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零君不知[古代架空]——BY:空空狐王

穿成王爷的待嫁男妃 完结+:书耽VIP2020-05-30完结收藏:2466推荐:217江言清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了。这是一个他从没见过的朝代。很好,这很新奇。在这个朝代里,他是侯门之子。很好,身世显赫。很快他又发现,他被嫁给了王爷做男妃。很好,
  花零君不知
  作者:空空狐王
  文案:
  白亦风这辈子就栽在夜花雨的手上了。众人听闻白大将军是个五大三粗,满脸胡茬的吃人汉,谁料,这模样却被堂堂金枝玉叶的公主给看上了,为此,不择手段非要得到人家不可。“夜儿,跟我回将军府。”“拾郎,如今你与公主成婚,我不能回去了。”“不,不不,你听我说,我,我喜欢男人啊,不喜欢女人。”夜花雨乃一介俗子,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貌美,他声甜,他脾气好,身子又酥又软,除了多个把,跟女人没两样了。


第一章 白发
  西涧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在这座乡镇里谣传有位妖怪,他白发飘飘童颜俊美,身姿秀丽声音甜美,好似那汪洋大海里取出的一瓢碧水,美不绝伦,谁若看了他一眼,便会一厥不起,魂不舍守,茶不思饭不想,夜夜思春,伤肺伤肾。
  其不然,这只是山下妇女们害怕自个家的男人对他春心荡漾,不好正事,被他那只小狐狸勾了魂去。
  于是西涧谣传了一段民谣――“西头坟山有座房,屋内住个美娇娘,不知是男还是女,半夜传来鬼哭郎。”
  因此来告诫人们,远离这只小妖精,若不然,生不过三,命丧黄泉。
  嘀嗒!嘀嗒!
  淅淅沥沥的小雨刚刚退去,碧绿的小山间如被洗涤过一样那么清澈透丽。几只鸟儿飞过枝头,扑哧着羽毛,粗壮的老树呼呼作响,嘀嘀水珠,顺势而落。
  脚踏泥巴路,干净素白的靴子已被染湿。遥看,长发落腰的白衣少年正拎着小竹篮往家门口赶去。
  刚推开竹门,便看见屋内走出来一位官袍凛凛的大人。
  县太爷撮着手指正摇摆不定,今个赶了个大早,梳洗打扮一番,就往坟头山来了,就想见见人家夜花雨公子。
  等的着急,正想出去寻找看看,谁料,这前脚刚踏,后脚人就回来了。
  “县太爷,您怎么来了?”
  这一看,不得了,能说见到他容貌的没有几个,若是顶着大太阳,这夜花雨绝对头戴斗笠,手打伞,绝不露面。今个,可真是赶巧,遇到阴天,完全没有遮面的夜花雨,简直美到了骨子里。
  县太爷两腿一软,瘫着墙壁支撑一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梗栓犯了呢?
  吞了吞口水,为了防止丢脸,他是装的人模狗样,挺了挺身姿,应道:“哦,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
  一听有事,夜花雨连忙跨步上前,着急道:“是不是尘然哥哥有消息了?”
  他这一靠前,可把县太爷惹的手痒痒。近瞧,夜花雨那满头白发如银丝闪烁,炫美发光,半扎半束透着凌乱美,白皙如雪的肌肤,清澈如水的眸子,顶着美人尖还生着米粒大的朱红小泪痣,简直就是稀有物种,世人谣传他是吃人的小妖精,可在他县太爷的眼里,就是一只绝种小绵羊,等着被人宠幸的小尤物。
  夜花雨见他半天不动,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搞得他浑身不自在,想必是刚刚自己过于激动,怕是,吓着人家。席间,他扭了扭头,退后两步,又道:“县太爷,是尘然哥哥来消息了吗?”
  瞧这娇羞模样,还有那柔软嗓音,简直从头酥到了尾。县太爷是真恨不得将他扒个干净,摸摸他那小肌肤,是不是也跟声音一样,酥酥软软的。
  “嗯哼!”轻咳两声,县太爷暗了暗底,这只小白羊可不能来硬的,还记得一月前,他突然下山来采购,就被一群小娃娃欺负不说,还差点被几个小乞丐玷污,若不是自己发现的早,阻止他当场割腕自杀的行为,现在,哪还能跟他说上话,这要是好好的美人胚子死了,那不是暴殄天物吗?


第二章 禽兽
  “花雨啊,不是我说,这尘然上战场多年,也不知是生是死,你个孤家寡人死守这座破屋子,这不是太委屈自己了吗?这尘然要是过了年把,能活着回来还好,要是死了,你说,你这大好年华,不全白白浪费了吗?”
  县太爷的话,人家花雨又怎可不懂,只是他怕,怕自己一离开,就承认了尘然哥哥的死讯,他不愿,更不想,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家,也是自己唯一寄托的精神支柱。
  “有劳县太爷的关爱,花雨自幼与尘然哥哥长大,在他出兵前,曾约定过,定守他回来,哪怕就是脚踏棺材,我也不会离开此处。”
  “你这美娃娃就是犟,人家尘然说不定早死了,你还守个破屋子,守个屁啊守!”
  县太爷着急的是不管他怎么想,自己多次上门暗示他下山寻户好人家,可他就是一根筋,死活不肯。
  “不……不会的~呃尘~尘然哥哥不会死的~”
  夜花雨莫名委屈起来,那面色微微波动荡着泪花,就如盛开的玫瑰花瓣刚被雨露敲打过,摇摇晃晃的动人心魄。看的县太爷那是汹涌澎湃,双手炽热,猛搓裤裆,比尿急还要来的难受,如此美人落泪,他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上前一步,他很快来到夜花雨面前,刚想伸手安慰他一下,谁料,对方的警惕过高,夜花雨侧身一歪,巧妙的躲开了他的手掌。
  吃了个闭门羹,县太爷知道,这小子高清自爱,根本不给人接触啊,若不是自己死皮赖脸的常常来找他,故意打着尘然的幌子来,哪能跟他有这般近距离的接触。
  “嗯哼!”清清嗓子,略显尴尬,如今大鱼在面,他哪能错过这般千载难得的好机会。县太爷甩甩手,嘴角一歪,无视他的反感,反而故意上前又道:“花雨啊~~听我一声劝,你啊,别一根筋死往里面闯,跟了本大人,保证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什、什么?”
  一声惊恐,夜花雨吓得两眼一瞪,生怕自己是否听错,一项关照有爱的县太爷怎么会说这种话?
  咣当!
  县太爷猛然一耗,拽着夜花雨的手腕就厉道:“花雨,我可是花了好久时间才让你放下戒备来,你知不知道,我日日夜夜想的全是你,做梦都是你,你的手,你的脸,你的身子...”
  猛然的接触与拉扯,彻底的吓坏了夜花雨,他从未想过县太爷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告诉自己小心有贼,告诉自己不能独自下山,告诉自己尘然哥哥的消息,将他视为亲长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不要,你放开,放开我~~”
  “放开你,笑话,我好不容易等到今天,这到嘴边的兔子怎么能说放就放。”
  “县太爷,您行行好,我地位卑贱,只是一名村野乡夫罢了。”
  “村野乡夫,我告诉你,夜花雨,整个西涧镇的男人谁不想睡你,若不是本大人下令,封锁坟头山,那些山下野小子,早特么上山来寻你了,你别不识抬举,本县令好言相劝,娶你做妾,它日在西涧谁敢对你指指点点,你还不同意?”


第三章 诱哄
  说罢,县太爷突然一拉,便将夜花雨困在了怀里,猛嗅一口,香的他魂飞九层之外,眯着小眼一副陶醉样,两手环抱,更是舍不得丢下,就是大刀当头,他都不会松开一分一毫。
  “放开我!”
  原形毕露,认清现实。夜花雨已经不想在废话什么,他知道,眼前的县太爷想对自己图谋不轨,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计划罢了。
  “花雨~花雨~我的好花雨~只要你从了本县令,保你荣华富贵享不停。”
  “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哈哈~放开你,我的小美人,我可等不及了,香,真玛德太香了,花雨,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生的太漂亮,天生就是被人玩弄的主。”
  “不~要~”
  嗞嘶!
  白衣上袍瞬间撕破,夜花雨用力挣脱,成功脱开怀抱,而衣服却被扯的破破烂烂,烂的凑巧,正好将他那完美绝伦的锁骨露了出来。
  这一亮,可把县太爷的眼睛都晃绿了,两眼放光的朝着夜花雨就抓去。
  嘭咚!
  小小的四面桌传来吱吱响,两人一前一后对立着,一会左来一会右,就跟玩捉迷藏似的,怎么都抓不到。急的县太爷愁眉苦脸,跟火炕上的蛐蛐一样,憋得半死。
  “花雨乖,只要你从了我,以后绝不亏待你。”
  夜花雨是瞄着前方大门出不去,正好被他挡的严严实实,万般困难,怎么办?火烧眉头连唯一的办法都想不出来。
  “县太爷,我什么都不要,您放了我吧。”
  “放了你,我告诉夜花雨,今日你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懒得玩游戏,县太爷咬牙跺脚,猛然发力高举拳头,那是宝刀未老,很快拿出看家本事,两手一拍,瞬间将眼前碍事的小桌子给拍碎了,腾空一跨,拽着夜花雨就是一顿调戏。
  “我的好花雨~让本大人好好香个~~”
  “滚开!”
  反手一推,夜花雨本就薄弱,哪能跟他肥头大耳的壮汉来对抗,眼瞅没用,索性亮出半毫米的指甲,朝着县太爷的脸上就抓去。
  咯吱吱~~~
  这道抓痕下手狠,疼的县太爷那是嚎啕大叫,两手一丢,捂着脸庞就咆哮道:“你个美娃娃,竟然敢抓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大爷不玩了你,我就不叫胡二舵。”
  胡二舵,西涧镇的县令,五十出头,标准的壮汉大肚腩,油光满面的吃的好,住的好,若是伪装好,标准的老好人一枚,原形毕露就是那地痞豺狼,猥琐老汉。
  夜花雨吓得不轻,脸色惨白,胸脯上下跳动极快,如今落在他的手,哪能轻易逃脱,这不,刚拉开大门,便被胡二舵拦腰一抱,给按在了床上。
  “还想往哪儿跑?你个小美人,先让本大人爽一把再说。”
  “呜呜~不要~县太爷求求您~放了花雨好不好~”
  这不哭还好,一哭彻底让人入了迷,梨花带水的容颜美到极致,县太爷兴奋的全身打颤,扒着底裤就是一阵猛抽,激动不已道:“我的好花雨,不哭,不哭,嘿嘿,待本大人玩完了,就娶你过门。”


第四章 拾郎
  “不要~”
  撕心裂肺的呼喊响彻天霄,荒山野岭的坟头山又有谁会来呢?夜花雨被压,挣扎了半天,力气也渐渐消散了,看着面前饥渴难耐,犹如饿豹的县太爷,彻底死了心,逃不掉,死都逃不掉。
  “咯吱!”
  清脆声响传来,吓得县太爷单手一伸,揪住夜花雨的嘴巴,就怒道:“妈的,想咬舌自尽。”
  啪嗒~啪嗒~
  嘀嘀鲜红血液已经从夜花雨的口中流出,他吃力应道:“呃!花雨死~死都不从~”
  “我告诉你,夜花雨,你就是死,本县令也要把你尸身玩了个遍,还敢威胁我?”
  瞧这小子刚烈不屈的样子,就恨不得死死堵住他的嘴,果不其然,下一秒,他是真的这样做了,对夜花雨那是一顿不可描述的对待,就跟小鸡仔子被拉上桌,任由客人品尝。
  半会功夫,胡二航搞定一切,拍拍得意的大手,正想进攻了,撕拉一声,刚扒开衣袍就被傻眼了,手上粘黏的是什么玩意,低头一看,白白的居然是--乳汁?
  “花雨..你..你这个什么玩意?”
  夜花雨慌了神,他没想到,自己的出乳期居然来了,就跟山下那些妇人般每月来红,这个秘密除了尘然,没有任何人知道,也因为这个,尘然与他冷战了三天,眼下,居然被人发现,他到底该怎么去说,自己不是个怪物呢!
  本以为胡二航发现,会吓得落荒而逃,谁料,他竟一把耗住夜花雨的肩膀,兴奋道:“啊哈哈哈~哈哈~~花雨~你的身子真是太美了,太美了。”
  对方投射而来的目光格外吓人,碧绿碧绿的散发着危险气息,夜花雨双臂被捆,不留一丝缝隙,舌尖酥麻疼痛,只能支支吾吾恳求道:“县县太爷~放~放了花雨吧~”
  “你果然是个怪物,生的漂亮不说,雪白干净的连根汗毛都没,除了下面多个把,你说你跟那些妇人有何不同?”
  “是不是小时候野猪奶喝多了,才会有出乳的现象啊?啊?你这天煞的小妖精,非要搞得本大人火烧火燎的不可。”
  说罢,他顺着源泉就去了,吓得夜花雨惊慌失色尖叫道:“啊!”
  “什么声音?”
  “主子,好像是前方传来的。”
  闻声,坟头山走来两位陌生身影,一袭红袍着身腰系宝剑,相貌堂堂,高束马尾整齐一丝不苟,层次不齐的零碎刘海透着洒气,剑眉星目里燃着一丝锐利与冷冽,最为独特瞩目的就属他的左边耳垂,开了两个耳洞,还挂上了价值不菲的琉璃珠,浑身散发着一股高冷傲气,不由让人退避三舍,他就是开国将军-白亦风,号称百鬼拾郎。
  “走,去看看,”
  “是。”
  应了话,后方小随从,也是精神抖擞的跨步上前,随着声源去了。
  “主子,前方有座小屋。”
  “小屋?赶紧下去看看。”
  “是。”
  两人脚步飞快,白亦风纵身一跃,息间,便一脚踹开了破旧小门。
  砰咚!
  大门被踹,吓得胡二航猛然回头,还没眨眼的功夫,只觉眼前一黑,咣当一声,便摔了个狗吃屎。


第五章 放肆
  屋内场面凌乱不堪,白衣破衫落一地,在看看桌上被困之人,不用想,这混蛋县太爷是做了什么无耻之事。
  “混账,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
  一眼而过,对于夜花雨的身子,人家白亦风是不敢多看两眼,说罢,便利剑抽身,腾空一挥,犀利剑气逼人。浑浑噩噩的夜花雨只觉疾风掠耳,待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被他解救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