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龙附凤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BY:knightflower

Tip:替身受和白月光he 完结+番:2022-11-01完结2180 11594人人皆知,当朝督主谢景庭貌若潘仪、玉容扶风,有祸国之名。传闻他性格阴郁、以身-侍君权势如日,在京城只手遮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兰泽命运舛舜被牵连获罪,因为他的面容
  题名:攀龙附凤
  作者:knightflower
  简介:金玉其外的漂亮蠢货为荣华富贵攀附公主却上错了床榻
  白青崖读了十二年圣贤书,连个秀才也未曾考上,盖因书中的圣贤之言在他看来狗屁不通,之所以不得不学,无非是把它看作通往荣华富贵的铺路石罢了。虽则志向远大,奈何天资愚钝,将近及冠一事无成不说,饭都快吃不上了。窘迫不堪之际,宁平公主选驸马的消息传了出来。
  白青崖费尽心思,混到了公主相看的宴会上,盼望着凭借自己这张脸一举摆脱低贱的命运,谁知公主没瞧上他,却上了公主那个阴晴不定的哥哥的床。
  他惧怕大皇子喜怒无常的性格,更承受不住他床笫之间狠辣的手段,期盼谁能将他救出来,没想到只是从一个虎口进了另一个狼窝。
  All白青崖,不要问我有多少攻,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也不要问这些人为什么喜欢白青崖,问,就是万人迷??

第1章 受辱
  *
  京城九月底的风已经有了些寒津津的凉意,吹过窗户外面那一棵大椿树的枝丫,在破了一半的窗户上投下鬼手般的影子。
  白青崖被吹得打了个冷战,看着光秃秃的陈设,恼怒地把手里拨弄炭火的棍子丢到了一旁。
  他不懂怎么看炭的成色,叫那小贩天花乱坠的吹嘘骗了去,花费了足一半典当屋里最后一只珐琅彩花瓶换来的钱,买了这一堆烧不起来的劣炭。
  引不燃的黑炭冒出了一阵浓烟,呛得白青崖难受地咳嗽了几声,起身泄愤似的将炭盆扔到了门外,在寂静的人定时分发出“哐啷”一声巨响。
  旁边屋子紧接着便传来一道尖细的女声,带着极度的不耐烦阴阳怪气道:“四少爷!大晚上的您又怎么了呀?"
  是他屋子里的丫鬟彩云的声音。
  彩云本是府里大太太身边的二等丫鬟,曾经颇为得宠,后因手脚不干净,胆大包天偷了小少爷屋里的东西卖钱接济老子娘,被大太太赶了出来。
  原本下人偷窃是要被打一顿押送官府的,但彩云不知勾搭上了哪个管事,最终被调来伺候白青崖。
  她自诩是凤凰落到了鸡窝里,心里既后悔又怨愤,日日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后便不见人影,更有甚者还反过来呵斥主子,十足的放肆轻狂。
  若在往日,白青崖必要整治这丫头一番,即便有叫被吹了枕头风的管事克扣月例的风险,也不能叫他生咽下这口恶气。
  但今日白青崖在学堂受的那好大一个奚落梗在喉间叫他切齿拊心,又兼有受了骗的委屈怒火,两厢夹攻之下简直有些心灰意冷,提不起力气再来和一个下人置气,便只作什么也没听到,也不捡那炭盆,扭头便回屋了。
  屋里一点如豆灯火被漏进来的风吹得七扭八歪,晃晃悠悠的,马上就要熄灭似的。
  白青崖躺在床上,一股潮湿的寒意透过薄薄的被衾泛了上来,他只觉自己的人生便如眼前的灯火,挣扎再三还是逃不过熄灭的命运。
  *
  因大夫人厌恶,他九岁才开蒙,在吃人的后宅里过早体会过世情险恶、人情冷暖,早已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无知幼童了。因此听先生讲的那些“人之初,性本善”“祸因恶积,福缘善庆”都觉得是在放屁。
  然而学堂又是不得不去的。他那时还不知道这是鲤鱼跃龙门的通天捷径,冬起三九夏起三伏,都是靠听着母亲讲考上状元之后的荣华富贵坚持下来的。
  可状元哪有那么好考?
  母亲去世后,这座大宅院里最后一个庇护他的人也没有了。在大夫人的默许之下,入冬时节他院子里的冬衣有时都被克扣,更不要说月例银子。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但谁能相信户部侍郎家的公子在冬天差点被冻死呢?他只能拿了母亲的嫁妆偷溜出府变卖。
  于是他十三年来第一次见到雍朝国都。那雕梁画栋、宝马香车迷住了他的眼,来来往往的达官显贵身着绫罗绸缎,环佩叮当,他远远看着,当晚回去便做了一个被大人物赏识,暗投的明珠大放异彩的美梦。
  六年过去了,梦依旧只是个梦。
  他明年就及冠了,连个秀才也未曾考上。也不乏人见他眉目秀逸,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段风流态度,以为他是什么才子,上来与他结交的,然而聊不了两句,便立即发现此人是个金玉其外的草包,草草告辞后再也不见了。
  前些日子秋闱放榜,他第三次落榜了。四弟白青骧却不知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竟中了举人,美得如坠梦中,险些飘到了天上去,恨不得他亲娘尉氏没给他生眼睛,好整日里只拿鼻孔看人。
  大夫人是勇毅侯府的嫡次女,出身高贵,多年来把持后宅,连他爹白启元都不敢说什么。白青骧的生母尉氏为了讨好大夫人,便一直教着白青骧作践白青崖。平时无事也要生非,现如今他身上有了举人的功名,可不更小人得志,立时抖起了威风么?
  今日在学堂,白青骧带着一帮小厮仆役拦了白青崖,先是酸言冷语嘲讽了一番,笑他痴心妄想,朽木还想走科举路,也不看自己配不配。白青崖听惯了这些,心里恨得要滴血,却知不便在他正得意之时缨其锋芒,便忍了一时之辱,转身欲走。谁知白青骧变本加厉,竟让他给举人老爷下跪。
  若不是后来夫子赶到,还不知要闹到什么地步。
  *
  想到今日之辱,白青崖恨得牙咬出了血。
  母亲留下的一些嫁妆都被陆陆续续典当了出去,加上平日里那些恋慕他容貌的丫头小姐时不时接济,不过勉强维持家用罢了。再过两月余便要入冬,京城冬日的寒风直往人骨头缝里吹,是真能冻死人的。他眼下手头的钱买了冬衣连笔墨都买不起了,怎能继续读书?他原本打算这次再考不上,便不再强求科举之路,另想法子。
  梦里的荣华富贵虽然诱人 ,可也不能为了一个美梦饿死在黑夜中。他的雄心壮志,早在这凄风冷雨中消磨尽了。
  但他今日见了白青骧,陡然升起一股不甘心。同为庶子,白青骧让他格外不甘心。
  白青骧这庸庸碌碌、言行粗鄙之人都能考上举人,日后再花些银子捐个知县,就是名正言顺的、见了面要行跪拜大礼的“爷”,他却只能穷困潦倒碌碌一生,收入勉强果腹而已。想到此节,他简直死不瞑目!
  白青崖在这无边无际的不甘中陡然生出了力量,拖着自己被冻僵的腿从床上翻了下来,踉踉跄跄地冲到掉了漆的柜子前,一把拽开关不严的柜门,从最深处摸索出一只灰扑扑的小匣子来。
  他捧着这匣子又回到床前,从冷得像铁一样的褥子底下翻出一把小小的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匣子的锁。
  其貌不扬的小匣子打开后,其中竟放着一柄流光溢彩、珠玉琳琅的金钗。晃动的烛火下,金钗闪出粼粼的光华,美不胜收。
  白青崖被这光晃了一下眼,猛地把匣子合上了。
  这是母亲家传之物,纵然后来家境败落嫁与他父亲为妾,用不了这么好的东西了,也依旧好好收了起来,当年流离失所的时候,也没想着把钗子卖了,还嘱咐他以后娶了亲,传给自己的妻子。然而现在……
  白青崖握紧了匣子,心里下了决断。


第2章 招驸马
  *
  第二天,白青崖没有去学堂。
  他揣着裹得严严实实的钗子来了红袖招。
  鸨母常年在这京城最红的馆子里迎来送往,看白青崖衣着寒酸但面若好女,在站在红灯笼下竟比她馆子里的姑娘还俊俏些,心下便多了几分轻蔑,却还是笑着迎上来招待道:“公子,您是喝酒,还是听曲儿呢?”
  白青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怀里的匣子,摸到硬鼓鼓的还在,才答道:“我约了人,去卫小侯爷的包间。”
  鸨母一听得“卫”字,笑容立时热烈了八分,忙引着白青崖往里边进:“呦,原是找卫小侯爷的,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无怪乎鸨母如此热情,这位卫小侯爷,乃是现下京城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羌人骚扰边关多年,边军一直无力反击,直到勇毅侯重整军队,一举杀入了羌人王城,斩下了羌王的头颅。消息传回京师,举国欢腾,勇毅侯班师回朝那日,圣上亲自出城迎接。那位卫小侯爷骑在高头大马上,英姿勃发,铠甲上映出的光不知晃花了京城多少少女的眼。
  白青崖这样不受宠的庶子论理说不会结识这样的新贵,但他们家大夫人正是老勇毅侯的嫡次女,论起来,这位卫纵麟卫小侯爷该叫大夫人一声姑母。白青崖正是在卫纵麟随父从边关回朝后陪同自己的长姐来拜访姑母的时候结识了他。
  卫纵麟自称与白青崖一见如故,自此后频频与他相约。一开始白青崖欣喜若狂,以为自己终于遇到了伯乐,见面便与搜肠刮肚地卖弄学识,得了这一位的赏识,平步青云不是就在眼前吗?得知他与卫小侯爷交好,白府里拜高踩低的人都收敛了些。
  然而见过几面以后,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卫纵麟明显对文墨一窍不通,也毫无兴趣,每次都只管把他往烟花柳巷里带,怀里搂着女人,却盯着他的脸看。不像找什么幕僚,反倒像……
  白青崖虽然对什么圣人之言嗤之以鼻,惯会钻营,但也自诩有几分男子气概,不想要为了前程去侍候一个男人,便渐渐不再与卫纵麟来往。现下走投无路,他又想起了这个登天梯。
  伺候男人算什么屈辱呢,让他继续过现在这狗都不如的日子,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
  混着金线的红绡在暗香中浮动,白青崖穿过这纸醉金迷的温柔乡,正待往楼上的包间走去,突然听到大堂那头传来一声男人的惊呼:“什么?宁平公主要招驸马?”
  白青崖本能地驻足细听。
  一个身着褐色短打的汉子咕咚咕咚喝了半碗酒,黑色的脸膛透出了醉酒的酡红,他不无艳羡道:“可不是么?国公府真是阔啊……就为一个小妮子的宴会,那么大的南海珍珠,一斛一斛往府里送……那么好的成色,我见都没见过,他们竟用来挂帘子!”
  旁边的络腮胡子接道:“你懂什么!宁平公主向来便最得圣心,几颗珍珠有什么稀奇?更何况,那又不是普通的宴会,公主正是要在那场宴会上相看驸马呢!”
  白青崖听到自己想听的,耳朵立时竖起来了。
  黑红脸色的汉子道:“果真吗?”
  最开始的汉子道:“这还能有假?我是亲耳听他们府里的小丫鬟说的。你看着吧,过几日便有风声传出来了。”
  络腮胡子大笑道:“你们关心这些做什么,驸马不驸马,也轮不到你们啊!”
  黑红脸色道:“先帝爷的长乐公主还嫁给了商户呢,我不比他们强些?”
  随即便是一阵混着污言秽语的大笑。
  白青崖听得心旌摇曳,天无绝人之路,老天不忍心见他读这么多年圣贤书却沦为男宠之流,送他一个大好机会!公主长在深闺,所见的除了宫女就是宦官,凭自己的相貌,只要能见到宁平公主一面,一定能俘获她的芳心。等他成了驸马,一定要白府所有糟践过他的人在他面前磕头赔罪!
  至于如何进入公主的宴会……眼下,不就摆着一个能帮忙的卫小侯爷吗?


第3章 阙珠宫
  鸨母见白青崖久久不动,疑道:“公子,可是有哪里不妥?”
  白青崖如梦初醒:“无事,走吧。”
  不同于莺歌燕舞的大堂,红袖招越往上走越幽静,鸨母引白青崖走到了最尽头的一间房。只见那门楣上挂了一块小匾,用金粉描了三个秀美的小字——“阙珠宫”。
  “卫小侯爷正在这间房中,我就不跟着进去了,侯爷不喜旁人打扰。”鸨母言毕便退下了。
  白青崖心内正被唾手可得的泼天富贵烧得火热,手放到冰凉的红木门上,一股厚重的冷意才给他发热的头脑降了降温,想到自己今天是有求于人,本想直接推门而入的手转而轻轻扣了扣。
  等了片刻,无人应答,凝神细听时倒能听到一道悠扬的琴声仿佛是从门内传来。
  白青崖心下忖度着该是一群纨绔子弟在玩乐,根本没听到有人敲门。往日他也不是没有跟着卫纵麟来过红袖招,席间人来人往不过寻常,想来不必如此拘泥。
  这样想着,白青崖便用力一推,门开了。
  想象中推杯换盏的场景并未出现,他甚至没有看到一个人,唯有琴声更清晰了些。
  只见正对着门的是一架十二折云母珐琅屏风,每一折上都上以金银丝线绣了一位或坐或卧、姿态各异的美人。房里没有点灯,四角的鎏金架子上放着四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暧昧的丝竹声在这昏暗的光里浮动,绣筑雕梁上还挂着绯红色的价值百金的鲛绡,舞动时仿佛美人的腰肢,格外旖旎。
  这倒不像是在勾栏。白青崖觉得蹊跷古怪得紧,不知怎的,方才听到公主招婿时轻飘飘仿佛在云端的思绪一下子跌了下来,他立刻便停在门口了。
  此时,屏风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怎么不进来,几日不见,倒生分了不成?”正是卫纵麟的声音。
  白青崖松了一口气,暗笑自己疑神疑鬼。听卫纵麟话里的亲密与熟稔,分明还对自己念念不忘,想必今日略说几句好话,便能手到擒来——毕竟他只是想跟着卫纵麟去一趟公主的宴会,又没有叫他向皇帝请旨封自己为驸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