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套路俊郎君[古代架空]——BY:欢景

娶了王爷以后[古代架空]—:书耽2022.09.27完结34.0万字 0.7万热度 102人气洞房花烛之夜,蓝洵玉挑开新娘红盖头,扑腾一声,跪在地上。是他眼花吗?坐在他喜床上的人为何不是李相的千金而是当朝王爷萧炎天?九岁的萧炎天捡到五岁的蓝洵玉,收做
  步步套路俊郎君
  作者:欢景
  生子,雷慎入
  主cp:腹黑将军攻vs伪痴傻娇气戏精心机腹黑亡国帝受。
  副cp:风流俊俏女装大佬神医美攻vs高冷傲娇反差萌帝王强受
  容三公子找到青梅竹马的小皇帝,但是对方已经疯了。他把他藏在自己的府邸里照料着,对方却一直想爬上他的床,然后软绵绵哼唧唧地说要再生一个宝宝。
  沈弦思:每天都在想着如何套路执明到床上造娃~
  …
  宋神医只是想扮女装去套路自己钟意的一个白面团小公子,却阴差阳错地压了黑面煞神!煞神居然能有孕!煞神要封他为妃!!!


第一章 疯癫一修
  南萧亡了,在中秋团圆的日子里,曾经的容三公子领着敌国凤临的军队,厮杀进了皇城,一举攻下南萧,迎凤临帝亲率的五十万大军进城,入住南萧皇宫。
  可是,愚帝沈弦思和奸相叶暄却不知所踪。
  凤临帝让容三公子负责捉拿。
  容三公子,南萧名相的第三子,容执明。
  …
  夜里,巍峨的高山之下,无数士兵举着火把。为首穿着银色铠甲的人,身形挺拔颀长,气质沉稳冷冽,像一把准备随时出鞘的长剑,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都是从死人堆里厮杀过来的气场。他的面容很俊美,眉骨清俊,双眼深黑,轮廓深邃,肤色冷白如玉。
  “将军,找到了。”一个士兵跑了过来,容执明便跟着那士兵上了山。
  沿路有倒伏的尸体,刺鼻的血腥味,远处还有野兽嘶吼的声音。
  天空中的弯钩冷月,更显得现在萧索鬼魅。
  秋夜里冷,走着的士兵能因为呼吸喘出了白色的雾气。他们最终来到一个山洞面前,这里倒伏着尸体,血腥味更浓了,而山洞里,却传来婴孩哭泣的声音。
  容执明正要进去,一个士兵急忙道:“将军小心,里面的人发了狂。”
  “嗯。”容执明点了点头,拿着自己的配剑,就走了进去。越往里走,血腥味越浓烈。
  容执明以为里面会有很多尸体,但其实只有叶暄一个。叶暄的脖子被扭断,扭曲着死不瞑目地躺在地上,火把的光芒映照下,叶暄已经是一个血人,肚腹被捅烂了,上面还插着一把剑。
  容执明让士兵把叶暄的尸体抬出去,灭容家一家满门的仇人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容执明心情复杂。他叹了口气,高举着火把,却看见了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的人。
  愚帝沈弦思。
  白衣上全是心心点点的血迹,双手铐着镣铐,长发凌乱地披散着,精致惨白的侧脸上溅着鲜血,对方垂着头抱着一个襁褓,襁褓里的孩子在哭,这样的场景,诡异得让人心口一窒。后面有士兵要进来,容执明冷喝一声:“出去,谁也不许进来!”
  “将军!”
  “滚出去,守着洞口。”容执明强势地下着命令。沈弦思再疯再傻,现在的天下,又怎么可能允许一个亡国之君活在外面。
  没有人再敢进来。
  容执明解下自己红色的披风,沉默着走近。沈弦思抬头望向容执明,浑浑噩噩着向容执明伸出手,满脸鲜血地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愚帝在一月之前已经得了疯症,甚至还在宴会上了杀了凤临帝的三哥,这才让凤临有了攻打南萧的理由。
  容执明强压着心头的思绪,走过去握住了那只手,沈弦思把怀里的孩子往他面前送,一边流眼泪,一边嘴里胡乱地喊着:“明明…明…”
  疯成这样了啊…容执明看着对方,愚帝沈弦思生得很俊,凝脂肤,眉深黑,眼波澄澈流转,鼻挺唇丰,赛过三月春花。即使溅着鲜血,疯癫着,也让人觉得有种别样的美感。
  现在对方眼里全是仓皇的无助,他紧紧地抓着容执明的手,眼泪不断地掉着,砸在他怀里的孩子的脸上。
  沈弦思往容执明的怀里送,容执明却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沈弦思抱着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然后就笑了,他的嘴里大口大口地涌出鲜血,人就这样往前倒去。
  容执明下意识地上前抱住对方,除了孩子哭得更凄惨,沈弦思已经不省人事。
  …
  容执明下朝回来,将军府里的大丫鬟兰儿一边帮他换朝服一边道:“将军,后院的那位醒来一直哭着喊着找孩子,那孩子当时宋大夫在治病,一时没能送来,他就发了狂打伤了一个婢女,因为您嘱咐不能让他离开房间和闹出太大的动静,奴婢们迫不得已,用了一些强硬的办法,请您赎罪。”
  容执明闻言愣了愣,却没有多说什么,他换上靛青色的锦袍,就往后院走去。
  小院里的那一棵大树枯黄的叶被秋风一扫落了一地。
  到了院子里容执明让所有人都下去后,进到屋子里,就看见被捆成一团的堵住嘴的沈弦思。
  对方只是睁着眼睛呆呆地望着一处,他们说的疯状,倒是没有。
  容执明走到他面前,沈弦思的视线才有了聚拢。
  他就那样盯着容执明看。容执明叹了口气,他坐在床边,给他解开束缚,把嘴里的那团布拿出来让对方躺好。
  沈弦思这下倒是很乖顺,一语不发地任由容执明给他整理衣衫,掀开衣服包扎的伤口。包扎的沁着血色是沈弦思发疯时又弄裂了伤口。
  看着沈弦思身上的伤,容执明才彻底相信,叶暄是真的死在沈弦思手下,沈弦思也差点陨命,因为他身上的伤,看着也令人胆寒。可是,那个娇气的皇子,不是不会武功吗?


第二章 疯癫二修
  容执明正想着事时,那原本躺在床上的人慢慢地靠过来,细白细长的手指拽着他的衣角,细细糯糯地开口:“执明…疼…”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疼就不要乱动。”容执明回过神笑了笑,经过这么多事,这人倒是还像小时候一样爱冲着他撒娇卖乖,哪怕是疯了。
  他在凤临时也听到沈弦思的传闻,愚帝不仅愚蠢只听信奸相的话,还残暴不仁,甚至亲自下令生生地打断了自己四哥的一双腿。
  那时候容执明其实不太信的,天真顽劣的六皇子怎么会…直到他为了一些事偷偷来到南萧…
  容执明的笑容僵住了,他看向拽着自己衣角的沈弦思,却不由的一怔。
  沈弦思唇角扬起来,瞳仁漆黑明亮,黑色的瞳膜上仿佛渡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流光,天真漂亮的一如当年。
  “好看…执明,笑起来好看。”沈弦思抓着容执明的手,脸颊在掌心里软软地蹭着,“弦思,好想你啊,弦思一个人等你等了好久好久…”
  掌心里的柔软,漆黑柔软的发,白衣上的血…容执明叹了口气,他抚摸着沈弦思的头发,“殿下…乖,松开臣,臣给你换药。”
  “不叫殿下!”沈弦思突然来了脾气,脸搭在容执明掌心里白着一张俊脸绞着眉鼓着腮帮子瞅他,“不准这样叫…”
  “哈…”一向冷心冷情的容执明总能被对方逗笑,“那要叫什么呢?您说,我听着。”
  “娘子啊,要叫娘子!”沈弦思眼睛陡然迸射出了华彩,“悦知是执明的娘子,你要叫我娘子,我们入过洞房了的!”
  “…”容执明明显一愣,许久后才道,“这可不能乱叫…”又发现一处不对,接着问,“悦知是谁?”
  “悦知是我啊,执明,我连宝宝都给你生了,还不算是你的娘子吗?”微垂的眼皮轻颤抖,乌黑浓密的睫毛不安地抖动,然后须臾间,圆滚晶亮的泪水就挂在了那睫毛上,对方吸着鼻子一颤抖,就抖落到了容执明的掌心里,“你难道不要…不要我和宝宝吗?”
  容执明无奈,沈弦思是真的疯了,他是男人啊怎么可能生孩子。但是这不是重点,他怎么可能生下他的孩子呢?
  八年前叶暄以叛国的罪名灭了容家满门,他侥幸逃脱到了凤临后,他与沈弦思就只远远地见过,最近一次还是一年多前,他作为凤临使臣来到南萧皇城,皇宫里设宴款待他。当时沈弦思还左手一美人妃子,右手一个美男侍郎。
  容执明居然在想,要是也该是他们的啊。
  挂着眼泪瞅着容执明垂眸神色不定,沈弦思就把眼泪瘪回去,“执明…别生气,悦知不做娘子,做小妾也可以…”
  容执明被噎住了,算了,对方现在神智不清,他居然和沈弦思计较这些,自己不管过了多少年,遇上对方总也容易被他套到话中去。
  “殿…”容执明才说了一个字,那边又瘪着嘴楚楚可怜地要掉眼泪了。
  “悦知…”瞬息间,容执明也记起来沈弦思曾提到过要把这两个字当作他的字,“松手我们换药好不好?”
  “嗯…”沈弦思松开手躺了回去,自个儿掀开被褥和衣服,乖得不像话。
  容执明给他换药,手碰到伤口时容执明还怕对方疼,可是沈弦思就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一点也不觉得疼的样子。容执明就放下心来,指尖碰到别处白软滑嫩的肚子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嗯…”沈弦思软绵绵地哼了一声,然后挺了挺自己白白的肚子,“执明,摸摸呼呼亲亲,悦知就不疼了。”
  “…”容执明沉默了,“沈弦思,你真疯了吗?”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黏乎缠人。
  沈弦思眨了眨眼睛,“不傻,悦知不傻…悦知只是很喜欢执明而已。”
  容执明摇了摇头,他给沈弦思处理完伤口后道:“不许大吼大叫,不许打人,要乖乖的,好好的养伤,我还有事先离开一会,躺好睡觉知道吗?”
  “不,执明在哪我就要在哪。”沈弦思挣扎着就坐了起来,“他们都是坏人,他们要打悦知,要把悦知关进又黑又冷的地方,要把悦知放进很痛很痛得水里…悦知怕啊,怕啊执明。”沈弦思蓄着眼泪直往容执明怀里钻,紧紧地抱着黏着,“会死的…悦知和宝宝会死的…坏人!都是坏人!”
  “好好好…我不走别乱动,乖,有伤别乱动好吗?”容执明头疼,“沈弦思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生气了!”
  沈弦思立马就不哭不闹了,团成一团就窝在容执明怀里,低低地啜泣着,薄薄的里衣瘦得可以看见肩胛骨。
  “回去躺好。”容执明命令着。
  “不走…好吗?”沈弦思怯怯地问,“宝宝丢了,执明,悦知现在只剩下你了。”
  “不走。”容执明叹气,“宝宝也没丢,大夫在给他看病。”
  “真的吗?”眼睛亮晶晶的人抬起头来,惊喜地问。
  “嗯,一会就抱回来了。”容执明点头。
  “执明真好。”沈弦思说完就对着容执明的脸甜甜地亲了一口,然后乖乖地缩回被子里,瞅着容执明认真地说,“我乖,你不走,说定了的哦。”


第三章 疯癫三修
  沈弦思没多久就睡着了,但是手还抓着衣角不肯撒手。
  容执明看着心情很复杂。他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来,竟然还是这样一副光景。
  一开始他并不是想在凤临为臣,可是南萧已经烂透了。这还是儿时他父亲告诉他的,南萧根基已坏,一座高楼,楼层摇摇欲坠就算了,根基也被万千蝼蚁啃食着,从哪修?
  那时候他还不太明白,后来家亡了,他流亡到凤临,才明白所谓大势,已经不可逆。所以他入了凤临。南萧只有权贵还沉睡在美好的大梦里,苦的是万千黎明百姓,还有一个个渴望谋得家国救赎却死在执掌朝政的人的屠刀之下。
  而这一群权贵里,就有愚帝沈弦思。沈弦思是叶暄的皇帝傀儡,时而痴傻如孩童,时而却又是狠毒残忍的暴君。据传,他的父皇齐暄帝是死在他手上。
  真真假假容执明已分辨不清,可不管听信再多,看了再多,对于床上的人他还是留有伴读少年时的那份温情与真挚,才会在最后时刻把他救下来藏在府中。
  不然作为一个前朝的亡国之君,以凤临帝那多疑冷酷的性子,沈弦思的下场,未必会比做奸臣的傀儡皇帝强。
  少年时的情谊,抛不开。当年的那群人,只剩下他和沈弦思了。容执明想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让沈弦思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至于自己…这些年他也活得很累,但是与现在的凤临帝萧珏的誓盟,他注定又要耗上许久。
  更想撒手什么都不管,可是这世上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容执明沉思之际,兰儿抱着孩子推门进来,身后跟着神思有些恍惚迷茫的宋微。
  宋微是他的师兄,容貌生得昳丽俊悄,看上去风流多情。父母曾是南萧锦川郡的郡守,因为叶暄铲平异党,一家横死。机缘巧合下,他们共同拜了江湖中无枢老人为师,宋微擅长医术毒术还有易容,武功也居于上乘。
  容执明没有太在意他,接过兰儿手中的孩子,这几日忙,凤临帝萧珏打下南萧,就顺势迁都到南萧皇城平陵,这一忙,他连这孩子都顾忌不上看。
  是个小皇子。
  生得瘦,有些不符合皇家贵养出来的孩子,倒有些像平日里果腹困难的百姓家的小孩,肤色是不正常的白。但是模子生得极其好看,睫毛又卷又长,虽然睡着但是看得出来眼睛很大,鼻子小小挺挺的,好好养着,过不了几日肯定是水灵灵的俏娃娃。
  沈弦思都有孩子了,对方才二十有三吧。
  “将军,这小主子生得真好看。”兰儿在一旁指导着容执明抱孩子,一边目光含着温柔的笑意说。
  “小主子?”容执明不知怎的,越看这孩子心里越软,大概是和他父亲一样有招人疼得体质吧。但是听到兰儿这话,他还是有些诧异。