们私下给闲乘月取了个外号——“不死美人”。
  想抱大腿的人不计其数,又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
  直到闲乘月身边有了固定搭档,才一个个捶胸顿足,悔不当初。
  固定搭档不是个省油的灯,在闲乘月面前爽朗善良,在其他人面前阴险狡诈。
  在他眼里,任何想抱闲乘月大腿的,都是要跟他争宠的小贱人。
  内容标签:强强 无限流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闲乘月
  一句话简介:他是地狱最后的业火。
  立意:无论任务多难多险,都要发挥坚持不懈的精神!


第1章 荒村祭祀
  村口的梧桐树已经开始落叶,枯黄的叶子被风一吹,打着旋的落到烂泥里,一颗烟头正好被扔在那片叶子上,还不等燃着的烟头把叶子烧出一个洞,就被用脚尖碾灭。
  “第一次来?”胖子从烟盒里掏了根烟递给身边的男人,他有张酷似弥勒佛的脸,肉多的撑平了皱纹,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但肥胖的身体却有着出乎意料的灵活,“我是第二次。”
  男人接过了那根烟,他食指和中指夹住烟头,似乎还没从环境突变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胖子拍拍他的肩膀:“我叫赵峰,你也别担心,像你这种新手,进的第一关都不会太难,我上回进来的时候,总共三十二个人,只死了四个。”
  “宿砚。”男人朝赵峰咧开嘴笑,“我叫宿砚。”
  赵峰被男人的白牙晃了眼,这时才发现男人长得有多出众,心里有些发酸,脸上还强压着不表现出来:“人数一般都是双数,听说是单数的关就难得多。”
  赵峰把从别人那听到的事再转手讲给宿砚,营造自己什么都懂的形象:“听说之前有一关,总共十九个人,全是老手,至少都是经过八关的,结果只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那人有个外号。”赵峰神神秘秘地压低嗓音说,“不死美人。”
  宿砚笑出了声:“女的?”
  赵峰一拍大腿:“男的!说是长得特别俊,你想想,十九个老手,就活了他一个,那得多厉害?要是我能碰到他,我一准去抱大腿。”
  宿砚笑眯眯地说:“要是遇上了,说不定就是单数关,老手都能死光,抱大腿可能能死得慢一点。”
  赵峰愣了愣:“……有点道理。”
  发现自己被上了一课,赵峰又立马换了话题:“小兄弟,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
  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吓得尿了裤子。
  宿砚靠在树干上,树影斑驳,些微阳光被枝叶层层阻挡,最后才洒落在他脸上,他笑了笑:“有什么可紧张的?大不了就是死。”
  赵峰傻眼了,怪不得他说有什么不对呢。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不怕死的。
  “来人了。”赵峰看向路口。
  路口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白家村三个字,石碑经年累月饱经风霜,字迹已经不再清楚,边角破损,边缘处并不平整。
  人一个个出来,有表情平静的,也有一脸惊恐,甚至还有不停扇自己巴掌以为自己在做梦的。
  赵峰是个“热心肠”,说白了就是喜欢被注视,追求存在感,来一个新人就跟人解释一遍。
  不过他解释之后那些原本还只是迷茫的人全都吓得差点背过气。
  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年纪小的已经哭了起来,他们都待在梧桐树下,等着人齐。
  赵峰高声说:“都摸摸衣兜,来的人衣兜里都有个硬币,人来齐了之后硬币上就有号了,硬币可不能丢,丢了就出不去了。”
  新人们又开始全身上下找硬币。
  硬币就是普通的五角硬币,比一圆的小一圈,有花没字,看起来跟真正的硬币没什么区别,触感和重量也没区别。
  “人来齐了任务才开始,硬币上会有小字。”赵峰俨然一副领头人老大哥的样子。
  新人们六神无主,听得进去话的就看着赵峰,赵峰说什么就是什么,听不进去的就拿着硬币发呆和哭。
  老人们不听赵峰唠叨,各自找块比较干净的石头坐下,等着所有人来齐。
  “我想回家……我不想待在这儿……”年轻小伙子蹲在地上,手里握着那枚硬币,双目无神地看着地面,来来去去就念叨这两句话。
  “凭什么是我?怎么就是我呢?”女生咬着牙,眼睛通红,“我刚毕业,马上要去找工作了,为什么是我?”
  “这是什么节目组的恶作剧吧?专门整人的那种!”中年男人骂骂咧咧,冲着远处喊,“我草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老子同意了吗?傻逼!给老子他妈的滚出来!!!”
  “草!”
  “不理咱们,行!真他妈的行!肯定就躲在附近。”
  中年男人吐了口唾沫,他看了一圈,指了几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跟不跟我一起去周围找找?老子找着了人要把他们狗牙全打掉。”
  最后有两个人响应,跟他一起离开了梧桐树。
  赵峰蹲回去,挤眉弄眼地小声冲宿砚说:“小兄弟,看见没,这才是正常反应。”
  他头一次来的时候,刚到地方,还没听老手说,就已经自己把自己吓得尿裤子了,以为是被外星人抓来做实验,满脑子就四个字——我不想死。
  宿砚还靠在树干上,他身材好,腿长,靠在那就像是来郊游看风景的。
  赵峰这时才认真打量宿砚的长相。
  “小兄弟,你是少数民族?”赵峰好奇地问。
  宿砚:“我妈是。”
  宿砚眉毛浓黑,鼻梁高挺,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他的瞳孔是比普通人稍浅的琥珀色,在阳光下尤为明显,他嘴角似乎永远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看人的眼神也像是带着嘲讽。
  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是一种粗犷的野性美。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肩宽,腿长,夹克里穿着一件短袖,能让人看见他胸肌的形状。
  赵峰羡慕的不行,但想到进了这里就没有美丑之分了,人人都想着怎么完成任务出去,怎么活命,在现实生活中重要的东西,在这儿通通都不重要。
  身材、颜值、社会地位、钱,都决定不了谁能活着走出去。
  长得再好看,也没人会因为别人有张好脸,就把生的希望让出去。
  或许这个年轻人走不出这一关。
  赵峰这么一想,心里又平衡了。
  “怎么还没来齐?”坐在石头上的老手们等不及了,“这都过去多久了?”
  “以前没这种情况,前后最多半个小时人就齐了。”
  “现在二十三个人,硬币没现号,新手多,肯定是复数关,还差一个。”
  赵峰左顾右盼,发现好几个老手似乎没把这个任务当回事,有两个正捧着手机玩消消乐,还有两个低着头闭目养神,他觉得这大概就是老手和新手的差别。
  “其实老手越少越好。”赵峰凑过去跟宿砚说话,“老手都是人精,胆子还大,什么事没见过?把你坑了你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是坑人,被坑的肯定得死。”
  宿砚笑了一声:“全是新手,你才好坑人是不是?”
  他的语气很轻,还带着笑意,让人听不出恶意,只觉得是在打趣。
  赵峰果然没有生气,他抹了把后脑勺,摸了一手的油,自己也不在意,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笑呵呵地说:“进了这里,脑子和经验比什么都重要,小兄弟,我看你有眼缘,你跟着我,我保管你能平安出去。”
  不过宿砚只是勾了勾嘴角,显然没把赵峰的话当真。
  梧桐树下的众人越来越焦躁,但新手们却都安静了下来,不再大喊大闹,也不再哭泣,老手们却都坐不住了,他们算了下时间,从第一个人到达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就连赵峰都焦急地站起来,不停来回走动。
  树梢上最后一片梧桐叶落下,正好落在宿砚的手掌心,宿砚把手握紧,梧桐叶在宿砚的手中被捏碎,然后宿砚摊开手,让破碎的树叶像垃圾一样落下去。
  就在宿砚抬头的一刹那,不远处的路口,忽然有个人凭空出现。
  宿砚愣在那,手还维持着刚刚的动作。
  站在路口的男人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男人正低着头,用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手解开袖口的纽扣,他的臂弯搭着一件西装外套,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长裤,脚上是一双黑色皮鞋。
  他的头发有些湿,抬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的脸。
  漆黑的瞳孔,略显苍白的皮肤,微挺的鼻梁和一张薄唇,身材近乎完美。
  即便是衬衫都遮不住他流畅紧实的肌肉,他挽起了袖子,结实的小臂却并不显得粗壮。
  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男人的目光注视过来的时候,宿砚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然而等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男人的目光只是从他身上一晃而过。
  宿砚转头看了眼赵峰,赵峰也瞪大眼睛看着男人,鼻孔微张,甚至还抓住了宿砚的手臂。
  “是他……”赵峰的声音陡然变大,新人们连忙看向他,但其他老手的反应却都和赵峰差不多。
  甚至已经有老手朝着男人的方向跑了过去。
  赵峰嘴唇都在颤抖:“刚刚我跟你说的传言你还记得吗?就是人全都死光,只剩他一个的不死美人,就是他,只有他一直是这种打扮,还有黑手套。”
  这个时候赵峰的脑子忽然迅速运转,他几乎没有停顿地说:“有他在,就证明这一关不好过,规则变了,虽然新人多,但至少会死一半人。”
  赵峰脸色一变,骂道:“这群狗日的!”
  然后他抓着宿砚一起朝男人跑过去,边跑边说:“咱们得抱上这条大腿!”
  男人还没走过来,就已经被一群人围住了,刚刚还满脸不耐烦的老手们都热情地跟男人打招呼,在这里最不需要顾及的就是面子,面子保不住命。
  更何况这个男人够强,够厉害,跟着他就能有安全感。
  宿砚也得以近距离观察男人。
  男人看上去有些疲惫,他的眉心微皱,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围挤在身边的人身上,他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一言不发地朝着梧桐树走去。
  他高傲又冷漠,似乎对一切都不屑一顾。
  宿砚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搓了搓,跟着男人的脚步走了过去。
  赵峰一转头,发现宿砚已经走到前面去了,他骂了一句,然后也跟着走过去——
  比起在他眼里看热闹的宿砚,他觉得自己更了解走在最前方的男人。
  他在上一个世界,从跟男人组过队的队友嘴里听说过,男人叫闲乘月,没人知道这是真名还是假名,但因为闲乘月这三个字出自一首诗,所以都默认这是个假名。
  闲乘月是个极度冷漠的人,就像是个机器人,能够准确精密的计算,却没有正常人的感情,哪怕有人就死在他面前,无论死状多么残忍可怕,闲乘月都不会抬一下眼皮。
  他甚至还能拿出手帕擦拭沾到自己身上的血迹。
  但正因如此,闲乘月才是所有人中最值得信任的那个,他没有好恶,只会想着怎么通关,而不在意任务者们的勾心斗角,只要跟着他,除非是全灭的关,否则有很大几率能出去。
  前提是闲乘月愿意带人。
  闲乘月脚步一停,他拿出硬币,其他人这才都反应过来,各自拿出了自己的硬币。
  硬币正面已经出现了编号,一共二十四个人,闲乘月看到了自己的编号,他是最后出现的人,编号却是“1”。
  硬币的背面也浮现了小字。
  小字的意义到现在都没人参透,每进一个新的关卡,硬币背后的小字都会变化,但小字并不完全是任务提醒。
  闲乘月的硬币背后是一串短句:
  “蜜蜂口有蜜,而腹有刺。”
  闲乘月收回了硬币。
  宿砚也看到了自己硬币后的小字:“机会不会两次敲响你的门。”
  宿砚若有所思的看着闲乘月的侧脸,他微微转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看着闲乘月,他的眸光忽然变得阴冷下来,嘴角却挂着笑,他正想跟闲乘月说话,却忽然听到远方传来人声。
  那声音苍老嘶哑,带着浓烈的不满:“你们怎么才来?!”
  闲乘月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年老的男人站在村口最近的一间房子前,他佝偻着身形,常年劳作让他直不起腰,却没有拄拐棍,他一只手拿着一杆旱烟,另一只手背在身后,黝黑的脸上满是田间沟壑一般的皱纹,腰上挂着一串钥匙,钥匙随着他的动作“哐当”作响。
  男人的眼皮因为衰老带来的皮肤松弛而向下耷拉着,眼睛几乎成了一条缝,他的嘴角向下,看上去凶恶又刻薄:“我是白家村的村长,你们该进村了。”
  新手们缩着脖子,被吓得六神无主,刚刚离开队伍去寻找“节目组”的几个中年男人也看到了老村长,他们不相信赵峰的解释,认为赵峰是节目组的托,看见老村长的一刹那,他们三个就朝老村长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