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外桃花三两枝[古代架空]——BY:流鸢长凝

Tip:攀龙附凤 完结+番外[古代架:废文2023-01-02完结收藏2.1万 回复8.6千金玉其外的漂亮蠢货为荣华富贵攀附公主却上错了床榻白青崖读了十二年圣贤书,连个秀才也未曾考上,盖因书中的圣贤之言在他看来狗屁不通,之所以不得不学,无非是把它看作通往荣
  竹外桃花三两枝
  作者:流鸢长凝
  文案:
  大陵吴州有座大青山,大青山上有窝匪,人称大青虫。
  大青山以南有个小镇,名叫桑溪镇,镇上有个小有名气的【南北米铺】。
  傅家二老走得早,二叔一家又很不安分。
  所以,上辈子傅春锦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
  哪知?
  这一世弟弟在成婚前夜,居然卷款离家逃婚了!
  新娘如期而至,新郎不在,如何是好?
  傅春锦只能暂时把新娘留下,好生照顾。
  忽然有一天,傅春锦知道了个了不得的秘密。
  “阿姐,我有个秘密。”
  “什么?”
  “我其实不是喜丫……我是……大青虫。”
  ☆特别说明
  沈秀没有拜堂,不算傅冬青的媳妇!
  古代把老虎叫做大虫,所以这里的大青虫只是当地人对山里匪盗的俗称。
  腹黑大白兔X纯情小老虎,一起愉快过小日子吧~
  【大陵旧事】第三个故事,本文HE!
  【大陵旧事】第一个故事:暖驸马与小公主《诛佞》(完结)
  【大陵旧事】第二个故事,小画师与大将军《谁家女儿秀》(完结)
  【大陵旧事】第四个故事,黑太后与白权臣《青云直上》(待填)
  本文将于8月23日(周一)入V,老规矩掉落肥章~~如果喜欢这个故事的小可爱们,请多多支持哦~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重生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春锦,沈秀 ┃ 配角:喜丫,傅冬青等等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兔子急了也咬人
  立意:女儿当自强,富贵奔小康。


第1章 新粮
  大陵吴州以北,有座大青山,大青山以南有个小镇,名叫桑溪镇。
  今年的冬雪来得很早,天上已飘起了碎雪,不一会儿便在回镇的山道上铺起了一层薄雪。牛车的轱辘碾过薄雪,连同雪下的山泥一起碾下,在山道上留下了长长的轱辘印,一路往南行去。
  赶车的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这一程山路他似乎赶得很急,不时挥动着鞭子,催动黄牛快些前行。山路本来就不好走,黄牛赶得急了,车子便颠簸得更厉害,摇了好几下后,车棚里面的东家小姐傅春锦终是开了口。
  “阿庆,慢些。”声音温和,很是好听。
  赶车的阿庆急声道:“这附近有大青虫出没,慢了危险。”
  “慢些。”傅春锦掀起了遮风的车帘,几片碎雪飘进了车棚,外间的寒风吹在脸上,又凉又刺。只见她拢了拢披在身上的灰色小毯,笃定地道:“不会有事的。”
  阿庆愣了一下,正色提醒,“他们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遇上可就完了。”说着,他不放心地往牛车后面扫了两眼,瞧见这次一起运粮的伙计都在后面的牛车上跟着,他算是心定了些,继续道:“今年收成不好,米粮涨价,这窝土匪肯定会下山抢掠。我们这几车粮在他们眼里,可比真金白银还贵重,所以这段路危险,得走快些。”
  是的,桑溪镇今年收成不好,傅家世代经营的【南北米铺】虽然生意大好,可存粮已不足一半,所以大小姐傅春锦才带着一干伙计去了隔壁镇子收粮。这三牛车的稻米,便是这次傅春锦收来的新粮。
  傅春锦听阿庆说完,往沾染雪花的密林深处望了一眼,认真道:“停车。”
  阿庆怔然,“大小姐,这里是真的危险。”
  傅春锦温柔轻笑,“阿庆,来帮个手。”话音刚落,她便跳下了牛车,极是费力地把一袋新粮扯了下来,砸在了山道上。
  阿庆大惊,“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再拿三袋下来,扔这里就好。”傅春锦徐声吩咐。
  阿庆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小姐,你是想给大青虫送粮?”
  “照做便是。”傅春锦并不想解释,就算解释了这些伙计也不会相信,她也是用了整整半年才相信那晚的噩梦不仅仅是噩梦。
  她是重活一次的人。
  三年后,她会被人毒杀在弟弟的成婚之夜。凶手是谁?她醒来之后,想了许久。
  爹娘走得早,打从十五岁开始,这三年都是她打理米铺生意。弟弟傅冬青自小被爹娘宠坏了,在桑溪镇上落了个纨绔的声名,他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傅春锦根本不敢把家业交给弟弟打理。仗着有弟弟,傅春锦名正言顺地护着爹娘留下的家业。二叔一家什么实在的产业跟田产都没捞到,早就恨她恨得牙痒痒的。
  傅春锦思来想去,上辈子毒死她的人,只能是二叔那边的人。所以,在她用了半年时日确定自己是重生了后,她便开始了这辈子的计划。
  旁人信不得,靠谁不如靠自己,家业得牢牢握在自己手里。这剩下的两年半,她要加倍小心,暗中调查,一旦发现凶手,势必要这人恶有恶报!
  至于弟弟傅冬青……
  傅春锦想到这个弟弟就头疼。弟弟有桩娃娃亲,未来弟媳是隔壁镇子陈捕快的女儿喜丫。其实就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旧事,只是救的是当初运粮遭遇匪徒的傅老爹,陈捕快没有儿子,傅老爹便把儿子拿来许了这桩娃娃亲。
  傅冬青半年前好奇自己的未来媳妇长什么模样,便偷偷地跑去了隔壁镇子看媳妇。结果是哭着回来了,说早死的爹爹坑人,给他找了个壮硕的凶姑娘,一拳就可以打破他脑袋,便央着傅春锦给他退婚。傅春锦本来就不想坑了人家好姑娘,可就算是退婚,也不该是弟弟这种嫌弃人家的理由,只能是对方姑娘不想嫁给弟弟,她就派人去退婚成全。
  于是,她差了媒婆去陈捕快家打探口风,谁知媒婆兴冲冲地回来说,人家陈喜丫见过傅冬青后,很是满意,想开春后就嫁过来呢。
  那日,傅春锦盯着弟弟的脸看了半晌,若说弟弟有哪里是好的,怕也只有这张脸了。傅冬青纨绔声名在外,想必喜丫也是听说过的,这次弟弟跑过去,两人怕是有过交集,既然人家姑娘不嫌弃,那家里多个人管着弟弟也好。
  傅冬青听见媒婆的话后,只觉人生无望,平时常被姐姐念叨就算了,以后还多个一言不合就出拳头的媳妇,他越想越害怕。为了让姐姐改变主意,这半年来,他听话读书,修身养性,一改少爷脾气,镇上看见他的人都大吃一惊。可他并不知道,傅春锦已经让媒婆去办婚事了,开春之后,就给弟弟办婚事。
  一来,是想让弟弟真的定性,多个弟妹管他,傅春锦也好专心经营米铺的生意 ;二来,是想把弟弟的婚事提前,彻底打乱上辈子发生的事件,兴许能早日抓到那个谋害她的人。
  至于大青山上的那窝大青虫土匪,没有重生前,傅春锦跟所有桑溪镇的百姓一样,提之害怕。可她清楚记得,桑溪镇临河而居,两年后会突发大水,若不是那群大青虫下山救人,只怕桑溪镇会死更多的人。
  仔细想想,一直说大青虫杀人如麻,其实桑溪镇的百姓没有哪家真的遭遇过大青虫的袭击。一切不过是老辈传下来的流言,甚至她小时候还怀疑过,大青山上到底有没有大青虫?
  今年冬日不好过,那便顺手留份恩情给这群山匪,也许山水有相逢,他日有用得上的地方。生意做的本来就是四方买卖,多条恩路并不是坏事。
  阿庆实在是不懂大小姐的意图,他只知道大小姐这半年来做生意很是厉害,做什么都是对的。就像这次出去购粮,本来隔壁米庄粮也涨价不少,可大小姐早在入秋时候就买了这批粮食,米庄那边也不敢坐地起价,违背契约事小,告到官府那可就事大了。
  于是阿庆没有再多言,扯了三袋米粮下来,扔在了山道边上,对着傅春锦点头道:“大小姐,上车吧。”
  “嗯。”傅春锦拍了拍肩上的落雪,爬上了牛车车棚,“回家。”
  “驾!”阿庆赶车继续前行,三辆牛车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了渐渐飘大的风雪之中。
  雪林中很快便有了动静,为首的两名山匪小喽啰钻了出来,蹲在米袋子边上翻看了一番,又惊又喜道:“二姑娘,这是新粮!你来瞧瞧,这米粒又白又大!是上等的好米!”
  “有毒么?”走出的黑衣姑娘警惕地问了一句。
  小喽啰相互看了一眼,“不知。”
  黑衣姑娘面有疑色,走近米袋子,伸手掬起一捧米粒凑近鼻端嗅了嗅。她向来嗅觉灵敏,若是这米中参杂了其他东西,气味一定有异。
  小喽啰期待地看着黑衣姑娘,“怎样?”
  “好米是好米……”黑衣姑娘只是不懂,平白无故地雪中送炭,这南北米铺的大小姐是想做什么?澄净的眸光微沉,她的秀眉一蹙。
  小喽啰倒抽一口凉气,“果然有毒!”
  “谁说有毒了?”黑衣姑娘敲了一下小喽啰的脑袋,“快些搬回寨子。”
  小喽啰大喜,“是!”两名小喽啰一人扛起一包大米,对着树林中的其他弟兄又招了招手,“快来扛米!”
  雪林之中又出现了几个山匪,帮衬着把大米都扛上了山。
  最后一个走的山匪发现黑衣姑娘还呆站在山道边,忍不住催促道:“二姑娘,走,回寨了!”
  “知道了。”黑衣姑娘随口应声,目光悠远地落在了山道尽头,这条山道直通桑溪镇,那个送粮大小姐的恩情,她沈秀记下了。
  迎风转身,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吹得沈秀不禁眯起了眼睛,她微微低首,系住青丝的红色头绳与如瀑马尾一起搭在了肩上。
  “傅春锦……”
  意味深长地念了一遍恩人的名字,风声淹没了她的低喃。她想,她应该报答她点什么?
  “帮我跟大哥说一声!我明日再回寨!”沈秀往山里走了一段路,忽然想到了什么,匆匆吩咐了一句,便头也不回地往桑溪镇的方向去了。
  “二姑娘,你可要当心些!镇上是有衙役的!”
  “是啊,二姑娘你可要小心!”
  喽啰们很不放心。
  “我又不是没去过镇上。”沈秀背对着小喽啰们挥了挥手,扬声道:“我会给大哥带坛好酒回来!”
  风雪越下越大,傅春锦的牛车到达镇口牌坊时,天上纷落的已是鹅毛大雪。
  “阿姐,阿姐!”
  突然听见了弟弟的声音,傅春锦掀起帘子循声望去,只见弟弟穿着棉袄子踉跄执伞跑近,急声道:“二叔一家来了!”
  傅春锦蹙眉,从牛车上下来,转身吩咐道:“阿庆,把新粮都放仓库去,我先回家一趟。”才说完,傅冬青便拉住了她,快步往家赶去。
  “阿姐一定要帮我出气,二叔刚才凶了我!”
  听见这句话,傅春锦欲言又止,只能沉沉一叹。
  --------------------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又挖了个坑,呜呜。


第2章 二叔
  桑溪镇并不大,南北两条主街,东西三条主街,其间小巷纵横,还有一条湾河支流穿镇而过,重新汇入湾河。
  这条支流两岸,广种桑树,入冬之前,树叶会零落大半,入春之后,新芽萌发,再现碧色连荫。因而,这条支流又叫桑溪,也是桑溪镇的由来。
  南北米铺在桑溪镇的东面,面朝湾河,三间小屋联排成铺,后院就是米铺的仓库。越过仓库的后墙,穿过一条主街,便是傅家的小院。
  小院是二进院,门前左右各有一只小石狮。推开大门,便是雕刻着蝙蝠图纹的五福影壁,绕过影壁,这是方圆约莫八丈的前庭,左边是长廊,右边是北厢房,有房三间,平日来客,基本安排歇在这里。
  正堂后面便是后院,那是傅春锦与弟弟平日住的地方。
  正堂是平日见客的地方,向来收拾得规整,可今日的地上有好些茶盏碎片。傅家只有两名丫鬟,一个煮饭婆子,外加一个干苦力活的劳大叔,平日来客便由这两名丫鬟先伺候着。今日两名丫鬟遇到了难伺候的主子,眼睁睁地看着傅二叔把茶盏一砸在里面骂骂咧咧,她们哪里敢接话,更不敢多言,只盼着东家大小姐可以早点回来,把傅二叔一家快些打发了。
  傅春锦踏入大门后,并没有急着绕过影壁去正堂,反而站定了身子,把身上披着的灰色小毯拿下,抖落了上面的落雪,顺手递到了弟弟手里。
  她穿了身水色短袄,里面是身鹅黄色的裙衫,一头乌黑的青丝只绾了一个髻,用白玉簪子簪住。因为赶路的缘故,鬓发微乱,白玉簪子微斜。她抚顺了鬓发,按了一下白玉簪子,重新整理了一下佩玉上的朱红流苏,收拾妥当后,她看向一旁急得不行的弟弟,温声笑道:“冬青,姐姐回来了,别怕。”
  简简单单的一句安抚,傅冬青顿觉踏实许多。
  傅春锦没有掌家前是个爱笑的小姑娘,可自从掌家后,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她的笑容便少了许多。即便是笑了,也只是点到即止的客气微笑,再也听不见当年那些恣意的银铃般的笑声。
  她端然绕过影壁,走向正堂。傅冬青执伞追上,想给姐姐遮会儿飞雪,却被傅春锦推开了伞,低声嘱咐:“旁边听着便是。”
  终于等到了傅春锦回来,傅二叔收敛些愠色,给傅二婶递了个眼色,傅二婶便让自家的闺女坐下,装模作样地端起茶盏,喝了起来。
  “是茶叶不好喝,还是水温太烫,二叔发那么大的火?”傅春锦微笑着走入正堂,边走边拍身上的落雪,吩咐丫鬟道:“柳儿,桃儿,去泡盏热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