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师门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BY:不靠谱小朋友

Tip:[穿越]捡只忠犬来投喂/王府:2022.12.29完结1371719050美食博主裴年钰死后穿回古代前世,变成了闲散王爷,还因故不小心把自家的年长影卫统领给睡了。影卫冷面严肃,一心一意保护他,被他欺负了也要愧疚自责:主人,怪我媚主。裴年钰强忍笑意,捻
  北落师门
  作者:不靠谱小朋友
  文案:
  从小身子孱弱的小侯爷夜游青楼,听说还强行带回了一个红衣男子?这简直太荒唐了!
  小侯爷刘珩,从小就一直活在哥哥的阴影下,母后偏爱,给兄长的都是最好的,包括世子爷的身份,和燕国的未来。
  一次意外,刘珩在青楼中,碰到了盛装打扮的红衣奴隶。
  做局把红衣劫回了府上,发现此人已奄奄一息,毁掉心爱的毒物,尽力救回了男子,红衣武功极高,却在极刑逼供中,失去了记忆。
  刘珩大胆把他留在府上,并借星辰的名字,取名沈北落。
  命运不公,放手搏一搏,刘珩一边争取将军之子李厉,一边调教认他为主的沈北落,借着去中央都城迎亲的机会,精心布置了一个完美的’棋局’
  中间牵扯到越来越多的利益,沈北落出现后,李厉对小侯爷的感情似乎也有些细微的变化,逐渐迷离。
  沈北落到底是谁?李厉是否会全力辅佐小侯爷?未来到底能不能达成刘珩的野心?小侯爷能否护红衣一世周全?
  “北落,你输了,去给我买梅子酒回来。”
  “北落,我做噩梦了,你过来,陪着我睡。”
  “北落,你是我的人,只能是我的人。”


上卷 小侯爷·刘珩
第1章 红衣
  燕国,适时春。
  燕王的小儿子刘珩在府邸的暗室折腾了大半天后,推开门看到太阳已经转到了西边,低头细心的整理着衣服上压出来的褶皱,慢悠悠的走到凉亭处,背靠石壁坐了下来,双目微闭享受着下午的阳光。
  “侯爷。”身着一席素兰的侍女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叫着刘珩,“将军府的李二公子来访。”
  “叫他过来吧。”刘珩开口说道,丝毫没有起身迎客的意思。反而是整个人向下挪了几寸,找到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窝了起来。
  “诺。”侍女小声的应承着,小步退出凉亭。
  不大一会儿,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刘珩像小猫一样向后抻了抻有些酸痛的脖子,并不急于睁开眼睛,仿佛对来人十分熟悉。
  “我就说今天怎么没在学堂看到你,果然又是躲在这里偷懒。”最后一声脚步声消失后,李厉的声音从刘珩头顶处传了过来。
  刘珩单眼睁开了一丝小缝,半抬着手挡着还有些刺眼的阳光,“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听说你哥下个月要娶亲了?还是太子太傅的女儿?”李厉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人在,凑到刘珩身边小声问道。
  “你消息够灵通的。”刘珩轻笑了一声,慢慢坐起了身,“好像是吧,那天说的时候我也没注意听。”
  “那你世子爷的身份岂不是彻底没戏了?”李厉坐下来凑到刘珩耳边问道,燕国是整个汉王朝中最北边的封国,燕国的封王一共就有两个儿子。现在看来,很可能会册封大儿子为世子爷,未来接管整个燕国。
  “反正母上一直很偏心他。”刘珩轻描淡写的说着,眼中尽是讥讽,“他就是娶个侍女,世子爷的位置也是他的。”
  “你就不想争取一下?”李厉有些着急的说道,“你就想一辈子只做侯爷?”
  刘珩挑了下眉,转过头来盯着李厉没有说话,一双温润如玉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寒光,李厉心虚的挪开视线,不敢与小侯爷对视。
  “怎么?”刘珩随手拿起李厉的玉佩把玩了起来,晶莹剔透的玉佩在他白皙的手指上滚来滚去,“你是觉得我兄长不够资格当世子爷吗?”
  “当然不是。”李厉用余光看到刘珩依旧阴冷的目光,下意识的举起手来对着刘珩行了一礼,“臣,不敢。”
  “开玩笑的。”刘珩突然笑了一下,随手甩开了手里的玩物,眼神中的阴冷瞬间散去,慢慢贴到李厉耳边说道,“我知道李二哥哥也是为我着想,只是身处帝王家,这种话以后不能再说。”
  “臣遵旨。”李厉感受到了刘珩在耳边的呼气声,紧张的绷直了身体,不敢转头往刘珩的方向看去。
  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从两人身后传了过来,刘珩的贴身侍女海棠带着一个脸生的侍女走了过来,侍女举着一盆紫色的小花胆怯的站在凉亭口,不敢再往前走上一步。
  “什么事?”刘珩坐直了身子,看着两人的方向开口问道。
  “侯爷。”海棠上前行礼,转身指着侍女手里的花盆说道,“草乌开花了,我拿过来给您看看。”
  “这个是草乌?”刘珩有些惊讶,忙拉着李厉站起身来对着花盆仔细看着,仅有的几朵紫色小花在微风中摇摇晃晃,紫色的外围包裹着一层白色,最中间是一团深紫色的花蕊。
  刘珩像是炫耀自己的玩具一般,指着紫花跟李厉说道,“你看看这花好不好看,死了好几拨,终于让我养活了一次。”
  “这是什么花?草乌?”李厉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花,好奇的伸出手去准备摸一摸,眼看指尖就要碰到紫色花瓣,站在旁边的刘珩连忙把他的手拍了下去。
  “别碰,这个剧毒。”刘珩指着紫花说道,“虽然他们说过这个草乌只有内服才会有麻痹神经的作用。但我现在还不确定它会不会对人造成什么影响。”
  李厉讪讪的收回了手,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想要离这个剧毒的花尽量远一些。
  “你整天在暗室就折腾这个?这是你从西漠那边带回来的种子?”李厉好奇的问道。
  “还有一些其他的药物。”刘珩淡淡的说道,转头看了看两人,“你们先下去吧,海棠,你精心照看些。”
  “诺。”海棠行了个礼,低着头往后退去,抱着花盆的年轻侍女痴痴的看着刘珩,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
  直到李厉咳嗽了一声后,海棠惊觉侍女没有跟着一起退下,连忙上前拉住侍女的胳膊,边说着侯爷恕罪边带着她逃离了凉亭。
  李厉见状偷笑了一声,看刘珩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并不介意,隧大胆的说道,“大概又是一个听说你故事的小姑娘,看你看的都出神了。”
  “什么故事?”刘珩眼睛追着草乌花随口问道,显然不知道李厉指的是什么。
  “听闻小侯爷从小就长得和女孩儿一样精致,皮肤吹弹可破,一双眼睛里更是藏着寒星光华,清澈却不见底。”李厉站直了身子,有模有样的学着听来的故事。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刘珩转过头来看了眼李厉,突然抬起手来掩面一笑,“李二哥哥指的可是这种精致?”
  李厉看着刘珩如此模样突然有些心跳加速,平日竟没有发现小侯爷娇羞起来竟是这副模样,瞬间理解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故事传出来。
  刘珩看着李厉有些恍惚的样子笑了一下,随手拨弄了一下袖摆,“你今天来找我,是晚上有什么好玩的么?”
  “嗯?什么?”李厉听到刘珩说话后突然回过神,却没有听清刘珩的问题。
  “我说,”刘珩故意逗着李厉,娇笑着重新问道,“今天晚上有什么好玩的么?”
  “有!”李厉有些兴奋的说道,“听说近期青玉楼新来了一批西漠那边的美女,今晚上特意安排了一场盛大的表演,有没有兴趣?”
  刘珩突然感觉周边有些凉,捧起双手来轻呵了口气,抬头看到太阳已经完全落到了山的另一边,“等我换身暖和点的衣服,你随意转转吧。”
  李厉应了一声,转头看到已经走了的刘珩又走了回来,笑着吩咐道,“千万别碰那些看起来就很漂亮的花草,大多剧毒。”
  戌时,青玉楼外。
  “你找个人少的地方等我一下,”李厉看着蜂拥而至的看客,转头跟刘珩说道,“我去安排一下,越少人知道我们来过越好。”
  刘珩点了下头,绕到了青玉楼的侧面等着李厉。
  一阵细微的声音传来,刘珩看到几个壮汉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抬来了一顶轿子,稳稳的抬到了青玉楼侧门口处,轿子落下,一个壮汉走进轿子里把一个身着红衣的人拖了出来。
  刘珩悄声躲到黑暗处观察着。从壮汉拖拽的姿势看来,红衣似乎已经晕了过去,无力的任由几个壮汉摆布,一身火红的素衣挂在这个只剩皮骨的人身上,随着大汉的动作晃来晃去。
  这估计又是哪个权贵借着青玉楼的地方行龌龊之事,刘珩兴致满满的看着壮汉粗鲁的挪动着红衣,好奇这个人到底是有多貌美,能够让权贵这么费人费力的「请」过来。
  正看得入神之际,刘珩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左手从袖子里掏出毒物正准备出手时,发现站在身后的人是李厉。
  “躲得还挺好,我都差点没找到你。”李厉笑着说道,“走吧,我们直接去二楼的雅间。”
  刘珩转头回去,发现只剩了一顶轿子还在原地,刚才的大汉和红衣都已消失不见。
  “你这看什么呢?这么入神?”李厉顺着刘珩的方向好奇的看着,“这轿子很好看吗?我找人给你抬回去?”
  “刚才有人在这抬走了一个红衣女子。”刘珩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又是哪个权贵的肮脏勾当。”
  “侯爷夜游青楼,燕王知道了怕是要打断你的腿。”李厉笑了下说道,“既然我们是偷着出来玩的,闲事还是少管为好。”
  刘珩思索了一瞬,觉得他说的确有道理,低头伸手拍掉衣袖上刚蹭上的墙灰,笑着跟李厉说道,“走吧。”
  两个人从小门走了进去,直接坐到了二楼的包厢中,演出确实很精彩,异域美人的舞蹈格外精致,李厉不时拍手叫好着,早已沉浸在众多美人之中。
  一旁的刘珩微皱着眉头品着茶,刚才红衣被拖进去的景象总是在脑子里转着,挥之不去,怎么也看不进眼前的美景,只想一探究竟。
  看看到底是哪个急于拜倒在石榴裙下的权贵,挑了这么个人多口杂的日子口「办事」。
  “李二哥哥,赏月么?”刘珩指了指楼顶的位置,笑看着李厉问道。
  “侯爷。”李厉无奈的叫了一声,一般刘珩叫他李二哥哥的时候绝没有好事,转头看到刘珩已经起身整理好了衣服下摆,李厉抓紧机会最后看了几眼表演,恋恋不舍的跟着刘珩从二楼的窗户翻了出去。
  翻过几个屋顶的瓦片过后,两人终于找到了目标,此时红衣人已经被人放在了榻上,手脚都被结实的捆了起来,眼睛上蒙上了一块鲜红色的布条,似乎是用来满足权贵特殊的癖好。
  “这么变态。”李厉咽了下口水,小心的挪着身子凑近刘珩说道,“这姑娘怕不是被强抢的民女吧?”
  刘珩把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李厉别说话,他感觉那个权贵很可能已经在屋里了,只是这个人应该一直站在他俩的视角盲区,导致他俩现在只能看到榻上的美人。
  “我终于逮到你了。”屋里的人终于开口说道,慢慢的向塌边移动着,刘珩只觉这个声音很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杀了我。”榻上的人咬牙吐出了这三个字,李厉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以免叫出声,转头看了看刘珩,发现他也是一脸诧异。
  男的?
  李厉张着嘴无声的问着刘珩,后者轻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当然会杀了你。”屋里的人站在塌前开口说道,“只是像你这样一等一的高手难得能躺在我床上,你放心,春宵过后,我一定奉高大人的旨意处死你。”
  高大人?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确定这个人口中的高大人就是当今圣上面前的红人,高太尉。
  那屋内这个被色字冲昏头脑的,一定就是中央都城派来的那个,不学无术但善于曲意逢迎的都尉秦大人了。
  “李二哥哥。”刘珩小声的叫着李厉,示意他把耳朵贴过来一些,附在他耳边说着自己的计划。
  李厉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等刘珩说完后面露难色的用眼神又跟他确认了一遍,后者肯定的点了点头,李厉无奈的遵从刘珩的「旨意」,轻手轻脚的翻下楼顶,朝着一个方向跑了起来。
  确认李厉走远后,刘珩重新低下头仔细听着里面的情况,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硬物撞击的声音,随后秦都尉骂叫了起来。
  “诶呦你这个小兔崽子。”秦都尉气急败坏的说道,接着传来了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榻上的男人一声不吭的受着,秦都尉似乎还有些担心他会反击,用胳膊肘疯狂打击着他头部的位置。
  暴风之后,一片安静。
  这个秦都尉前一阵刚诬陷了父王治理燕国无方,此时却又在燕国的土地上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刘珩忍着怒气慢慢的把那片拿开的瓦片放了回去,算计了一下李立离开的时间,一步一步挪到了墙边,轻手轻脚的翻了下去。
  【作者有话说】:我的傲娇小侯爷 上来就是一副想惹事情的模样 hhhhhh


第2章 捣鬼
  从房顶翻下来后,刘珩轻手轻脚溜回了雅间,捋顺了衣摆后施施然坐回了软垫上,眼睛看着异域美女的表演,一心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大概半柱香的功夫,李厉喘气急促的推开雅间的门,一把拿起桌上的茶碗仰头灌下,“我是看着秦夫人出了门才往回翻,这会儿估摸着她就快到青玉楼门口了。”
  “知道了。”刘珩勾起唇角轻笑了一声,随手把手边的水果推到了李厉面前,“辛苦李二哥哥。”
  “臣可不敢。”李厉苦笑了一下,侯爷吩咐的事哪里有不做的道理,更何况这个侯爷还是刘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