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郎他是捡来的[种田][古代架空]——BY:三两钱

Tip:别云后[古代架空]——BY::长佩VIP2022.09.17完结收藏:14,685评论:1,335那和尚为他犯了杀戒。季别云闯入京城时,并不觉得这场复仇有何特殊。自古少年故事都是一场豪赌,要么功成名就,要么一败涂地。 可是他遇到了一位红梅白雪般的僧人。 观尘
  文名:夫郎他是捡来的[种田]
  作者:三两钱
  文案:
  方木一直以为自己捡到的人是个乖乖小夫郎,会种地、会做饭、会甜甜地喊他木哥,说你要早点喜欢我。
  可事实却是小夫郎外表乖巧内心彪悍。
  面对满嘴脏话的大嫂,小夫郎骂她嘴臭,是几天没刷牙?把人骂的无地自容。
  面对造谣的村民,小夫郎提刀就上,要他赔礼道歉,把人吓得投到村长那,等方木外出回家,小夫郎已经喜提悍夫称号。
  面对盗窃的小偷,小夫郎关门放小黄,把人吓得拔腿就跑。
  方木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小夫郎的时候,小夫郎也红着脸要跟他成亲,说要给方木一个家。
  方木还能怎么办?只有挣多点钱养媳妇了。
  攻很穷,没爹没妈没田没地,房子都是木头搭的(夸张版,只是表达攻很穷)。
  受更穷,没爹没妈没田没地,存款房子更没有。(受是真的穷)
  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种田文,不走暴富路线,只让主角通过努力,拥有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
  主攻只是因为我觉得主攻好写,并不存在其它意思,在爱情上他们是平等的。
  这里做补充,正文会出现受的视觉,后期生子,介意勿入
  种田+哥儿文哥儿的设定会有一些变化私设
  下一本种田文:原名《夫郎他有亿点甜[种田]》改《我要退休[种田]》
  长达五年的战事结束后,沈空青带着拿命换来的两千两回到了家乡。
  鬼门关前走一遭的他一朝生死看淡,回到老家就开始摆烂,仗着自己有钱过起了退休生活。
  养养鸡养养鸭,每天最烦恼的事大概是今餐吃什么。
  爹娘疼他,表示咸鱼可以,但得成亲,于是帮沈空青相看起来。
  沈空青头疼,他心目中的夫郎只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小竹马。
  他小时候就说要娶的人。
  可打完仗回来,小竹马已经是堂弟的未婚夫,听说感情很好,不久将成婚。
  沈空青没办法横刀夺爱,只能默默祝福。
  但是那个听说和堂弟感情很好的小竹马怎么最近总往他眼前凑?
  小竹马用纯洁无辜的眼神看着他,沈空青却越来越魔怔。
  他想把小竹马欺负哭,他想看着小竹马的眼眸染上红色...
  排雷①:攻有个不大不小的金手指,也就是将军
  ②:攻受只有彼此,受和堂弟的婚约另有隐情,故事发生时只有两家清楚,这个情节不存在攻夺弟媳,两人的三观都非常正确,攻受双向暗恋,但明显攻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老婆的套路。
  ③:这是第三版文案,旧文案专栏可见,说不定还会改,不过人设和故事情节不变。2022.9.10留
  ④:攻受过重伤,设定上身体不好,所以他成功成了一条咸鱼还提前退休,但是家里人都宠着,后期可能还会吃上受的软饭,另外会有副CP的一点情节,是攻的亲弟弟。
  ⑤:种田+哥儿+生子,因为弟弟是秀才,所以可能会涉及朝堂,但不多写
  ⑥:暂时没别的了,我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木、朝颜 ┃ 配角: ┃ 其它:《我要退休[种田]》求收
  一句话简介:夫夫种田把家发
  立意:通过努力,携手并进,共创美好未来


第1章
  方木是西水村方森的第二子。
  西水村是个杂姓村,地理位置依山傍水,早些年还是个港口,但后面因航运改道,渐渐荒废下来,平日只供沣水河上下游的住户或过路人歇脚,而世世代代都以种地为生的村民少了一份收入后,日子过的虽然不算太苦,但绝对清贫。
  当然村里也有好的。
  方森家的日子就过得不错,他爹勤快,给他挣了十几亩的田地,年仅十七就娶了比自己小一岁的钟氏娇娘,婚后第二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做爹,他和妻子的感情也越发深厚,家里是蒸蒸日上,可好运气似乎都在大儿子五岁后用光了,方森病了,这病来的急、来的凶,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给方森治病,家里还卖掉了几亩地,好在花了钱好使,方森的病情果然有好转,三年之后,两人又有了小儿子。
  小儿子出生后,尚不足岁,方森的病情便复发且越加凶险,身体每况愈下,在小儿子不到四岁就撒手人寰。
  只留下孤儿寡母。
  方钟氏与他年少夫妻,成亲前谈不上情爱,但婚后日子过的美满,方钟氏也愿意为他守着,便带着两个儿子过了两年,但她毕竟年轻,除却方森天下还有许多好男儿,最终没耐得住撩拨,在方木六岁那年改嫁给了隔壁东水村一个熊姓鳏夫家中。
  这熊姓鳏夫也是个苦命人,早年丧妻便未再续娶,年过而立后,又想要儿女绕膝,但家中贫寒,黄花闺女看不上他,这一来二去的就和方钟氏看对了眼。
  要说方钟氏,那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常年泡在田地里,年过三十不仅没有人老色衰,脸蛋依旧白白嫩嫩的,身段也好,称得上风韵犹存。
  方钟氏要改嫁,但是放心不下两个儿子,大儿子方林已经有十四岁,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何况方森常年缠绵病榻,方林更是早早担起了家,他清楚娘亲改嫁对他和弟弟不是一件好事,一开始并不答应母亲改嫁,但当朝律法并没有明文规定丧夫之人必须守寡,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拦不住。
  方林也不是傻的,和家中族老合计之后,同意了方钟氏改嫁,但方家的田地不会分给她。
  方钟氏心中有愧,答应了这个要求,仅是带着几身换洗衣服就住到了熊大英家中。
  再说方木,他毕竟年纪小,对于母亲的改嫁虽有概念却不完全清楚,方钟氏也放心不下他,跟熊大英提出再照顾他几年,等年纪大一点,熊大英为了媳妇,最终也答应了。
  方木便被方钟氏带到了熊大英家中,只是到底不是亲生的,熊大英对待这位继子虽然算不上苛刻,但绝不算好,方木年纪小小便跟着他下地干活,等到方钟氏应该说是熊钟氏怀孕后更是如此,方木不仅得下地干活,还得洗衣做饭。
  原本在方家养出的一点肉也掉光了。
  不过他也开始抽条,短短两年时间就长高了一个多头。
  在他七岁、快要年底的时候,熊大英和熊钟氏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熊钟氏更是一举得男,把熊大英欢喜的连着一个月看见方木都有笑脸。
  那也是方木在熊家过的唯一的一段好日子。
  待到熊应天两岁的时候,九岁的方木被送回方家。
  只是此时的方家已然没有他的位置,十七岁的方林娶妻了。
  他那位大嫂并不喜欢这位寄养在别家的小叔子,当着方林的面或许不会为难方木,但私底下对他言语犀利,多有指摘。
  方木寄人篱下三年,也不再是六岁孩童,九岁的他已经懂得人情世故,大嫂对他的那些刁难,他也没有在大哥面前捅破过。
  他有的时候在想,方家那么大,有三个房间,怎么就容不下一个小小的他?
  或者他也在想他的娘亲,明明在方家的时候那么疼他,怎么嫁给了别人,有了孩子后,他就像捡来的?
  方木想不明白,在方家住了半年后,他就离开了西水村。
  他到镇上去,他听说在镇里有工做,可以赚钱养活自己。
  只是他的劫难似乎并没有因为离开了西水村这个地方就停止,他最终流浪到县城,被一个独居的老裁缝收养了。
  他吃着老裁缝给他煮的面,流着泪说以后要给老裁缝养老送终。
  老裁缝没当真,只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方木对着他磕了三个响头,最终留在了老裁缝破的漏雨的小房子。
  老裁缝也是个苦命人,只有一个孙女相依为命,只是前两年孙女年纪到了,嫁给了县城的一个商户。
  虽说住得近,但也不能每日都回来看他。
  从此老裁缝只有一个人,在孤单两年后捡到了小乞丐方木。
  小方木是个好孩子,知恩图报,自从来了老裁缝家,他就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活。
  老裁缝有心教他手艺,但方木不是这块料,最终老裁缝只能教他认认字,把除了制衣外的手艺全教给了他。
  那之后,老裁缝就成了方木的爷爷、师父,恩人。
  方木也见过老裁缝的孙女,那是位很秀气的姑娘,跟方林一样的年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说话轻声细语,方木叫她姐姐。
  李瑶对于方木的出现并不排斥,她甚至感谢这位少年陪伴在爷爷身边,这样她也能放心。
  只是好景不长,六年后,老裁缝病逝。
  他毕竟年纪大了,死前能看到孙女成家,夫妻恩爱,还有小孙子方木陪着,已经含笑九泉。
  方木也说到做到,他给老裁缝披麻戴孝,送了他最后一程。
  老裁缝去世后,李瑶无牵无挂,正好她的丈夫要去外地发展,准备把老房子和裁缝铺卖掉换点钱。
  在李瑶丈夫心里方木毕竟是外人,这些东西不可能留给他。
  但李瑶感念两人的姐弟情谊,本想带方木一起走,是方木没答应,李瑶无奈,只在离开之前给了方木一两银子,让他好好活着,两人回来再聚。
  方木红着眼答应了。
  李瑶离开平南县后,方木就回到了西水村。
  在老裁缝家里的那六年,方木偶尔也会回来,虽然大嫂不待见他,但方林是真的疼他,纵使这份感情有限,但那也是方木目前唯一拥有的了。
  方林现在已经二十四,早是儿女成双,那个大房子更加住不下方木。
  方木就把他爹临死前吩咐给他的东西,那三亩水田三亩旱地换成了别的东西。
  水田是农村人的命根子,方木也不傻,就没卖,还是留给方林种,只是一年要给他三担稻谷。
  西水村的水稻一年能种两次,三亩地只收三担谷的租金,已然实惠。
  至于三亩旱地,两亩旱地换了长岭山脚下的那块荒地,一亩租给了别人种花生豆子。
  之后方木就带着李瑶给的那一两银子离开了西水村,跟一群在县城认识的朋友走南闯北的挣点小钱。
  ..............
  五年后,已经及冠、长大成人的方木刚结束一场走商,正带着他的收获回西水村。
  这次他与朋友在庆远镇分别,他想赶在午时前回到西水村,就抄了近路回家。
  这条近路是一段山路,连接着长岭山,只要翻过这段山路就能到长岭山脚下,直接能到他家门口。
  往日安静的只有虫鸣鸟叫、以及风掠树尾声音的山路今日却有不同。
  快行到终途、只要上个坡再下个坡就能到家的方木在上坡前的几丈外看到一个晕倒在树底下的人。
  那么大一个人横在路边,方木想当做看不见都难。
  只好走过去看看人是死是活。
  走近了看,他的衣衫破旧,麻灰色竖褐起了皱褶,衣袖裤脚都沾了泥点,看这风尘仆仆的样子,想来是赶路匆忙。
  方木抓着他的肩膀把人翻过来,见他的胸膛有起伏,想着人还是活的就好,不然这条路恐有一段时间无人敢走,见他脸上也脏兮兮的,都不知道是不是掉到了炉里才沾这么多灰尘。
  他的手臂底下还压着个包袱,方木虽然不是常年都在村里,但到底是西水村的人,村里有多少号人还是知道的。
  这人看年纪不过比他小个几岁,虽然具体模样看不清楚,但看五官,确实是个陌生人。
  要说知道人还能把人送回家去,但现在...
  既然摊上了这个麻烦,方木也不打算避掉,毕竟是条人命,他把人扶起靠在树干上,解了水囊,拔了塞子,怼到他唇上,捏开他的嘴巴,给灌了几口水。
  这人唇色干燥,还有裂皮的痕迹,应该是中暑或者饿晕的。
  此时已是夏季,天气酷热,山路虽然有树木遮掩稍显凉快,可外边却是热火朝天,这时辰的日头又毒的很,这人不知打哪来西水村,看样子是受了不少苦。
  方木等他缓了一会,连流进衣襟的水迹也不顾了,再给他灌了几口,确定不会醒之后,方木只好把人背起来带回家去。
  这人看着高,没想到扛上背却不重,那大腿比他的手臂也粗不了多少。
  也不知吃了什么苦才瘦成这样。


第2章
  方木吭哧吭哧把人背回家,这人虽然不重,耐不住走的是山路,爬上爬下的,哪怕健硕如方木都有些喘。
  方木的家其实不太像个家,那不过是个木头和泥巴混合搭的房子。
  这房子也不是方木的,方林成亲之后,老房子只够他们一家住,方森没有多余的房产,方木就没有分到房子,他不想和大嫂住在一个屋檐下,所以就用那两亩旱地换了这块荒地。
  他当初用旱地换这里,也是看中了这间破房子。
  这间房子因为没有人居住,又被风吹雨淋,坍塌了一半,方木也没有钱重建,只能请人修葺,所以才有了后面的木土混合体。
  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再不济,他也是有了落脚的地方。
  下了山再走十丈就到家门前。
  连接两个通口的是一条不足三尺的土路,土路两侧因为没有及时打理,已经长满了杂草。
  家门前用篱笆围起来一个小院子,这里要比外面好点,虽然荒凉,但不至于杂草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