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大人太宠朕了怎么办 完结+番外[古代架空]——BY:璇玑夫人

Tip:夫郎他是捡来的[种田][古代:2022-09-21完结398 1683 方木一直以为自己捡到的人是个乖乖小夫郎,会种地、会做饭、会甜甜地喊他木哥,说你要早点喜欢我。可事实却是小夫郎外表乖巧内心彪悍。面对满嘴脏话的大嫂,小夫郎骂她嘴臭,是几天没刷牙?把
  千岁大人太宠朕了怎么办 作者:璇玑夫人
  文案:
  “我就该拆了你的龙袍扔了你的冕冠锁住你的脚腕困在这承乾殿……”
  “看你怎么再想逃开我身边!”
  *又名《小美人陛下是如何懵懵懂懂被吃掉的》~
  腹黑偏执宠妻九千岁攻×貌美软糯娇气小皇帝受
  双洁|甜宠宠宠|占有欲强|宠妻狂魔攻|哭包受*
  “陛下……”裴確声音暗哑,于心不忍地看着秋瞳含水,眼角泛红的小陛下,指尖捏住他的下巴,
  “你怎么总是不听话呢……臣不高兴的话……”
  “陛下又要受苦了……”
  *小皇帝眼神涣散,眼尾发红,嘴里发出细小的呜咽声,哭得睫毛上的泪珠颤了又颤,
  “裴卿……朕知道错了……”“你停一停……”
  “朕和你,是生不出来孩子的……”
  【划重点!!!】裴確没净身!没净身!没净身!我们裴哥真男人!!!
  一夜⑧次的那种真男人!!!


第1章 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承乾殿——
  小皇帝抖成一团,眼中布满惊惧,瑟瑟的看着眼前一身描金赤红朝服的男人。
  男人压了压眉毛,张开双臂,任由身后随侍的小太监替他宽衣。
  看着床角的小皇帝越抖越厉害,男人脸上的兴味更浓,"陛下在怕什么?怕臣不能伺候好您,还是怕臣手重,弄疼了您?"
  "裴確!你……你放肆!"
  小皇帝将明黄锦被攥的更紧,"朕乃天子!这是天子的寝宫,又岂容你肆意妄为!"
  听到这个名字,殿内的随从扑通跪倒一地,额头死死按在光滑如鉴的地面上。
  裴確……裴確……
  谁不记得,十年前手眼通天的兵部尚书也是姓裴……
  一纸诏书,裴氏谋反,裴家满门,尽数抄斩!
  而裴兵部的年仅十二岁的独子裴垣——
  为表圣上仁德,宽宥罪臣,特赦裴垣,净身入宫,聆听圣训,赐名裴確!
  裴確……裴……缺!
  无根之人,岂不是应了一个缺!
  殿内空气越发闷致,小皇帝下意识的捂住了嘴,露出一双滴溜溜的清澈明眸,满是后悔——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裴確……裴缺……
  父皇若是真的想要宽宥裴家,又怎么会对裴垣施以宫刑,还起了这么一个极尽羞辱的名字!
  可父皇向来信任兵部侍郎裴淮,他却有负圣恩,蓄意谋反,也着实该杀!
  留下裴垣一条命,又何尝不是一种仁慈!
  小皇帝抿了抿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叫他裴確,到底算不算说错话……
  "不容我肆意妄为?"
  裴確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陛下这么说,可就让臣伤心了……"
  他上前坐在龙床上,修长的手指抚过床头黄金镂刻的龙纹浮雕,"臣殚精竭虑,辅佐陛下,日夜……不敢疏忽……陛下却以为臣是肆意妄为……"
  裴確捻了捻手指,笑得意味不明,"让臣来想想……是谁在背后教唆陛下,挑拨我们君臣之间的关系?是您的母后息太后,还是您的老师卫太傅?"
  "没有!裴確……"
  小皇帝咬了咬嘴唇,睁圆了一双含水的杏眼,"是朕出言无状,冲撞了千岁大人……请千岁大人看在朕年幼无知的份上,不要迁怒他人……"
  他看了眼跪了满地,瑟瑟发抖的内侍,眼神又漫不经心地从裴確似笑非笑的脸上滑过,狠了狠心掐了一把大腿。
  他双眸盈盈含泪,扯了扯裴確的衣袖,楚楚可怜,"朕错了……"
  裴確弯了弯眼睛,右手拍了拍小皇帝拉着自己衣袖的细白双手,"陛下切莫听别人挑拨,臣对陛下,那可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啊……"
  小皇帝悻悻地收回双手,垂了垂眼眸,掩下眸底的不屑——
  明明是表忠心的话,这姓裴的却说的这么懒懒散散,有口无心,竟是连装都不愿意装了……
  真有他的!
  右手忽然被抓住,小皇帝猛然抬头,对上裴確玩味的眼神,"陛下,夜深了,臣伺候您就寝吧!"
  "不!不必了!"
  他连忙拒绝,"裴大人辅佐朕更是辛苦,还是赶紧去休息吧!"
  只见男人摆了摆手,地上伏跪的人如潮般退散,承乾殿的殿门被从外面关上了。
  "如今贼子猖獗,臣怕有人会对陛下不利,所以决定近身服侍陛下。陛下,臣替您更衣……"
  小皇帝木然地扯出一抹僵硬的笑——
  这天下间最大的贼子,不就在他的身边么……


第2章 乱臣贼子
  他本就在床角,避无可避,眼见那个男人的双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绣着五爪金龙的腰带,小皇帝醒悟一般的抓紧了对方的手,一双杏眼挤成月牙状,强笑道:
  "朕……今夜月色尚好,如此良辰美景,又怎么能辜负,不如朕与裴卿把酒临风,畅饮几杯?"
  只见对面的男人弯了弯眼睛,手腕使劲,一把拽着小皇帝的腰带,将人带进怀中。
  小皇帝没有防备,一脑袋直直地撞上了对方的胸膛。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心底暗骂一声"乱臣贼子",一手按着对方直起了身子,抬起脑袋来。
  只见对方那双永远看不透的眸底笑意更深,手指触到小皇帝耳际,替他捋起被撞散的鬓发,"陛下要赏月,做臣子的又哪有推辞的道理。"
  "来人!"
  他松开盘旋在小皇帝鬓边的手指,"摆驾御风台。"
  小皇帝趁机溜下床,轻咳一声,"走吧!"
  裴確示意对方看了眼自己脱了一半的衣服,"臣衣冠不整,这样出去,怕是会让外人议论,有碍陛下清誉……"
  小皇帝闻言脸一黑,直觉对方又想作妖。
  果不其然。
  "司礼监的折子堆了半人高,臣生怕累着陛下,愣是午饭都没来得及吃,硬生生的熬着批完了。"
  说着将手掌送到对方眼皮子底下,"刚批完折子,就急匆匆地来伺候陛下就寝。这会儿缓过神来,才觉得整个手腕都是麻的。
  不如陛下为臣更衣,以示皇恩浩荡!"
  小皇帝垂着头看着那细长的五指,有一巴掌打下来的冲动——
  浩你妈的荡!
  他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他怎么那么会颠倒黑白!
  什么叫午饭没来得及吃,他以为自己不知道,这个人早朝后又回去睡了,巳时才起了床用早膳,他又哪来的肚子一个时辰后再用午膳!?
  还半人高的折子!怕累着陛下!自己登基半年以来,又哪里有机会摸的着折子的影子!
  他就是个摆设皇帝!眼前这个才是把控朝纲的权臣!
  他究竟是怕累着自己,还是担心大权旁落!
  阉贼!
  狗贼!
  还想自己替他穿衣服,他想的美!
  小皇帝恨恨地在心底唾弃了一口,面上却挂着温和的笑,颇像个体恤臣下的英明君主。
  "母后一直说,朕自小粗笨,什么也做不好,还是让下面的人来吧!"
  小皇帝清咳一声,对着殿外高喊:"李文忠──"
  "陛下,"
  裴確打断了他的话,"袁枢今日上折子,说新皇登基,正是用人的时候,作为陛下的老师,卫太傅为祖母守孝三个月就够了,请求卫泱早日起复……"
  小皇帝眼睛一亮,他抿了抿嘴,带着期盼与紧张,"你怎么说的?"
  裴確笑了笑,并不答话。
  只见小皇帝垂了垂眼眸,长长的睫毛鸦羽般覆在眼皮上,慢吞吞地向裴確脱下的外衣前走去。
  三个月了……
  三个月没见到太傅了……
  祖母去世,他一定很难过吧……
  小皇帝略显笨拙地为裴確系上腰带,执拗地问道:"爱卿怎么回复的?"
  裴確好笑地打量着对方,并没有直接回答,转口道:"陛下,今晚月色尚佳,摆驾御风台吧!"


第3章 饮酒
  御风台是先帝在位时建的,亭台四角高高耸起,宛如巨龙一飞冲天,说不尽的恣意狂傲在里面。
  当时他父皇正值壮年,意气风发,甫一抬手,便是万国来朝的气派。
  小皇帝下了辇,对着御风台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怎么到了自己家里,他那英明神武的父皇怎么就生了自己这个草包孩子。
  就算... ...就算父皇老年之后犯了点糊涂,开始偏信内宦,那皇位也是坐的稳稳当当地... ...
  到了自己这里,怎么就受制于裴確这个大奸臣!当了这么个憋屈皇帝!
  该死的裴確!
  一只重紫衣袖送到他眼前,小皇帝心底恶狠狠地磨了磨牙,顺着搭上了那双修长白净的手背上,任由对方带着自己上了台阶。
  衣袖的主人放缓了脚步,"陛下在想什么?"
  想什么?
  当然是想着怎么要你的狗命!
  他心底一声暗嘲,唇角却勾起一抹笑,目光放的悠远深沉,带着某种眷恋,"朕幼时,常被父皇牵着手来这里,如今多少年过去,朕长大了,父皇却不在了。"
  "陛下英明神武,笃于治学。先帝天上有知,见到陛下这么争气,也能放心了。"
  小皇帝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深沉形象瞬间垮在了原地——
  要不要脸!
  这个乱臣贼子到底要不要脸!
  英明神武?
  谁?谁 ?朕?朕英明神武?
  朕要是真的英明神武!还能落得到与你这种无耻贼人虚与委蛇的地步!
  他母亲的!
  裴確他母亲的!
  他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就是拿来建御风台也绰绰有余!
  "陛下,"
  裴確扶他坐下,一手拎起酒壶,一手捏起酒杯。
  酒色清冽,撞入玄色杯底,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小皇帝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脸上笑的天真,眼睛圆溜溜的,"裴卿,这是什么酒,闻起来,倒是和之前喝过的不一样。"
  裴確放下酒壶,双手捧着酒杯奉到他面前,面上似笑非笑,"番邦进贡的美酒,陛下尝尝。"
  这狗东西,绝对不怀好意!
  小皇帝笑的和蔼,手指杯壁上一挡,再往对面轻轻一推。
  "千岁大人为了朕,夙兴夜寐,劳苦功高,这一杯就赠与千岁大人,聊表朕的诚心吧!"
  "陛下——"
  裴確抓住挡在杯壁上的手,将酒杯塞进他手心里,"这是臣为陛下特意准备的。"
  小皇帝心里咯噔一声。
  又听他继续说:"陛下心里记挂着先皇,如今又重临故地,怕是心里酸涩的很。臣如今备上美酒一樽,供陛下排遣内心的 思念痛楚,也算了是尽了为臣之道了!"
  小皇帝咽了口唾沫,暗道一声不好!
  这狗贼,为什么非要朕喝,不会是要对朕不利吧!
  他瞟了一眼四周,这么多人呢,他总不能当众对自己不利吧!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
  裴確看着他的小动作,心底觉得好笑,头微微偏向一侧给了一个眼神,周围伺候的人得了消息,拽着李文忠就要退下。
  小皇帝心里再次咯噔一声!
  平白无故地,为什么让人退下,这是要为弑君清理场地吗?


第4章 裴卿
  "陛下!"
  李文忠硬着头皮高喊一声,"陛下,奴才来近身伺候吧!"
  好样的!
  小皇帝感动得看了一眼李文忠,不愧是从小陪自己长大的,有胆有识,当得起一个忠字!
  "怎么?"
  裴確侧过头冷冷瞥了他一眼,"本官在这儿,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有什么不放心的!不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欺君罔上的狗贼在这儿,李总管才不放心的!
  在外人眼里,太监这种不健全的人,心理更是残缺的。
  而裴確作为太监头头儿,自然是缺到了极点。
  大权在握越发肆无忌惮,横行霸道益发阴晴不定,他裴確皱皱眉头,让人三更死,谁又能留人到五更!
  李文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感觉对方的目光凉凉滑滑地从自己身上划过,一股寒意从脊柱上蔓延开来,慎的四肢都开始发软。
  他求助性地望向小皇上,正遇上小皇帝清咳一声,圆场道:"哈哈哈哈哈……既然千岁爷在这儿,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退下吧!"
  裴確面色稍霁,一双墨色黑眸望向对面的小皇帝,他蹙了蹙眉毛,似有委屈,"陛下怎么不继续唤我裴卿?"
  慕容纾:???
  精神分裂吧这位!?
  前一秒还黑着脸吓人呢!这一眨眼嘴角微瘪眼眶含怨的,变脸比翻书都快!
  看来地位再高的太监,也是太监!
  果然是一样的阴晴不定!
  "陛下唤我裴大人,千岁大人,总归没有裴卿亲厚。"
  裴確弯了弯眼睛,再次将杯子递到小皇帝唇边,"先帝在世,为表宽厚,可是叫臣──裴爱卿的。"
  呵呵!
  我父皇为表宽厚,还给你净了身,赐名裴確呢!
  见他没动,裴確继续道:"先帝治下有道,赏罚分明,宽惩有度。
  陛下虽颇有先帝遗风,但到底年幼……"
  他压低了嗓子,声音暧昧地在两人耳中徘徊,"想来若是陛下有缘,再与先帝相见,定能从先帝处受训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