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有归处[古代架空]——BY:语笑阑珊

小娇夫[古代架空]——BY::2022.08.30完结2308 8023 玉谭村里出了个新笑话。又惨又穷却长得最为漂亮水灵的柳玉捡了个汉子回家,还日日夜夜地悉心照料。村民们都在说柳玉的闲话。看那汉子连床都下不了,怕是非把柳玉家里吃空不可。关键是那汉子
  《长风有归处》作者:语笑阑珊
  文案:
  简介
  梁戍将亲信派往白鹤山庄,命他打听清楚,柳弦安最讨厌什么。
  数日之后,亲信携情报而归,柳二公子第一讨厌抄书,第二讨厌王爷你。
  ————————
  梁戍攻X柳弦安受
  江湖朝堂,基本日更,有事会挂请假条。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弦安,梁戍(shu) ┃ 配角: ┃ 其它:HE
  一句话简介:你起来,活动活动。
  立意: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1章
  白鹤山庄的主人柳拂书,是当今世间排名第一的神医。
  前些年时局动荡,他率家中三千弟子,南下除瘟疫,北上治伤兵,鞠躬尽瘁,仁心仁术。
  现在时局安稳了些,他又要忙着替诸位江湖大侠疗伤——前阵子武林盟在选盟主来着,所以经常有人断了胳膊折了腿,躺在担架上被抬进山庄。
  百姓也很敬重柳庄主,倘若得了一般的头疼脑热,甚至都不太好意思去麻烦柳家弟子,要知道那座山庄里的人,干的可都是和无常抢命的大活。
  “上回我得了吐血的怪毛病,就是小七子看好的。”
  “小七子是谁?”
  “白鹤山庄里负责买柴的小伙计。”
  看看,就连小伙计都厉害如斯,更别说柳家几位正儿八经的公子,随便拎出来一个,也能当得起一句“华佗在世”。
  除了二公子柳弦安。
  他是城里出了名的纨绔,游手好闲,还很懒。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脸吧,眉若远山眼似桃花,举手投足自带贵气风流,好看极了。可就是这么一个如仙画中人,偏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成日就只待在他那座漂亮的水榭小院中,躺在软椅上看天、看云、看花开惊鸟雀、看细雨浸房檐。
  柳拂书站在院门口,对这金贵的米虫儿子说:“你起来,活动活动。”
  柳弦安倒是听话:“哦。”
  哦完就撑起上半身,晃了两下手里的折扇,活动活动。
  柳拂书气得头昏。
  柳夫人劝儿子:“你大哥此刻正在藏书楼,你字写得好,过去帮着誊抄医典吧,这活不用费脑子。抄好之后送往太医院,他们会将这些医典重新整理,再分发至大琰全境,治更多病,救更多人。”
  柳弦安没挪窝,也没应声,他依旧躺在椅子上,看着天边白丝丝的一朵云,半天突然冒出一句:“生亦何欢,死亦何苦,费那劲。”
  柳拂书二话不说,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打儿子。
  柳夫人赶忙拦住他。
  柳拂书吹胡子瞪眼:“倘若今日你病了,我救是不救?”
  柳弦安回答:“救也行,不救也行,都可以。”
  柳拂书怒火攻心,把棍子朝他扔过来。
  柳弦安没躲,脑袋上被砸出一个大包。
  院外的人听到动静,急忙跑进来劝。柳夫人担心儿子的头,又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过于溺爱,于是厉声呵斥:“还不赶紧去藏书楼,给你大哥帮忙!”再顺便让他给你看看伤。
  柳弦安应了一声,慢吞吞地站起来,结果可能是被敲得有些晕吧,他没有走向大门,而是径直迈向池塘。
  “噗通”一声。
  栽了进去。
  柳庄主与柳夫人双双目瞪口呆。
  满院子的下人赶紧大呼小叫地冲上前救人,一边救一边胆战心惊,这二公子落水,怎么也不见扑腾挣扎,不会是这么快就……去了吧?
  但柳弦安当然不会这么快就死掉啦,他只是俯趴在水里,恍恍惚惚地感慨,啊,原来这就是死,心中并不感到丝毫慌乱,毕竟人嘛,其始而本无生。
  体会完后,他就闭上眼睛,在众人抢救自己的过程里,坦然昏了过去。
  由于这件事太过荒诞,于是很快的,全山庄、全城乃至全国的百姓,就都知道了白鹤山庄柳二公子宁愿跳湖自杀,也不愿意帮忙抄书。
  懒名天下扬。
  柳夫人拿他没办法,只好反过来劝自家相公,咱们家大业大,养他一辈子又有何妨?而且懒也有懒的好,前阵子他倒是勤快,隔三差五往外面跑,结果被南下游玩的公主相中,差点招成了驸马。
  按照皇上对白鹤山庄的重视程度,这门亲事理应是能成的,那最后为什么没成呢?主要还是因为柳弦安的种种事迹过于惊人,皇上实在难以接受妹妹要嫁给这么一个奇葩,所以亲自下场劝分。
  百姓在听说这件事后,都遗憾得很,毕竟谁心中还没有个一步登天的皇亲国戚梦?柳弦安倒好,送上门的泼天富贵,就因为平日里太不学无术,生生给折腾没了。
  “你们说,倘若柳二公子从今日起幡然醒悟,刻苦读书,还能不能娶得公主?”
  “刻什么苦,我听说他连自己家的藏书楼在哪都不知道,学堂加起来也没上够两年。”
  流言就这么传啊传,城里很是热闹了一阵子。
  倒也不全为假,柳弦安确实找不到家里新建的藏书楼,他所熟悉的,是前年塌了的后山旧楼。
  学堂也确实是上半天逃三个月,那时他才四五岁,不往别处逃,就只坐在藏书楼里翻书,不挑类不挑目,哗啦啦飞速翻著书页,手法和晋地厨子削面有一比。
  正常人显然不会这么看书,所以大家都以为柳二公子是在作妖。柳弦安就这么独自翻完了家中所藏的一万三千九百八十二本书,再回到学堂时,他发现那位山羊胡子的老先生摇头晃脑,依旧在讲着与几年前差不多的内容。
  当场就惊呆了。
  而等他坐下之后,看见同桌还在对着几年前的内容抓耳挠腮,像是完全没搞明白,这种惊呆就更上了一层楼,犹豫再三,柳弦安还是没忍住问道:“你这几年都在干什么?”
  同桌奇怪地看他:“那当然是学习啊,你当人人都像你爱玩,我们可累得很。”
  柳弦安还想再问,先生却已经站到了他身边,此子不来还好,一来便勾着别人说话,扰乱课堂秩序,该罚。
  柳二公子平白挨了一顿手板,从此再也不肯去学堂。
  也没再去过藏书楼,因为他脑中已有大道三千,有一整个世界正在栩栩如生地运转,而在翻腾云海之巅,诸位上古先贤和他们的观点一如星光闪耀不灭。慢慢的,柳弦安觉得自己的思想也飘浮起来,似扶摇而上的鹏,遨游东海的鲲,辉煌壮丽地存在于天地间。
  和永恒的思想比起来,躯壳是何其渺小不足道啊。
  柳弦安长叹一声,闭眼听风声拂过耳畔,身心极度放松。
  想到入神处,嘴角也微微扬起,在万千飞花残瓣中,一笑动……动全后院吧,因为全城乃至全国的百姓也看不到这美丽画面,只有满后院的小丫鬟羞红了脸,手中握着帕子拼命地绞,心里想着,将来一定要好好攒钱,万一、万一能嫁给二公子呢,他那么懒,总得许多银子才能养得起。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在柳弦安即将满二十岁的时候,又有一道消息传进白鹤山庄,还是与宫廷、与亲事有关。
  柳夫人吃惊:“怎么又来了,那公主当真如此喜欢弦安?”
  柳拂书将密函递给她:“不是弦安,是阿愿,这信中说,皇上有意让阿愿嫁于骁王殿下。”
  阿愿,大名柳南愿,是柳弦安的三妹,今年刚刚十六岁。
  至于信中所提的骁王梁戍,则是先皇第三子,现率军驻扎在西北的大元帅。柳庄主早年带着弟子北上援军时,倒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的梁戍还只是个手握短剑的小少年,没曾想,一晃竟也到了该娶亲的年龄。
  对于这门亲事,皇上是这么考虑的,因为前阵子拒了公主与柳弦安的亲事嘛,总觉得此举扫了白鹤山庄的面子,得安抚一番,所以他在朝中搜罗一大圈,精准将自己待嫁……待娶的三弟筛出来,打算撮合一下他与柳南愿。
  梁戍连夜进宫:“皇兄三思。”
  柳拂书也很想让皇上三思,主要这位兵马元帅的名声不大好,虽逢战必胜,却暴戾嗜血,每年交到朝廷的军费开支中,从来就没有“战俘”一项,那战俘都去了何处?相传月牙城以西有一片荒漠,巨石与沙砾皆被血染成暗红,长风一卷,哭号不绝,如同镇压着数万阴魂的鬼城,阴森可怖。
  朝臣常因此上书相劝,他们委婉地提出,三王爷虽战功赫赫,但斩杀战俘这种事,实在不大仁德。
  梁昱坐在龙椅上,不咸不淡地问:“斩杀战俘,诸位爱卿可有谁亲眼见过?”
  底下一片寂静。西北苦寒,又战事频发,大家自然都没去过,但王爷从来不问朝廷要战俘开支,这总是真事吧?
  梁昱耐心回答:“因为朕的三弟体恤国库空虚,所以这么些年一直节衣缩食,用自己的俸禄养着那群俘虏。”
  这理由的玄幻程度,和俘虏不需要花钱,喝西北风就能活有一比,但天子既然这么说了,朝臣便大多识趣噤声,只有一个二愣子还在扯着嗓子禀:“可王爷的俸禄,似乎远不够养着那么多战俘。”
  “原来钱大人也知道这是一笔大开支。”梁昱抬抬眼皮,非常好脾气地看着他,“既如此,那爱卿你就捐出一年俸禄,帮帮王爷。”
  钱大人:“……”
  其余大人见势不妙,赶紧找了个借口,集体告退。
  待到四周无人,梁昱这才收了满脸假笑,抽出一根笔怒气冲冲地写,以后少给朕惹点事!
  写完之后封上红蜡,另附黄金一车,酒三十坛,派人连夜送往西北大营。
  车队浩浩荡荡驶出王城,所有人就都知道了,皇上对骁王殿下的偏爱,那是明晃晃写在脸上的。
  从此再无人敢多言。
  柳拂书觉得这么一个人,守卫边疆自是猛将,可一旦扯到成亲过日子,就显得稍微有那么一点……算了,没有稍微,是非常,非常不合适。
  柳南愿本人听完,亦五雷轰顶,因为她一直想嫁个弱不禁风的斯文公子,现在突然变成了杀人狂魔,心理落差实在太大,于是捏着帕子就去找闺中密友哭诉,哭诉完仍不愿回家,躲在茶楼里听人家说书。
  日暮时分,柳弦安晃着他那把扇子,悠哉哉来找妹妹了。
  没办法,因为家中只有他最闲。
  柳南愿握着二哥的手诉苦:“凭什么就是我嫁?”
  柳弦安附和:“对,凭什么。”
  柳南愿继续说:“我听说他杀人如麻。”
  柳弦安觉得这一点倒正常,戍边卫国,总不会像说书先生嘴里的故事那般春花秋月,莺燕环绕,但他也懒得向妹妹解释,就只敷衍地唔唔嗯嗯几句。
  柳南愿说到伤心处,眼看着又要落泪:“二哥,你说,若你是我,要被嫁于王爷,此时当如何?”
  “若我是你,要嫁给那样一个人,”柳弦安想了想,“可能会跳湖吧。”
  毕竟自从上回跳了湖,爹娘就再没提过去藏书楼抄书的事。
  柳南愿压低声音:“有用吗?”
  柳弦安用自己的经验点头:“有用。”
  “好!”柳南愿一拍桌子,“那等我找个黄道吉日,就去跳湖!”
  不远处的角落,另一伙人正听得目瞪口呆……主要是副将目瞪口呆,至于坐在旁边的梁戍本人,看起来则依旧是一副慵懒随意的姿态,凌厉眉峰也舒展着,一根手指还在随窗外渔歌敲击杯沿,像是完全没听到隔壁兄妹的谈话。他此番南下,不为战事,自不必穿战场重甲,而皇上抱着相亲就得人模狗样的心态,命宫人加急赶制出十套新衣,换上之后金冠墨发,黑袍流光,手里再握一把长剑,倜傥好似江湖名门公子外出巡游,在茶楼喝了没一壶水,绣着鸳鸯的帕子已经往眼前落了三条。
  这一行人本是为了到白鹤城见柳庄主,因为皇上坚信这是一门惊天动地的绝世好姻缘,非得让光棍弟弟亲眼看看柳家小姐。
  梁戍:“臣弟——”
  梁昱:“军费减半。”
  梁戍:“明日就去白鹤城。”
  梁昱:“甚好。”
  来的路上,一众部下还在天花乱坠地感叹,就咱王爷这赫赫军功,这堂堂样貌,放在哪里不是抢手货?万一真被柳小姐看进眼里出不来了,寻死觅活非嫁不可,那可如何是好?
  唉呀,愁苦,很愁苦。
  结果万万没想到,白愁了,人家小姐不是普通的不愿意,是宁可投湖自尽也不愿意的那种不愿意。
  好尴尬,好耻辱!
  等柳家兄妹离开后,副将小心翼翼地转过头,仔细观察了半天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梁戍,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低沉而又忠诚:“那我们还去白鹤山庄吗?”
  梁戍手指松开杯沿,轻飘飘一点头:“去。”


第2章
  夜幕低垂,整座白鹤城都被沙沙细雨裹住了,潮漉漉的青石小巷映出一串灯影,是江南独有的静谧。
  梁戍坐在桌边,闭眼闲听窗外雨声,桌上摆着的饭菜半分没动。眼看着热乎气都快飘没了,一旁的副将只好清清嗓子:“王爷——”
  “撤下去。”
  副将:“……”
  他名叫高林,打小就混在西北军营,十岁起征战沙场,数度九死一生。现如今功劳有了,地位有了,世面却没见过几回,连月牙城都没出过,所以梁戍这次专门点他随自己一道回繁华王城,本是一片好意,谁曾想,半路冒出个相亲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