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了王爷以后[古代架空]——BY:万兵无敌

千岁大人太宠朕了怎么办 完:书耽VIP2021-04-08完结点击:206.1万 收藏:18750“我就该拆了你的龙袍扔了你的冕冠锁住你的脚腕困在这承乾殿……”“看你怎么再想逃开我身边!”“陛下……”裴確声音暗哑,于心不忍地看着
  娶了王爷以后 作者: 万兵无敌
  简介: 洞房花烛之夜,蓝洵玉挑开新娘红盖头,扑腾一声,跪在地上。是他眼花吗?坐在他喜床上的人为何不是李相的千金而是当朝王爷萧炎天?
  九岁的萧炎天捡到五岁的蓝洵玉,收做徒弟,养在天行山上,终于含辛茹苦地把徒弟养大,徒弟却跑下山娶娇妻,萧炎天恨得牙根痒痒,你跑,跑得了吗?你跑到朝堂,为师布下天罗地网,你跑到江湖,为师杀到江湖,除了为师怀里,你哪里也去不了。
  蓝洵玉嘤嘤嘤:师父,你坏坏。
  萧炎天:嗯,乖徒弟,给为师亲亲。
  蓝洵玉泪眼朦胧,面如桃花,唇若丹砂,身若无骨扶柳一般攀附在他师父身上嘤嘤嘤,送上红唇。
  病娇疯批占有欲极强攻X倾城倾国忠犬美人受


第1章 洞房花烛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蓝洵玉穿着大红喜服,笑得合不拢嘴,拉着牵红引着他的新娘子一步一步到了洞房。
  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洞房花烛。
  人生大喜。
  房内,花烛高烧,暖意融融。
  红色罗帐,垂着香囊,美人一身红装如火,凤冠霞帔,盖着喜帕,坐在床中央。
  蓝洵玉拿起桌案上的玉如意走到床前,笑意盈盈,叫了一声:“娘子。”
  玉如意挑着红盖头的一角,慢慢地掀起来,新娘的容颜一点点露出来。
  刀削一样的下巴,冷白细腻的皮肤,浅色薄唇,英挺的鼻梁。
  蓝洵玉手抖了抖不敢再往上掀,玉如意“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窗外夜风吹来,掀起盖头,显出蓝洵玉没敢看完的容颜。
  一双魅惑众生的丹凤眼,狭长清冷的琥珀色眸子,修长的俊眉入云鬓。
  “师父!”
  蓝洵玉扑腾一声,跪在地上。
  是他眼花吗?
  坐在他喜床上的人,为何不是李相的千金李清歌,而是他的师父,“冷面修罗”萧炎天。
  萧炎天
  江湖第一派逍遥门的鼻祖兼掌门人。
  天行山医药谷谷主。
  他还有一个极其隐秘不为人知的身份。
  云岚国当朝唯一的亲王,宣亲王。
  皇上皇后的心头肉。
  蓝洵玉屏住呼吸,悄悄起身,脚步轻盈,往门外退,到了门口,转过身,正欲出,门啪一声被关上。
  “良辰美酒,玉儿要去哪里呢?”
  蓝洵玉结结巴巴:“师父……我……口渴……出去……找点水……喝……”
  “玉儿,你不老实。”
  蓝洵玉白皙的额头冒冷汗,喉结滚动,咽了咽:“师父,我……”
  萧炎天眉眼凌冽,浑身散发着清寒的气息,低沉的声音三分笑意七分冰冷:“玉儿,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
  蓝洵玉抖着腿,往回退了退,脸上干笑:“突然……不……渴……了……。”
  “嗯。”
  蓝洵玉转过身,从地上捡起玉如意,颤抖着挑开红盖头,舌头打结:“师父……天下第一,徒儿……徒儿……不胜……欢……喜。”
  放下玉如意,蓝洵玉从喜桌子上取了两杯酒,手抖个不停,连着杯子里面的酒水也洒了出来,到萧炎天跟前,一杯酒只剩下半杯。
  “师父……请……饮……合卺酒。”
  萧炎天骨节分明的手指接过酒杯,挽着蓝洵玉的胳膊,凝望伊人:“玉儿,喝了这杯,你我便是夫妻。”
  蓝洵玉倾城绝艳的脸瞬间惨白如霜,不染自红的丹唇抿成一条线,修长白皙的手握着酒杯颤抖着。
  萧炎天眼中一痛,指尖捻着杯子,一饮而尽。
  蓝洵玉低了头,饮了酒,杯子还没有放下,便被压在床上。
  萧炎天略带微凉的指腹划过蓝洵玉俊美无俦的眉眼,停留在柔软如蜜的唇上:“为师惦念你整十年,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娶李清歌?”
  蓝洵玉看着萧炎天眼中的炙热,头皮发麻,魂惊魄惕。
  师父怎么会对他……?
  高高在上,
  不可一世,
  冷傲如霜的师父。
  对他……
  萧炎天俯身下来,侧过脸,凑上前,寻着蓝洵玉的唇。
  蓝洵玉别过脸。
  “你是我……师……父……”
  “嗯。”
  “师徒成婚,违背常伦。”
  “那又如何?”


第2章 晨起
  “师父武功天下第一,江湖儿郎谁不仰慕?”
  “我只要你。”
  “师父贵为当朝亲王,王孙公子但凭挑选。”
  “我要你。”
  萧炎天抚过蓝洵玉的脸,吻了上去,冷然的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为师知道你不愿,但你逃不了。玉儿,我对你,势在必得。”
  蓝洵玉认命地合上眼帘。
  萧炎天手指挑开蓝洵玉的红吉服,吉服下,春色正好。
  蓝洵玉漂亮的桃花眼底泛起水雾迷蒙,眼尾一滴晶莹的水珠落下。
  “玉儿,叫我的名字。”
  蓝洵玉贝齿咬着嘴唇:“徒儿安敢直呼师父名讳?”
  “夫妻床帏之间,唤一声何妨?”
  蓝洵玉羞得满脸通红,颤颤巍巍道:“萧……萧……师父……”
  萧炎天低笑一声,噙着蓝洵玉丰润的丹唇,一手向下探去。
  蓝洵玉惊得快跳起来,按住萧炎天的手:“……别……”
  萧炎天狭长的眸子眯了眯:“松手。”
  蓝洵玉浑身僵硬,声音嘶哑哽咽:“我……”
  萧炎天反手握住蓝洵玉的手……
  蓝洵玉脸色绯红,娇吟出声。
  “啊!”
  这一声,两个人都顿住。
  蓝洵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的声音……
  怎么像在……
  萧炎天琥珀色的眸子深沉如古潭一样紧紧地盯着蓝洵玉,低沉沙哑道:“玉儿是在魅惑为师吗?”
  蓝洵玉脸烧得滚烫。
  萧炎天像饿狼一样盯着怀里的人,攥住白细的手腕,将人压在身下:“看着我!”
  蓝洵玉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睫毛下明亮的黑色眸子带着水雾,迷蒙地望着萧炎天。
  “玉儿,你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花烛高烧,满室盈春。
  蓝洵玉醒来时,花窗外阳光明媚,已是日上三干,门外小丫鬟怜儿柔声叫道:“三少爷起了吗?”
  蓝洵玉像往常一样,随口道:“进来伺候更衣。”
  说完,才想起昨夜的荒唐凌乱,低下头,看到自己满身红印子,身后似乎还有一股热流涌出,霎那间,蓝洵玉羞得面红耳赤。
  怜儿得了令,正欲推门而入。
  蓝洵玉连忙道:“别进来!”
  萧炎天醒得早,合着眼假寐,听到蓝洵玉叫怜儿进来,便睁了眼,狭长的琥珀色眸子一片冰冷,语气如寒霜:“你跟着我在天行山上习武学医的时候,自己穿衣做饭,到了蓝家都是怜儿服侍?”
  蓝洵玉不敢吭声。
  萧炎天双目着了火,凌冽道:“你让她看你身子了?”
  蓝洵玉低着头。
  萧炎天怒了:“你是手残了?穿衣服还要人伺候?难不成你洗澡的时候还要怜儿给你洗?”
  蓝洵玉头更低了。
  萧炎天狠厉地盯着蓝洵玉。
  怜儿听了蓝洵玉的话,不敢进,只站在门口:“三少爷……”
  怜儿话也没有说完,萧炎天抄起床边柜子上的烛盏砸到门上,厉声道:“滚!”
  怜儿双腿发软跪在地上哭道:“王爷息怒,奴婢罪该万死,不该吵醒王爷,请王爷恕罪。”
  蓝洵玉一听怜儿叫王爷,心底暗暗叫苦,也明白过来,昨日蓝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娶的是亲王萧炎天,那满座宾客自然也知道,所以,还没有等他去迎亲,花轿先送到蓝府前,李相称病在家,皇上皇后坐在花堂上受他拜礼。
  瞒天过海,只他一个人蒙在鼓里?
  蓝洵玉吃了哑巴亏,也无可奈何,又看萧炎天一脸冰霜,只得陪着笑道:“师父,我以后自己穿衣洗澡就是了,她一个小丫鬟,不值得你动怒责骂。”
  萧炎天琥珀色的眸子染着寒霜,一脚将蓝洵玉踢下床:“你再敢让丫鬟伺候,我就废了你的四肢!”
  蓝洵玉在地上翻了滚,爬起来,跪着:“徒儿不敢了。”


第3章 宠爱
  萧炎天朝门外冷声道:“还不滚!”
  怜儿赶紧应声跑开。
  蓝洵玉看床边有一盆清水,洗了洗,穿上衣裳,又来侍奉萧炎天穿衣。
  萧炎天坐在菱花镜前。
  蓝洵玉像往常在天行山一样给他梳头,梳好后,用金冠将萧炎天一头乌黑的长发束起来。
  萧炎天攥住蓝洵玉的手腕,拉着他坐在镜前,拿过他手里的梳子。
  “师父,这怎么使得?”
  萧炎天按住蓝洵玉的肩膀不让他起身:“我们拜了堂是夫妻,这有什么?”
  蓝洵玉像屁股上长了钉子一样,坐立不安:“师父,还是我……自己来……
  “给我坐好!”
  蓝洵玉不敢再动。
  萧炎天哪里伺候过人,梳了半天,越梳越乱,最后,蓝洵玉的头像鸡窝一样。
  蓝洵玉看着菱花镜里对着头发手足无措的人,憋着笑,一脸严肃正经。
  萧炎天从桌上拿了根玉簪子插在“鸡窝”上,冷着脸:“就这样。”
  “师父,我这样没法出去见人。”
  萧炎天抬起蓝洵玉的下巴,道:“没法见人就不见,最好一辈子把你锁在屋里,谁也不让看见,就我一个人能看着你。”
  说着,俯身低头吻上去。
  “师父,青天白日……有伤风化……”
  萧炎天吻得更深,蓝洵玉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吻结束,蓝洵玉白皙的脸像桃花一样透着粉红。
  萧炎天深沉地望着蓝洵玉。
  蓝洵玉慌张地避开萧炎天的眼神,拿了梳子把头发整理好,别上玉簪,开了门,躬身道:“师父,我们去正堂见爹娘。”
  蓝家武将世家,偌大的蓝府,并没有京师江南水乡精致的盆景园林布置,只有空旷的练武场,练武场旁是兵器房,女眷很少,五大三粗的壮丁多。
  萧炎天负手走在前,蓝洵玉跟在后。
  从东边别院到前厅,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一路上众丫鬟仆从见了萧炎天无不恭敬跪地请安。
  到了正堂。
  大将军蓝镇远站在最前面,领着主母杨氏,大公子蓝玉谨,二公子蓝祁山,四公子蓝画安,五公子蓝梁培,还有二姨娘,三姨娘,四姨娘,五姨娘,六姨娘一杆人,朝萧炎天跪礼道:“参见千岁。”
  萧炎天没管其他人,径直走到蓝洵玉生母五姨娘薛氏前:“阿娘请起。”
  这一声喊,乾坤立定。
  蓝镇远征战沙场十几年,又立于朝堂几十年,如今五十五岁,鹰眼灰发,武将身上的杀伐之气夹杂着朝堂上的诡谲之气,萧炎天不需要多说什么,他就知道该怎么做。
  “起身吧。”
  蓝镇远站起身,立即叫来管家,撕了薛氏的卖身契,写下正妻聘书,扶正薛氏做蓝家主母,将杨氏贬为妾室。
  杨氏怨怼,也只能忍气吞声。
  举国上下,谁不知道皇上皇后最疼爱这个宣亲王。
  要什么给什么。
  从来没有半点不顺心。
  连着他的侄子东宫太子萧允胤也没有这样的待遇。
  且东宫太子三年前被打入冷宫,至今未出。
  如今,在云岚国,谁敢得罪宣亲王萧炎天?


第4章 入宫
  薛氏做了主母,蓝洵玉自然成了嫡子。
  萧炎天一句话,蓝家上上下下翻了个过。
  敬了茶,吃了饭,蓝府外已经有皇宫派来的金辇车和御林军候着。
  萧炎天拉着蓝洵玉上了车,两人到了皇宫里,皇上在御花园设宴,宴请的宾客是萧家皇族和皇后母族慕容家一脉以及几个三朝元老和三公,太师、太傅、太保。
  皇上萧崇头戴金冠,神态威仪,年近五十,虽然是中年鼎盛,但头发已经全白了,身形单薄,面容消瘦,印堂发青,似病态之症。
  皇后慕容昭头戴三层九凤金钗,雍容华贵,仪态万千,然眼中布满红血丝,眉宇间流露着倦怠疲惫。
  萧炎天和蓝洵玉撩开衣摆,跪地磕头请安。
  皇后从主位上下来,抬起蓝洵玉的头,左看看,右看看,上下仔细打量一翻,朝皇帝笑道:“难怪天儿费尽心思嫁给他,岚云国只怕再找不出比这孩子更俊的,就是京城第一美人李相的千金李清歌也不及这孩子十分之一。”
  说着皇后伸出手捏了捏蓝洵玉的脸:“瞧这细皮嫩肉的,掐一下要出水了一样。”
  蓝洵玉羞得脸通红。
  萧炎天皱眉道:“母后,你不要摸他。”
  皇后皇上看自己儿子这样护食,哈哈哈大笑,众大臣也跟着笑起来。
  酒过三旬,歌姬退下,众人相继离去。
  皇后拉着萧炎天来到长乐宫,身后跟着寿王萧安,太师慕容战,蓝洵玉。
  慈安殿内,皇后坐在主位上。
  “皇儿,你从天行山回来便上了花轿,母后还没有来得及看看你,你也还没有见过你寿皇叔和舅舅。”
  萧炎天跪坐在蒲团上朝对面的萧安躬身道:“见过寿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